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文学 >两性情感 >流年殇于落花季最新章节 >时流梦碾,今昔留何在全文阅读

时流梦碾,今昔留何在

作者:清狐灼灼|2015-10-04 18:05:22更新|2062字

叶亡迎风,风落泪;

风卷残云,云离散;

人去花稀,依依离别;

时光流转,光阴似涛。

———题记

“老师!我一定会回来的!”

“老师,我不想走~”

…………

一声声感慨随着毕业钟声的敲响而滋生,大家挥手告别独自走上未来的旅程。

渐渐地,人群散去,这段小学的记忆也随风而散,过往烟云,终是经不起这岁月的洗刷。老师眼眶红润的看着剩下的最后一人:”邹茴,怎么了?“

她目光流转,抬起头凝望了老师片刻:”老师,我可以在校园里走走吗?“看着快到她肩膀的女孩,老师点了点头:”去吧!“看着她跑开的背影,老师又忆起了往事,拼凑着那被风吹散流淌在岁月中的记忆。

她低着头看着脚下的路,遍地零星的树叶,就像散落的记忆,慢慢的拼凑:

一个小女孩,背着一个大书包怯懦的走进闹哄哄的教室,教室里都是陌生的面孔。她随意找了个座位,安静的坐下。

“咯噔。”老师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进来,是位女老师, 在小女孩的印象之中,女老师是两个极端世界的人。一种是严厉非常,另一种,则是温柔至极。她趴在课桌上,幻想着接下来的学习生涯,老师却大步向她走来。直到老师站在她面前,才回过神来。

老师点名叫她起来,她颤巍巍的站着。老师慈祥地看着连她肩都不到的小女孩,轻声道:“去和同学们打个招呼吧!”她低头望着脚,直至手上传来了温度,她才猛地抬头,却是老师牵着她:“来吧!我带你去认识新同学。”……那年,她七岁。

时光飞快的流逝着,小女孩已经不再怯懦。那年,她九岁。

有一次,她感冒声音哑了。老师叫大家背课文,她宁愿自己和那些成绩差的学生一样背不下来坐在位子上,也不愿站起来和大家一起背诵,因为,她怕老师听出她的瑕疵。老师却注意到了她。鼓励她站起来背诵,因为她的成绩并不差,老师认为也许那是胆怯。

她固执的摇了摇头,却经不止老师的鼓励,流利的背起课文。但是,她的声音依旧沙哑。老师却说背的非常好,比那些在会背的人中浑水摸鱼的要好得多,从此,她不再害怕。

指缝很宽,但时间却很瘦,它们总是会在不经意间从指缝间溜走。小女孩爱上了朗诵,朗诵很好,但她却不敢去参加比赛,老师鼓励她大胆地去做,但她摇了摇头。老师牵着她的手,带她去报名。她说:“老师,我不敢!”老师轻声安慰:“有什么不敢的!那些人不都去报了吗?他们说不定没你好呢!”

拗不过老师,她只好低着头报名。比赛那天,她想起了老师的安慰,还有在班里朗诵那么多次都没出错,她渐渐充满了自信。直到比完赛,才发觉手心早已冒汗。老师告诉她,她背的很好,有一等奖,她不敢置信,却也从此活跃在各中朗诵中,那年,她十岁。

没有方法能使时钏为她敲已过去了的钟点。小女孩长大了,眼眶湿润地漫步在校园间,因为,她该毕业了。

忆起在学校中老师给予的关怀,想起即将和伙伴们分别,她不相信,不相信时光过得这么快,这么无情!但这终究是事实。她挥泪和老师告别,踏上新的路程。那年,她十三岁。

没想到啊!时光飞速流转,竟还能拼凑起这么多记忆……

“对不起!”

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闯入了她的视线。她揉了揉被撞地酸痛的肩,看到来人,惊讶到:“谭安旭!”

谭安旭也抬起头来,帅气的脸庞在夕阳辉映下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邹茴?!”

邹茴笑了笑:“你怎么会在这儿?不是毕业了吗?”

男生提了提左肩上的一根书包带:“奥!我有东西落了,走到半路又反了回来,你又怎么会在这?”看着比他矮一点的邹茴,他笑了笑。

邹茴抬起头来用手挡着透过指缝望了望那金色的阳光:“我们毕业了!走了!但周老师他们……”

男生点了点头:“这样啊……”

“安旭~”一道略带霸气的声音响起,邹茴回头望了一眼,一个女孩挥手喊着,是他的青梅竹马!

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邹茴笑了笑:“谭安旭!你家老婆叫你了呢!拜拜~”

“嗯!拜拜!”男生也不反对,道了声再见后便向女子走去,看着那朦胧越走越远的背影,邹茴甩了甩头,笑了笑,向一旁的小亭子走去……

“喂!”身后又多出了一个人,拍在她的肩膀上。

“嗯?冉莹?”邹茴笑了笑。

“在想什么啊!无聊!走!陪我去踢球!”孔冉莹霸气的牵起她的手。

邹茴打趣地问:“怎么?你家老公呢?啊!”

话音刚落,便被某人狠狠地掐了一下,某人依旧淡定的说:“我球能踢到教学楼顶上那么高!你信吗?”

“信!我信!”邹茴将一旁的球扔给她:“来!踢一个!”

“来~跟我来!”冉莹拉着她向教学楼奔去。

刚跑到教学楼,便见谭安旭从楼上下来,左手牵着他的青梅竹马——林丹妮。。。

冉莹挥了挥手,很是霸气的打了招呼:“干嘛哇!小两口儿不错啊!”

林丹妮不甘示弱的回道:“你和你家那位嘞!”

“来~跟我来!”冉莹拉着她向往前走了两步。

冉莹将球摆在地上,只一脚,球便腾然而起,一直往上窜,直至窜到比教学楼还高一点的地方,又比直下落。。。

邹茴抬头望了望:“这球要是落在教学楼的顶上应该很好玩!”

冉莹卷起了袖子:“可以啊!你也是够无聊的!”

看见冉莹真要动脚踹,立刻把她拉走:“哎呀,走啦!回去啊!”

冉莹笑着挥了挥手说:“别拦我!让我再踹一脚!”

邹茴拽着她的手,径直想门口走去,冉莹蹦了蹦:“好了!我不踢了!去买东西吃吧!”

邹茴摊开了手:“天才!你够了!走啦回去!”

“对对!叫我天才!走!回去!”

…………

1/10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

版权声明

《流年殇于落花季》是由清狐灼灼倾情撰写的两性小说!《流年殇于落花季》已授权九库文学网连载!未经本站或授权方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进入流年殇于落花季最新章节流年殇于落花季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九库文学网分类小说的关注和支持!

女神的终极特工女总裁的顶级高手蚀骨危情如果从没爱过你冥夫要压我撩火总裁潜规则冷情总裁强占我爱你情出于蓝我爱你,我有罪女神的极品公子最强狂兵傅少轻点爱宠妻攻略:狼性首席夜夜欢隐婚新妻史上最强狂帝我的性感女神我的性感女房客强势掠夺:总裁,情难自禁我的绝色女友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一睡成欢超级小司机桃运大相师总裁老爸你太逊许你一世无伤陆少的暖婚新妻绝品强少先婚后爱:偷走总裁的宝宝医界圣手我爱你,是一场劫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爱你是场逃不过的劫尤物娇妻鬼夫慢走不送我曾用心爱过你宠婚来袭爱错了时候邪肆总裁的契约新宠爱似繁花情似火婚情撩人:狼性总裁娇宠妻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女总裁的贴身高手超级小农民王牌保镖武道大帝妖娆前妻好撩人婚后斗爱:腹黑娇妻狠狠爱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透视牛医早安,老公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