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八荒御圣最新章节 >第一章 杀气东来全文阅读

第一章 杀气东来

作者:独孤求饭饭|2017-08-01 14:30:15更新|2126字

东海郡内,阴雨绵绵。

昔日龙腾虎跃的东海公府内已经浮华不再,门口威武的石头狮子旁铺满了青苔藓,连大门之内的雁翅照壁都伤痕斑斑,上面的混枭和连珠掉落得七七八八了。

这座宅子,风华已逝。

一群黑衣人慢慢靠近了这座宅子。这些人都遮着面,只露出一对对眼,眼中充满了血腥的杀戮之气,一把把锋利的刀别在腰间。

夜,渐渐漫了上来,宅子里有些清冷。

一女人穿杏黄色衣裙,发髻盘得比较低,头上只插着一枚发簪,连耳饰都没有佩戴,她轻抚了两下摇车中的婴孩,见婴孩已睡熟,起身转到案牍旁边,从头上取下簪子,预备着要挑一挑朱雀灯的灯捻,这光亮有些发昏暗了。

“浮生娘,你去取瓷盎来,灯油能省就省些吧!”

伏案夜读的是一介布衣,他穿着也是朴素至极,只是一件通体的藏青色长衫,手里握着一本《太公六韬》,边哀叹边低语诵读。

“民不失务则利之,农不失时则成之,省刑罚则生之,薄赋敛则与之,俭宫室台榭则乐之,吏清不苛扰则喜之.......”

女人没有做声,正要去寻瓷盎来,黑衣人破门而入,灯火昏黄,灯捻飘摇,男人和女人都吃了一惊。

黑衣人没有要财,也未寻命,眼神在房间里寻觅了一番,落定在了摇车里。

“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吧!求求你!”

女人挡在了黑衣人面前,黑衣人一脚踹在了女人的肚子上,一阵痛楚席卷了女人柔弱的身躯。

男人呆呆得站立在房内,眼看着黑衣人抱走了熟睡的婴孩。

“子桑夫君,你快去救救咱们的孩子啊!”

女人抱着男人的长靴,已泣不成声。男人的脸上除了落寞还有一些麻木,他喃喃了一句:“穷通已前定,何用苦张罗?”

黑衣人怀抱着婴孩,见后未有追兵,便放缓了脚步,直至到了东海郡与琅琊郡交界的密林中,黑衣人叩拜一少年,扯下自己遮面的黑布,双手将婴孩奉于少年。

少年脚踏祥云青布靴,身披麒麟黄金甲,眉骨奇高,两眉相连,面色虽有稚气,但是气宇非凡,一瞅便知并非常人。

“拜见主人,真龙之子已得。”

少年接过婴孩,扯开丝绣龙凤面襁褓,见那婴孩依旧是在酣睡中,仿若这即将而至的杀戮与他无关,少年看了一眼婴孩的左脚心。

“脚踏七星,天子之命,今日就让你命丧这泗水之中!”

只见那少年举起婴孩,抛到了湍流的河水之中,冰冷的河水打在婴孩的面庞,他睁开眼,稚嫩的双眸却是深邃难测,犹如这湍急的河水。

婴孩慢慢从水里浮了起来,一群鱼儿围绕在婴孩身边,把他托在水面之上,陆地上的黑衣人见状大为失色。

少年愤怒,拔出腰间的佩剑,凌空飞起,脚尖踏过河岸上的沙砾,剑尖直指婴孩的胸腔。

忽而一拂尘飞起,缠绕住少年锋利的剑尖,少年回身查探,见一鹤发童颜的老者,身披八卦长衫,头戴紫阳青巾,拂尘随风飘逸,好似世外仙人,又沾染着人世间的凡尘。

“来者何人?”

少年落地后,身后的黑衣人一个个跃跃欲试,老者站在河岸边岿然不动,脸上未有什么神情,倒是这少年一脸的戾气。

“我乃这泗水河畔的不周孤人,忽闻尔等喧吵声扰我清梦,特来清理清理。”

拂尘摇曳,老者闲庭自居。

“原来是个臭道士,还假装什么世外高人!”

一个黑衣人冲到了少年身前,他举着那柄青铜大刀,借着泗水河反射的星星光亮,挑衅着。

只见那老者伸出左手,信手拈来轻轻一指,泗水河的水就拧成了一股绳索,绳索盘旋着冲出了河堤,死死缠绕住了黑衣人的头颅。

那黑衣人面爆青筋,口吐白沫,紧紧攥在手里的青铜大刀直直落在地,他发不出一声吼叫,直到窒息而亡,那股泗水河的水又盘旋着回到了河床之内。

众人惊恐至极,分辨不出面前人使出的是邪术还是高深的武功,一个个都在往后退,少年站立未动,呆望泗水河流中,河水中的婴孩正与鱼儿嬉戏,并未受岸上的争斗惊扰。

老者跃身而起,从河水中揽起婴孩,消失在密林深处。少年脸上虽有不甘,但是技不如人,只好从长计议。

萧败的东海公府内,女人泪眼婆娑,从老者怀中接过婴孩,紧紧搂在怀中,她身旁站立着的男人轻撇了一眼,又是一声哀叹。

“子桑家族的天子之命,唯恐一路艰辛,这孩儿又怎能经受得起?”

老者听闻,捋须片刻,回身答道。

“东海王,请把这孩子交于贫道,我自当竭尽全力保他周全!”

男人和女人又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婴孩,再看了下老者笃定的神情,也无他法可施,男人轻抚了下女人的肩头,女人咬了下嘴唇,泪水又倾盆而下。

她把婴孩递给了老者,转身逃离。只听得幽咽的哭声回荡在凄冷的东海公府内,府内没有丫鬟也没有家丁,只有被贬黜的东海王和夫人相依为命。

守着偌大的宅子,吃的是粗粮杂食,穿的是粗布素衣,如今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人生是何等的悲哀凄苦,其中滋味又是谁能解析?

要怪也只能怪朝廷里风云变幻,十年前,还是东海子桑家的天下,东海王位居太子之位,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十年后,子桑家族落寞,天下尽入巫马家囊中,当年叱咤朝野内外的东海王退居回这烟波浩渺的东海境地,虽然头衔未变,却没有了俸禄和军权,看似是个自由身,其实就是个被流放的傀儡。

那些曾经跟在东海王身后的世家们都与他划清了界限,他似乎也明白这些道理,每日尽是读些书,写写文章,不议论天下之事,不参与朝野政论,畏畏缩缩做个流放之人。

老者怀抱着婴孩,疾步朝着南方行进,沿河而下,越走山路越窄,一旁的水流也越来越急,一道石壁挡住了去路。

只见老者右脚轻踏地面三下,竟然飞檐走壁,到了石壁另一面,周围豁然开朗了起来,一座道观映入眼帘。

抬眼看,见观门上沿“八方观”三个大字刚劲有力又不失飘逸自由。

独孤求饭饭2017-08-01 14:30:15

开新书,谢谢各位支持!

1/447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

版权声明

《八荒御圣》是由独孤求饭饭倾情撰写的军史小说!《八荒御圣》已授权九库文学网连载!未经本站或授权方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进入八荒御圣最新章节八荒御圣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九库文学网分类小说的关注和支持!

女神的终极特工女总裁的顶级高手蚀骨危情如果从没爱过你冥夫要压我撩火总裁潜规则冷情总裁强占我爱你情出于蓝我爱你,我有罪女神的极品公子最强狂兵傅少轻点爱宠妻攻略:狼性首席夜夜欢隐婚新妻史上最强狂帝我的性感女神我的性感女房客强势掠夺:总裁,情难自禁我的绝色女友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一睡成欢超级小司机桃运大相师总裁老爸你太逊许你一世无伤陆少的暖婚新妻绝品强少先婚后爱:偷走总裁的宝宝医界圣手我爱你,是一场劫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爱你是场逃不过的劫尤物娇妻鬼夫慢走不送我曾用心爱过你宠婚来袭爱错了时候邪肆总裁的契约新宠爱似繁花情似火婚情撩人:狼性总裁娇宠妻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女总裁的贴身高手超级小农民王牌保镖武道大帝妖娆前妻好撩人婚后斗爱:腹黑娇妻狠狠爱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透视牛医早安,老公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