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古代言情 >一品替嫁妃 >第一章楔子

第一章楔子

作者:欣彤|2015-03-16 16:04:19更新|2600字

夜,是那样的宁静,满天的繁星洒满天空,辽阔的大地上到处祥和!向来静谥的山间却出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景象:一辆四轮的刑车上站着一个碧玉之年的少女,她双手十字展开,被一条又粗又长的绳索缠绕全身!衣服上面血迹斑斑,即使这样依旧掩盖不了与生俱来的灵秀,那双墨褐色的眸子在这夜里显得异样耀眼,仿佛要照亮这无边无际的黑暗。

“公主……公主……你醒了?”刑车的旁边,有个比她稍为年长的女子正一脸焦急地看着她,精致的面容有些湿润,不知道因为泪水淌过,还是汗水渗湿。

龙芷言慢慢抬起头来,焕散的瞳孔终于聚起了一丝焦点,侧过头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得知刚才在叫唤自己的人是邹颖,那个比亲姐妹还要情深义重的贴身丫环。

这时,有位黄衣女子说话了:“冷懿轩,你可是看清楚了!如今绑在这刑架上的,是你的妻子!南瑜公主。如果你们敢再逼近,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话音刚落没多久,人群里传来了一声闷笑,冷懿轩那绝美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脸的不屑:“南瑜公主?众所周知,本王的爱妃一直陪伴在身不曾离开,昨夜还与本王在雨花园处举杯邀明月,商议再过两月重新举办成亲一事。不知阁下手里的南瑜公主是从哪里来的呢?”

成亲?龙芷言的身子不由微微颤动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紧紧看了冷懿轩一眼,可是他却别过脸去,连一丝眼角的余光都不留给自己。

黄衣女子眸子里噙着冷光,一把抽出随身佩带的宝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道:“是吗?如果她真的与你无关,那么我杀了她对你而言应该毫无瓜葛吧!”

“好啊!本王很乐意欣赏!”冷懿轩说完,笑容愈甚地环抱起双手。

这下,黄衣女子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慌张,倘若手里的人质对他毫无威胁可言的话,那么他们所做的一切不但付诸流水,而且最后一根救命草也没了。

所有的人都瞪大眼睛注视着这一切,邹颖紧咬下唇,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里迸出来。

乌去密布的天空无星无月,甚至连一丝微风都没有,两军僵持的战场上是诡异的静谧,人人都在看着两名主将的对峙,无人敢多出半点声响。

时间滴答滴答流逝!但架在龙芷言脖子上的宝剑始终没有割下。

见状,冷懿轩又是不屑一笑:“怎么?这么久还没动手?是不敢还是不会?那要不要本王亲自动手?”

微风吹过,黄衣女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你真的不在乎她的死活?”

“本王不太理解阁下所言之话为何意?在乎?本王为何要在乎?难道你们不觉得拿个假公主来威胁本王是件实在是愚蠢可笑至极吗?”

什么?假公主?

正当所有人都一片讶然时,冷懿轩忽然大手一挥,扬声道:“来人!带真正的南瑜公主过来!”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马车便出现了一名身穿粉装的年轻女子,众人定睛一看,不由惊得瞪大眼睛——

“啊?这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人群里顿时像炸开的锅一样沸腾起来,议论声越来越响。

一旁的邹颖看到南瑜公主走来的时候,同样惊得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并非她分不出哪个才是真正的公主,而是她没有料到两个“公主”竟然会同时出现,而且在这样的场合下出现。

冷懿轩在这个时候揭穿龙芷言的身份,这显然是要弃她于不顾!他到底知不知道他这样做会给龙芷言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就算她是假的公主又怎么样?朝夕相对,日久生情,不顾一切地付出……难道这些都是假的吗?

“怎么样?你们现在还打算拿个假公主要挟本王吗?”冷懿轩的语气里有着无尽的轻挑与嘲讽。

黄衣女子僵在原处,绯红的脸色开始一点一点褪为苍白:“我不信……我不信她不是你所在乎的女人……”

“好,你们不信,本王还有办法让你心服口服!”不等大家回过神来,冷懿轩一声喝道:“来人,拿箭来!”

侍卫不敢怠慢,恭恭敬敬地递上了一把圆月弯弓。

龙芷言眼角微略了弓箭一眼,那是一个月前,自己和他一起编制的,他说,弓代表他的情,箭代表他的意,弓和箭放在一起,那是他对自己满满的爱意。只是没有想到,如今他的爱却化成一把无情的尖刀,即使刺进自己的心脏。

无视她的不安,冷懿轩上箭,拉弓,描准!所有动作一气呵成!风静静吹过山头,偌大的人群却静得连呼息声都没有。

龙芷言无力地抬起头,目光暗淡地看着冷懿轩。

这,就是她的夫君!那个倾尽一切,用生命来爱的男子,如今他为了娶别的女人而要亲手杀死自己!

“王爷……”邹颖刚想开口说话,可是后面的字音还没说出,空气里发出“嗖”的一声,剑尖银白色的利芒划破夜色,准确无误地射进在了龙芷言的心脏处,伴随着“嘶啦”一声,利箭穿破衣帛,再刺进血肉,刺耳之音划破了夜的宁静,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啊……公主……”邹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全身的血液瞬间僵冷,凝固。 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可又不得不相信!而冷懿轩却依旧冷冷地站在一旁,山风徐徐拂过,吹动了他的衣发,却吹不走他身上的冰霜。

怒不可止的邹颖冲过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道:“王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公主?你怎么可以……”

“住嘴!”冷懿轩用力一拨,把她无情地甩在了地上:“你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丫环而已,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说完,他转头把目光投向了远处,那里没有边,也没有际。原本没有色彩的眸子在这时终于泛起了一丝赤红,不过很快,这丝赤红又被淹没下去,化成无边际的冰冷。

“你……”邹颖愤怒地咬咬下唇,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没错,自己的确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奴婢而已,就算王爷再怎么错,也轮不到自己来指责!可是因为这样,就要眼睁睁地看着龙芷言受那样的委屈?

转过头,她目光复杂地看着刑车依旧被绑着,心口处却多了一支箭的龙芷言,就连死,她也不能躺下。

泪,再一次潺潺流下。

这时,南瑜公主轻盈地走到她的面前,声音是那样得温柔,又是那样得无奈:“邹颖,你可记得本宫才是你真正的主子?”

邹颖跪在地上叩了个首:“公主,奴婢紧记在心!”

“既然紧记在心,为何因由他人而指责本宫夫君?当初你刚入宫的时候,可是立誓一辈子侍奉我左右,绝无二心的。”

邹颖低下头,紧咬着下唇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见她不语,南瑜公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绝美的容颜上夹着一丝哀伤:“起来吧,本宫带你回去!”

“可是芷言小姐……”

难道就这样将她丢弃在这里吗!就算她不是真正的南瑜公主,就算她曾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但也不应该落得个弃尸荒野的下场吧!

南瑜公主的声音还是那么得温柔,却夹杂着一丝不可抗拒的力量:“走吧!”说完,她转过身子,重新回到那架马车里面。

邹颖无奈咬咬下唇,又看了一眼死在刑车上的龙芷言,最后一步一步朝马车走去……

天空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豆大的雨滴不停地砸落,像是在为死去的人哀嚎,而龙芷言的身子依旧静静地绑在刑车上,任由大雨无情地冲洗……

点击加载下一页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