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现代言情 >妻色入骨 >01 信不信我就地办了你

01 信不信我就地办了你

作者:大辰歌|2017-08-02 15:23:17更新|3713字

徐依依喝多了,胃里开始阵阵涌动,想吐。

毕业了,这是同为富二代的付立杰在自家别墅里办的舞会,今晚是大家最后欢聚的时光,大家兴致都很高。

徐依依扶着墙去找卫生间,视线已经模糊,看不清楚眼前事物。

她转进安静的走廊,靠着墙休息。

而下一秒,一具带着炙热体温的身躯靠近。

“依依,你怎么了?”

她抬眼,却在这瞬间被男生压在墙面,她张口,媚眼如丝望着已经高她太多的男生。

“付……立杰,你家的……卫生间,它,藏去哪了?”

舌头都发木了,艰难的吐出完整的话。

付立杰盯着她发红的小脸细看,平日清亮明净的双眼,此刻雾蒙蒙一片,红嫣嫣小口既张似合。

阳光帅气的大男生滚动喉结,情不自禁吞咽了下口水。

“依依,我带你去,我房间有卫生间,好不好?”

他眼神烈火一般,紧紧盯着她的唇,身躯一下一下靠近。

徐依依不舒服,手推在他胸膛:“不准靠近我,热死了……”

付立杰忽然捧着徐依依的脸,迫不及待要吻下去。

然而……

嘭——

一声闷响,付立杰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他身体已经被踹飞,落在两米外的走廊尽头。

“啊……”付立杰蜷缩在地,捂着胸口满脸痛苦。

徐依依晃悠的片刻,眼前人变成了韩司宸。

她爸爸的助理兼司机,韩司宸。

韩司宸高大挺拔,面容冷峻,平时总绷着一张脸的他,此时脸色更冷更黑。

他绷着一腔怒火,低声道:“跟我走!”

韩司宸一把握着徐依依手腕转身就走,徐依依被他大力一拽,膝盖一软,当即摔在地上。

“啊啊痛死了,韩司宸!”

韩司宸转身,二话不说,将她打横抱起,快速消失在热闹非常的别墅。

徐依依被韩司宸绑在副驾驶,脑袋一下一下轻轻的撞车窗。

“我爸爸让你来接我,不是让你多事来管我,我还要玩,不想回家,我不回那个家……”

韩司宸单手握着方向盘,转头看着用脑袋撞车窗的女孩,心一抽,不忍心的拉着她肩膀往他这边带。

“别伤了自己。”韩司宸沉声道。

徐依依怒声凶回去:“要你管!你让我下车,我还要玩,不回家我还要玩!”

伸手就朝他头脸抓去,锋利指甲瞬间在他脸上留下几条明显的红印子。

韩司宸面颊痛感传开,浓眉紧拧,当即转脸,怒眉看她。

“安静!”

怒火传来,迫人气息将她完爆。

她心口一顿,水媚媚大眼滴溜一转,怒容上脸,瞅准他的脸的伸手就挠过去。

“我要你管?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是给我爸打工的而已,你敢凶我,你敢管我,我不回那个家,我不回去,不回去……”

徐依依失控的反抗未停,韩司宸下一秒以虎狼之势将她压在座位,车内空间有限,他身形高大强壮,这样压在她身上后,两人都再没有丝毫松动的空间。

韩司宸低声警告:“安静点!”

“就不、唔……”

韩司宸直接堵上她的唇,大掌扣上她后脑,含着她唇大开大合的亲,她反抗的呜呜声、唇齿间纠缠的气息被他尽数吞下。

徐依依挣扎反抗,手心撑着他厚实炽热的胸膛,使不出半点力气。

一记火热绵长的深吻过去,徐依依像被抽干了力气一般,软绵绵的瘫在座位。

韩司宸起身,食髓知味,目光紧紧盯着她红嫣嫣的小口。

徐依依脑子发懵,刚下去的酒劲儿这瞬间又上来,晕乎乎的搞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韩司宸心被她那小模样儿撩拔得紧,忍不住使手掐了一把她婴儿肥的红扑扑小脸。

“女孩子要乖一点,听话一点。”

徐依依水媚媚的小眼神看向他,“我不要回家,不要回那个家,我还要玩……”

韩司宸仿若未闻,一踩油门,车子开得飞起。

“韩司宸,韩司宸,我要下车,我不回家,不回家……”

韩司宸沉声一喝:“安静点!信不信我就地办了你?”

徐依依被他一声恐吓,吓没了音,惨兮兮的窝在座位上不发一言。

车子一路往偏僻的城郊开,约莫两小时后,终于到了地方。

这不是徐家别墅,这是在山顶。

难怪车子后面颠簸得厉害,原来韩司宸将她带上了山。

“我们到了。”韩司宸低沉出声,伸手拉她。

徐依依却挡开他的手,后一秒紧紧贴在车身,酒,已经醒了大半。

她警惕的看他,心一点一点悬高:“这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是你说不想回家,不回家,那就在这里陪我吧。这山顶的房子,是我为你盖的,在这里,能看到早起的日出,能看到傍晚的日落。”

韩司宸步步走近徐依依,眸色变得深邃,目光炙热。

徐依依后背已经紧贴在车身,瞪大眼戒备的望着他。

“你站住!不准靠近我,站住!”她惊惧大喊,声音带着轻微颤抖。

韩司宸再上前,长臂一伸,撑在车顶,将她圈在车身与他胸膛之中,他紧绷的脸上没有太多情绪,炙热目光落在她脸上。

“靠近了,怎么样?”他语气淡淡出声。

徐依依抿紧唇,眼中怒气昭然。

“你想干什么?绑架吗?”她怒问:“你要钱找我爸去,干嘛对我这样?”

韩司宸嘴角勾出淡淡笑意,“你这么聪明,还看不出来,我不要钱,我要你?”

徐依依心惊,当即警惕的瞪着他。

“韩司宸,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呃……”

话未落,韩司宸上手捏住她下颚,稍稍一用力,徐依依剧痛难忍,漆黑的眼眸中快速灌满泪水。

“放开我……”她吃痛,声音含糊不清。

手刚抬起来,下一秒就被他轻易而举压下。此刻,她整个人都被紧紧压着,脸上剧痛蔓延,胸口呼吸被他压在喘不出来。

韩司宸盯着她怒火中烧的泪眼,轻轻松手。

他低声道:“我并不想伤害你,但你要听话。”

“你凭什么管我?”徐依依怒问。

韩司宸松开她,挺直了身躯站立在她身前,眸色暗沉,表情淡淡。

“在这里,”他环视一圈,“你除了听我的之外,你还能听谁的?”

徐依依大怒:“我为什么要听谁的?我已经长大了,我谁的都不要听,你们,休想再管我!”

“是吗,既然你长大了,那我们来做点成人才做的事。”

他话音未落,大掌已经箍上她手腕,就这眼下一个用力,拉扯着她走了好几步。

徐依依反应过来,手脚并用的推打挣扎。

“韩司宸,你这个混蛋,人面兽心的流氓!我爸爸好心收留你,栽培你,没想到你居然狼子野心对我这样,你不怕我爸爸知道打死你吗?”

她拳脚相加落在他身上,他却没受丝毫影响。

“你是在关心我吗?放心,你爸没那个胆子,我怎么也不会让你守寡。”

徐依依跳起来抓他的头发,抬脚对着他腿一顿乱踢乱踹,毫不留情。

韩司宸埋头让她拽头发,想扯就扯,让她扯光都无所谓。

徐依依双双抓着他浓密的头发,发狠的撕扯,“混蛋,禽兽,送我回去!否则我爸爸不会放过你,韩司宸,混蛋!”

韩司宸长臂一伸,将她满抱在怀,紧紧搂住,两具火热身体紧紧相贴,夏天衣着凉薄,他清晰感觉遭受暴力挤压的两团绵软被他压到变形。他倒提一口气,鼻息急促,额头瞬间沁出密密麻麻的热汗。

“依依,你以为送你回去你就逃得了我的手掌心?”韩司宸压低声音轻笑。

那声音她听来,像极了恶魔。

“韩司宸……”

下一秒,天旋地转间,她再度被他打横抱起。

徐依依惊吓声声尖叫,怕摔地上,不得不主动圈上他脖子。

他发现她的害怕时,唇角上扬。迈动长腿,很快到了木屋前。

打开木屋,屋内漆黑,韩司宸抱着徐依依进屋,徐依依下意识攥紧了他的领子,一颗心悬得老高。

“这是什么鬼地方?你快送我回去,我要回家!”

她愤怒的扯他衣服,又推打他近在咫尺的脸,“我要回家!韩司宸,你听不懂人话吗?”

“人话?你们徐家,有谁拿我当人看过?”韩司宸怒问。

他一声低怒,吓退了徐依依的愤怒,心惊胆颤的收起了獠牙。

是啊,平时家里下人都没给他好脸色,更别提徐家人了。

听父亲说,韩司宸好像是孤儿,一次父亲出差,遭遇抢车,是韩司宸见义勇为,帮父亲追回了公文包和最重要的项目资料。父亲得知韩司宸无家可归,也没有正式工作,便把人带回了云都,留在身边做了个小工。

韩司宸是父亲的助理、司机、跑腿、保镖等多重身份,但他在徐家,地位却比下人不如。

在徐家几年,韩司宸卖力干活,薪水却少得可怜。

特别是近两年父亲娶了小的,后妈一进门,韩司宸的日子更加艰难。不止韩司宸备受欺凌,就连徐依依也不好过。

徐依依心底惴惴不安,小小声说:“你是不是报仇?对你不好的是孙芸芸她妈,不是我,你要报仇找她妈去,别迁怒我。”

孙芸芸是后妈带进门的女儿,自打后妈章丽桦和孙芸芸进了徐家,徐依依在徐家就没什么地位了。

所以,徐依依宁愿成天在外面“鬼混”,也不愿回那个家。

韩司宸将徐依依扔在沙发上,高大身躯立在她面前。

她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两黑幽幽的眼珠子望着面前样子陌生的男人。

山顶很凉,屋里很黑。

徐依依抬眼,韩司宸载着看不到尽头的黑暗、泰山一般挡在她面前,陌生又骇人。

良久,韩司宸问:“依依,我会离开云都,你会跟我走,对吗?”

徐依依皱紧了秀气的眉,心道:你算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跟你走?

抿紧唇,不回应。

韩司宸良久,沉沉叹了一声:“为了你,我已经在云都多停留了两年,现在你毕业了,跟我走,我养你,你要想继续上学,我供你读。你也不喜欢徐家,不喜欢这座城,跟我走,好吗?”

徐依依嘴角抽抽,语气凉凉:“我的家在这里,我凭什么跟你走?”

“傻瓜,你跟我走,以后我们会组成我们自己的家。”韩司宸半蹲下来,靠近她身边。

他握住她的手,徐依依条件反射的抽开,随后将手背在身后,妙目圆瞪,眼中载满了警告。

韩司宸盯着她昏暗中依然透白透白的小脸,忍不住伸手触摸上去。

哌——

一声脆响,徐依依打在他手背,怒喝:“你别碰我!”

韩司宸早已经习惯她的无视,盯着她的眼神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深爱。

“依依,我爱你,你知道的,对吗?”他压低声音,小声又小心的问,深邃如浩瀚星空的眼眸中,满是期待。

徐依依摇头,再摇头。

“那又怎样?爱我的人多了去……”

察觉他气息变冷,她下意识闭嘴,瞪着大眼珠子看着他。

他浑身气息骤降,迫人气场罩面压来,徐依依瑟缩了下脖子,一动不敢动。

大辰歌2017-08-02 15:23:17

求一波跳坑~~

点击加载下一页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