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校园草丛撞见女教师在做羞人事,事后校方说是特殊安排

2017-05-26

九月,江京中医药大学,图书馆。

方丘随手从书架上选了一本中医古籍《正骨学》来到休息区。

作为刚入学的大一新生,因今天下雨无法军训,他第一时间就来到图书馆里看书。

虽然考上大学之前对中医不太了解,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中医和治病救人的兴趣。

当然,他报考中医药大学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方丘拉开一张桌子面前的椅子,坐下,将《正骨学》放在了桌面上。

低头看着眼前的书。

可他并没有翻书,只是随意的将双手放在书的两侧。

而后,右手轻轻一拍。

诡异而又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没有丝毫其他动作,就这么一拍,书竟然悄无声息的自动翻页了!

面对如此诡异的情景,方丘竟神色如常,仿佛一切很正常一般。

幸好学校刚开学,整个图书馆人少的可怜,无人看到刚才那诡异的一幕,否则还不会以为闹鬼了被吓死。

方丘的右手不断抬起拍下,书不停的翻页,直到进入正文。

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

刚读完一页,右手再次抬起,准备轻拍而下。

这时一个急促脚步声从远处响起。

方丘神色如常的将抬起的手,慢慢放下。

书安静的没有翻页,身后的声音却已至。

“方丘,我终于找到你了!”

方丘转头一看,来人正是他们三班的助理班主任,柳菲菲。

一个漂亮热情的大三学姐。

记得开学第一天,当时柳菲菲一露面,说是他们三班班主任的时候,整个班的男生顿时两眼放光的狼嚎了起来。

“没想到你这么好学,大家都军训累的睡大觉的时候你竟然跑来看书?!”

柳菲菲走到方丘对面,坐下后瞥了一眼桌面上的书,赞赏的说了一句后,好奇问道:“古文?看的懂吗?咱们中医学专业可是第二个学期才开骨科方面的课,现在看有点早啊!”

“只是随便看看。”

方丘并没有直接说自己能看的懂。

他确实能看的懂。

“精神可嘉!”

柳菲菲赞道,然后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他问道,“我打你电话半天都没人接,怎么回事?”

方丘闻言一愣,立刻掏出口袋里的手机一看,发现上面果然有五个未接电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静音了,没听到。”

柳菲菲这才宽慰的点点头,看来不是故意不接自己电话。

自己第一次担任班主任,对这群新入学的大一学弟学妹抱有相当高的期望的,可不想这开学没几天班里就出来一个不服管教的家伙。

“是这样,之所以给你打电话是咱们学院临时决定明晚在操场举行大一新生露天中秋节晚会,学院要求每个新生班都要出节目,我这是来找你报节目的。咱们班每个人都要报,你可不要想着逃脱,报完我会再从中筛选的。”

柳菲菲解释了一下,然后直接问道:“你有什么特长?”

“特长?”

方丘想了想,说道:“会吹奏笛子算不算?”

柳菲菲闻言眼前一亮,急忙问道:“水平怎么样?国家几级?”

“一般般吧,没考过。”

方丘想了想自己的水平,然后对比了一下老爷子的水平,立刻对自己下了一个相当中肯的评价。

柳菲菲有些失望,本来还想着班里能再出一个惊艳的节目,没想到水平只是一般般。

“我能先听一下你的吹奏吗?”

此时她心中打定主意了,如果真的如眼前这小子所说水平真的一般般,那就不用上报了。

方丘有些为难的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笛子现在在宿舍。”

然后指了指书。

意思很明显,我要看书,不想回宿舍。

“小方啊!”

柳菲菲这一声亲切小方直接喊得方丘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时间紧迫,今天中午就要往上报节目,你要体谅一下学姐嘛!”

看着大美女学姐满脸微笑软语相求的模样,方丘顿时头大了。

这一招有点吃不消啊!

拒绝吧,不好意思。

可不拒绝正常情况下自己光往返宿舍和图书馆就得在路上走四十分钟。

他实在不想浪费太多时间,而且他是新生,还没有图书馆的借阅证,不能把书外借只能留在图书馆里看书。

略微迟疑了一下,方丘才说道:“这样吧,学姐,我给你表演一下手笛吧,这样似乎也能大体了解一下我的水平,怎么样?”

“手笛?什么是手笛?”

柳菲菲一脸疑惑,心中又来了兴趣。

方丘耐心解释道:“手笛是利用双手当做乐器共鸣箱的吹奏方式,很简单的。”

一听很简单,柳菲菲兴趣又下去了。

见方丘这么好学,她作为班主任兼学姐也不好意思打搅,只能同意这个折中的方法。

“那好吧,我就洗耳恭听了。”

见不用回宿舍了,方丘微笑着将手机放下。

在美女学姐的注视下,直接双手十字叠掌成捧手状,空出掌心,拇指并拢漏出一个小孔。

嘴靠近拇指。

胸腔鼓动。

气流从口而出。

一段优美的旋律瞬间响彻整个图书馆。

“这是?”

柳菲菲眼睛瞬间瞪得大大,满心震惊,不禁失声道,“这是《青花瓷》?”

下一幕直接把她惊呆了。

方丘竟然一边吹奏一边点点头,竟然丝毫不影响吹奏。

柳菲菲失神的看着方丘。

她本来以为手笛和吹口哨差不多,可万万没想到竟然如此神奇,而且吹奏出了仿佛天籁般的旋律。

这一手也太绝了!

真没想到自己自己班里竟然隐藏着一个如此厉害的家伙!

根本来不及再多想,她直接就沉醉在了了优美的旋律中。

她放佛感觉到自身徜徉在江南的古色古香的风景里,撑一把粉红绘花油纸伞,站在石桥上,凭栏一眼望千年,看到优美的青花瓷出世,看到了婉转凄美的爱情故事。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她似乎是一个旁观者,又似乎是凄美爱情故事的女主角。

一种愁绪,一种思念。

淡淡萦绕心头。

好美!

好悲!

旋律继续,带着她徜徉在江南烟雨中,就就沉醉流连,难以往返。

…...

一曲吹完,方丘放下双手,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还沉浸在旋律中的美女学姐,没做打扰,继续看书。

一分钟后。

美女学姐清醒过来,直接一把抓住他的双手,两眼放光的说道:“太厉害了!方丘你实在太厉害了!太好听了!”

“青花瓷我听了不下几十遍,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动听的让人沉浸其中!谁能想到你竟然竟只凭借一双简单的手,吹出人间天籁啊!”

“师姐,你过奖了。”

方丘急忙抽出手,有些尴尬的说道,他还真不觉得自己水平怎么样。

“一点都没过奖!”

柳菲菲直接否定了方丘的自我评价,然后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都这水平了你还说自己一般般,我差点被你骗过去了!现在,作为班主任我正式通知你,你的节目被征用了,不用什么笛子,直接用手吹就行了!”

说完,她就兴奋了笑了起来,“这下咱们班有两个节目了,一定会大放异彩的。”

“两个?”

方丘疑惑的问道,“另一个是什么节目?”

“陈聪的武术表演!这小子也藏拙,拳打的虎虎生风的,竟然不说,虽然比你的表演差了点,但也是好节目!”

柳菲菲站起来,冲着方丘举起粉拳加油道:“咱们班明晚就靠你们俩了!加油!”

说完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借书证扔给了方丘。

“这是学姐给你的奖励,等你们的借书证办下来再还我。”

说完,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2。

武术?

方丘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笑了。

武术,他也会。

不过他的叫武功。

或者武道。

想到武功,方丘不禁一脸怅然,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老爷子现在怎么样了?

他三岁武道开蒙,今年十七岁,整整苦修十四年。

而这都是在所有人包括父母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的。

三岁那年他遇到了老爷子,老爷子偷偷教了他十二年。

直到高二那年,他突破了一个境界才察觉到老爷子身患隐疾,也在那个时候这才知道老爷子为了教他,竟然一直用自己强大的修为压制着病,没有去治病。

直到快要压制不住了,老爷子只留下一句话悄然离去,不知所踪。

“已无可教,好好修武,我去治病,有缘再见!”

他很清楚老爷子的伤绝对不好治愈,否则何必拖这么久。

只要想到一个在他三岁萍水相逢的人无怨无悔的教导了他整整十二年,而自己却无法回馈甚至帮助他一丝一毫,他心中就不由的一阵愧疚和疼痛。

所以,他报考了中医药大学。

希望能学成大医,治好老爷子的病。

也希望能治好更多人的病。

他很清楚,这个学成时间越短老爷子危险就越小一分。

只希望老爷子能坚持到那一天。。

最让他感到为难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老爷子具体患了什么病,虽然他察觉到隐疾存在,但不清楚具体病情。

因此他无法针对性的学习。

所以没办法,只能中医涉及的治疗方法,他能学多少就学多少,而且尽量不浪费一分一毫的时间。

而他之所以会先看骨科类的书籍,是因为自己是练武之人,对筋骨多少了解一些,跌打损伤这些治疗方法他跟老爷子也学了一些。

所以这方面的古籍他上手比较快。

期望以点带面,学成大医。

希望老爷子一切安好!

方丘心中感慨一句,将借书证收起,收敛了心神,继续看书。

图书馆也随之恢复了静谧。

随着方丘手掌不断抬起,落下,一页页书不断翻开。

很快,一本书看完。

他站起身来进入书架又挑选了一本关于骨科的古籍。

他准备一科一科的来,直到全会,而且只看古籍,如果现代医学能治好老爷子的病,早就治好了,老爷子不会压制这么久,所以他选择在古籍了寻求方法。

很快,又一本看完了。

方丘看书很快,快的完全不像是看书,而是在翻书。

一上午过去了,方丘已经看了四五本骨科类古籍了。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中午十一点了,他伸了个懒腰,调动内气在内体转动了一圈,疲劳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拿着未看完的书,他又选了几本关于骨科方面的古籍准备带回宿舍看。

来到了借阅处,将书籍和借阅证递给面前的图书管理员,一个看起来有些冷峻的中年人。

中年人随意看了一眼借阅证,然后瞥了一眼那一摞古籍,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抬头看向方丘,眼神中诧异更重了。

“新生?能看懂?”

“能。”

方丘很简单的回了一句。

中年人闻言笑了:“小家伙口气不小。”

方丘也笑了,不置可否。

中年人摇摇头,刷了一下借书证,把书籍记录了一下,都还给了方丘。

将书放到书包里,方丘来到图书馆门口,拿出雨伞,背着书包直接撑伞淅淅沥沥的小雨中。

目光所及,他看到远处都是躲着水洼走路的学他

见此情景,方丘微微一笑,直接迈步进入了水洼。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水洼的水竟然随着他的落脚向四周散开,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控制着它们,直接在他脚下形成了一个小小无水的空地,而这些周围的水根本没有回流浸湿他的鞋!

他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向宿舍,丝毫不避讳任何出现在面前的水洼。

等碰到人之后,他才和其他人一样,躲着水洼走,一副怕浸湿鞋的样子。

二十分钟后,方丘刚来到宿舍楼下,就在这时,突然一辆车从疾驰而过。

正好压过他旁边的一片水洼。

水花四溅!

方丘眼睛中蓦地精光一闪,全身内气瞬间调起。

飞溅的泥水在方丘身边似乎碰到一层保护罩一样,全被隔开了。

泥水丝毫未沾!

但周围的同学可就惨了,全都被泥水喷了一身,好好的一身衣服全都弄脏了,像掉沟里了似的。

甚至有好几个女生脸上都被喷全是泥水,看着自己浑身上下忍不住低声哭泣了起来。

“MD,什么素质!”

“在学校里还开这么快!不怕撞到人吗?”

“一看就知道是暴发户!没素质!”

……

瞬间,周围遭难的学生对着奔驰车的方向怒骂起来。

3。

方丘眯着眼看着那车的方向,眼神一片冰冷。

车在前面宿舍楼底下停下来了,下来两个带着一副戴墨镜的人壮汉,然后撑着伞恭敬的拉开后面的车门。

车里面下来一中年人,一个穿着一身嘻哈服学生模样的高傲年轻人。

两个壮汉,赶紧把伞递了上去,自己身子却在外面淋雨。

方丘慢慢的走上去,安静的站在一旁。

他在等,等车上的人给刚才的学生道歉。

若是道歉,这事他当做没发生。

若是不道歉……

今天这事没完!

下来的年轻人先是看了看看了看后面泥水满身的学生,不屑的撇撇嘴,然后抬头看了有些破旧的宿舍楼,眉头皱了一下,转头看向中年人。

“爸,你真的打算让我住着啊?这破楼?”

中年人显然也被宿舍楼的破旧的样子弄得一愣,但还是坚定的说道:

“你是来学习的,不是来享受的!就住这!”

听到老爸严厉的语气,年轻人垂头丧气说道:“那走吧,好好把我宿舍打扫一下,我要一个人住!”

说完,就要抬腿往宿舍楼走。

“等等!”

突然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这对父子转头看去,看到一个撑着一把黑伞后背背着双肩包的俊秀少年走了过来,目光清冷的看着他们。

两个壮汉立刻警惕的挡在了父子面前,冷冷的盯着方丘。

“什么事?”

年轻人傲慢的看了方丘一眼。

周围的学生也都诧异的看着方丘,不清楚他为什么叫住这一伙开着大奔明显有钱有势的人。

“我觉得你们是不是应该向他们道歉?”

方丘指着不远处如落汤鸡一般的同学们。

我觉得你们是不是应该向他们道歉?

这简单的一句话让那些一身泥水的学生瞬间感觉一股暖流直击心房。

他们只是在背后抱怨,却因为畏惧权势而不敢当面指责。

但现在有人替他们出头,说出了他们心中的话!

周围围观的无关的学生也被方丘这些话吓了一跳。

不少人瞬间在心中为方丘竖起大拇指。

也有不少同学觉得方丘在以卵击石。

这时,方丘的班主任美女学姐柳菲菲和自己舍友也从食堂刚吃完饭,出来路过男生宿舍楼,正好看到刚才学生被喷泥水的那一幕,心中很是气愤。

又看到自己班的学生方丘冲了上去,赶紧停下来看。

一副随时准备上去支援的样子。

“道歉?”

年轻人看了看那些满身泥水的学生,直接对两个保镖说:“走,上楼。”

中年人也看到了那些学生,只是皱了皱眉,想到自己身份,便没有任何表示。

这对父子还没迈步,方丘就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把他们吓了一跳,刚才还在他们身侧呢,怎么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那两个壮汉瞬间如临大敌,他们也没察觉到眼前这小子什么时候过去的。

难道是高手?

但是看这身板实在不像。

“弄了别人一身泥水,一点歉意都没有,有点不像话吧!”

方丘冷冷的盯着那父子二人。

一身气势一发而没。

然后隐隐待发。

他虽然不想暴露修为,但是不代表他可以对恃强凌弱视而不见。

学武干什么?

不就是惩恶扬善吗!

对方丘身上那股稍微泄露一点气势那对父子没有任何感觉,但那两个壮汉,瞬间脸色变了。

这气势……

两个人连伞都顾不得提父子两人打了,直接挡在了扔掉伞挡在了父子面前,双拳紧握,一身肌肉绷紧,死死的盯着方丘。

一副随时准备拼命的架势。

父子两人疑惑的看着两个保镖,这可是他们专门高薪聘请的武术高手,还从来没见过他们如此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怎么今天对一个学生如此呢?

周围的学生满脸疑惑。

心道,这保镖也忒负责了点吧?

方丘淡淡的看了两个壮汉一眼,问道:“你们要挡我?”

瞬间所有人目光集中到两个壮汉身上。

“不敢!”

两人赶紧说道。

简单两个字瞬间惊掉了一地眼球。

不……不敢?

关注公众号:睡前偷偷看,回复:656,即可获取全文阅读,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