中土世界,无奇不有。天地中央,有个曾用一剑劈出天河瀑布的读书人,人间最得意。东海崖畔,有个不愿飞升枯坐山巅的无名道人,只愿清风拂面。西方净土,有个喜欢请人喝鸡汤、给人说故事的老和尚,豢养有九条天龙。蛮荒南疆,有个目盲画师,驱使与山岳等高的金甲傀儡,搬动十万大山,铺就一幅锦绣图画。

一个生长在北方的贫寒少年,当他有一天看到头顶竟有成千上万的御剑仙人,如同蝗群过境。他就想去亲眼去看一看,说书先生所说的那位读书人,东海的滔天大潮、西方的黄沙万里和南荒的巍峨大山。于是,终有一日,少年挎起木剑,开始南下。

新书的重心在于“构建一个光怪陆离却合理有趣的仙侠世界”,对于一个崭新世界基础构建,即人与精怪鬼魅如何共处人间,会比较花力气和心思。当然,“传统”仙侠的套路,也会有,也是必然是不可或缺的。不过有点必须事先解释,我之前极少去看仙侠或者玄幻小说,因为我以前对“修力不修心”、“披着仙侠皮的街头斗殴”“活了千百年、顶着各种老祖的头衔,骨子里不过是个地痞”,一直怀有偏见,事实上,等我真正相对系统地进入到古人笔记、志怪、神魔小说描绘的世界后,才发现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那就是“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所以我最初印象中修仙之人必然“仙风道骨”、“境界超拔”,是极其片面的。无论是佛典还是道籍,种种典故、争端、公案,都透着一股人味,甚至有些时候让你觉得“那一点都不仙气”,反而市侩得很,只是俗人争名利、圣人抢气运(香火)罢了,其中《西游》《封神》尤其如此。

所以说,之前在我看来许多仙侠小说的“看似庸俗无仙气”,恰恰是直指人心的。与许多古典神魔志怪小说,非但不是脱节,反而是一脉相承、薪火相传的。不过话说回来,武侠小说死了,但哪怕再过一百年,武侠也不会死。归根结底,侠气二字,实在是我们每个男人的心头爱。便如雪中人猫韩生宣所说,谁不羡慕那青衫仗剑走江湖?新书框架很大,写的时候会越来越大,但我有信心把那个世界写得有意思,也会很注重故事和人物之间的平衡,“珠子以线串成珠帘”,琳琅满目,毕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物。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那咱们就从小说里找补回来,多好。

小五:做为一个书迷,不舍雪中的庙堂江湖,又期待新书的波澜壮阔。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祝新书大火。
浪帝这妖精:网文圈即使再有一个烽火,我也没有另一个青春去追了,所以为了那些年的青春,去追吧!17年,新年新书愿有个新气象,我们坐等新书的巅峰!
凡人:世间人,纵是不舍,终有离别。世间事,纵有遗憾,且放心间。希望能和你在新书的世界里,继续快意人生。
心之若因:从极品到雪中老大你的进步有目共睹,我真的很喜欢你那种力求突破的态度。希望新书能更大气,更波澜壮阔。当然最最最重要的是别太监。
九把剑:是你,把我的口味养的如此刁钻~看完雪中以后,看别的小说总是觉得少了那么点感觉。希望烽火再创辉煌,期待新书!期待新的突破!
小土豆:希望新书写出所有的人生百态,写出雪中的波澜壮阔,写出二狗的青春热血,写出癞蛤蟆的其貌不扬。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太监。
树根:你慢慢写,我慢慢看。时间不就是一道熬制美味的火吗?作为你的粉丝,我不太在意时间,但是我挺在意是否会有一个完美收官的。希望你的这一本书,能写出一个让我、让任何人都有归宿感的世界,静等那个世界来临。
老K:你的网文,我的青春。我觉得也一切尽在不言中了,从极品到雪中,一纪过去了,我也从18到现在的32了。你用的作品陪伴了我的青春,可不可以再用你的作品陪伴我的余生呢。陪伴一纪不够,我想的是一甲子岁月。
莫奈:时间如梭,犹记第一次闯进雪中的世界,心脏蓦然被击中,这是我喜欢的江湖。还记得以前说过,雪中虽然会完结,但我们终会在江湖再见,期待新书给我们一个新的江湖,一个让我们为之着迷疯狂的世界,有很多有趣的人物,有很多笑着流眼泪的故事。余生够长,我们不急。
仙女:公子年少,一世风流。浮生若梦,逍遥青牛。桃花一曲肝肠断,八两杜康解忧愁。待来日天神下凡,共赴会烽火戏诸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