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撞见清纯校花在酒吧做那种兼职,她说要给我进行免费服务……

2017-06-14

清江大学,女生宿舍楼前。

凌云手里拿着自己女朋友想喝的奶茶站在那里等待自己的女朋友下楼,要知道为了这杯奶茶,凌云省吃俭用。

凌云有些无奈,不明白这星巴克的奶茶到底和速溶的有什么区别?

一杯奶茶简直可以抵得上凌云三天的饭钱。

姗姗来迟的李蓉嫌弃的从凌云手中将奶茶拿了过来,淡淡的看着凌云问道:“你说今天有事想要和谈?”

“对啊。”凌云兴奋的看着李蓉,道:“我昨天将我们的事情告诉我爸妈了,我爸妈非常高兴...想要带你回去看看……这礼拜如果有空……我们……”

“回家?见父母?”李蓉不可思议的看着凌云道:“你没和我在开玩笑吧!”

“没有啊……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也是时候……”凌云不明白李蓉的情绪为什么会这么高,水到渠成见双方父母不是挺正常的吗?

“呵呵,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分手吧!”李蓉脸色一冷,说话的声音丝毫不带一丝感情。

凌云看着李蓉不可思议的说道:“啊?蓉蓉你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知道你是不是想要给我一个惊喜?”

可是还没有等凌云的话说完,李蓉直接就拿起凌云给她买的奶茶,一下子就倒在了凌云的身上。

“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凌云看着从自己头发上面缓缓掉下来的奶茶,神情激动的说道。

“呵呵。”李蓉冷笑两声,不屑的撇了撇嘴:“你对我好?那我问你我想要爱马仕的包包,香奈儿的香水你能买给我吗?!还去见父母?你也不看看你家里什么样?!穷的叮当响,尤其是你的父母穷逼的农村人!他们有钱帮你娶媳妇吗!”

“我……农村人怎么了……”

凌云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还是被自己给咽了回去。

李蓉说的是实话,自己不过是一个穷酸的臭小子,自己平日里生活都非常的拮据,更不要说买这些昂贵的奢侈品。

“你看看这就是上次我对你说我想要的那个包?可是我等了两个礼拜!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最后还不是需要我自己来!有你这样的男朋友有什么用!”李蓉扬了扬自己手中的钱包,不屑的撇了撇嘴。

“我已经在攒钱了啊……”凌云着急的说道:“我最近天天在外面兼职就是为了能够满足你的需要啊!”

“呵呵!算了吧!和你在一起简直让人感觉到掉价!”李蓉从自己的钱包中拿出了两张一百块钱的人民币,甩在了凌云的面前:“穷逼,你还是回去好好的买一面镜子去照照自己的样子,你觉得你配合我在一起?”

“李蓉……”凌云没想到李蓉竟然会这么绝情...

“实话和你说了吧,当初的我不过是想要找一张长久的饭票而已,可是你看看你,连当饭票的资格都没有,我为什么还要在你的身上浪费时间?做人啊,你要有自知之明!还想让我陪你回去见你父母?这实在是太好笑了吧,我可不想以后我的人生中全部都是一群农村人!”

蹬蹬!

这一句一句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在狠狠的刺着凌云脆弱的心灵。

“今天是不是我做的哪里不好……让你生气了?这个玩笑真的一点都不好玩……你需要什么我给你买就是了……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回去的事情我们可以再商量啊!”

“够了!”凌云还想要继续说下去,只不过被李蓉尖锐的嗓音给打断。

李蓉不耐烦的看着凌云道:“我是不可能在一个乡下穷小子身上,浪费我的青春!”说完,李蓉就转过身朝着自己宿舍走了过去,只不过走了两步,李蓉重新看着凌云道:“以后请你从我的世界中消失!不要再来骚扰我!“

看着李蓉离开的身影,凌云绝望的跪在了地上,心碎了一地……男儿有泪不轻弹!

只因未到伤心处!

凌云没有回宿舍,他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太狼狈了,凌云失魂落魄的走到了校外,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看着街上的情侣幸福的相拥在一起,凌云的心情越来越糟……

“哎。”

突然,凌云的身前出现了一个捡破烂的老人,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凌云道:“小伙子我看你愁眉不展,介不介意和我这个老头子谈谈你心里的想法?”

“好啊!”

凌云在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朋友,能够有人想要听自己的烦心事,凌云简直就是求之不得。

凌云也不顾及脏乱直接坐在了拾破烂的老人身边,将自己发生的事情一股脑的全部都倾诉了出来...

一边说,凌云的眼角更是流出了不争气的眼泪。

“不是说老天都是公平的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现在确实是没钱没势,可是我这不是在为了我们的未来一起努力吗?!她为什么就不能够给我一个机会!”

拾破烂的老人看着悲伤欲绝的凌云,伸出手拍了拍凌云的肩膀道:“老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不要怨天尤人了。”

“放屁!”

凌云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上天怒骂道:“公平?!那里公平了!”

老人无奈的摇了摇脑袋,随后从自己的蛇皮袋中取出了一支笔,塞到了凌云的手里道:“这也许就是一次机会!”

凌云手里握着老人塞给自己的一只马克笔,茫然的看着老人。

老人摸了摸自己悠长的胡须笑道:“你可千万不要小看这支笔…好好利用它,你可以实现一切你想要获得的东西!”

一次机会?

实现我所有梦寐以求的?

老人看着呆滞的凌云微微一笑,转过身就朝着黑暗的角落走了过去。

 凌云刚想追过去问问,可是老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内。

凌云叹了口气,一边玩弄着手中的马克笔一边朝着学校走了过去。

回到宿舍,凌云的几个舍友正在忘情的在德玛西亚。

凌云躺在床上,两眼无神,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在默默的发呆。

凌云满脑子都在想着李蓉和自己分手的场景,那样的决绝……那样的不留一丝的余地!

“兄弟几个!特大新闻啊!”

就在凌云发呆的时候,宿舍的们嘭的一下就被一个胖子给推开了 ,这个胖子和凌云是一个班的,不过住在隔壁宿舍。

而且这个胖子叫王明,江湖人称八卦哥!

所有学校的花边新闻,都是这个死胖子第一个知道。

“我们学校的校花!美术系的姚艳涵,正在酒吧给人画肖像画!”

“卧槽,这真的假的?!不会吧!”

“是啊,姚艳涵平日里那么高冷,怎么可能会出去给别人画画?而且还是在酒吧这种?”

“死胖子你可别瞎说啊!”

校花始终是学校里一群宅男关注最多的,王明一提到姚艳涵,宿舍里面的几个牲口不约而同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键盘鼠标,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至于自己的那些队友……那就让他们孤军奋战好了……这个世界上游戏哪有女神有魅力?

要是放在往常,凌云说不定也会不时的插几句嘴,可是现在凌云根本就没有心情搭理他们……

“嘿,老四你还在发什么呆呢?!今天难得老大请客!还不赶快去宰土豪?”

老大叫做沈佳晨是一个富二代,不过他并没有富二代的那种与生俱来的架子,什么看不起贫穷人啊之类,根本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

不过这家伙有一个特点非常的突出,那就是抠门!

没错!这家伙非常的抠门!

平日里想让他请客吃饭,除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不然的话,简直就和天方夜谭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今天谈论姚艳涵进行到激烈之处的时候,沈佳晨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决定带大家伙的一起决帝豪酒吧看看!

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件事要是确切发生的话,他们也能够让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给自己画上一幅。

沈佳晨的决定当然得到了全场的一片呼声。

一直来到了酒吧,凌云整个人还是无精打采,浑浑噩噩。

“卧槽!真他么是姚艳涵!”刚进酒吧,沈佳晨忍不住一声惊呼。

凌云也顺着沈佳晨的手看了过去,只见姚艳涵正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在嘈杂的音乐中帮人画着肖像画。

在霓虹灯的映照下, 姚艳涵无形中增添了一股性感的味道……显得更加吸引异性。

只不过尽管如此,可是姚艳涵的周围全部都是一些酒气熏天的男人,那种饿狼扑食的眼神在姚艳涵凹凸有致的身上,不停的游走。

凌云见状,眉头不禁一皱。

“小妹妹,你这画的不行啊!应该是画了这么久身子太累了,这样过来陪哥哥我喝一杯酒。”就当凌云等人准备走过去的时候,一个带着金项链的光头,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姚艳涵的身边,举着一杯酒贪婪的眼神在姚艳涵的身上来回的打转。

“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姚艳涵微微一笑,非常有礼貌的婉拒了光头。

光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面露淫笑:“你不会喝啊,那没关系啊……哥哥我可以帮你的。”说着,光头就伸手想要去摸姚艳涵白皙的右手。

“不……不要!你不要这样!”姚艳涵急忙摆手,神色慌张的说道。

“别怕,喝酒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光头变本加厉,竟然将自己丑恶的嘴脸凑到了姚艳涵的身边。

“啊!”

姚艳涵惊呼一声,连忙后退了两步,和这个光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不好!”沈佳晨一声惊呼:“我们快去帮忙!”

“等一下!”

就当众人想要过去的时候,王明那个死胖子一把就将沈佳晨给拦住了:“这个光头我认识,是个狠人!在我们这一片非常的出名。”

“那又怎样?”沈佳晨不屑的撇了撇嘴。

王明摇了摇脑袋,神神秘秘的说道:“你知道光头的老大是谁不?是叶亮!”

“叶亮!”

沈佳晨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叶亮可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人。

“那怎么办?总不能够见这样的见死不救啊!我们可不能够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被这个死光头给糟蹋了吧!”沈佳晨在一旁暗自跺脚。

然而就在他们几个疑惑的时候,光头更加狂妄,竟然直接拉住了姚艳涵的手,狠声道:“怎么?你这是不想给哥哥我这个面子了?”

“我……我真的不会喝酒啊。”姚艳涵欲哭无泪……这前几天一直都是相安无事,就算有人骚扰,被自己说两句也会知难而退,这光头的举动姚艳涵还是第一次见到。

“麻痹!”光头见姚艳涵软硬不吃,不由骂道:“你这个贱人真的是给脸不要脸!”

说着,就将自己手中的酒朝着姚艳涵的脸上泼了过去。

“不要!”姚艳涵吓了一跳,急忙闭上了眼睛,可是等了半天,一滴酒都没有泼到自己的身上。

姚艳涵颤颤悠悠的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身材不算高大的男子正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凌云苦笑着将自己脸上的酒水给抹干净,随后无奈的看着光头道:“这位大哥……他确实不会喝酒……大哥要是想喝……不如我陪你喝怎么样?”

“你他么算什么东西!你帮她喝?滚一边去,否则打断你的狗腿!!”光头讥笑着看着凌云,不屑的说道。

沈佳晨看着挡在姚艳涵面前的凌云,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这老四在干什么呢?这不是胡来吗?”

这不明显是找死吗?

光头可不是学校学生,随便动动手指估计凌云都不够他收拾的!

凌云被光头一推,虽然心中有些不爽,但是想到自己身后的姚艳涵,仍旧忍气吞声的看着光头道:“这是我的女朋友!”

凌云这突然起来的话,让身后的姚艳涵整个人都蒙了,异样的眼神看着凌云……

在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敢为自己出头……

 “哦。”光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后耸了耸肩无所谓道:“然后呢?你是她男朋友关老子屁事!”说到最后,光头竟然一把抓住了凌云的衣领,嚣张道:“老子今天就是要玩玩她,你这个男朋友要是有兴趣可以留下来看看。”

怎么办?

凌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情……

他刚才在台下看见姚艳涵被欺负,再加上心中有很多不爽,脑袋一热就冲了上去,根本就没想过接下来怎么应对。

“给我滚开!”光头看见凌云不说话,还以为是被自己给吓到了,脸上更是浮现出一股浓浓的不屑之情。

凌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老大,要不这样,我给你画一幅画,要是你满意的话,今天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呵呵!”光头讥笑了两声:“画画?行啊!画的不行你今天就留下一条腿吧!”

他压根不想看什么画画,单纯就是为了玩弄这个傻逼。画的行不行还不是他一句话说了算。

“好!”

凌云现在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虽然凌云也是美术系的一位学生,但是他画画的本事也就比一般人高上一些,和姚艳涵简直就没法比。

姚艳涵有些担忧的看着凌云,问道:“要不……你先走吧?”

不说其他的,光头哥的大个子和一身肌肉,就绝对不是凌云能够匹敌的,更不要说他身后还有一票小弟了,他给自己出头,不过也是多一个人被收拾而已。

想到这里,姚艳涵的目光不由得暗淡下来,有点想哭,今天自己就算是豁出命去,也绝对不让这个关头得逞。

凌云朝着姚艳涵露出了一丝灿烂的微笑,道:“放心吧!”说着,凌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从自己的口袋中将那位老头子给自己的马克笔拿了出来。

呼!

凌云看着光头,额头上不由自主的冒起了冷汗,自己此时根本就无从下手……毕竟自己和姚艳涵两个人的命运全部都在眼前这幅画上面。

可是凌云越是着急就越是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应该画什么,突然凌云的眼前看见别在光头李腰间的铁棍。

 要是现在有一根铁棍在自己的身边那该多好!

至少自己就不需要那么的被动!

“大家做好准备!”

人群中的沈佳晨看见凌云自暴自弃的模样,急忙对身边的一群牲口小声的提醒。

没人觉得凌云能打得过这光头,对方人这么多,自己这边今天肯定要被打得很惨!

凌云闭着眼睛 ,随心所欲画了起来,可是等到凌云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的白纸突然发出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幸好酒吧及时打开了灯,这才没有人发现这神奇的一幕。

这是!

凌云所画出来的铁棍正慢慢的从白纸凸显出来,直到最后凌云所画出来的铁棍确确实实的成为了真实的物体!

而且就当凌云握住这突如其来的铁棒的时候,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段关于这铁棒的说明。

天庭御膳房的烧火棍,经历天火多年煅烧,能让使用者力量增强,使用时间十分钟!

消耗三十信仰之力。

剩余七十信仰之力。

卧槽,烧火棍?为什么不是金箍棒呢?而且还竟然是天庭御膳房的?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而且这个信仰之力又是什么鬼东西!

“小子你在墨迹什么呢?!”

因为挡板的缘故,所以光头并没有看见凌云手中的铁棍,忍不住的怒骂道!

“我墨迹你妈比!”

凌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脚将画板给踢开,随后拿着自己手中的铁棍就朝着光头的脑袋上砸了过去!

嗨!了解全文请关注下方二维码(或者搜索卫星号):九库文学,回复代号【校花】或者 本书代号【23652】即可阅读全文哦~

微信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