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玄幻奇幻 >坑人升级系统 >第一章 系统启动

第一章 系统启动

作者:昨夜小楼没有风|2018-05-30 10:32:14更新|2637字

慕容缈望着日落西山的太阳,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检查了下午自己所采集到的蘑菇。

个头不大不小刚刚好,这种云菌,是老爹最喜欢的美味。

阿山老爹年纪大了,养育了自己十六年,现在病了,理应要照顾他。

慕容缈背起一箩筐的云菌,快步朝山下走去,心里盘算着,要怎样才能为老爹做一顿别出新意的晚餐。

慕容缈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父母不详,阿山老爹是在上山打猎的时候,在猎人暂休的小屋里,发现了襁褓中的慕容缈。

慕容缈这个名字,还是从婴儿襁褓里的玉牌上得来。

老爹一生未娶,独自一人,为了抚养慕容缈长大成人,将自己珍藏多年的深山灵兽空骨虎的虎皮,去村里换了三只羊。

三只羊的奶水,养大了慕容缈。

阿山老爹是一个猎人,一个人独自住在大山里,打猎为生。从六岁开始,慕容缈就一直跟着阿山老爹上山攀领,打猎为食,采药换钱为生。

慕容缈很懂事,只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一条偏僻的小村落,自给自足,十六年来,慕容缈没有踏出过外面的世界一步。

慕容缈回到村子,回到阿山老爹的小木屋。

木屋的门半掩着,里面还传出争吵声。慕容缈担心老爹,快步冲入房子里面。

房子里面,村长一行人在与卧病在床的阿山老爹在争吵。

“阿山,你病了好些日子了,这些天来,都是大伙照顾你不是,这次镇长他老爹摆寿,村子里都没有拿得出像样的家伙,你着灵石弓,就当孝敬,呈上去吧。”

阿山老爹当然不答应,那把弓,是阿山老爹的爷爷辈传下来的。慕容缈早就心仪已久,但阿山老爹自己尚且没有用过,又怎么会让慕容缈用。

“村长,虽然老汉我是病了很长的时间,没有上山打猎,受村子里的人照顾,但是......”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要你一把弓,你一个猎人,再做一把就是,又死不去。难道你想违抗村长的命令吗?”

说这话的,是村长的儿子沈瑞。

沈瑞一向是村中一霸,老爹又是村长。平日里作威作福惹人厌。

“不要忘了,这些日子,都是大家照顾着你,你总要报恩的。”

阿山老爹病了,一直都是靠着村子里的人来帮助接济。请个大夫看病,是需要很多钱的,阿山老爹一个猎户,根本没有什么积蓄。

钱都是邻里接济的。沈瑞图谋灵石弓以久,只是一直没有发难的理由。这次看到老爹病了,又带着村长,以让阿山还人情为理由,想将灵石弓抢到手。

“村长啊,请恕老汉不允。此弓,是老汉家人唯一的遗物,请村长高抬贵手。”

沈瑞未等阿山老爹把话说完,推了一把老爹,直接跳上梁去,将那把弓夺在手里。

“你一个小小猎户,居然还有如此精美的灵玉弓,哈哈,真想不到啊。”

慕容缈见到那些人不讲道理,还要伤人抢弓,行径跟强盗无疑,再也忍不住了,挽起袖子就朝那沈瑞身上撞过去。

结结实实的,慕容缈撞在了沈瑞身上。沈瑞纹丝不动,但慕容渺却痛得咬牙切齿。

慕容缈就像撞在一堵坚硬的石墙上一样。

“臭小子,你找死吗!”

沈瑞见到慕容缈居然敢顶撞自己,对着慕容缈一番拳脚相加。

老爹不忍,连忙上前苦心相劝。

“村长啊,让你儿子停手吧,弓你拿去便是,何苦要为难一个孩子。”

沈瑞又打了好一阵子才停手。

“小子,念你还是个孩子,这次就当个教训,不知死活,敢动本大爷。”

沈瑞平时在村里作威作福,慕容缈早以看不过眼,若不是阿山老爹严厉要求慕容缈不要惹事,恐怕慕容渺早就被沈瑞打死了。

沈瑞说完,带着其他人,拿着阿山老爹的灵玉弓,径自走出了小木屋,大笑而去。

晚上,阿山老爹在帮慕容缈用药酒涂抹着伤口。

“孩子啊,你还小,太多事情,你不懂,千万切记,不要再冲动行事啊。”

“村长儿子就能为所欲为么!”慕容缈不解。

“没有办法,老爹年纪大了,手脚开始不利索,现在又旧伤复发,难免要接受村里的照顾,寄人篱下,难免啊。”

夜里的慕容缈翻来覆去,睡不着。身上的伤虽然痛,但只是皮肉之伤,但内心却是翻江倒海。他从来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最崇拜的是,就是猎户阿山老爹。就连阿山老爹都要屈服于人下,慕容缈感到深深的恐惧。也感到这个世界的不公。

慕容缈睡不着,帮熟睡中的老爹盖好被子之后,独自出门上了山。

内心一股郁闷之气无处发泄,身为猎户孩子的他,决定上山去猎一头野猪。

想用猎到的野猪,去与沈瑞交换老爹的灵石弓。

野猪哪有那么好猎的,山里的野猪,就连虎豹都畏惧。但慕容缈不这样想,他是个猎人,眼里只有猎物。

深夜里的山林,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不过慕容缈早就已经习惯。从小跟着阿山老爹打猎,早就适应了山林里的环境。

打野猪,单凭箭术高明是不够的,还需要下套。

不但要下一个套,而且要下很多套。野猪实在太勇猛,一般的猎人都不会单独狩猎野猪。

套以下好,目标也被慕容缈锁定。

一只正在发情期的公猪。慕容渺实在不应该找一个这样的目标。

但慕容缈无所畏惧。接连三箭都射入了野猪的身体内,野猪狂性大发,追着慕容缈就冲了过去。

慕容缈很冷静,不断利用山林里的地形跟野猪游斗,一步一步把野猪引入自己所下的套里。

但慕容缈还是估计错误了野猪的狂性。绊索,兽夹等都被野猪踩了个遍,但是都无法阻止一直狂性大发而又处在发情期的公猪暴走。

慕容缈还是个少年,当准备的所有后着都没有生效的时候,也会慌乱。

猎手与猎物的身份就这样转换了。慕容缈被受了伤的野猪追得满山飞奔。

慕容缈身手再好,无非也是一个猎户,哪里跑得过野猪。

不过片刻,慕容缈就被野猪逼到了一个小土坡上。

野猪见慕容缈面前再无遮挡之物,双蹄发力,直接朝慕容缈撞了过去。

慕容缈险险避过野猪的第一下冲击。回头一看,小土坡已经被野猪撞出了一个大洞。

心下大惊的慕容缈还没有来得及寻路而逃,野猪的第二次冲锋又撞了过来,慕容缈这次闪避不及,腿上被野猪的獠牙划了一下。

腿上一阵剧痛之下,慕容缈失去了重心,滚落在被野猪撞出的那个洞里。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慕容缈才幽幽醒来。

四周依然是漆黑一片,受伤的野猪早以经不见踪影。慕容缈检查一下自己,腿上居然没有流血,连身上也感觉不到任何伤痛。

莫不是死了吧。慕容缈第一个想法就是想到了死,一想到自己已经死了,心下挂念生病在家的阿山老爹从此之后无人照顾,眼泪便开始留了下来。

“嘀嘀嘀,检查到宿主脑波反映,正在启动寄生系统.......”

这是什么奇怪的声音,是来自阴间的召唤吗?慕容缈四下观望,除了漆黑一片的四周,慕容缈什么都看不到。

“寄生系统启动完毕,正在与宿主合并中......嘀嘀嘀。”

见了鬼了,什么都没有,这个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宿主合并同步完成,开始启动......”

这个声音过后,慕容缈的脑海里出现一个画面。

身份:宿主

身体素质:13

经验值:1100

兑换系数:0

抽奖系数:0

可用真元: 5

当前等级:3

境界:离人境

慕容缈蒙了,闭上眼睛摇摇头,但是闭上眼睛,这个画面也存在在脑海里,这到底是什么。

1/52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