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和美女老师幽会,她用娇柔小手帮我做那种事……

2017-05-25

青黑色的天空下,落日斜挂,残余的光芒照耀在那黝黑的土地上,红黑相间之下的土壤显得极为妖艳和诡异。

这是一个平和的小镇,黄昏时分集市上叫卖的商贩和耕作归来的农夫都急匆匆的赶回各自的家去,镇子上一些小屋上的烟囱也开始生起袅袅炊烟。

“一、二......一、二......”响彻云霄的叫喊是从小镇中心的学院里传出来的,听声音可以分辨出发出叫喊声的大多是些年岁尚小的少年少女们。

古朴的学院广场上,一群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年少女们在一位成年男子的监督下汗流浃背的练着拳法,他们每个人都神情专注,即便是在这样的寒冬也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院服,身体里散发出来温热的气息在空气中缓缓液化,满溢于一方天地间。

成-年男子身材消瘦,穿着粗布麻衣,脸上有道浅浅刀疤,他负手而立,神情严肃的看着广场上这群正刻苦练武的新学员。他叫武烈,是这个名为青玉镇的小镇上唯一一个武院的武师。

这批新学员是青玉镇上刚进武院的孩子,武烈以严格闻名,是以对新学员要求尤为苛刻。他一边巡视新学员们,一边用厚重的声音说道:“你们开始练拳不足一月,正是打基础的关键时候,这个阶段对今后的修行尤为重要,只有把体魄锻炼好了,日后修炼才能有无限的可能。所以都给我听清楚了,谁敢偷懒,今天就别想回家吃饭了!”

他的话音刚落,新学员们的脸都黑了下来,心里一边咒骂着这个不近人情的坏武师,一边更加努力的练着拳法,生怕被武烈捉住,成为那杀鸡儆猴的例子。看到新学员们一个个都异常勤奋,武烈的面色也稍有回转,待到他们又一次演练完了这套拳法,他忽然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可以停下了。

腰酸背痛、汗流不止的新学员们揉着酸疼的身体,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武烈,等待着他下令解散。然而武烈微微一笑,对他们说道:“今天散武前,我要考校考校前些日子让你们背的知识。若是谁没有记牢的话......哼哼。”

听到武师要考校自己的知识,新学员们刚放松下来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而且似乎没有掌握好,又要被这个可怕的家伙给惩罚了。武烈扫视了下他们,新学员们一个个低下了头,生怕自己被抽到,他迟疑了片刻,说道:“吕远智,你来说说我们大千世界的常识。”

所有新学员都把目光抛向了那个站在角落里的瘦小少年,他比一般新学员矮小一些,模样倒还清秀,双目炯炯有神,听到武烈叫到自己的名字便出了队列,他理了理思绪,沉吟片刻,稍显稚嫩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在大千世界,有着无边无际的土地与海洋。海洋之上有着三块大陆,大陆上的生灵们汲取天地间的元气进行修炼,追求至高无上的力量与永恒不灭的生命。而修炼者有着等级森严的势力划分,强者便是世界上那最巅峰的存在,执掌着万千生灵的生死。三块大陆分别由三大皇朝统治,每个皇朝之下附属着两大王朝,替他们掌管着大路上的亿万生灵,而六大王朝下属还有那十八个庞然大物般的世家,十八世家替各自效力的王朝统领着各种纷杂的势力,作为一方霸主存在于世。我们所在的青玉镇,附属于临近的城镇星城之下,星城则是强大宗派星阁下属的一个城镇。而星阁......”

说到这吕远智忽然顿了一下,武烈下意识的“哦?”了一声,他深吸口气,满眼充满了期待的神色继续说道:“星阁是十八世家之一,星族的直系宗派,星族则是六大王朝之一裁决王朝下属的第一世家,在这大千世界都是赫赫有名的庞大家族!我们武院最优秀的弟子,每年都可以获得星城的一个推荐名额,去那星阁参加招徒会试。”

“说的不错。”武烈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我问你,何为元气修炼,修炼的境界又分为哪些?”

“所谓元气修炼指的便是修炼者吸收天地元气来进行自身的修行,修炼境界分为八个大境界:元者境、元士境、元曲境、元域境、六转境、元尊境、王境以及帝皇境!其中大境界中又细分诸多小境界。”吕远智声音洪亮,说的武烈频频点头,满脸笑意。

吕远智说完后,并未回到队列,他俊逸的脸庞上露出一丝期待的表情,静静的看着武烈。武烈收起笑容,看着底下的新学员忽然沉声道:“鉴于近些日子个别学员向我询问了有关血脉之力的问题,我便统一说给你们听。实际上,修炼分为两大部分,元气修炼与血脉修炼,二者相辅相成,但是要想进行血脉修炼,你必须身负那世间最高贵的三百六十等血脉之一。譬如那十八世家之一的星族,他们便是传承着第九十九等血脉——星辰血脉,据我所知血脉传承是宗族制的,只有那些个大势力大家族才可能有这传承,我们这种平民百姓自然不可能身负血脉传承。所以我也不是很了解血脉修炼的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二者兼修的修炼者必然远远强于我们这种普通修炼者,他们才是这个世间最高的统治者。当然你们也不必灰心,普通修炼者臻至巅峰,也是统御一方的强者!”说完他给了吕远智一个鼓励的眼神,武烈一直不提及血脉修炼怕的便是会在这些新学员心底埋下无力的种子。

吕远智攥紧小小的拳头,不服气的抬起头,倔强的看着武烈:“那老师,血脉传承的修炼者难道就是天生的强者么?有血脉传承的人就一定会碾压的普通修炼者么?通过努力,我们一定也能战胜他们!”

“无稽之谈!”从人群后方传来一声嗤笑,他们转过头去,看见一个剑眉星目的少年站在他们身后,脸上满是不屑与鄙夷,他扫视了下人群,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吕远智身上,“即便如你所说,也不是你这样的混血废物可以做到的!”

“是老学员星凡......他怎么来了?”

“他刚才提到了废物,啧啧啧,这下要出事了。”

“出事?别人兴许还会顾及镇长,不敢提那四个字。但星凡是比我们早三年入武院修炼的学员,据说本身天赋惊人,短短三年便达到元者境的明知阶段,今年还被内定为获得那个名额的人呢!他可不怕镇长。”

“那么厉害?”

“那当然,甚至有传言是星凡他身体里有着血脉传承!而且可能已经觉醒了!”

新学员们交头接耳的低声谈论着,星凡微微颔首,以一种高姿态的表情扫视过人群,看着吕远智那通红的脸庞,眼神中的不屑之色更为浓厚:“普通修炼者想击败同等级的血脉传承修炼者?这说出来,简直便是天大的笑话!何为血脉?天赋予你。那种高贵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是出生便伴随着你诞生的!是上天赐予你的荣耀!凡人还妄图成为天之骄子?更何况,你不过是个不能修炼的混血废物!”

星凡的语气猖狂,仿佛在他眼里没有血脉传承的人便如蝼蚁一般渺小,而他反复提及那混血废物四个字,吕远智小脸涨的酱紫,身边新学员们也开始议论纷纷。

混血废物,苦涩而让人感到无力的四个大字便如一副枷锁一般,从出生之日起便牢牢套在了他的身上,无法摆脱。

吕远智脑海里还在回响着星凡的那番话,却没有一句话可以反驳。周围的新学员们也低声讨论起了他的身世,他这个天下间唯一一个混血废物。

自古便有不成文的血脉盟约,约定三百六十等血脉互相之间不得混血,只因那混血的孩子天生就是废物,虽然血液里流淌了传承,却连最基本的元气修炼都做不到,异样的血液完全阻隔了外界元气进入体内的可能性。因此各个家族怎么会接受一个混血的子嗣?恐怕这样的孩子都不会让他出世。

吕远智是一个坚毅不服输的人,更是觉得胸口积郁着一口气,难受的要紧,他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在修炼一途上前行,为了自己,也为了爷爷。爷爷把一生的心血都付诸在了他的身上,吕远智决不想让这个年至耄耋的老人失望。

他不信宿命,要逆天改命!

看着吕远智,星凡忽然收起那副高傲的神情,变得颇为温和,丝毫没有之前那么的盛气凌人,他和颜悦色的笑道:“我倒是忘记了,吕远智小兄弟你可是大名鼎鼎的裁决王的后裔啊。身上可是流淌着第七等裁决血脉和第九十九等星辰血脉呢,前途无量,前途无量。”

他言语中的嘲讽之意更甚,吕远智混血的事情是镇上的一个忌讳,如今被他反复提及,实在欺人太甚!

“你有些过了,星凡。”武烈再也不能坐视不理了,即便吕远智不能修炼,那也是他武院中的学员,被这么欺侮就过分了。他走上前,将吕远智拉到身后,双目直视星凡,俨然一副要维护吕远智的态度。

星凡自然不会得罪武师,他拱手施礼,正要开口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我不是废物!有本事你不用元气跟我公平对决,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废物!”吕远智从武烈身后窜出,脸上竟然毫无惧意。

“他一定是疯了吧!”

“居然要和星凡公平决斗?凭什么,凭我们这几天练的拳法吗?”

星凡阴冷的眸子瞬间暗了下去,他的脸上既没了笑意也没了嘲讽之色,转而一股杀意闪过:“好,我答应你。”

武烈来不及劝解,两人便已经针锋相对上了,当然这种决斗的结果自不会出人意料。即便不使用元气,星凡的实力也是远远高过吕远智的。其他新学员大多抱着看戏的态度,想看看吕远智这个混血废物怎么出丑。

实际上,决斗的结果来的更为突然,这根本便是单方面的屠杀,吕远智完全没有任何招架能力,直到被揍得倒地不起!

黄昏时候,一间简陋的屋子里,一个有些佝偻的背影站立着,小心翼翼地帮少年处理着身上的伤势。

“所以你就因为这个原因和他争斗了起来?”听了少年的交代之后,白发苍苍的老人苦笑道

同时用沾满了药酒的毛巾小心翼翼的为吕远智擦拭起了脸上的淤青,此刻的吕远智看上去有点搞笑,原本俊秀的脸颊上满是青紫色的伤痕,他咧着嘴一副不服气的表情。

见到孙子不愿意回答,老人倒也没继续追问下去。处理完他的伤口后,老人微微叹了口气,转身望向天边层层密实的云朵,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寒风阵阵,吹的一旁的小木屋“咯吱咯吱”乱响,格外增添了一分落寞,一分凄凉。

看到爷爷似乎有些心情不好,吕远智心中一疼,急忙站起来拍了拍胸脯说道:“爷爷,我保证以后不再和别人打架了,你不要不开心了好么?”

他和爷爷从小相依为命,爷爷是他唯一的依靠,唯一的精神倚仗。他还深刻地记得,小时候,爷爷为了自己能够吃饱,偷偷去别人家挤牛奶给他增加营养,最后被人发现,被打得头破血流的情景。

那件事情之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不是废物,为了自己,为了爷爷,他要变强,他不能让最爱自己的爷爷永远这么卑微地活着。

看到孙子乖巧的模样,老人又叹了口气,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道:“智儿,这不是你的过错,是命数罢了......唉,混血,混血也比没有命好呀。”

吕远智和他的爷爷并不是青玉镇上的原住民,在他还是婴孩儿的时候,爷爷星曜带他定居在了青玉镇。因为没有熟人,没有钱财,起初两人过的非常艰辛,靠着镇长一家的接济和爷爷的勤俭才逐渐稳定了下来。起初他什么都不懂,但是除了镇长一家人外,镇子上的其他人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避瘟疫似的,仿佛和他搭上关系就会降低自己的层次,从小到大都是这般,同龄伙伴也大多不愿意和他玩耍,甚至经常欺负他,骂他混血废物!

那时的吕远智不懂什么叫混血废物,回家问爷爷却被狠狠的骂了一顿。直到那天,一个月前青玉武院开始招收新学员,他才明白,自己是个混血的孩子,天生不能修炼!并且,他的身世还是一件震动了整个裁决王朝的大事!

他的父亲星河来自赫赫闻名的星族,他的母亲吕凌儿更是那绝顶强者裁决王的小女儿。

吕远智性子倔强,又有一副绝不服输的脾气,不信宿命非要去武院修炼,镇长便说情让他进了武院。在这个青玉镇,正是镇长无微不至的照顾,才让他没有受到太多外界因素影响长成一个愤世嫉俗的人。

星曜看了看低头沮丧的吕远智,眼中交替闪烁出异样的光芒,几次都是欲言又止,他摸了摸外孙的头,看到他抬起头来眼中那澄澈的光芒,终于下定了决心,沉声说道:“智儿,你已经十二岁了,有些事关于你父母亲,是时候该告诉你了。”

“我的父亲母亲?”吕远智猛地一震,从小无父无母全靠爷爷一手拉扯大的他最想知道的便是为什么他现在在青玉镇,他的父母亲现在又在哪里,只是每每当他问起这个,星曜就黑下了脸。

“对!”星曜谨慎的环顾了下四周,确定没人后才缓缓说道,“那件事情虽然被传的沸沸扬扬,但人们只知结果,却不知中间那曲折的经过。”

“智儿,”星曜深吸一口气,这些话在他身体憋了太久,突然一次性说出来连他都有些承受不住,“爷爷所在的家族,是那十八世家之一,我们青玉镇依附的顶尖势力星族的四大分支之一的诸星一脉。”

“诸星......一脉?”吕远智看到星曜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骄傲,内心却是困惑不已,“可是,之前老师让我们背诵的知识里分明写着星族只有三大分支,星图、星符、星灵。”

“三大分支?呵呵,那不过是因为我们诸星一脉没落后,那些所谓的‘本家’重新修改了族谱罢了!稍有名气的势力哪个不知道当年号称肉身无敌的诸星一脉?”星曜露出不屑的表情,夹杂着悲痛与惋惜,看着吕远智充满好奇的眼神,一段过往被娓娓道来。

血脉传承之所以如此霸道,就在于这些家族通过传承获得了独特的武学与天赋神通,天下武学分为三种:普通武学、稀有武学、传说武学,这其中普通武学又分为天地玄黄四级,稀有武学与传说武学又分为上中下三品。而血脉传承的家族所拥有的独特家族武学至少是下品稀有武学!诸星一脉的家族武学——诸天星辰体更是上品稀有武学,可惜几次巨大的动荡后,诸天星辰体和上一任的脉主一同消失不见了。没了诸天星辰体的诸星一脉开始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逐渐被另外三个分支排挤出了权力中心,到了近些年上至代脉主星曜下至刚入武院的子弟都无法进行完整的血脉修炼了!

终于星曜与他的诸星一脉被贬谪到边荒之地去帮星族打理无关紧要的生意,诸星一脉也渐渐淡出了世人的视线。直到那一年,星曜外出求学的儿子星河带回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儿......

“你的母亲吕凌儿和你的父亲星河早已私定终身,我本来也无意过问他们之间的婚事,只是无意之中我听闻你的母亲竟然是我们裁决王朝的小公主!”说到这,星曜再也无法平静,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强忍住心中翻腾的气息看着吕远智。

“你父母的婚事违背了血脉盟约,是天地不容的!那个家族会愿意出现混血子嗣断了传承,更何况你母亲的身世如此恐怖,裁决王怎么会允许自己继承者的子嗣是个混血废物?就算我们是废脉,也决不允许混血联姻!”星曜深深叹了口气,脸上的悲伤之情让人动容,“本来这也算不上什么天大的事情,如果强行让你父母分开,事情也可以完结。可偏偏当年你母亲肚子里已经怀了你!裁决王是绝不会允许一个混血的子嗣出生使家族蒙羞,那将会被其他所有势力耻笑。那时的我狠不下心来啊,毕竟那是条生命,活生生的生命啊。”

说到激动处,星曜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吕远智连忙扶他到屋里坐下,脑袋里却全是他说的那惊心动魄的过往。他轻轻抚了抚星曜的背,嘴上却焦急的问道:“爷爷,那后来呢,后来怎么了?我听说后来我们诸星一脉被灭门了,那我的父亲母亲去了哪里,为什么现在只有你在我身边?”

心中隐隐有些不详,吕远智怀着复杂的心情继续听了下去。

“后来,后来自然是那裁决王朝的人兵临城下了。在我们古剑皇朝,裁决王执掌了刑罚,裁决王可以裁决所有人的生死,审判所有人的功过。他的亲生女儿违背了血脉盟约,为示公允,高高在上的裁决王亲自带着浩浩荡荡的裁决军来审判我们!”回想起那个日子,星曜眼中尽是恐惧,他颤抖着握紧吕远智的双手,说道,“我们诸星一脉令裁决王蒙羞了,必然要遭到灭门之灾。”

“那,那我的父亲母亲呢?”感觉到外公粗糙的双掌用力的攥紧了自己的双手,吕远智能感受到他内心深处的恐惧......还有那滔天的恨意!

“那一日,你的外婆,还有你许许多多未曾谋面的亲人都被裁决军屠戮殆尽,诸星一脉自此几乎灭绝。你的母亲令家族蒙羞,裁决一族的人将她视为一个耻辱,认为死亡对她来说太过便宜,最后将她囚禁在那惨无人道的裁决之狱中,日日受尽折磨而不得死亡!”星曜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通红的眼睛几欲渗出血来,他强忍恨意继续说着,“而我们这曾经给星族带来无限风光的诸星一脉,更是背负上了千古骂名,被星族称为罪脉,被世人唾弃!啊,家族千万年来的荣光,都毁在了我的手里,我痛啊!我恨啊!”

从星曜的眼神里,语气中,吕远智能感受到当年那场灭顶之灾有多么可怕,能体会到为了让他这个遗腹子生存下去,整个诸星一脉,以及他的父母亲人付出了多么惨烈的代价,还有爷爷那藏于心中,此时如山洪般爆发的恨意!

吕远智捏紧了小小的拳头,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生命异常沉重,那是他最亲近的家人们用鲜血与尊严换来的!还有他的母亲,至今还忍受着无边无际的痛苦!

可他什么都做不了,当听闻自己是个混血废物的时候,好像从天上狠狠的被抛了下来,痛彻心扉。

“爷爷?那我为什么会活下来......还有我的父亲,他到底怎么了?”看到已经失去冷静的老人死死抓紧自己瘦弱的身躯,吕远智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你还活着......”星曜脸上露出苦笑,喃喃道,“是啊,你本该被扼杀在婴儿时期,混血废物生来便是家族所不耻。那日灭族,诸星一脉被屠戮殆尽之际,裁决王终于禁不住你母亲的苦苦哀求,还有我们卑躬屈膝,丧失尊严的跪地乞求,答应留你一命。虽说你让裁决一族蒙羞了,可终归还是他的亲外孙,滔天怒火也在诸星一脉被灭后得以平息。至于你的父亲......你的父亲他......”

“他到底怎么了?”吕远智心急的追问道,不好的预感愈发浓厚。

“事后,裁决王对外宣称是我们诸星一脉的人蛊惑吕凌儿犯下这滔天大罪,诸星一脉的人当被灭门。而你虽是不该出生的混血废物,但已经出生了,那也算是一条生命,裁决王甚是疼爱你的母亲,最后便准许我带着你活下去!”

说到这里,星曜的脸陡然变得扭曲疯狂,他的手指就快要嵌入吕远智的肉里,那股恨意,让人害怕:“他裁决王自然可以为了一己私欲,作出这种放你生路,灭我家族的事来。他不怕天下人说闲话,说他明明是为了保全颜面而来屠族,最后却作出把混血废物的命留下这等自己打脸的事来,只因他是站在世间巅峰的强者。他把所有的过错都加诸在了你父亲的头上,你的父亲星河,当场被打的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吕远智的心沉到了谷底,自古便有轮回复活一说,指的是修炼者即便身死,也能再入轮回,达到帝皇境的强者更可以将死去的人复活!修炼者间的争斗没有血海深仇是不会将人形神俱灭的。

因为被形神俱灭的人,将会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

这算什么?自己的出生,害的母亲遭受无尽的折磨,害的父亲形神俱灭,害的家族惨遭灭门。那么多生命与代价换回来的自己,却是一个无法修炼,遭人嘲笑的混血废物?

看到孙子眼中暗淡下去的光芒,星曜长叹一声,从身后角落里的木箱中取出了一个青瓷小瓶。

“智儿,这些事情本来你若永不知晓,尚还能平平稳稳的过一辈子。可我既然想好了要告诉你,就是因为,你和爷爷不一样!”星曜的语气忽然严肃了起来,既没了恨意,也没了无力,“爷爷已经是个废人了,我知道你的心思坚韧,也绝不愿意顶着个废物的名字度过一生。嘿嘿,他们认为混血无法修炼,无非是因为异常的血液阻碍了你吸收天地元气,有了这枚血丹,将你的血脉进行重塑,就可以迈上修炼一途了。”

看到爷爷从那青瓷小瓶里取出一枚血红色的丹药,吕远智明白了那意味着什么。大千世界什么最难得到?不是那令人眼馋的武学功法,而是富有各种功效的丹药、具有可怕威能的兵器以及神秘莫测的符文,只因为无论是丹药师、炼器师还是符师,俱是这大千世界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这血丹便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丹药师炼制成的丹药,号称可以溶解人体内的血脉之力,将一个有血脉传承的人变成一个普通人。即便放在大千世界也是非常罕见的丹药!

“你赶快将这枚血丹服下,以你现在的体魄应该可以承受的住了。”星曜把血丹递给了吕远智,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吕远智心中也是满怀希冀,毫不犹豫的吞下了血丹。

血丹入口即化,他只觉一股热流从元海忽然窜出,好像有着灵智一般疯狂的涌入周身的血液当中。就在同时,吕远智感觉全身的血液似乎在刹那间沸腾了一般,似火般燃烧起了他的五脏六腑、骨骼筋脉,一遍遍煅烧着他的身体。

此时从外面看,吕远智全身通红,体表呈现出晶莹透明的红色,汗水一层层溢出体外,连他那有些瘦小的身子都隐隐有些张开了一样,一缕缕肉眼可见的青烟从他头顶冉冉升起,不过这样的血液沸腾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在他双目紧闭,牙关紧扣快要坚持不住时,皮肤上那透明的红色逐渐淡了下去,那血液的沸腾也如潮水般退了下去。

“呵——”吕远智口中吐出一口长气,急促的喘了几下后,皮肤忽然从那正常颜色又向着透明的蓝色转变。这时的他只觉刚刚降温的血液倏忽间变的寒冷刺骨,极度的冰凉入侵了他刚刚被折磨过的五脏六腑与骨骼经脉!那种痛苦,无法言说,明知道体内的变化预示着一种好的征兆,他还是有些难以忍受。

星曜在一旁看的焦急,殊不知这血丹药力霸道,是天下血脉传承者最恐惧的东西,那血液的溶解重塑,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了的。

吕远智的意志逐渐变的模糊,过分的痛楚已经让他的神经都有些麻痹了,就在他想要放弃时,忽然想起爷爷所说,母亲为了让他活命常年累月都不断的忍受着非人的折磨,他的父亲更是被打的形神俱灭,而他现在受到的这点痛苦又算什么?

他咬紧牙关,一丝丝血迹从嘴唇上流下,察觉到吕远智身上的异常星曜才冷静下来,有些后悔自己不该那么早就让他服下血丹,现在看来这重塑的过程哪里是他这样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可以承受的住的?

在星曜无计可施之时,吕远智终于凭着远超同龄人的毅力生生挺过了最后的阶段,在皮肤再次恢复到常色后,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睁开双眼后的吕远智总觉得身体里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就好像是忽然间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无论是视力还是听力等基础身体机能都跃迁了一个新的层次,一直以来瘦弱的身躯也不再那么疲乏,轻轻抚摸皮肤竟然能感受到隐隐存在的巨大力量,那是强健体魄的表现!

看到焕然一新的外孙,星曜心中一阵激动:“怎么样,智儿?”

……

未完,阅读更多精彩后续,请戳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