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现代言情 >宠妻无度,总裁太高冷 >第一章 :新郎跑了

第一章 :新郎跑了

作者:晨辰|2017-08-18 18:23:58更新|3027字

叶灿灿已经记不清自己在宣誓台前等待多长时间了,她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等待着。

每个女人从小就期待着她们自己的婚礼,穿上洁白的婚纱,走过鲜艳的地毯,踏着鲜花在牧师的宣誓台前郑重的自己交入值得托付一生的人手中。

今天就是叶灿灿的婚礼,而她的身侧却空无一人,台下嘈杂的声音将她完全掩盖,心中从原本的不安和慌乱逐渐变为了一潭死水般的平静。

“叶小姐都出来了,司徒总裁怎么还没到啊?”

“没到?那这婚礼还继不继续了,这都几点了。”

“不会吧,司徒总裁他向来有时间观念,结婚这种大事怎么可能……”

台下的议论不断,叶灿灿洁白面纱后的表情模糊的看不清晰,仿佛罚站一般站在宣誓台前,如同当众处刑。

耳边不断的回荡着昨晚上司徒腾俊所说的那句话,“我会给你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婚礼,就是不知道你能否承受的来。”

这确实够惊天动地的了,叶灿灿心下暗暗想着,此时的她才终于是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女儿啊,腾俊去哪儿了,怎么电话也不接。”叶乔文拿着手机匆匆跑到叶灿灿身侧,表情焦急中带着些许尴尬。

“可能……有事吧。”叶灿灿的声音显得有些许飘忽不定。

现在明白司徒腾俊的意思也不晚,叶灿灿深吸了口气,抬头对着台下的记者以及亲属们道:“吉时不能耽误,既然新郎没来,我就自己结。”

此话一出,台下隐约响起了轻微的抽气声,闪光灯连成一片,即使是大中午,闪烁的闪光灯依旧是让叶灿灿忍不住微微眯起了眼。

叶乔文在一旁紧张地看着她,叶灿灿只是低头喃喃自语着:“没事的,没事……”

就在这不远处,一个男人穿着新郎的西装,胸前的名牌上赫然是“司徒腾俊”四个大字,他站在落地窗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底下所发生的事情,嘴角勾着讽刺的笑。

修长白皙的手轻轻的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透过酒杯看着底下那穿着洁白婚纱的女人,红酒波动中女人的倒影显得扭曲。

“你们会为当初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

黑暗中,好像有个低沉的声音这么说着。

一个人的婚礼自然是难熬的,现场气氛一度陷入尴尬,叶灿灿却没空去管气氛这种事情了,草草结束了宣誓后,她在众人或同情或嘲讽的眼神中挺着脊背强装无事。

直到了休息室,她才瘫坐在沙发上,露出了脆弱的一面。

“我都没到,你就自己结婚了?”

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叶灿灿一震,猛地回头,看向站在落地窗前的人,“司徒腾俊。”

“呵,我也是小瞧你了。”司徒腾俊走到她身前,幽沉的视线定格在叶灿灿的脸上。

皮肤惨白的吓人,却丝毫这挡不住美感,性感的下巴弧线,算不上大可也不小的眼睛,整张脸蛋看上去精致却不张扬。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自己的新娘,都说叶家千金叶灿灿是个人间尤物,眼下一看,还真是如此。

感觉到司徒腾俊灼热的目光,叶灿灿站起身,转过头看着他,一双眼睛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清澈的仿佛可以将人吞噬,“你一直在这里看着我出丑。”

这不是疑问句,而是一个陈述句,此时的叶灿灿只觉得心凉。

“我可不像某些快要破产的企业,我可是很忙的。”司徒腾俊放下手中的酒杯,从鼻腔内哼出一声。

“叶氏不是快要破产的企业。”叶灿灿咬着牙反驳着,叶氏还有希望的,只要……只要有一点资金运转的话。

司徒腾俊只是冷笑了声,没有回答。

叶灿灿的脸色一白,却依旧执着问道:“有什么事情比我们两家联姻还要重要。”

司徒腾俊嗤笑了声,似乎在嘲讽叶灿灿的自信,他开口道:“很多事情,一千万的合同或是一个女人,任何一个理由就足够让我不来这个婚礼现场。”

话说到这里,叶灿灿也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根本不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这一次的婚姻只是一次单纯的联姻。

也许,把这称之为卖身比较好理解?叶灿灿的双手紧握成拳。

“既然如此,那么婚礼已经结束了,司徒总裁就继续去忙吧。”叶灿灿转身想离开,却不料被人一拽,后仰着跌在沙发上。

眼前一黑,古龙水的香气充斥鼻尖,司徒腾俊的双手撑在她脸颊两侧,将她禁锢其中。

“既然一个人的婚礼结束了,那我们就来做些只有夫妻双方都在才能做的事情吧。”司徒腾俊一手滑过她的脸庞,精致的妆容使得叶灿灿即使面色苍白也依旧美丽。

叶灿灿浑身一僵,危险的气息将她全身都包裹住了,心脏跳得听不到节拍,瞪大的眼睛紧盯着司徒腾俊,似乎他只要有一点动作就会窜起来一般。

“你……你什么意思,你放开我。”叶灿灿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冷静起来,但却依旧是带了一丝颤音。

看着她警惕的模样,司徒腾俊冷笑了声:“叶灿灿,我可以认为你是在装清高吗?你可不要忘了,你只不过是一件用来维持你家公司不至于破产的道具。”

这番话让叶灿灿的脸色更加惨白,是啊,自己只不过是他花钱买来的一个女人罢了。

“那也不是现在!”叶灿灿徒劳地挣扎着,却绝望的发现自己的双手只会被禁锢的更加牢固。

薄唇将她反抗的语言尽数吞入肚中,大脑内的氧气被他搜刮殆尽,只能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呜咽声。

眼角不知何时湿润,叶灿灿已然放弃了挣扎,脑中的神智渐渐涣散。

双唇分开,司徒腾俊看到的是叶灿灿紧闭的眼睛,以及微红的眼眶,不得不承认,叶灿灿是漂亮的,此时的她更是有一种凌虐后的美感,司徒腾俊心下一颤。

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想要做给谁看?司徒腾俊冷笑,那些人命,那些过往,总要有人买单,而叶灿灿就会是买单人。

甩开心中奇怪的情绪,司徒腾俊因为那个吻而急促的呼吸平稳了下来。

“怎么停了?司徒总裁?”叶灿灿睁开眼,嘲讽的语气带着挑衅。

“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玩。”最后三个字被司徒腾俊一字一顿的说出,随即在叶灿灿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转身离开了休息室。

休息室内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叶灿灿依旧是躺在沙发上,双眼失神地望着天花板。

她该知道的,从她自己一个人踏上红毯的那一瞬间,她就该明白,她再也不是那个叶千金。

原本就通红的眼眶处终于是落下了泪水,叶灿灿侧过身子,身体蜷缩成了一个球状,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有些许安全感。

“女儿啊,腾俊他……来了没?”休息室门外传来了父亲的声音,但此时的她却不想去理会。

“女儿?”敲门声没有停止。

叶灿灿从沙发上坐起身,高声道:“司徒腾俊集团里有事,所以今天来不了了。”

“哦,这样啊。”敲门声终于停止,叶乔文继续道:“换好衣服快出来,我们还要去挨个客桌上敬酒。”

“知道了,父亲,你先过去吧。”叶灿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妆容已经花了,发丝略微凌乱着。

门外的声音停了一会儿,叶灿灿只听到了一声叹气,随即脚步声渐行渐远。

如果不是叶氏诡异的一夜间发生巨变,她也不会被父亲无情的推向司徒家,更不会和司徒腾俊这个男人结婚。

今天一整天的婚礼对于叶灿灿来说,都是疲惫的,女人一辈子最幸福的一天,叶灿灿却过的无比痛苦。

敬完酒后,她换上一身红色的衣服,然后坐着婚车去了司徒家的别墅,在管家的引导下,她直接就钻进了事先准备好的新房里。

整个房间装饰的非常好看,满目的红色。

而此时的叶灿灿却只觉得,这颜色看着像血,异常的扎眼。

“叮铃铃——”

手机短信的铃声伴随着震动,将她从发呆中震醒,打开手机,上面显示着“安阳”两个字。

点开短信,上面就短短的一行字“结婚快乐”。

快乐吗?叶灿灿看着空旷的房间,苦笑了声,再次将手机的灯光按灭。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晚上了,而司徒腾俊一直都没有回来,如果不是管家过来敲门让她下楼吃晚餐,只怕她要睡到明天了。

只是就算是到了楼下看到满桌子的佳肴,她也还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少夫人,多少吃点吧,是不是不和您胃口?”张管家在旁边看着叶灿灿不动筷子,有些紧张。

叶灿灿赶紧摇头,“没有,谢谢张管家,这些菜做的都很好,只是我不太有胃口。”

张管家在司徒家几十年了,自然知道怎么回事,说巧不巧,客厅的电视这个时候偏偏又播放出了关于司徒腾俊的新闻。

点击加载下一页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