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现代言情 >先生后爱 >第一章 初相遇

第一章 初相遇

作者:张小三1984|2017-03-02 09:08:30更新|3038字

徐子瑶脱掉裤子,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一个冷漠而又轻蔑地声音在她下身响起,“分开腿。”

徐子瑶迟疑了一下,叉开了一直并紧的双腿。

因为羞愤,她闭上了眼睛,这是她一次在人前以这样的姿势展露自己。

替她检查身体的女医生动作一滞,忽然愣住,同情地看着她:“小姑娘,你还是,”医生顿住话,同时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徐子瑶挣扎着坐起身,她犹豫地看着医生:“医生,我再考虑一下。”她连恋爱也没有谈过,如今却为了钱出卖自己,怎么可能甘心?

医生略带同情地看了她一眼,“小姑娘还是考虑清楚的好,以后还要嫁人呢。我们先出去,给你时间考虑一下。”

徐子瑶迷茫地看着地上手术灯投射出的光斑:做完这个之后,她以后的人生会怎样?

徐子瑶坐在手术台上,无助地抱紧了膝盖。

徐子瑶真的有些后悔做这个了,但妈妈蜡黄瘦削的脸乍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妈妈因为她受过太多的苦了,她不能这么自私。

徐子瑶咬咬牙,下定了决心,“医生,我决定做了。”

医生又领着护士走了进来,见惯了生死,她知道每个病人都有自己的宿命,“你躺下吧,现在开始植入胚胎。”

徐子瑶重新躺好,眼泪在顺着她光洁的脸颊滑落,难言的苦涩,她只能默默地吞进心里。

一个小时后,徐子瑶捂着胀痛的肚子从手术台上慢慢地走了下来,按照合同约定,只要手术成功,对方就得先付百分之五十的钱。八个月之后她得和提供精子的那个男人假结婚,生孩子一个婚生子的体面身份。生下孩子离婚之后,她才能拿到那剩下的百分之五十。

想到包包里那份承诺放弃一切权利的婚前协议,徐子瑶只觉得荒谬。然而在怎么荒谬,只要咬牙坚持十个月,她就有足够的钱给妈妈看病了。

韩墨开了一上午的会,刚一走进办公室,“叮铃铃。”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韩总,手术很顺利,”韩墨松了一口气,助理在电话那端顿了一下,“只是,只是,……”

韩墨不耐烦地挑挑眉头,“只是什么?”

助理迟疑了一瞬,才道:“只是那位徐小姐还是第一次。还是个处女。”

“处女?”韩墨愣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之前没查清楚吗?”

助理嗫嚅道:“我没问这个,我也没想到22岁的女孩子没谈过恋爱。事已至此。”助理不敢再说下去。

韩墨疲惫地揉揉眉心,他不想再追究这个问题,冷冷地吩咐道:“等她生下孩子之后,多加一倍的钱给她。眼下,盯紧点,不让让事情再出现问题。”

助理明白他的意思。

纵横商界多年,韩墨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他倒是不担心徐子瑶坐地起价,那点钱,他给得起。他担心的是徐子瑶把代孕的事情说出去,被继母利用,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啪嚓”一声,韩墨烦躁地挂断了电话。

韩墨揉揉发酸的颈椎,他起身看着窗外的风景,他对那个素未蒙面,却要为他生孩子的女孩子有一点愧疚。他也是被继母逼到了绝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但愿孩子能平静无波地生下来。

徐子瑶拎着一大袋食物,大腹便便地立在超市的电梯上。

宝宝已经八个月大了。两周前,她和那个男人结了婚,虽然这场婚姻只是她从男人的助理手上拿到已签字的登记表,然后再签上自己的名字而已。但她在法律上已经成了已婚。

徐子瑶刚从电梯上走下来。

一个焦灼的声音在她身后大喊,“快,快,让开。”她循声回头,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一连串购物车失控地朝着她冲了过来,她还没来得及躲闪,购物车已经将她撞倒在地。徐子瑶重重地摔倒在地,她只觉得腹中如刀绞般剧烈地疼痛着。临昏迷前,她听到耳边嘈杂的人声。“快,快把她送到医院。”

“叮铃铃。”急促铃声刺破了办公室的寂静,韩墨正埋头看文件,他拿起手机不快地“喂。”了一声。

事出紧急,助理不敢废话:“喂,韩总,为您代孕的那个女孩子出了意外,可能要流产,现在在xx医院,需要家属签字做手术。您马上过来吧。”

韩墨愣了两秒之后,豁然起身,径直上了总裁专属电梯。

助理候在手术室门口,一见韩墨就迎了上来。

韩墨铁青着脸,“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助理拧着眉头道:“已经进了手术室。医生等您签字。”

手术室门口的医生被把大概情况说了一遍:“你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孩子八个月了,已经成形了,可以生下来。但是孕妇有可能大出血,这个时候生下来她可能会有危险。”

韩墨心里衡量了一下,失去这个孩子之后的种种后果。他犹豫了半分钟,才做出了决定,“保大人。”助理吃惊地看着韩墨。这个孩子事关韩墨的前途,要是没了这个孩子。韩墨十二年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签字吧。”韩墨看了一眼医生递来的黑乎乎的圆珠笔,助理赶忙将一只白色签字笔递给了韩墨,韩墨接过这支干净的笔在病历本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助理见医生进了手术室:“要是没了这个孩子,您什么也没了。您要考虑….”

韩墨斜睨了他一眼,助理赶忙闭嘴,他不敢再多说一句废话。韩墨也知道失去孩子之后的后果,但他是有良心的,他不能为了利益,让一个无辜鲜活的女孩子搭上自己的性命。

不到一个小时,医生就从手术室走了出来。

“您太太很幸运,她的出血已经止住了。”

韩墨松了一口气,这才问道:“孩子呢?”

“也保住了。观察一下午,就可以出院了,孕妇不能下床活动。”

韩墨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看向助理:“让你调查的事呢?”

助理道:“是韩太太出的手。”

韩墨早就料到了这事是继母搞出来的。他拧着眉毛想了一秒,吩咐助理:“她跟我回公寓住。你去重新安排一下安保。” 再有一个多月孩子就出生了,韩墨不想再出岔子了,他得亲自看着,才能安心。

助理吃惊地看着他,被他不耐烦地斜睨了一眼,

助理不敢多话,他忙道:“我这就去安排。请您去病房等着吧。”

助理在心里默默地同情了一下徐子瑶,韩墨有严重的洁癖,和他生活在一起,真是一种非人的折磨。

这是韩墨第一次见到她。她白皙瘦削的小脸没有一点血色,她纤细的四肢和高高凸起的肚子看上去很不协调,她了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上。韩墨心里的内疚更深了些。

两个陌生人四目相对,气氛有一刹那的凝滞。

在徐子瑶的想象中,孩子的爸爸应该是个身材萎缩,找不到老婆的秃顶老男人。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身材高大,脸部线条轮廓分明,剑眉英挺,器宇轩昂,和她想象中的形象大相径庭。

徐子瑶不确定地看着他:“你真的是孩子的爸爸?”

韩墨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韩墨习惯了直截了当的命令。“为了孩子的安全,你今晚搬到我家去住。直到孩子生下来,你再搬出来。你妈妈那边我已经安排了陪护。”

徐子瑶直接就拒绝了他,“不,我不去你家。我妈妈要是一个月看不见我,该担心了。陪护代替不了我。”

韩墨原本也不是和她商量的,他淡漠的眸子里有不容置疑的威仪:“你必须去。你不去,剩下的钱,我不给。”

韩墨知道徐子瑶需要钱,她妈妈的病需要大笔的钱,徐子瑶不情愿地“嗯”了一声,应下了。

韩墨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晚上,来接你。”

说完,韩墨即刻转身,医院这鬼地方,他一秒钟也不想多待。

徐子瑶愤愤地看着韩墨的背影。

这男人真是不近人情,她在心里默默地祷告着:希望妈妈这个月能平安度过。

是夜,徐子瑶从医院出来。韩墨从文件里抬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复又低头看文件。

“开车。”

车一开动,韩墨就合上了文件夹,他闭目眼神。

徐子瑶看了一眼他冷峻的侧脸,然后,她就趴在了车窗上,静静地看着窗外一闪而逝的风景。

车内沉闷的气氛让向来活泼的徐子瑶觉得很不舒服。韩墨睁眼看了一眼她的肚子,不知为何,他心里竟起了淡淡的怜惜。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妈妈的病情很严重吗?”

徐子瑶没想到他竟会问起她妈妈的病情,她黯淡地垂下了眼帘,“不太好。”

韩墨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认识一个医生。明天让他去看看你妈。”

徐子瑶最牵挂的就是妈妈的病情,“好。谢谢你。”

韩墨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复又闭目养神。

徐子瑶心道:这人虽然外表冷冰冰的,心肠应该还不坏。

点击加载下一页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