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穿越架空 >邪王追妻:废柴长女逆天记 >第一章 楔子

第一章 楔子

作者:赤月猫|2015-05-15 13:34:30更新|2582字

“什么?又失败了?!”

低调奢华的顶层办公室内回荡着愤怒的低吼,一个身材高大满脸横肉的阴沉男人掷掉手中的雪茄,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雪豹’是E国最为优秀的特工小组,在国际上也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你现在告诉我他们也失败了?!”

“老大息怒!”回禀的人一肚子苦水,硬着头皮道:“那毕竟是国家一级重点博物馆,防范严密也是情有可原……”

“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老爷子的寿辰马上就要到了,他交代给我的任务却到现在还没完成,你要我拿什么脸去见他老人家?”阴沉男咬牙切齿,眸中闪过一丝寒光:“最后给你三天时间,要是办不好这事,你就不用再出现我面前了!”

“啊?……三天?”那人跪在地上都快要哭出来了,就在此时,一个妖娆美丽的女人从套间内走出来,风情万种地搭住了阴沉男的肩膀:“别生气了,小心上火嘛。”

阴沉男冷冰冰地看着这个从不无的放矢的情人:“难道你有什么办法?”

“什么雪豹小组,不过是名头大的废物罢了。”妖娆女人款款为阴沉男重新点燃雪茄:“我倒是有一个人选推荐呢。”

Z国,B市某幼儿园。

白月迟正在弹钢琴教小朋友们唱歌,忽然手机震动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随便弹了几下让孩子们自己练习,自己则悄悄走出教室来到一个角落,接起电话。

“这么多年没露面,我当你被那些黑老大发现劈腿给砍死了呢。”一向温柔和蔼的白老师靠在墙壁上,露出了足以吓坏全世界小朋友们的可怕笑容:“怎么居然还活着?”

“闲话少说,隐退江湖这么多年,你居然没饿死?”对方嗤笑一声。

“是没饿死,但也差不多。”白月迟懒懒道:“没什么看得上的任务,手里钱也差不多了。有活儿干?没意思的我不接。”

“保准有意思,而且还近,路费都给你省下来了。”妖娆女人咯咯笑着,说的话却一点都不可笑:“传国玉玺,五千万,美金。干不干?”

白月迟一愣,面上浮起一点真正的笑意:“不错,谁这么大狗胆,连遭雷劈的玩意儿都敢要,不怕没福消受?”

作为Z国最负盛名的文物之一,传国玉玺乃是传说中真龙天子才可拥有的宝物,据说有了它便有了“王霸之气”,就能得到一切,因此打它主意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可没一个下场好的,而且都是在得到玉玺后一个月内暴毙。

白月迟是不信这个一统天下传说的,得到玉玺就拥有天下?他们以为是龙珠啊。

她的师父靠这个传说发了不少财,前脚交货后脚货主就翘了,新货主又找上门来。死的人越多,想要玉玺的人就越多,他们坚决认为那些人死是因为没有命,不是因为玉玺是个不祥的东西,而他们才是真正的王者。

真要说起来,她师父摸过玉玺的次数估计是这世间最多的,也没见他沾上什么王八气,一辈子都主要在三线小县城老年活动中心搓麻将,别人都是两块钱起底翻番,他打十块的都不怕。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每天被那些傻子的佣金喂得满面红光,顿顿不缺肉。

“你管他有没有福气呢,反正雷劈的不是你。总之到手就给钱,一手钱一手货。”

“劈死了你男人,你可又要找下家了,不麻烦么?”白月迟眯起眼。

“呵呵,要玉玺的是上头的老爷子。”

只这么一句话,白月迟便看穿了这个从小和自己一块儿长大,学不会玄术却无师自通媚术的小师妹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了。

她男人送上玉玺得到老爷子欢心必然会被视为接班人,然后老爷子横死,那么她便是老大女人了。再加上举荐有功,怎么的也得捞到不少好处吧?

“行,老规矩。”白月迟淡淡道:“先打定金,收到定金后当晚交货。”

“爱你,师姐。”

“滚。”

新的手机震动来得非常快,白月迟扫了一眼打到账户上的款项,将手机塞入兜内,轻松一笑。

这世上还没她白月迟能搞砸的任务。什么高科技红外线监视,她一个小玄术就统统失效,你电脑再厉害,能对付一个可以隐身甚至飞走的人么?

更别说是偷传国玉玺这活儿,十岁开始就给师父打下手的她简直是熟练工,闭着眼不用玄术都能绕开博物馆那些防卫机关,特别是专门看守玉玺的那个老头子,每次去他都在边上鼾声震天,就算他们掏电钻都醒不了,搞得有时候白月迟都怀疑那老头子和师父是串通好的。

深夜,B市国家一级博物馆。

白月迟打了一个响指,旁若无人地翻入墙内,直直朝放玉玺的地方走去。那些巡逻的保卫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视而不见,只有一个年轻点的新人觉得今晚的风有些特别,似乎有种特殊的香气,淡淡的,很好闻。

空荡荡的展览大厅,古色古香的装潢下隐藏着各种摄像头与检测仪报警器,可是今晚这一刻它们都失效了,如同坏掉的摆设一样沉默。

传国玉玺在昏暗的灯光与厚重的绸缎垫上幽幽闪着光。抛开那些可怕的诅咒不谈,它的确是一件令人心醉的古董,色泽古朴温和,雕工栩栩如生,尤其是缠绕在上面的龙,怒目张爪,似是随时都会破空长啸而出。

白月迟如同掀开蛋糕店保鲜盖般轻松掀开了展览台上传国玉玺的防弹玻璃罩,又亲手解开了一层层防护,就在她的手指即将触到玉玺之时,忽然觉得今晚好像顺利得有点不对劲。

等等……

为什么这么安静?

白月迟脑中闪过无数次火花,忽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就在她想要开启结界之时,一声叹息在她身侧响起。

“你师父已经过世了啊。”

白月迟悚然转过头,只见看守玉玺的老头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旁,悲哀地看着传国玉玺,并没有看向她。

白月迟浑身都是汗,完全掌握了《无相诀》的她竟然察觉不到老头子的动静,他是有多么深不可测?

老头子默然许久,伸手拿出传国玉玺:“那东西带来了么?”

“什么东西……”

“假玉玺啊!”老头子瞪眼道:“你把真的就这么带走了,明天我怎么交差?一把年纪了还要我去找新工作啊?”

“额,”白月迟真没想到这一点:“那我回去拿?”

“算了算了,我这里还有个备用的呢,你赶紧拿走交差吧。”老头子摇头晃脑:“堂堂神门硕果仅存的一支居然沦落到要靠这勾当赚钱,也是落魄哇……”

白月迟一边擦汗一边伸手去接玉玺,就在她的手指触到传国玉玺的那一瞬,忽然天雷爆绽,红光紫霞,风圈大起!一声破天龙吟响彻天际……

博物馆警铃大作,各种尖利的呼啸声此起彼伏。

“出什么事了?!”

“可能有小偷!!”

照明灯一波穿一波地被点亮,保卫们荷枪实弹赶到展览厅的时候,只见展览厅像是遭过风暴一般到处七零八散,满地都是玻璃渣子和碎片,墙壁上的壁纸都破了。

看守玉玺的老头子两眼癫狂,他缩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断唠叨着:“真龙天女!没想到那个小丫头居然是真龙天女!……”

“小偷呢?”保卫们面面相觑。

“是不是跑了?”

“不可能,只有这一条路,我们马上就赶到了,就算是苍蝇也不可能漏了。”

“徐大爷这是怎么了?”

…………

乱了许久,总算有人发现了重点。

“我了个去,玉玺呢?!”

点击加载下一页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