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现代言情 >一见倾心恨别离 >外出求学

外出求学

作者:农夫之乎|2017-05-12 18:04:13更新|4439字

那年,我和妹妹修真分别揣着首都两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踏上了进京的列车,这一年我18岁,修真16岁。而18岁的我却与18岁的同学迥然不同,我将自己定位为16岁的修真的监护人,承担着父亲与兄长的职责,承担了她大学生活的费用,承担守护她的责任,为她的未来的谋划,为她的将来护航。

对于修真而言,父亲在三年前逝去,而对于我,父亲早在八年前已名存实亡。相比之下修真是幸运的,她享受了更多父爱与亲情,而我在亲情坍塌之后各种磨难已是稀松平常,质变发生在瞬间。

而修真却又是不幸的,童年时期依赖的哥哥离家出走,少年时期父亲离世,她经受了亲情坍塌、家破人亡,亲情的磨难伴随着她整个的成长历程,磨难在量变中逐步引起质变,是一个被拉长的质变的过程,这个过程应该更为痛苦。

无论如何,我和修真都是不幸的,未及成年,便被暴露在风雨之下。

可生活对于少年又是公平的,有所失便有所得。

列车里乘客们纷繁嘈杂,邻座的陌生人有的攀谈,有的则沉思,有的倚座遐寐,无座的乘客则或站或倚或蹲,偶有乘务员推着小铁车叫卖商品,引发一阵骚乱。

我坐在修真外侧,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鲁西南一带土地平阔,城市稀少,窗外罕见一丝光亮,偶有一列火车呼啸着相向而来,强大气流推动这车身一晃,汽笛声迅速变小,而后便又恢复宁静。乘客们仍继续着各自的神态,甚至没有感受到刚才的颤动,或者已麻木与这种颤动。

“哥!”修真轻喊一声。

“嗯”我将视线从黑漆漆的窗外移开,轻轻对着修真一笑。

“你真的变了!”修真有些哀伤的说。

“当然了,我们都长大了,当然会变了。”我望着修真一眼,又望向黑夜。

“还记得小时候么,那时哥哥的眼睛像太阳,里面闪烁的全是快乐,只要看着你的眼睛无论受了什么委屈都能被你哄笑。哥,那时的你,是我的天,是我的快乐源泉,你总是带着疯带着我闹,带着意想不到的惊喜。而现在…”修真稍作停顿,眼神湿润:“现在的你,眼睛里全是哀伤,像黑漆漆的夜寻找不到一点光明,虽然你看上去很坚强很快乐,但这种哀伤只有我看得出来。”

哀伤!我如何不哀伤,经历了如此多的变故,经历如此多的生死离别,如何能不哀伤。

“呵呵呵…傻丫头,你的少女情怀未免太伤感了吧,一叶悲秋!”我撇开思绪,又恢复了往常大大咧咧的模样。

“哥,如果没有那么多事多好啊,我可以一直在你的保护下,跟着你四处疯狂,伤心时有你,快乐时有你,一家人甜甜蜜蜜的在一起,多好啊。可我们…我们一家人错过了太多太多!”修真变得感伤,她抱着我的胳膊,将头放在我的将榜上,泪珠滑落在我的臂膀上。

一阵悲伤袭来,瞬间又被我赶走。

“呀呀呀,傻丫头,哥哥现在不陪着你么,以后我再不离开了,以后要陪你快乐陪着你伤心,还要看着你恋爱。哎,不知道那个臭小子那么幸福会和我家的小丫头谈恋爱,想想我都妒忌了。”

“哥…你扯哪里去了。”修真做直了身子,装作生气不再理我。

“好了,修真,来来擦擦眼泪。我现在回来了,就再不走了,我们要一起读书,一起为将来奋斗。我们将来要在北京生活,在那里过我们幸福的日子。”此时的我以及修真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也许只有对未来的期许,才能驱走沉积在心中的伤痛。

窗外的原野一片漆黑,我想起儿时独自一人在漆黑的原野里流浪的情景,那时的我孤单又哀伤,却倔强的义无反顾。

如果,如果世间真的存在如果,何来如此多的生死离别、人间沧桑。世间没有如果,只有人们无法忘却、又不敢触摸的现实。

“哥,你说我们还能找到一晖姐么!”修真话题一转,突然提到了一晖。

我知道是我提到的未来生活令她想起了一晖,既然是未来的美好生活,怎么能缺少一晖呢,我和修真都将她视为自己的亲人,我们未来的生活里怎么能缺少她呢。

可一晖又在哪里,我又去哪里寻找她。三年了,自从她被带走之后便杳无音讯,我无时无刻的不再想念,可这三年我没有精力,也不具条件去寻找她。

现在,终于条件具备,可以去集中精力去寻找她了。

“会找到她的,一定会的,未来的生活里,一定有她!”我望着窗外自言自语。

火车在夜间行驶,拥挤的人们疲态尽显。突然一声高喝令大家惊醒:“乡亲们,打扰了,打扰了哈!”

循声望去,三名彪形大汉站在走道之中,为首的穿着印有腾龙的黑色T恤,两只臂膀刺有青龙白虎,而后方两位大汉则是光着上身,胸前布满刺青,大金链子挂在脖颈处,两尺长的大片刀,啪啪啪的拍着前胸。

疲惫的人立刻醒悟:抢劫的!

“父老乡亲们,大哥大姐们,我们哥仨刚刚刑满释放,想改过自新洗心革面,我们希望过小老百姓的日子,可生活多艰我们缺少本钱啊。所以希望各位父老乡亲给我们一些帮助,帮助我们尽快洗心革面,为社会做贡献,日后我们定当答谢。提前谢谢各位父老乡亲,有钱的‘资助’多些,没钱的‘资助’少点,但是多多少少大家都得帮这个忙!在我们道上有个规矩,只要开了尊口,听着有份,那-就得帮忙!”为首的大汉杀气腾腾,装模作样的向大家鞠了一躬,后面的两位抹了脖子,示意性低了低脖颈。

“妈的,抢劫竟能如此理直气壮。”我轻声骂了一句,并用胳膊捣了捣修真示意他一起看热闹,“真新鲜,坐火车还能看这乐子。”

“哥!抢劫哎,你还有心情看乐子!”修真不由自主的搂紧我胳膊,目光中透着些许惶恐。

“放心吧,没事,有哥在。”我轻轻抚慰她,她第一次出远门便遇到如此强盗,些许恐慌在所难免。

两名持刀大汉在过道内散开迅速控制了局面,在肥胖的肚皮上猛虎刺青的衬托下,如两尊恶煞。他们扛着大片刀在走道内似“闲庭信步”,藐视所有无助的乘客。

“都不许动,没轮到的请也不许摸钱包藏钱搞小动作,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残暴的吼声带着强大的威慑力。

为首的大汉则从车厢一头开始逐个乘客搜刮钱包,洗劫钱财。

“哥…”修真有些紧张。

“没事的,他们不会抢我们的!我们是穷学生,他们抢不到钱,还落个恃强凌弱的名声,他们不会干的。”我小声安慰修真。

为首大汉将搜来的钱塞仔细整理好塞进腰前的小包里,小包鼓鼓囊囊的看起来收获颇丰。那大汉已来到我们跟前。

“大哥,大哥,你看我们是穷学生,没钱!”我装作怯生生的道。

“哦,小兄弟,我金钱豹做人是有原则的,一不抢劫学生,二不抢劫妇孺!咱在道上混的就是个道义。”金钱豹特意抬高了嗓门以显示他的仁慈,而自己却无意中透露了自己干的是“抢劫”行当。

我做了个崇拜的表情,向着金钱豹竖起了大拇指:“大哥,真好汉!”

大汉转向邻座的一个中年妇女,那妇女连摆双手道:“好汉好汉,我是妇孺我是妇孺!您说的不抢妇孺的!”

“嗯?”大汉猛的瞪眼,凶狠狠的道:“你不是!我说你是你就是,说你不是就不是!拿钱来!”

“…”中年妇女本以为可逃过一劫,结果被恐吓的不敢在言语,撇着嘴巴从挎包中拿出钱包极不情愿的递给大汉。

不到半个小时,三个人便将整节车厢洗劫一空。三人心满意足的走向下一节车厢。待三人离开后车厢后,压抑的人群才刮噪起来,骂娘的,自认倒霉的,哀声叹气的,比比皆是。

我从行李包中掏出一个印着有“邮政储蓄银行的”绿色布包袋子,腾空里面的物品,揣如怀中,对诧异的修真轻轻一笑:“我去看看热闹哈,一会回来。”

“哥!不要惹事了,哥。”修真满脸的担忧,生怕我又惹出什么事情。

“放心,放心,看看就回。”我忍住脸上的坏笑,随着车厢的摇动尾随在三名大汉之后。

其他车厢的乘客均敢怒不敢言,无人反抗。这是典型的羊群的懦弱效应。

而我单纯的并非看热闹,我所关心的是劫匪洗劫而得的钱财。是的,我要试试自己的运气,上演一场“黑吃黑”的戏码。

在列车员的报站声中火车停靠在一个小站台,三位大汉已做好准备向最近的火车门撤退,三人横冲直撞眨眼便到了是我所在的两节车厢连接处,而我此时已做足了准备,只待猎物上门。

火车门口与车厢走道有一个九十度的拐角,我隐蔽在拐角处,仔细辨听着三位大汉动向,在为首的大汉刚到拐角处,而后方的两位大汉仍处在车厢走道里,两人的视线无法看到拐角出的我。我迅速冲上去与为首的大汉撞了满怀。

那大汉只想尽快下车不想过多纠缠,只狠狠的瞪我一眼,然后向右一闪想从我旁边掠过,而我也顺势向右一闪,又挡住在他面前;他再次向左一闪,我也随之向左一闪。

“妈的,找死啊!”为首大汉一脸丧失了耐性,用力一推,我便顺势向后一个趔趄,让开了去路。

“爷..爷,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紧示弱。

三名大汉得到空隙慌忙跳下车,快速向出站口跑去,一会便消失在人群里。

我走到了连接处的另一侧门处,为上下车的乘客让开过道,并悄悄收起手中的刀片,伸手向手中的布袋一摸,几沓码的整整齐齐的钞票,心中一阵暗喜道:谢谢各位父老的捐款。

站在车厢门口,默默祈祷火车快点关门,生怕三名大汉发现钱被偷后在火车未关门及时返回,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火车门外的乘警一声哨响,火车关闭了车门,自己稍稍松了口气。而就在火车启动之时,三名大汉身影出现在站台之上,他们跟随者已启动的列车跑动,时不时蹦起来向车厢内张望寻找他们印象中的小偷,暴跳如雷,神态甚是滑稽。

回到座位之上,将布袋塞入随身的背包中,让修真放在座位里侧。修真看着我神色担忧,她看着刚才还空空的布袋,现在塞着东西。

“哥…”修真欲言又止。

“没事!放心好了!”我微笑回应,装作若无其事坐在位子上,听着其他乘客们的骂娘。

此时,一位乘警走进车厢,乘客们将刚才的惊慌、失败的愤怒的全部兜向了乘警。

“警察同志,刚才有人抢劫,有人抢劫啊。你们咋不管咧!”

“光天化日之下,这个社会乱成什么了,你们警察是干什么的!”

“你们要赔偿我们损失,你是怎么保护人民群众的财产的…”

几位中年大妈更是神色激动堵住了乘警的去路,其他乘客也随声附和起来,车厢内乱做一团。

“抢劫!?哪里有抢劫,明明是你们自愿把钱包递给人家的,拜托你们是自愿的!人家也说了是资助!自助!闪开闪开…”乘警颇不耐烦,保持着一张冷漠的面孔,从人群的质疑声中穿过,淡定自若,就如刚才的抢劫事件与他无关。

乘警的表现激怒了乘客,即为大妈在后面叽叽喳喳的说道。

“你怎么当警察的,就这么为人民服务的,怎么保护人民群众的,百姓白养你们了”

“你们是吃屎的么,抢劫犯都不管,养你们有什么用”

“投诉他,投诉他!”

乘警站住猛然转身狠狠的瞪着眼前的大妈,眼神中凌厉尽是威严,也带着带着一种特有的居高临下的震慑。乘警虽一言未发,大妈们却感受到了寒意立马噤若寒蝉。

“吆,对小老百姓这么厉害,面对歹徒咋不见你这么厉害!啥时候在歹徒面前这么威风,老百姓就福喽!”我站在过道上耸耸肩膀,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乘警本以为通过震慑已控制了局面,可没想到又跳出了一位刺头,那震慑的寒光扫向了我,指着我呵斥道:“你小子是不是活腻歪了。”

“啧啧啧,真牛逼,这气势绝对把歹徒吓尿。您要是面对歹徒有这气势,保证天下太平。我这小老百姓给您烧高香。”我继续揶揄道。

修真在后面使劲扯我的衣襟,对着我使劲摇头,提示我不要出头。而那时的我年轻气盛,看不惯社会乱象,如果放在现在,估计我只是一笑了之了吧。

其他乘客又重新开始起哄,车厢内全是嘲笑声,口哨声,辱骂声。

乘警意识到自己触犯了众怒,自己本来理亏,如果继续下去对自己极为不利,愤愤抬着手指向我:“你小子,等着,别落我手里!”

甩了一句狠话,转身离去。

车厢内又一阵喧嚣。

点击加载下一页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