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玄幻奇幻 >波动剑豪 >第一章 波动剑再现

第一章 波动剑再现

作者:绝世大忽悠|2016-08-07 18:06:08更新|8206字

地球曾有一位大善人,但是他却因为一场意外而死了。

他死后,周围的人都迫不及待的过来吊唁。

永毅然起身时,发觉四周幽暗可怖,仔细想想,似乎自己已经在之前的事故中丧命了。或是冥冥中有天意,可是,这是哪?

他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

黑白无常慢悠悠的过来了,他们看见了站在原地不动的他,白无常道:“又是一个死人,这下子我们又要回去交差了,真麻烦啊!”

黑无常道:“得了,别埋怨什么了,先把他押回地府吧!之后我们就可以玩了。”

“也对,我们现在就押走他吧!”

“好嘞!”

随后,男子就被押到了阎王那里。

阎王问道:“来者何人?报上姓名,待我查询一番再做结论。”

男子从黑白无常一路上的谈话中得知,眼前这位就是阎王,掌管地府的阎王,不能说假,否则会被拉长舌头,如实道:“在下名为永毅然。”

阎王查找了一番,终于在地球的死人名簿上查找到了永毅然这个名字,再看了看他的相貌,对比着生死薄上的名单,问道:“你是一名孤儿吧?”

“是的。”

“你是因为一场意外死亡的吧?”

“是的。”

“你是自己努力才取得诸多金钱和地位的吧?”

“是的。”

“那就对了,我在地球的生死簿上找到了你的名字,知道了你的生平事迹,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你是大好人一个,而我们地府有针对好人的特殊福利。”

“特殊福利,是什么?”

“我不喜欢罗里吧嗦,所以现在你可以跟黑白无常走到那里了,之后的事情,他们会告诉你的。”

随后,永毅然就跟着黑白无常走了。

在路上,他问道:“那个特殊福利是什么啊?”

白无常回答道:“是这样的,地府有这么一个特殊福利,凡是大善人死后都会得到一次重生机会,而你正是大善人,所以此行目的就是你重生的地方,我们会将你还原到婴儿的状态,扔到那里。”

永毅然想起了一个问题,问道:“不喝孟婆汤吗?死人轮回前不是都要喝孟婆汤的吗?我为什么不喝?”

黑无常道:“因为你是大善人嘛!可以不喝的。”

“哦!”

不一会儿的功夫,永毅然就被黑白无常带到了地方。他们的前方有着一个光亮的螺旋光盘。

白无常道:“再见了!你现在可以进去了,不过进去之后就会变成婴儿了。”

望着那光盘,永毅然隐约看见了一点未来的场景,有悲伤,有无助,也有兴奋和喜悦,喃喃道:“这就是我的未来吗?看上去好像有点惨,不过,我是不会惧怕的,毕竟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这么走过来的啊!”

随后,他就毅然决然的跃入了螺旋光盘之中。

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之后他开眼了,看见了周围的一切,想说话,但又说不出来。

他的小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小眼睛忽然瞪的好大,自己的手变小了,脚也变小了。

下一刻,他便意识到了自己重生了,之前的一切也不是做梦,而是真实的事情。

后来他被好心的一对夫妇给抱走了,然后被收养,但是在他十岁那年,那对夫妇因为遇到意外,而双双去世了。

现在,永毅然的生活皆是独自一人混口饭吃。

有一天,他在大街上看见了武馆招人,于是就准备走过去报名。

报名入口前,分别站着一个络腮胡和一个八字胡。

他们看见有一位穿着破烂的小孩走了过来,喝道:“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去的,你要进去的话,先给我们小费,然后你才能进去,否则我们是不会让你进去的。”

“真的不能让我进去吗?我父母都死了啊!我没有一点钱给你们。”

“不行,这是绝对不行的事情,你不要让我们为难。”听到了小孩的身世,虽然两个胡子大叔有点可怜他,但是都坚持不能让他进去。

“给我一点机会都不行吗?”永毅然如此哀求道。

“不行。”

永毅然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你们就这么狠的心肠吗?”

两个大汉有点彷徨了,但依旧坚持道:“不行。”

这家武馆的馆主儿子偶尔路过这边,听到了他们的交谈,起了好奇之心,过来问道:“怎么回事?能说明一下吗?”

“当然可以了!少爷。”

“那你们就说明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因为这个小孩没有钱,所以不让他进来,事情就是这样。”

“那么,没有钱就不能学武了吗?想当初的时候,我父亲还教过你们不要因为贫穷就歧视人家,你们难道都忘记了吗?还是说,有什么原因?”

“他一个子儿也没有啊!我们想收小费,所以拦住了他,不让他进来。”

“我爹当初就教出了你们这些势利眼吗?”

“我们……是不合格的学生。”

“那么,你们就不应该拦人,不让人进来。”

“我们知错了,请惩罚我们。”虽然馆主儿子没有一点架子,可是他们却怕他。

“你们再去学个十年八年的,然后来守门吧!”

“多谢!”

馆主儿子将目投向永毅然,道:“现在,你可以进来学习了,我们这里会教导你上好的防身武术的,不必多虑。”

听得此言,永毅然感激道:“谢谢!能够遇到你这样的好人真是太幸运了。”

“不用谢,武术是人人都能够学习的,我们武馆传授给你也是应该的事情,无须多礼。”

“馆主在哪里?”

“你要找馆主?馆主就是我爸爸,爸爸现在不在,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你有事情都可以跟我说,我可以答应的。”

“那样嘛!真是太感谢你了。”

“你先说说你有什么事情吧!说出来了才会知道我能不能帮你完成这件事,不说的话,我什么也不会知道,也就帮不上你的忙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想学武,可以吗?”

“事情原来是这样,你别担心,这个要求,我现在就可以帮你答应,也不需要什么报酬,我能做主。”

“谢谢!”

然后,永毅然就在这里学武了。

学了不久,永毅然在一天中午找到了馆主儿子,问道:“你爸爸还没有回来吗?他到底是出去做什么事情了啊?”

馆主儿子想了一会儿,道:“这个,我想,没有过多久,我爸爸就能回来了吧!我不知道我爸行程的,你问我也是白问。”

“啊!那谁知道?能告诉我吗?”

“我爹可能现在在东边的江岸上吧!我不确定,总之,你去看看吧!”

永毅然知道就算是一点点可能性也要去尝试,万一这个可能性成功了的话,自己没有试过,那岂不是亏大了?所以,他要去看看。

就算是空无一物,他也能涨点见识,不是吗?

不去尝试,永远不可能成功。

他走了,馆主儿子看向后面,问道:“爸爸,你不是说骗人是不好的吗?你怎么能教我骗人呢?这不是教坏我吗?”

“不,这能够让他增长见识,我们这是善意的谎言,一切都是为了他好,是没有错的,你就继续看下去吧!”

“我倒不觉得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儿子,你如果单纯只是那样认为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我是不会骗你的,你就看到最后吧!那个时候,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哈哈!现在怀疑我可还为时尚早。”

“那么,无论怎样,我都想看看结果。”

现在,永毅然还在前往海边的路上。

活着为了富贵,纵死也为名利。

大多数人是这种人,可是永毅然不是这种人,他尝遍人间酸甜苦辣,知道世上还是有真情存在,他因为这个,日后被很多人耍,不论是语言上,还是从行为上,都是一样的。

不多时,永毅然走到了海边,环目四望,并没有什么人影,遍地黄沙,自语道:“也许,这里并没有什么人吧!我可能走了冤枉路,不过这也算了,多走走路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就这般想着,所以永毅然并没有什么苦恼,即使是空无所获也毫不在意,只是略微有点感叹罢了!

随后,他看了看海,发现这里的大海与前世的大海有很多不同之处,前世的大海是波涛汹涌的,而这里的大海是一片平静,没有一个漩涡。

“看来来到了异世,就连大海都变了呢!这大海真是一片平静啊!”

但就在此话刚说完的时候,异变突生。

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竟在一瞬间就乌云密布,阴沉的天空压抑着永毅然的心灵,他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点为时过早,自己只是看了几眼就妄下定论,实在是有点莽撞。

渐渐的,下起了磅礴大雨,将永毅然淋成了落汤鸡。

在这大雨中,他发现自己的行动受到了巨大的牵制,举止艰难,就连迈出一步都要承受很大的阻力。

天空中多道雷霆闪电划过,雨水带着微弱的雷霆之力落在他的身上,感觉微麻,约有点疼痛。

这相当于为他以后抵抗雷电带来了抗体,这次经历在以后取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他人生的意义非常重要。

慢慢的,永毅然逐步适应了这种感觉,试着挥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发现能轻易挥动,阻力不再那么大了。

天空中忽然坠落下了一只戒指和上千把铁剑,这场景很是奇怪。

永毅然惊异莫名的看着这些东西,自语道:“我可以捡起来吗?貌似周围都没有人的样子,那我就捡起来吧!免得这些东西都受到风吹雨打,然后损坏。”

随后,他就走了过去,首先戴上了那只戒指,然后逐一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铁剑。

忽然天上一道闪电击中了他,随后他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神秘元神夹杂在闪电之中,隐透入他的精神,沉入他的大脑之中。

漫长的时间度过,永毅然醒来了,看见了周围的一切,惊讶道:“咦!那些剑哪里去了?我记得之前这里明明有一堆剑啊!”

没有人回应他的问题,为此,他很是困惑不解。

忽然,他意识到一件事情。

他的肚子饿了,已经没有力气再往回走了,昏迷了过去。

周围有行人路过,救醒了他,把他带到了自己家里好生照顾着。

永毅然醒来了,并没有感觉到饥饿,他开始注意起了周围的环境。

只见,周围一片空旷,很是空闲。

有人慢慢的走了过来,永毅然注意着他。

那个人来到了永毅然身边,关心道:“你没有什么事情吧?身体状况还好吧?”

永毅然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道:“还好,还好,不劳费心。”

“那我就安心了,好生休养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允许你轻举妄动。”

“我知道了,我会好生休养的。”

一天就在休养中度过了,永毅然这一整天都躺在床上休养生息。

第二天,那个人出现在了永毅然面前,叮嘱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虽然是饿肚子,但是也不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你不能轻举妄动,还要躺着,知道了没有?”

“我知道了。”

于是,永毅然又百无聊赖的躺了一天。

第三天,那个人又来了,叮嘱道:“今天你还得躺着。”

“哦!”

连续躺了十天之后,那个人道:“你现在可以走动了,走吧!”

“谢谢!”

“不用谢,助人为乐是人人都应该做的事情,我只是帮助你罢了!。”

永毅然抹了一把眼泪,感慨道:“现在我终于可以自由活动了,真高兴。”言毕,他就离开了那个人。

武馆之中,馆长自语道:“他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是迷路了吧!不行,我得去找一找他,毕竟,这件事情还是我引起的。”

不过,就在武馆馆长刚想出发的时候,永毅然回来了。

永毅然看见了馆长,但不认识他,问道:“你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你?”

武馆馆长笑了,道:“这个不重要,你等会儿就会知道我的身份了,现在还不急。”

“那我就拭目以待吧!”

“这就对了,不过你现在跟我来做一个小测验吧!我要测试一下你的实力达到了何种程度。”

“那么,你可要看好了,我可没有闲心情施展第二遍。”

‘轰'

永毅然一记空掌打向了旁边的墙壁,墙壁瞬间就被轰出了一个大大的掌印,虽然很浅。

武馆馆长评价道:“不错呦!可以啊!你合格了。”

几天后武馆就要进行考核,考核不成功者将没有留下来深造武学的权利,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优胜劣汰吧!

永毅然问道:“你怎么这么说?你说话有人听信吗?”

“过会时间,你就会知道一切了,现在你不必多问,因为我根本不会回答你。”

永毅然在武馆中学习了一段时间,在他刚进来的时候,很多人会仗着自己身强体壮来欺负他,但到后来,他的武学渐渐精妙起来,便没有人来找他的麻烦,他的名气在新人当中很是有名。

时间无情,岁月如梭,日月流转。

到了考核之时了,永毅然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随时可以与人对打,他早早的就到了武馆,在武馆等待考核开始。

忽然,馆长儿子渐渐靠近了永毅然,道:“你已经通过考核了,不必站在这里等的。”

“为什么?能告诉我吗?”

“因为我爸爸已经说你合格了,而且他还当面跟你说了一遍,你应该记得吧!”

“合格?啊!我想起来了,你爸爸就是几天前的那个看我武功的人?”

“是的,没错。”

“原来是这样,那就怪不得他当时会那么说了。”

“没事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那我就离开啦!再见!”

“哦!一路走好啊!”

永毅然挥了挥手,笑着从武馆中走出来了。

馆长儿子看着永毅然逐渐远去的背影,笑道:“老爸还真是会捉弄人,哈哈!”

此时,其他人才刚到此处进行考核,看着那唯一一位在这时离去的身影,有人羡慕道:“没想到,他居然免考了,真厉害啊!”

“是啊!不过我们可不想被他甩下,我们奋发图强吧!别在这里空感叹了。”

“说的也对,感叹没个屁用,咱们继续努力吧!明年,我们要再次看到他。”

似乎因为永毅然的离开,武馆内很多人都不服输了,个个都想奋力一搏。

馆主儿子看着这一群被激起斗志的人,自语道:“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没想到你这一走,居然激发起了那么多人的斗志,这可真没在我父亲的预料之内。”

考核过后,大多数人都兴高采烈的走了出来,只有少数人因为心情不佳或武学不精而考核不通过,在一边唉声叹气。

这时,永毅然走到了空旷的草地上。

这里光照充足,日照很好,他直接就躺在地上睡起了觉。

此时,武馆馆长正在外面闲逛,偶然看到了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永毅然,自语道:“睡觉,看来我也得睡了呢!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睡觉,我也想睡觉呢!这就躺在一起睡吧!”

睡了一会儿后,永毅然睡到自然醒,摸了摸旁边,发现有一个物体,也没有多看几眼,因为刚才梦到了吃的,所以猛地一口咬了下去。

他不知道的是,他口中所咬之物正是馆长的手臂。

“啊!我的妈呀!呼呼呼!”

武馆馆长被永毅然的这一口给咬醒了,在那不断大叫。

永毅然这才意识到自己先前所咬之物根本不是什么吃的,而是馆长的手臂,想到这里,他不寒而栗了。

馆长吃痛过后,看着永毅然那一脸无辜的样子,心中升不起什么念头,道:“没事,只不过是被你咬了一下而已,没事的,这点小事没什么的。”

“那我走了,再见!”

永毅然不想在这里多呆上哪怕是一秒钟的时间,于是立刻离开了。

武馆馆长自语道:“不过刚才那一咬,还真痛啊!”

此时,永毅然已经是走到了海边,看着宁静祥和的海。

他想再次领教一下上次的那种感觉,以来提升自己的抵抗力。

但是,他失望了,这一次他在海边呆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上次那种惊心动魄的经历。

他叹了口气,道:“看来今天是没有那种遭遇了,唉!”

——星河之中有一神光降下,朝着永毅然所在位面落去。

他离开了海边,料想着考核应该结束了,索性回到了武馆。

就在他刚动身之时,神光降在了永毅然的身上。

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神光虽然只是光芒,可也有独属于它的攻击力。

“怎么回事?我记得我周围并没有任何东西啊!为什么我刚才会有疼痛的感觉?谁能够告诉我?”然而并没有任何人能告诉他。

那道神光乃是择定神剑剑主的光芒,被选中的人日后都会成为神剑剑主。

向四周张望了一番后,永毅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索性也就不管这件事情了。

突然有一个神秘声音出现:“你已经成为了波动剑剑主,请按照我说的走。”

“你谁啊?我凭什么听你的?”

“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总而言之,你听我的就对了,不要想别的事情。”

“知道了,往哪走?”

“听我指挥。”

“知道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永毅然听从神秘声音的指示成功走到了目的地。

“接下来,你要原地盘坐,我将为你指引一段路,务必铭记。”

“我会的,放心吧!”

“你坐好,我要开始了。”

“嗯,我准备好了,来吧!”

感觉到了永毅然蓄势待发的状态,神秘声音道:“不错,这个状态很好,你就继续把这个状态保持下去吧!”

“万物之始,大道至简,衍化至繁。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和其光,同其尘。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真是深涩难懂的言论啊!我记住了,但全部都没有听懂。”

“你先去脱离武馆吧!生活上有我照应,你无须多虑,我会为你准备好一切的。”

永毅然道:“遵命!”

随后,他就到了武馆,找到了馆长,道:“我要走啦!谢谢这些天来您的照顾,我以后还会来看望您的。”

馆长诧异道:“你,这是做什么?”

“我要就此离开了。”

“离开?为什么?是有什么原因吗?”

“我觉得这里并不是很适合我,所以我要离开,请不要挽留我。”

“既然那样的话,那你就走吧!不过,在那之前,我要你做一个测试。”

“什么测试?”

“来,你试着把我抱动,不管抱得动抱不动,我都会让你走的。”

听得此言,永毅然没有多想,直接是走到了馆长身边,道:“我要抱了哦!”

“抱吧!我来看看你的力量。”

永毅然当即就抱住了馆长,可他发现即使他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将馆长那精壮的身体抱动一分一毫。

试了好长时间,永毅然发现自己还是抱不动,就道:“我实在是抱不动啊!我看,我还是走吧!”

“在你走之前,我要叮嘱你一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无论是任何时候,你都不要小瞧对手啊!”

“我知道了,再见!”说着,永毅然就走了。

神秘声音道:“现在,你可以听我的指挥进行一些独特训练了,不过,需要场地。”

“好的。”

永毅然走到了一块空地上,问道:“这里足够当场地吗?”

神秘元神透过永毅然的身体看到了外面,四处环视了一番后,评价道:“不行,这里的场地不符合我的要求,需要重新选择场地。”

永毅然问道:“什么条件的场地?说出来吧!那样我容易找一点。”

“地面需要平整的,土地需要干燥的,空气需要清新的,场地需要大的,只要能够满足以上四个条件,就是一个合格的场地了。”

“有了要求,想必寻找会容易一些,你就静候佳音吧!”

“我等着,希望你能够快点找到合适的场地。”

……………………

经过一番苦苦寻找之后,永毅然终于找到了一个符合要求的场地,自语道:“这里应该够大了吧!而且空气清新、土地干燥、土地平整、场地大,条件全部满足了。”

神秘元神看了看,道:“可以,你现在就可以开始进行训练了,虽然你的身体有点小,但这并不碍事。”

“欧耶!”

之后,永毅然就在神秘声音的指导下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艰苦锻炼。

时间似水,流水无情,日月流转,时光飞逝。

永毅然在这为期两个月的锻炼时间中,将自己的身体锻炼得异常结实,虽然日后还有待提升,不过就永毅然现在这个年龄段来说,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

神秘元神看着将双拳快要挥舞成风的永毅然,欣慰道:“现在你可以得到久违的休息了,我给你时间休息。”

“那我就先睡一觉吧!”言毕,他就打起了呼噜。

神秘元神料到了这一幕,自语道:“毕竟他也是没日没夜的锻炼了很久啊!那么长时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换做是我的话,我绝对忍不住,他能够忍受到现在,已经是出乎我的预料了,睡觉也是应该的事情呢!”

睡了一会儿后,永毅然醒了,看到了周围的一切,起了身,去做和往日一样的功课。

神秘声音低声自语道:“看来,他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好苗子啊!我得指点指点他才行。而且,他还有不错的坚持。”

永毅然自语道:“总而言之,我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的,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上,只有刻苦锻炼自己,自己才有更多的可能性掌控未来,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是,世界上很多事情不会让人得偿所愿,他此时根本没有预料到以后的事情根本脱离了他的掌控,反而将他卷入了进去。

天明时刻,阳光照到了他的双眸,刺目的阳光将他从睡梦中叫醒了。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自语道:“前些天的时候,我好像听到‘波动剑’这个词,但记不清了。”

神秘声音道:“我指引你去一个地方,听我的话走。”

“我知道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永毅然按照神秘声音的指引来到了一处隐秘之地。

周围尽是残痕古瓦,依稀可见以前的气势磅礴。

永毅然问道:“这是哪里?怎么那么有气势?虽然我只是看到残痕古瓦,但心中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神秘声音道:“这里是一处上古天宫遗迹,你大可在这里安心修炼,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负责就是了。”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安心了。”

“呵呵!”

随后,永毅然开始了第二阶段特训,十分艰辛。

这特训是血与泪的交融,酸与痛的体现,光是听别人说特训内容,你恐怕就会吓趴了。

——波动之界现存的唯一一座被人们耳熟能详的上古天宫中,天宫之主通过轮回镜看着永毅然周围的景象,自语道:“如此暗中关注着他,我发现他现在居然还在锻炼,真是让我吃惊啊!一想到日后他可能有求于我,我就不住的高兴。”言毕,他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

继而,天宫之主喃喃道:“以前的时候,这个世界都是被你们守护着,现在,我们也要尽自己的一份力啊!不能始终依靠你们神剑之主,我们现在已经有属于自己的力量了,这一次,就让我们来守护自己吧!”

——在某个阴暗处藏身的万年老妖阴森笑道:“或许这一次的神剑剑主会让我修为大增吧!我期待着你们的成长,越快越好,我对你们的血肉可想念着呢!嘎嘎!”

在很久很久以前,大妖们就发现,吃了神剑剑主的血肉,能够增长很多年的修为,之后的大妖们都十分期待神剑剑主的出世,为了增长修为,他们连之后的大劫都是不放在心上,完全不管其他生灵的死活。说实话,这种行为是十分愚蠢的,他们只顾着自己利益是没有好下场的。

这时,永毅然不知道为什么,打了一个喷嚏,唠嗑道:“不知道现在又是谁提起我,阿嚏!”

其他神剑之光在这时降落到波动之界的不同地方,每一道神剑都选择好了一个主人,并且为他带上了神剑剑主特有的神剑之光。

…………………………

绝世大忽悠2016-08-07 18:06:08

跳槽到九库文学了,力求给点支持

点击加载下一页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