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现代言情 >惹火娇妻 >第一章 你放开我

第一章 你放开我

作者:萧歌|2017-02-17 11:28:47更新|3023字

肃穆的白,庄重的黑。大堂正中央,是一个大大的“奠”字,苍劲深厚,苍白无力。沉默的挽联,悲伤的人。一眼,便看出这是一个怎样的场合。

哭到撕心裂肺的女人已经没有了站起的力气,任由旁边的人搀扶着,而她身边的年轻男子至始至终都冷漠着一张脸,眼中的寒光,慑人心肺,一点儿都不像是以往人们对他的印象。二十四岁的年纪,带着不符年龄的冰冷。楚霆风的心,一点一点儿地逐渐冻结着……

身着庄重的黑色套装,胸口别着小朵白花的女孩儿出现在门口的时候,瞬间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 动。大大的眼睛,挺而翘的鼻子,加上小嘴唇和尖尖的下巴,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只是美人的脸,过分苍白。被搀扶着得女人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开直直就奔了过去。

“啪”地一声,耳光响起,在躁动不安的大厅中,格外的清脆。“你还敢来?滚……你们云家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的父亲害死了我丈夫,害的楚家要破产,你还有脸来?以后都不准出现在我的面前,滚……”连怒吼声,也是凄凉悲戚的,合着绝望一起,不可原谅。

女孩捂着脸抬头,眼里已经是水光一片,紧 咬着颤抖不已的下唇,最终还是出声,“伯母,我……”

“滚……”只来得及吼出一个字,楚妈妈就两眼一翻晕死过去,一群人七手八脚地抬着她去休息,每个人,连同情的目光都吝于给这边一个,有的只是冷漠。

云小娴的心很疼,她知道她出现就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又不能不出现。求救的目光投向之前那个冷酷的年轻男人,就看见他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步伐稳健且坚定。

“霆风哥哥,我……对不起。”本来有千言万语的话要说,在看见爱人望过来的冰冷到极致的眼神后,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嗓子里,最后只成了一句,“你……节哀顺变。”

眼前的女孩,还是昔日的模样。曾经他的一切都是以她为中心,只一心想着给她最好的,不让她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但是此刻,那副纯真动人的样子,自己怎么就那么想要亲手摧毁呢?没有任何预兆,楚霆风忽然咧开嘴笑了,笑容冷酷而残忍,“谢谢。”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被没有任何感情地说出来。然后速冻,扎进了云小娴的心里。看不见的血肉模糊,云小娴眼底所有的希望破灭。这样的霆风哥哥,好陌生。她怎么就嗅到了魔鬼的味道呢?

豪华会所装修奢侈富丽的VIP包间里,在轻柔音乐的伴奏声中,空气中都游走暧昧的气息,让人娇羞的声音时不时的响起,只见两个穿着性 感的女子,围着一个面目英挺,气质冰冷的男人。

楚霆风,堂堂楚氏控金集团总裁。要是傍上他,惹起他一丁点儿的兴趣的话,以后的日子就算是彻底的有了着落。两人深知这一点,拿出了所有对付男人的手段去魅惑。唯一遗憾的就是,楚总裁的眼神实在是太冷了,让人连望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唇角溢着冷笑,笑意不达眼底。在楚霆风的眼中,永恒不变的,就是千年寒冰以及,淡淡的嘲弄。既然送到了眼前,哪有不吃的道理?不客气地张开嘴,一口咬上了送上来之物,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那双眸子,犹如寒冰般!

那女子发出夸张的痛苦的声音,尾音带着颤音,撩人心扉,微眯着的眼却得意的发现,楚霆风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裂缝。

犹如黑暗中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也不枉费一个小时的努力,与同伴彼此交换着眼神,就扭动着腰 肢往他怀里挤,声音简直酥 软了骨头!任何男人看到,都会抗拒不了了!

可是那个楚霆风,神色阴沉一片,话语阴沉的犹如刚从刺骨的寒水中拎出来一般,低咒一句:“滚!”

目光接触到安静坐在包间一角的女人后,更是怒不可遏!

干脆,冷酷。

两个女人霎时愣住,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明前一刻还好好的啊!疑是听错,又想继续。

“我说话不喜欢重复。”这一次的寒意,明明白白地呈现出来,冻的两个女人打了一个寒颤。

伸出干净修长的手指,楚霆风掏出钱包,看都不看就掏出一叠钞票随手一抛,两人女人忙边说着感谢的话边俯身去捡。“谢谢楚总裁哦,下次再有机会过来玩的话,一定要叫我们姐妹过来,到时候好好招待你,绝对让你满意哦。”

楚霆风不去理会那些虚假的奉承,在整个过程里,视线始终都胶在云小娴沉静的脸上。

她怎么可以这么冷静?不像是一开始的那样令他满意呢。喜欢了掌控,那么,那些超出他预期效果的意外,他宁可不要。看来,是时候该换个玩法了……

云小娴静静的坐着。看不见也听不见,此时的她,就像是把自己封进了一个隐秘的空间,让人窥不见她丁点儿的情绪。只抱着水杯,小口小口地抿着杯中滚烫的水。

别人不会知道,她此刻的手有多么冰凉,要不是开水暖着,都要冻结了。

两个小姐刚要开门,正好有人进来。带着眼镜的男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

纪凌海进来后的第一眼,看的位置就是云小娴坐的地方。只不过是几天不见,她就又消瘦了,眼里禁不住闪现过心疼。

察觉到投过来的目光,云小娴抬头回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声,“抱歉,失陪一下。”就拿着包起身往外走,也只有纪凌海看出了她如蒙大赦的逃避。

强撑着走出包间,关上门的那刻,云小娴靠上了身后的墙壁,闭上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不成,还是不成,胃里翻腾的厉害。小跑着快步去了洗手间,云小娴就是一阵大吐特吐。可是,什么都没有,只是干呕。随手就扭开了水龙头,让哗哗的水声来掩饰自己的狼狈。再抬眼时,就在镜子里看到了眼角的一滴眼泪。还能流泪?可真是奢侈。以为再也不会有心疼或者难受的感觉,没想到,还是不行,还是不行……掬起一捧冰水就往脸上浇,连着同心底的悲凉一起,奢望着能洗干净。

包厢里,楚霆风拿起几上云小娴刚刚放下的水杯,很认真地漱口。他是喜欢征服,更甚至是摧毁。但那仅限于一个。其他的,他不需要。

“霆风,”将云小娴的神情看进眼里,蹙眉表示不忍的纪凌海还是打算开口为她求情。“都已经这么久了,你就放过小娴吧?就算已经不爱,你也用不着让她死吧?”

“放过?爱?”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楚霆风咧开了嘴。笑声冰冷异常,极尽嘲讽。随手放下了杯子,“怎么?你心疼了?她现在是我的女人,我想如何与你何干?有本事你就带她走,没本事,就不要搀和我们的事情。”

不错,他就是要弄死她,从父亲去世的那一天开始,一切就都注定了。她不是天使吗?那就由自己来,亲手一根一根地拔掉她翅膀的羽毛好了。他下了地狱,也要教她陪着,不死,不休。

“你……唉!”知道多说无益,这许久以来,他们几个一直都有劝说,可是结果却是……温文儒雅的楚霆风变成了魔鬼,天真善良的云小娴被折磨成了木偶,这一切,到底都是谁的错?犯错的那个人已经逃走了,事到如今,作为他们两个的朋友,看着他们一路走来的恩爱变成如今的这幅模样,纪凌海也只有叹息的份儿。

云小娴再次进来时,脸上已经恢复了最初的淡然。没有狼狈也没有悲伤,脸上甚至上了一层薄薄的妆。整个人沉静如水,不言不语地坐下。饶是如此,一直将目光胶在她身上的楚霆风也是不放过她。

“老婆。刚才凌海说我会弄死你,你怎么看?”说着话,楚霆风长手一伸,按着她坐在腿上,修长的大手仔细的抚摸着那略显惨白的唇,就像情人箭的心疼,但是,只有云小娴知道,这经不是第一次了,反抗不会有任何的效果,反而是更多的惩罚,也由着他,别过目光,没有搭话。

这样的沉默,还是激怒了楚霆风,也不管是不是还有别的人在场,一手紧扣着她的后脑勺,不让她 有任何的退路,没有恋人间的柔情似水,只剩下吞噬,折磨!很快,唇齿相依间沾染上了血腥的味道,在两人的口腔处蔓延着。

云小娴根本无力推开她,别说躲,连动都动不了!唇上的疼痛算不上什么,比起心底的,减少很多,肺部的空气被霸道的夺走,不给她一点任何的呼吸空间,让她有种,下一秒就会昏厥的错觉。

是亲吻,但更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厮杀。云小娴被动到无处可躲,悉数承担楚霆风的折磨。

点击加载下一页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