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玄幻奇幻 >魔龙之焰 >第一章 信

第一章 信

作者:晨星之章|2018-03-20 19:44:16更新|3608字

皇历342年3月11日,一艘巨大的游轮正孤独地行驶在风平浪静的雨海上,它拖着一条亮白色的尾迹,缓缓地向西而去。此时正值中午,乘客们都在船舱里享用午餐,甲板上有些空荡。有一位青年靠在船头一侧的护栏上,侧着脸,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风迎面吹拂着,青年眯起了眼,任由海风玩弄他的头发,良久。

青年手中捏着一个信封,信封已经被拆开过了。青年面色凝重,他拿出信,想要再次确认信中的内容一般,阅读了起来。事实上,从拿到这封信到现在,他已经读过不知道多少次信上的内容,他只是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那个消息,那个让他和他的家人几近崩溃的消息……

一个月前,龙谷联邦,卓贡斯雷尔公馆。

“你说什么?”

奥兹猛地站起来,他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站在眼前的父亲。

“这是真的。”卓贡斯雷尔公爵负手而立,转头望向西窗:“你的姐姐在主大陆的塞勒涅王国失踪两个月了。”

奥兹张了张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许久才挤出了一句话:“谁传来的消息?”

公爵没有说话,他向奥兹递出了一个做工精美的信封,信封不是龙谷联邦的风格,而是雨海对岸主大陆的风格,洁白的封纸和猩红的封蜡,封蜡上还盖着一个狮鹫徽章。

奥兹可管不了那么多,他从公爵手中夺过信封,用小刀挑开封蜡,取出信,阅读起来。

他的手渐渐发起抖来,眼神也变得迷离,他颓然地坐下,信纸从他的手中滑下,落在了地上。

公爵摇了摇头,他俯身拿起信纸,装回信封中,拍了拍儿子的肩,安慰道:“放心吧,阿雅不会有事的,我已经托人去调查了……”

奥兹抬手打断了公爵的话,下定了决心似的抬起头,说道:“我去找她。”

“奥兹,不要心急!”公爵赶忙阻拦道:“总会有办法的。”

“父亲!”奥兹语气坚决:“您知道,姐姐是埃兰铎的一个注册冒险者,您的那些贵族朋友不可能插手冒险者工会的事!”

“即便不走工会的关系……”

“但是那样会花多少时间?现在姐姐生死未卜,自然是直接从工会入手最好!”奥兹又一次站起身来:“况且,我已经完成了成人礼,现在也是我出去闯荡的时候了。”

公爵默然,他上前握住奥兹的手,低声道:“奥兹,你和阿雅都是我的孩子,我怎能不想早点找到她,只是……”说到这儿,公爵叹了口气道:“只是我不想让你也……”

“父亲,放心吧。”奥兹盯着公爵的眼睛,郑重地说道:“我会保护好我自己,况且那只眼睛也会指引我的。”

“奥兹,那只眼睛还未真正成为你的一部分……”公爵握紧了奥兹的手:“很多东西你还无法洞悉到……”

“但是父亲。”奥兹毫不让步:“如若我再不尝试去驾驭那种……状态的话,我将再无提升的可能。”

“……好吧,既然如此……”公爵放开了奥兹的手,轻叹了口气,直起了腰来:“随我来。”

公爵领着奥兹进入了一间隐蔽的储藏室,奥兹从小到大都被禁止靠近这个地方,直到今天。

公爵走到储藏室中的一个金色的台子前,取出小刀,划开了自己的手掌,将鲜血滴在台子上。

“以弑龙者的血脉!”公爵低声吟诵了一句:“解除你的禁锢。”

随着公爵的吟诵声,金属台的表面泛起了水一样的波纹,一支插在黑色龙皮鞘中的剑从这波纹慢慢浮了上来。

“这是……龙舌?”奥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们的姓氏。”卓贡斯雷尔公爵双手捧着黑色的剑,转身看着奥兹:“就是弑龙者。”

“欧格白,三百年前几乎毁灭整个龙谷联邦的魔龙,被我族之祖以圣剑破碎为代价斩下头颅。”奥兹抚摸着龙舌剑粗糙的剑鞘,沉声道:“战后,我族之祖取下其龙舌,用其龙炎熔炼成剑,剥其双翼裹制成鞘……”

“龙皇以其为授剑,赐予我族之祖世袭公爵之位。”

“此剑名曰:龙舌。”公爵把剑递到了奥兹面前,“你最喜欢的故事。”

“带着它。”公爵说道:“带着我族之传承。”

“父亲,为什么?”奥兹没有伸手接过龙舌剑,他疑惑地看着公爵,“为什么要把它交予我这种永远无法突破第四阶执剑者的人?”

“我们家族三百年的历史中,只出现过三个被龙舌所承认的人。”公爵说道:“你已年满十八岁,已经达到了面对龙舌剑试炼的条件。”

“如你得以通过试炼,你将成为第五个龙焰的传承者,站在九阶之塔的顶端,就像斩杀欧格白的那个人一样。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只可惜,上次魔龙现世,已是三百年前的事了,而我,到今天也不过是位于第二阶的卫道者罢了。”奥兹终于接过了剑,他沉默地感受着手中之物的分量,随后,拔剑而出。

剑身是黑色的,一丝丝暗红色的光带在剑刃上游走。整剑并没有华丽冗杂的装饰,远远看过去甚至像一支烧火棍。然而,一股令人胆寒的威压正从这柄其貌不扬的剑中散逸出来。

奥兹怔住了,低沉的呢喃声在他的脑海中翻腾起来,他却丝毫无法解读其中的内容,他的意识似乎游离在一片黑暗的空间里,断绝了一切与外界的感知。

他正在直面一个恐怖的意志。

“奥兹-卓贡斯雷尔。”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将你的鲜血抹在剑身上。”

奥兹两眼失神,他机械地举左手,在剑刃上揉搓了一下。鲜血涌出,顺着剑身流下。

“契约开始。”那个声音说道。

顿时,那些暗红色光带闪耀起来,奥兹也终于听清了脑中的呢喃声,他猛地回过了神来。

“奥兹!”

公爵正抓着他的左臂,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我听见了!”奥兹一下子跪了下去,他右手拄着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听见了!”

“你听见了什么?”

“传说,史诗,还有……”奥兹抬起了头:“它只给我一年的时间。”

……

青年——奥兹把信装回了信封,他站直了身子,看着远方,海天相接的地方,一道黑色的剪影渐渐浮上海平面。

主大陆,埃兰铎,姐姐,我来了!

游轮在领港船的带领下慢吞吞地挪入它的泊位,刚刚驶过防波堤,埃兰铎的主城区便跃入眼帘。它位于主大陆东海岸的月亮石半岛,百年来它一直作为雨海沿岸的重要交通贸易枢纽,这使得它成为了主大陆上极具规模的几座城市之一。而且在塞勒涅王国中,埃兰铎的地位也仅次于作为王都的月神塔。

诚然,这座城市的恢宏与繁华让他惊叹,它的地位与文化让他震撼,真正让他魂牵梦绕的,是耸立在他眼前的这幢灰色的建筑——冒险者工会。

所有有关阿雅的线索,都要从这里开始寻找。

奥兹走进拱门,他眼前的景观就像是一座市场——尽管是白天,明晃晃的灯光依旧照着整个一楼大厅,空气中弥漫着麦酒和烤肉的味道,右手边的服务柜台前排着队,柜台里的业务员们正快速地处理着手中的事物,左手边的休息区也坐了不少人,桌上摆着质量参差不齐的各种食物和饮料,正对着大门的五张委托公示牌前也挤满了人。

奥兹径直向柜台走去,排在队尾。

……

“这是您的证件和新手指引,请收好!”柜台里的业务员快速地办好了奥兹的手续,将一大一小两个小册子递给奥兹。

“下一位!”奥兹刚想张嘴问这位业务员一些问题,业务员就已经开始招呼其他人了,他只好扁扁嘴,起身找寻其他的工作人员。

“铁级?铁级就想来查档案?”穿着工作服的男子看了眼奥兹递上的证件,嗤笑道:“菜鸟就先去做菜鸟该做的事情,少在这儿唧唧歪歪!”

虽说对方说的在理,奥兹却感觉十分窝火,他快步走到公示栏前,随便扯下一张委托单,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柜台前。

“我要做这个!”他把委托单拍到业务员面前,说道。

“这……”业务员面露难色,“先生,可这是一张面向银级冒险者的委托。”

顿时,业务区响起了哄笑声。

“先生们!看看这可爱的小家伙!”一个比奥兹高出足足一头,肌肉比奥兹大上一圈,额头上带着刀疤的光头壮汉高声说道:“你是分不清铁和银的颜色呢,还是说你不识字,连新手指引都不会看?”

奥兹没有应声。

“看你这小身板,别说银级铜级了,你能先保证自己到时候不尿裤子就好!”那壮汉继续嘲讽道。

奥兹的肩膀微微颤抖着,他依旧没有出声。

“怎么不说话了?害怕了?”

“我有我必须要做的事。”奥兹站起身,他将委托单贴回原处,向门外走去。

“嘭!”一条粗壮的腿挡住了他的去路。

“请让开。”奥兹目不斜视地看着门外。

“哼。”对方对他的话不屑一顾。

“我说请让开!”奥兹斜看向对方。

“绕道!”是刚才那个壮汉的声音,“我的面前不许有弱者经过!”

奥兹终于忍无可忍,他一个箭步闪到壮汉面前,抓住了对方的衣领:“好啊,你想说弱者是不?要不要来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弱者?”

“小子,工会内禁止武力。”壮汉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而且你敢和我动手的话,就等着被思威坦家的监察部队抓进监狱吧。”

奥兹的心中一万点的不甘,然而他只能放手。他对这里太过陌生了,即便他能流利的使用这里的语言,他依旧不甚了解这里的法律与规矩,更不用说这里的人脉和势力了。

“忍辱负重”,奥兹默念着格言,绕开道走了出去,留下身后此起彼伏的嘲笑声。

奥兹失意地在埃兰铎繁华的大街上游荡着。时间正值午后,街道上到处都是行人,他坐在中央广场的横椅上,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脑子里思绪万千。

突然,一间位于街角的店铺进入了他的视线,店铺门口的招牌上写着“星海酒吧”。

“酒吧吗。”奥兹自言自语道:“也许能打听到些什么,顺便吃点东西。”

他站起身走向那间酒吧,站在酒吧的落地玻璃外看了看里面,酒吧的装修挺考究的,黑木制的吧台,白色的大理石桌子,黑色的沙发,灯光并不花哨,反而是略显慵懒的黄色魔晶灯。他瞧了一眼门口的价目表,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1/30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