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现代言情 >我与良人共枕眠 >第一章 意外重逢

第一章 意外重逢

作者:阿浅|2017-01-11 15:48:35更新|2017字

“去洗手间遇到前任和他的新欢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江蓠曾试想过很多种两人重逢的场景,但绝不是眼前这种。

她孤身一人,他携带新欢站在洗手间的门口,嘴角暧昧的勾起,任由女子的纤手抚上他的衣领。

视线里的男人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忽然目光如鹰的侧头朝她看来。

四目相对,江蓠攥紧了手中的包包,朝三米外的人展开一个微笑,声音尽量清晰,“好久不见。”

洗手间明亮灯光的映照下,对面的男人表情毫无波动,江蓠淡淡的撇开眼,或者说是在这场对视中败下阵来,也是,他曾经可是有名的“面瘫公子”,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浪费表情。

倒是他身旁身材娇小的女子,挽着他胳膊的手臂紧了紧,轻声细语的询问,“青禾,她是谁啊?”

是谁?

江蓠撇过的眼眸有些酸涩,曾经他的臂弯只属于她,也只有她能近他一米以内。现在,对面男女相接在一起的胳膊,无不在嘲笑着她这几年来对他的念念不忘。

男人已经褪去了青涩,一身军装穿得笔挺稳重,眉目之间深邃迷离,长得越发耀眼。

只是几年不见,她也未必比他差就是了。

江蓠平定了自己的思绪,若无其事的说,“穆少校,不跟你的女朋友解释解释我?”

穆青禾闻言,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角度,转头却对挽着他臂弯的女人温和的说,“你先回去,我等下就去找你。”

“青禾……”女子娇气的叫了一声,满脸的不愿意。

“乖。”他有耐心的安抚。

江蓠抿紧了红唇,不停劝慰自己,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从三年前他从她的世界忽然消失,他对自己来说就已经不重要了!

所以,他有新欢也正常,他宠溺的对新欢说话更正常。

可这该死的情绪,总是冲上心头……

女人一步三回头的脱离了他们的视线,等到终于看不到的时候,穆青禾走上前,把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一米,扯开一个讥讽的微笑,“解释什么?或者说,你还值得我去向别人解释你?”

“当然,穆公子做任何事都不需要向人解释。”

眼前的男子仿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话来,眯起狭长的眼眸,语气难得的嘲讽,“不爱解释的人是江小姐吧!”

江蓠张了张嘴,他这是什么意思?两人每一次吵架,最先认错的人不都是她!

一股男性气息扑面而来,随即手臂被拽住,江蓠被穆青禾拖着踉跄前行。

久违的薄荷香气包围了她,江蓠心里一颤。

这香味,她再熟悉不过。曾经有段时间她极其迷恋熏香,还亲手挑选了香料强行塞到他房间的各个角落……

直到后腰一疼,江蓠才回过神。

视线朝周围一扫,发现她竟然被压在了男厕的洗手台上。

江蓠双颊红透,尝试着挣扎几下,男人的铁臂纹丝不动,强装淡定的把目光投向对面的人身上,“穆青禾,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对面男人黝黑明亮的眼眸紧盯着她,闻言记忆中鲜少有波动的脸上竟露出赌气般的表情来,“不放。”

他喝酒了!

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江蓠不自觉皱眉,“穆青禾,你什么意思?”

因为压迫,腰肢传来的疼痛感,让江蓠不自觉的倒吸冷气,她从他黑色的瞳孔里看到自己此刻头发散乱,眼神惊恐,模样狼狈。

而对面的人,一手环着她的肩膀继续往后压,直到抵上洗手台上的镜子,一手掐着的她的右脸,一双长腿更是紧紧压着她的下肢,让她无法动弹。

穆青禾紧紧的盯着她巴掌大的脸,仿佛不肯放过一丝细微的表情般,不曾眨眼,开口说话,酒气喷洒到她的脸上,“江蓠,你现在回来又是什么意思?”

他嘴角勾起绝佳的弧度,语气凉薄,“试图让我不要忘记你?”

摩擦着她右脸的手指灼热、干燥,江蓠目光开始涣散,脊椎压迫的疼痛又让她回到现实里来,不适的踮了踮脚尖,仿佛听到什么笑话般,“穆公子说什么醉话,您不是早就不记得我了吗?”

不满于她刚刚的小动作,穆青禾右手五指插进她的黑发里,一个大力把她拉进自己怀里,黝黑眼眸盯得她心虚,“江蓠,我说没说醉话,你心里清楚。”

真奇怪,明明是他消失不见又抛弃她,她心虚个什么劲!

无法伸手去揉搓被撞疼的后腰,江蓠毫不示弱的回看过去,眼神凶狠,“麻烦穆公子不要说‘我心里清楚’这种话,我为人愚笨,真的很不清楚。”

“真的不清楚吗?”他加重的语气听起来有种莫名的危险,“我的江小姐。”

江蓠坚定的目光看起来有些倔强,穆青禾把她的身躯往自己胸膛拉近了些,丝毫不顾她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脖子有些僵直地疼痛,江蓠烦躁的回答,“不清楚。”

“那我不介意帮你回想一下。”

快速的欺上那一直吐露着伤人话语的娇唇,穆青禾捏着她右脸的手突然加力。

带着恨意的狂吻不断撕咬、进攻,江蓠疼的皱起了眉头。

宽阔的肩膀笼罩着怀中的娇躯,仿佛是他的独有物一般。

公共洗手间进来过几波人,目光触及到洗手台均一脸兴奋地吹着口哨离开了。

顾不得唇上的疼痛,江蓠羞愤的捶打掐捏着身上男人的胳膊,但军人常年训练形成的肌肉,又岂是那些健身房里练出的肌肉所能比的?

江蓠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未掐起一块软肉,反倒是自己,一推一攘间被占尽了便宜。

大概,他浑身上下最软的地方已经欺进她口腔里了吧?

四处扫荡……

江蓠吸了口气,咬下牙关,红唇很快得到了释放。

还没喘几口气,男人喷洒着酒气的薄唇又要缠上来,江蓠抿紧已经破皮的红唇,丢了一个冷漠的侧脸给他。

她就这么不情愿?那刚刚一副受伤的模样又是惺忪作态给谁看?

干净也爱笑.

好看。真的好看

书友_DH3nvIzb7W

我觉得还可以

ぷ初 ' 心♡

好看哦
点击加载下一页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