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玄幻奇幻 >绝世道祖 >第一章 罗飞

第一章 罗飞

作者:咆哮橘子|2014-12-05 17:10:16更新|4814字

九州大陆、浩渺无边,自天地初开伊始,便以武承道,普天之下,武德昌鸿。凡人若想出人头地、屹立大陆巅峰,唯有习武悟道,方可高人一等、卓领群伦。

天下百途,唯此一殊。

……

青州,大禹王朝,苍澜城,罗家。

清风吻絮、天光尚早,罗家议事大殿之内,却是充斥着阵阵剑拔弩张、令人窒息的气氛。

“三哥、九弟、十四堂叔,你们大清早的聚集罗家弟子到议事大殿,究竟所为何事啊?”

堂首,一魁梧壮汉龙盘虎踞端坐,此人有半百年纪,却貌如中年,脸盘方方正正,布满了刚毅果决的线条,一双浓眉,犹如横山卧岭,坚毅不凡,一看便是老成执重的面相,正襟危坐、似岳山巍峨,使得堂下大部分家族弟子不敢擅自观望。

刚毅大汉尽量谦和的出声询问,目光在堂下左右两侧各自扫视了一番,他的语气听来平和稳重,向是在尊重下方居坐的几个人,但眼神却是时不时的投向门口的位置站在着的一大群罗家弟子当中其中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视线掠过之际,刚毅大汉的脸上瞬息间会闪过淡淡的伤感和怜惜。

那脸色苍白的少年一副病态,十五六岁的年纪却比同龄人稍矮上数寸,他佝偻着腰,不停的咳嗽着,在如此严肃的环境之下,显得格外的另类与叫人不满的鄙视,虽然少年也在极力的控制,但是因为先天结代脉、伴有喘症,怎么也控制不住。

刚毅大汉询问过后,左首站出一名老者,语气就不如刚毅大汉那般随和了,相反充满了火药味的说道:“五弟,家主,你无需故作不知,像今日这般家族的大会三年内已经召开了无数次,我也不跟你客气了,还是那件事,这家主之位,你交是不交?”

老者说完,满堂沉寂,片刻之后,叽叽喳喳的议论之声在殿内响了起来。

“唉,又是这件事,家主也是的,为了一个病秧儿子,这几年连威望都守不住了,何苦呢。”有人出声,旋即那堂内近百道目光不约而同的投向了排在队列末尾的病态少年的身上。

“谁说不是呢,罗飞打小就有病,这副身板每年却要消耗族内一枚阴阳理气丹,太浪费了,那些丹药要是用在我们身上,家族能出多少高手啊。”

“他就是个讨债鬼,上一辈觉得罗家欠他的,这辈子找罗家讨债来了,可恶,我要是族长,第一件事就是把他逐出家族。”

鄙夷、不屑、冷漠、嘲笑……诸多充满了仇视的目光像尖刀利刃一般,在少年身上片片刮过,听得那病态少年面红赤耳,他死死的低着头,神情之上流露着浓浓的愧疚。

当然,这不是因为周围传来的谩骂羞辱之声才愧疚的,他是为了父亲愧疚。

“我天生结代脉(先天心脏病),还有哮喘,父亲这些年把家族的阴阳理气丹都给我吃了,花太多的银子了,现在又连累父亲被逼退位,我对不起父亲。”

罗飞打小就有病,他心里一清二楚,为此,遭尽了白眼和冷漠,他知道自己亏欠父亲的,作为父亲唯一一个儿子,不能替父亲分忧,还要连累父亲,真是不该。

罗飞之父,罗家的当代家主罗金州,想当年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罗家从高祖以武道深厚的基础在苍澜城奠定了不世的基业,传到罗飞他们这一辈已经是整整第五代了。

俗话说,五代之后,血脉稀疏,在同宗人的眼里,虽然罗飞大字排行十四,但事实上因为他的先天之症,却根本不受任何人待见,还别说血系的旁亲,面对如此家业,就算是亲兄弟也有翻脸的时候。

传闻罗飞得的病症,压根活不过十岁,罗金州为了给儿子续命,以家主的权力每年给儿子一枚阴阳理气丹。

阴阳理气丹,下品灵丹,有通心理气之效,凡人用了,可奠定修炼武学的根基;后天武者使用,可淬炼身体;得了先天心症的人用了,可续寿买命。

虽然是下品灵丹,但以罗家这样的基业,每年也不过只能弄到一枚而已,可是这几年,罗金州把所有的阴阳理气丹都给了罗飞,难怪族内的管事者们大为不满。

然而罗金州就是这样的人,更或者可以说,九州大陆就是这样的世界,谁拥有实力谁就说的算。

武道中人,后天炼体九大境界,罗金州是整个家族独一无二的第九大境界:通窍高手,达到了这一步,便可与先天仅有一步之遥。

所以,罗金州的话在家族中就是族规。

“咔嚓。”听下方众多血系旁亲子嗣们对儿子的非议,罗金州顿时恼火的将手里的茶杯捏了个粉碎。先前平易近人、亲和无束的神情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乃是他身上发出的一阵噼里啪啦骨骼的愤怒脆响。

与此同时,罗金州的身上爆发出无上的威严,好像一头将要发飚的老虎怒视着众人。

“都给我住口。”他愤怒的哼了一声,目光转向开口提出让他交出家主之位的老者道:“三哥,我叫你一声三哥,是因为我们兄弟关系,我曾经跟你说过,家主之位向来是有能者居之,家规也是这般写的。”他指了指身后摆的祖宗牌位。

“谁要是觉得实力可以比我高,大可以在三个月后的家主选取大赛上跟我交手,打败我,我罗金州自会退位让贤。”

罗金州修炼的是罗家高祖的虎形锻体术,修炼到通窍之境,可易髓换血、心通虎窍,即便没有结成元气罡劲,也能爆发出虎兽王者的霸者之气。

“父亲为了我,居然跟三伯伯他们势同水火,我该当如何是好?”病态少年罗飞站在堂下,带着满心的屈辱与对父亲的感激心内无比的纠结。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无能。

排列老三的罗金战被罗金州的王者之气吓的倒退了一步,顿觉老脸无光,此事说来谈起也有无数次,每一次都被罗金州的气势震住,他心中大为不甘,今天好不容易把家里的人叫齐了逼罗金州退位,怎能再虎头蛇尾。

想到这里,罗金战提着气勇敢的跨出一步,背着手扫过满堂众人说道:“罗金州,你我虽不是亲生兄弟,却也算四代之内,三哥我向来对你言听计从,但是这一次你休想拿你的修为搪塞过去,九弟、十四堂叔,你们都来评评理,他罗金州作主罗家十几年,一直都干了些什么,我家族每年地方的产业盈余一共就能换上一枚阴阳理气丹,他不为家族弟子着想,却全给了自己的废物儿子,如此至家族不顾,还配得上当家主吗?”

血系旁亲的五代子嗣不敢说话,与罗金州同辈乃至上一辈的嫡系却不同,右首一名四十有余的中年男子站起道:“我觉得三哥说的没错,五哥,你是一家之主,当以家族兴旺为首任,可你却不理会家族弟子的成长,只顾着自己的儿子,这算什么道理,你看看罗天、罗忠、罗汉,他们几个哪个不是突破了拳脚的境界,每个都是家族的天才,可是他们却一枚阴阳理气丹都没享受到,你再看看罗飞,他这体症,连习武都不能,阴阳理气丹给他也是白废。”

二人一唱一和,说的在堂的家族弟子频频点头。

可是罗金州,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道:“阴阳理气丹,现在他们还不是服用的时候,到时候我自会赐予,再说了,这么多年,我罗金州给罗家带来多大的威望,如果没有我,家族会有阴阳理气丹吗?哼,当初大家聚在一起都答应阴阳理气丹归家主支配,你们没有说话的资格。我还是那句话,这家主之位当以家规选出,谁打的赢我,我就交出去,否则休要再提。”

“你……”罗金战、罗金郁气的根本就说不话来,毕竟罗金州说的没错,当年是他通过各种关系引入了阴阳理气丹,没有他,就没有阴阳理气丹。

“稍安勿燥。”就在罗金战、罗金郁哑口无言的时候,旁边一名年纪约有七十余岁的老者站了起来,这人是罗金州的长辈,叫罗延明,罗家第三代“延”字辈弟子,算是罗飞的祖父一辈,但因为练武的天赋不行,是以无法问鼎罗家家主,一直在家族里扮演得高望重的前辈尊老的角色。

他说的话,罗金州有的时候也不能不听。

见罗延明站了起来,罗金战和罗金郁当即争辩道:“十四堂叔,家里就您一个得高望重的前辈了,还请您主持公道。”

罗延明一派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样子,很是随意的摆了摆手,道:“你们两个听我说。”他随即转向罗金州道:“金州啊,你说的这些都有道理,没错,有你才有阴阳理气丹,可是这些年大家为了家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谁也不能把谁的功劳抹消,金战、金郁的后辈都已经长大了,你得为家里考虑,难道不是吗?”他老气横秋的说着,根本没把罗金州放在眼里。

要是别的事,罗金州定然不会忤逆长辈的意思,毕竟这也是家规。

可事关儿子生死大事,罗金州认定了,就算不讲理,也得替儿子守着那几枚阴阳理气丹。

他眯着眼睛打量着罗延明,道:“十四堂叔的教诲金州不敢不听,但是祖宗的规矩也不能被破坏。”

罗延明横眉一竖,不悦道:“哼,祖宗的规矩?看来我的劝说你也敢不听了,好,既然你说祖宗的规矩,我就跟你讲讲。”他说着走到堂前,上了三炷香,而后突然道:“家规有言,例任家主倘若继任十载仍不让位,每年挑战者将由一人增至三人,并且在此之前,你的子嗣也要参战,父子赢、保族位,这也是家规,你承不承认?”

罗金州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没错,罗延明熟读家规,比起罗金战他们更加明白,而且他说的没错,高祖为了守恒家族,当年的确立下这个规矩,只是五代以来,只有罗金州一人做了十几年家主,其它的一些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家规中还有如此严苛的一条。

“有。”做为家主,罗金州不能胡搅蛮缠的否认这个事实,他想了想大声回道。

罗金战和罗金郁脸上泛起喜色,果然今天没找错人,把十四堂叔叫了出来,要不然还真让罗金州给糊弄过去了。

罗金州说道:“我可以挑战三人,任何人都可以挑战我,但是十四堂叔,飞儿这副身体你不是不知道,让他也参加,未免有些不尽人情吧?”他言辞犀利,目冷如刀。

罗金战终于握住了把柄,不等罗延明答话,当即站出道:“不尽人情?哼,是你罗金州不念情谊在先,现在你跟我们讲人情?你还有脸说出口。”

罗金州哼了一声,腾的一下站起,这一站,座下的木椅顿时四分五裂,咔嚓一声碎成了无数块,他指着罗金战道:“罗金战,你是我三哥,但我现在还是家主,你若再出言不训,小心我拿家规治你。”

他说罢,不给罗金战反驳的机会,当即对所有说道:“这样吧,今年的家主大选,我可以挑战五人。”

“什么?”

听到罗金州无比豪迈的宣战,所有人都愣住了,不少后辈弟子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五人?怎么可能?家主的实力再强,也没达到先天气境,这族中与三伯伯、九伯伯同级都是换血的高手还有好几个呢,五个换血境界的高手,他一个人怎么对付的了?

罗飞瞠目结舌的远远望着父亲,心里很不是滋味,五人?父亲为了我居然下如此决心,这是在拿他的命换我的命啊。

罗飞虽然体弱多病,但他不是傻子,就算是第九大境界通窍可以轻易击败第八大境界的换血高手,也无法一个人面对五个换血高手,除非达到先天气境才行。

罗飞不知道父亲的虎形锻体术修炼到什么样的境界了,但他知道罗金州肯定打不过五个换血高手,就算打的过来,也是两败俱伤。

家主大选,与性命相搏一般无二,这是换命。

不行,不能让父亲拿性命保护我。

一直没有开口的罗飞一边想着,一边站了出来,大声道:“我答应参战。”

他的气脉不顺,声音浑浊,但此刻为了父亲,却爆发出十几年都没有过浑厚嗓音,即便声音中掺杂着太多的虚弱和病态。

众人哪里想到罗飞这个病秧子有如此底气十足的一天,听到那声喊声,犹如听到了一声炸雷,皆是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无法猜到这个病秧子究竟哪来这么大的勇气。

罗延明、罗金战、罗金郁皆是望着罗飞一言不发,眉宇眼神中荡漾着得意的意味,他们心想,如果这个病秧子参战,就算罗金州能以一敌五,家主之位他也坐不住了,看来今天这会没白开。

“飞儿?”罗金州心神一慌,赶忙阻拦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给我站回去。”

性命悠关的大事,罗金州怎能轻易的答应。

“父亲。”扑咚一声,罗飞当堂跪了下来,大声道:“父亲,儿子做了十五年的废物,不想再被人看轻了,这次就算是战死在擂台上,也不当胆小鬼。父亲,家规不可逆。”

他最后一句生怕罗金州不答应,说到了家规。

罗金州面色变了变,不知不觉脸上浮现了赞许之色,他眼眶通红,望着罗飞,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好,你毫不贪生怕死,不愧是我的好儿子。”

罗飞站了起来,也不管罗金州答应还是没答应,看着满堂嘲笑的面吼,看着他应该叫三伯伯、五爷爷这些人,脸上尽是嘲弄之色:“你们给我听着,我罗飞是个病人,但绝不是个孬种,三个月后,我们擂台上见,想跟我打的,尽管来吧。”他说着,返回跪地,朝着老父嗑了三个响头,摔门而去。

大殿内,鸦雀无声,也许是罗飞此时爆发的威严气势暂时的震慑住了这群同宗无情的弟子,又或者根本没有人在乎他临走之前的狂放之言,总之在短暂的数息之后,罗金州才无比森冷的说道:“这次你们都满意了?哼,都给我滚。”

1/622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