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多金男将她宠上了天,都是彼此的第一次,她却在结婚前逃跑了

2017-06-06

柔和的阳光带着暖意穿过玻璃帷幕,映照进一间装潢温馨雅致的客厅里,嫩黄色的墙上挂着一张张的照片,照片里的男生穿着淡蓝色的高中制服,手里牵着一个穿海军领制服的女孩,青春正好的两个人笑得一脸灿烂。

另一张照片,男孩穿着学士服搂着女孩,两人在家人的簇拥下留下永恒的纪念;墙边的最后一张照片,依旧是同一对男女,男孩身穿深绿色的军装,衬出他英挺健硕的身躯,此时的他已经从男孩蜕变为男人,立体深邃的五官多了几分沈稳内敛,身畔的女孩也从一脸稚气变成了清丽可人的小女人。

厨房里逸出烤面包的香味,瓦斯炉上的平底锅正煎着火腿和荷包蛋,发出滋滋的声响。

眼看火腿和荷包蛋煎得差不多了,徐沁浓取出烤好的面包,夹上火腿、蛋和几片生菜,做了两个总汇三明治,倒了杯冰牛奶,摆放在餐桌上,贤慧得宛如一个完美娇妻。

她脱下腰间的围裙,走出厨房,推开卧室的门扉,轻轻走到床畔,看着还在熟睡中的巨浚业的脸庞,顽皮地轻抚着他脸上那两道又浓又黑的眉毛,然后滑过高挺的鼻梁、薄而好看的嘴唇,最后停留在他下颔新生的髭须上。

看着他的睡脸,她清丽的脸上漾起一抹甜甜的笑容,明明他已经是个二十九岁的男人了,但为什么睡脸却无辜地像个小男孩,可爱到让人移不开视线呢?

这个男人啊,她从十七岁就认识他了,原以为两人的邂逅只是生命里一段不经意的插曲,没想到一转眼,两人竟然在一起十年了。

这十年里,他们一起经历了好多事情,从学生时期互看不顺眼,到两情相悦,他去离岛当兵,她每天写信给他,退伍后,他又出国攻读硕士学位,泰半的时间两人都分隔两地,但感情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反而像剪不断似的,一天比一天更爱对方。

其实,她已经无法分辨是自己在时间的洪流中等他回来,还是他一直守护着她,陪她成长,挨过苦涩的青春期,分享生命里值得欢庆的每一刻。

现在的巨浚业早就不是那个会被她耍得团团转、一副拿她没辙的男孩,而是在赫赫有名的“齐威科技”担任研发部总经理,领导着一群优秀的研发团队在科技业发光发热。

“喂,总经理,起床了......”沁浓轻拍巨浚业的肩膀,故意用他上班的职称闹他。

今天是他正式升任为“齐威科技”研发部总经理的日子,她想成为第一个叫他总经理的人。

“再让我睡十分钟......”他侧过身,像个孩子般耍赖。

“喂,已经七点二十分了喔,再不起床又会没时间吃早餐。”她轻捏了下他的脸,将温暖的棉被往下拉。

这男人什么都好,唯独像个小孩子一样爱赖床。

一股凉意灌入他的衣襟,他睁开惺忪睡眼,一见到她娇媚可人的脸蛋,便大手一伸,搂住她纤细的腰,带进怀里。

“啊......”她猝不及防地轻叫了声,重心不稳地跌躺在床上。

巨浚业利落地翻转过身,将她压覆在床上,健硕的体魄抵在她柔软馨香的身躯上,轻易地唤醒他勃发的欲望。

触及到他愈来愈炽热的欲望,一抹羞怯的红潮从她的耳根一路灼烧到粉嫩白皙的脸颊。

“我是来叫你起床,不是来陪你睡觉的,快起来啦......”她娇嗔道,双手抵在他的胸膛前,努力抗拒他暧昧的撩拨,深怕爱火一发不可收拾,又会像昨天一样搞到两人上班都差点迟到。

“除了睡觉,我们还有很多事可以做......”他低沈的嗓音带着刚睡醒时浓浓的鼻音,俯下身,啄吻着她诱人敏感的颈项。

他搂着她,将脸埋入她细致的颈窝,贪婪地吸取她香甜的气息,确定她是真的在他的怀抱里。

谈了太久的远距离恋爱,想念她时,仅能靠着冰冷的屏幕视讯来安抚自己焦躁寂寞的心,那感觉实在太糟了!而如今,每天睁开眼的第一眼就能看到她,贴触着她柔软的身躯,他漂泊的心终于踏实安稳了。

巨浚业以一种最直接也最原始的方式表达内心火热的情感,一路啄吻着她细致的颈间,双手也撩开她的衣襬,在她的腰间不安分地撒野起来。

“不可以!”她抓住他的大手,用剩余的一点理智抵抗他的热情,娇声制止道:“今天艺廊要召开一个重要的记者会,我要早一点进公司去勘查会场。”

“好吧!”他轻咬她的胸口,暧昧地暗示道:“徐沁浓,你欠我一次,记得晚上要还我。”语毕,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翻身下床。

“谁欠你啊!”她娇嗔道,乘机捞起床角的抱枕,重重地朝他结实的臀部打了一下。

“不管,反正你就是欠我一次。”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走进浴室里刷牙洗脸。

趁着他梳洗的空档,她利落地将棉被折好,打开衣柜,思索今天要穿什么上班。

衣柜的右手边挂着各式各样的洋装和窄裙,左手边则是熨烫整齐的衬衫和西裤,还有她为他选购的名牌领带。

去年底,他辞掉在硅谷担任研发工程师的工作,返回台湾,两人即在她工作的艺术中心租了一间两房一厅的小公寓,展开甜蜜的同居生活,就是希望每天早上睁开眼睛,映入眼底的是对方的脸庞,而不是空荡荡的房间。

假日时就跟一般情侣一样,相约去逛街、看电影,有时候不想出去,就懒懒地腻在沙发上看DVD,偶尔也会为了今晚谁洗碗而拌嘴。

想起两人这段时间甜蜜的同居生活,她嘴角微微上扬,敛回心神,套上丝质衬衫和黑色窄裙,将过肩的长发梳成发髻,坐在化妆台前上了点淡妆,整个人益发娇媚可人。

透过镜面,她觑见巨浚业从浴室里走出来,从衣柜里拿出衬衫和西裤换上,正犹豫着该挑哪条领带才好。

她放下蜜粉,走到衣柜旁,抽了两、三条领带放在他的胸前比较着。

“打这条淡蓝色斜纹的领带好了,跟你衬衫的颜色比较配......”沁浓踮起脚尖,娴熟地为他打领带。

巨浚业专注地凝视着她美丽的脸蛋和忙碌的小手,享受着此刻被她宠爱的感觉。

他喜欢每天早上都被她甜甜的嗓音唤醒,而不是被闹钟的铃声吵到耳朵发痛;他喜欢上班前吃到她准备的新鲜三明治,取代油腻腻的美式汉堡;他喜欢周末和她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吃洋芋片,那胜过和一群男人混在酒吧里消磨时间。

他还喜欢在睡前搂着她,听着她带点撒娇软软的声音,哪怕只是聊些生活上的琐碎小事,他都感到温暖踏实。

十年前,从他第一次在白千层树下遇见她,她野蛮地攀上墙头,那率真又甜美的笑容立即掳去了他的心,视线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又一次,她在雨夜里打电话给他,一个人孤伶伶地缩在便利商店前避雨,她脆弱无依的处境教他明白什么叫心疼,他怜惜她在成长过程中所受到的痛楚与委屈,恨不得立即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替她挡下所有的苦痛。

为了给她一个幸福的未来,让她拥有安稳舒适的生活,他在拿到硕士学位后,并没有立即回国,反而加入了硅谷的科技公司的研发团队,争取高薪。

直到研发工作告一段落后,他放弃原公司优厚的续约条件,毅然决然结束在美国的生活,回到台湾。

这几年,他们承受着相思和寂寞的煎熬,克服距离所带来的不安和猜忌,而现在他终于能实现当年的诺言,有足够的能力给她一个家。

今晚,将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夜晚......

“真帅,不愧是“齐威科技”最帅的总经理......”她打好领带,拍拍他的胸膛,露出满意的笑容。

“真的很帅吗?”他温柔地盯着她微笑的小脸。

“帅死人了,帅到能迷死一票女生喽~~”她甜甜地揶揄他。

“那有迷倒我们既漂亮又有才华的徐沁浓小姐吗?”他轻谑道。

“懒得和你斗嘴了。”她柔柔地瞪了他一眼,心里溢满甜蜜,转过身正欲离开时,腰间突然多了一股蛮横的力量,阻去她的步伐。

巨浚业霸道地将她带进怀里,手臂牢牢地圈住她纤细的腰身,让两人的身躯亲密地贴触在一起。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眸光炽热地盯着她带着一丝娇媚的脸庞。

“你真的很无聊耶~~”她轻搥他的肩膀,柔声训斥道:“巨总经理,再不出去吃早餐我们上班都会迟到。”

她嘴巴虽然倔强地没有说出对他的迷恋,但撒娇的举动早已说明了她对他的感情。

这辈子,她认定他是她唯一的男人。

自从两人同居以后,她不用再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屋子。

不用再面对计算机视讯扮鬼脸、不用再寂寞地锁上沉重的铁门、失眠时也不用搂着棉被瞪着天花板发呆......

她想见他时就可以见到他,偶尔还可以任性地对他撒娇,生病时有人照顾、下班也有人来接......有他在身边,她真的觉得好幸福。

“如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那我们就这样一直耗着。”他加重力道,双手将她环抱得更紧。

他的目光既深情又野蛮,霸道地想知道自己在她心底占有多少分量?对于筹备已久的计划是否又有百分之百成功的胜算?

“我们帅气又性感的巨总经理,不只迷倒一票女生,也把我迷得晕头转向、让我心底只装得下你,看不见其他的男人,这样可以了吧?!”她一副拿他没辙的表情,踮起脚尖,在他刚毅的下颚印上一记吻。

他按住她的后脑,俯下身,给她一个热情又甜腻的吻。

半晌,他满足的结束这个吻,觑看着她红肿的唇,问道:“你今天几点下班?”

故事未完,关注卫星号“短言情”(dyqxsh),回复书号【26942】,即可阅读全文哦

微信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