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女人一生能和多少男人发生关系?

2017-06-14

令九,女,26岁,未婚,XX市法学院最年轻解剖专家。

2015年9月,正式入职重案组第一天,令九就被派到了凶案现场,充当临时的验尸官,另外,它还有一个正式的职业名称,法医。

“令法医,初步验尸结果,死者身份未明,年龄不明,性别女,死状诡异。从尸体表面看,死者生前没有任何挣扎,不过却有阴道破裂,与左胸乳房被割除的明显痕迹。”

临时助理员小闵手里抱着纪录本,一连串快速而有条理的结束语,却被令九一抬手打断,清冷的声音不客气的道,“你所说的这一切,都是表面现象,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我现在想知道的是,除了这些明面上的伤痕之外,你们其它还知道些什么?凶案的第一现场,应该有过取证。原来的法医呢?我记得他姓杜,麻烦你让他过来一下!”

专用的塑胶手套戴在手里,令九的话说得又急又快,一时间小闵有些愣,犹豫一下,“可是杜法医现在已经带了证物回局里去了……”

“既然这样,那他以后也不用再来了。另外,你手中这份验尸报告,以及杜法医带走的所有证物,从现在起,全部送到我重案组办公室。二楼零三室!”

口罩戴上,令九低头先仔细翻看了一下尸体的胸前伤口,然后是整个尸体的所有取证,最后去翻尸体的下身。

周围一群警员个个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接话。小闵则是一脸涨红的抱着怀里的验尸报告,又羞又恼的道,“令法医,你说这话可就不对了……凭什么杜法医的所有证物都要交给你呢?”

这简直就不能让人理解!

一个空降的女法医,这么年轻也没什么经验,一来就要把杜老师挤走,小闵绝对为杜老师不值。

“不凭什么,就凭我专业知识比他丰富,他看不到的东西,我能看到,比如现在……”

令九头也不抬,却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以及在小闵倒抽气的愣怔中,她戴着手套的手,很快就在死者的下体内摸了一把。“死者为大,但死者的尸体,也能够储存记忆。就比如这些……你的验尸报告中,有这一条吗?”

阳光倾斜,一条透明的丝线,在她摊开的手指着有着隐隐的暖昧之色。

随风飘动,却又柔韧不断,如一缕蛛丝,却又绝对不是蛛丝。这是女人的……体液。

立时,小闵就红了脸,气道,“令法医!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杜老师没做过?”

“唔?他做过的话,那结论何在?还是你想替他说,其实他已经做过了,却忘了最后写上结论?真是荒谬!”

令九言辞犀利的说,且终于抬头,小闵这才真正第一次看清她。这个名为令九的女法医,年纪真的不大,大半口罩戴在了脸上,遮了她大部分的脸色,但仅仅外露的那一双敏锐且冷漠的双眼,却也依然能够让人猜得出来,她的脸色,一定是充满了讥讽的。

果不其然,还不等小闵开口,令九就再度出声,“身为法医,所有的一切蛛丝马迹都不能忽视!我看并不是杜法医不专业,他只是在位时间长了,忘了自己的工作而已。”

手中的手套随意脱下,扔在一边,令九起身,再将脸上的口罩摘下,扔开……这些,等一下自有专人去处理,而她,也一向懒得管这些闲事。

小闵懵了。

令法医的意思……是真的要将杜老师踢出重案组?

这怎么可能!

“秦队!”

手中紧紧抱了验尸报告,小闵一脸哀怨去看重案组队长秦湛。

秦湛挑眉勾唇,一身干练的迷彩装让他显得越发睿智,可对于这个女人,他是真不想要的。

然而,她到底还是来了!

也不知道上头在搞什么飞机,就算是换人,也要换个易搭档的男法医好不好?

下额微抬,他抬手制止了小闵的告状,有力的脚步向前行走,停在距离令九不足半米远的地方,问她,“那你从这些细微的蛛丝马迹中,又看出了什么?”

语气略硬,公事公办。

令九敏锐的看了他一眼,依然冷漠,“阴道破裂,死者生前被侵犯过。”

“如果只是这些,还用得着你吗?被害者被生前侵犯的事情,案中早已有据,并且……这里所有人都知道。”秦湛淡淡的说,话不多,却直接堵回了她刚刚说过的话。

令九不以为意,点点头,“但还有一个所有人不知道的事情是,她是被强暴的。”

“唔?这个倒不清楚,可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所说的这一切?”

秦湛斜眸,目光凉凉看着这个空降而来的法医女人,心里微微带着冷意。

这个女法医,如此的咄咄逼人,不通情理,秦湛不喜欢有这样的手下。

他的重案组,他说了算,一切不听命令行事的人,都得滚蛋。

嗤的一声,吐口气,秦湛再说,“如果真按你所说也行,假如这具女性尸体生前真是被强暴而死的话,那你刚刚……拉出的那一截透明物体,又该怎么说?难道你要告诉我,强暴也有快感,或者是尸体也有快感?”

秦湛说得这么直白,如此不客气,身后几名重案组警员,都听出了尴尬症了。

“秦队……”

有警员皱眉提醒,毕竟是刚刚空降而来的女性法医,多少还是要给些脸面的。

秦湛却冷笑一声,出口便道,“身为法医,眼中就当没有男女之分,性别之界,如果令大法医连这点最起码的职业操守都没有,那我还是建议一下,哪来的回哪儿去吧!”

这话说得有些重,更有些毫不客气不给面子的感觉。一干人等敏锐的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个个都不敢吭声了。

倒是小闵心里有些欢呼,他是杜法医的人,自然是站在杜法医这边的。

令九点点头,并没有被秦湛吓倒,竟然还反问,“听秦队这口气,是要为已经圆满取证而回的杜法医抱不平了?不过很抱歉,我令九既然来了,就不会走!”

秦湛:……

脸色更加冷了。

好一个软硬不吃的女人,“可这里是重案组!你一个女人不适合这里!而且……我秦湛,讨厌女人!”

既然装听不懂,那就直接摆明了态度,赶出去就是。

秦湛一向雷厉风行,不过这一次,却是失败了。

“秦队刚刚说过,法医职责操守,无关性别,无关男女,为什么现在又提起男女之分?”令九目光清澈望了回去,直视秦湛,毫不退缩,“我的调职档案,目前已经转到重案组档案科,麻烦秦队回去的时候,帮我签个字,正式录入。”

顿了顿,又讥讽一声,“秦队长如果讨厌女人,这是病,得治。或者……秦队长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女人!

如此飒爽的英姿,干净利落的反驳,竟是一时之间,让秦湛哑口无言,但看过去的目光,却更加深厚了。

眸光半眯,目送这个牙尖嘴利的女子上了她自己的车子,油门一踩,得胜而去,秦湛的脸色,渐渐变得若有所思!

“这个女人……她真有本事,能在组里呆得下去?”

自言自语,秦湛低声自问,心中难得有了旗逢对手之感。

然而,他这里还没有最后决断,就见刚刚远走的车子又回来了,车窗摇下,令九眸光闪闪探头再道,“刚刚秦队提的问题,我现在回答。从医学上来讲,强暴也是有快感的,甚至死尸未硬之前,尸体也依然存在神经末梢的一定快感。所以那道液体很可能就是死者的快感之源。我这里建议秦队再去提取一下DNA,或许还有别的发现也说不定。”

这一连串的快感说不停……秦湛拳头握了握,特不喜这样被人居高临下教训的感觉 ,皱眉道,“这些不用你教。”

死者身份容易查,一个DNA基本就差不多搞定,关键是凶手。

令九点头,“那么,刚刚的验尸报告,我会再补充。”

直接把车窗摇上,二次离开。

秦湛:……

久久看着那只耀武扬威远远而去的车子,心里真特么的憋屈,一回头,目光沉沉看着身后的一片警员道,“还愣着干什么?清理现场!回局里!”

旁边呆愣的众人,顿时一阵旁若无人的忙乱,又看看自家秦队那格外沉凝的脸,大气不敢喘。

第一次交锋,秦湛完败。

但秦湛不甘心。

目光冷冷盯着那车子的后屁股,抬将手套脱下,扔给小闵接着,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再想不出办法将这令大小姐踢出重案组,你们都给老子滚蛋。”

这是把杜法医也骂了进去。

小闵不敢多言,只是赶紧狼狈的跟着清理现场,回局。

然后,屁股不沾地的又去找了杜法医,将现场的事情说清楚,杜法医听了,便抬起戴着一张老花镜的脸,不悦的说道,“既然这个女法医这么厉害,那秦队就没打算把她弄走吗?”

“这怎么没打算啊,可秦队……这不也是没办法吗?”小闵简直叫苦不迭,一边说着令九坏话,一边又跟着杜法医说,“秦队在那女人手下吃了败仗,这会儿正嗖嗖放冷气呢,好吓人……”话一转,又道,“杜法医,你看,这最新采集的验尸报告,要拿去给她看吗?”

杜法医眼睛一跳,果断道,“不用!”

一抬手,“先把报告给我看看。”

他倒是要看看,那个所谓的最强空降女法医,能做出什么与众不同的结论来。

眨眼间,报告翻了几页出来,一看后来小闵新加的那一条……有关女尸体液的内容,杜法医脸色就不好了,生气的道,“谁让你乱加的?”

抬手重重点着那个地方,“这个,我自有定论,为什么要写在这上面?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尊重死者吗?”

“这……”小闵脸一白,刚要说这条是令九大法医强制性加上的呢,身后的门就开了,令九一脸面无表情的看过去,唇色勾着冷然,讥讽的道,“杜法医枉做法医这么多年,难道不知道,对于死者最好的尊重,就是早日找到凶手么?”

一句话,将杜法医堵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气得胡子一翘,指着门口怒道,“令法医既然知道我杜某专业法医二十年,就该知道我的规矩!在我这里,什么样的尊重,那是我说了算!你给我出去!”

毫不客气就赶人!

现场气氛真是牵一发就动全身了,小闵汗了……

两位大法医要是真干起来,他只是一个小助手,吃不了兜着走。

硬着头皮求着两人说,“那个,有话好好说……”

“闭嘴!”

“出去!”

电闪火石之间,同时被怒骂两声,小闵一呆,嗖嗖跑了出去,干脆利落的比兔子跑得都快。

杜法医首先回过神,先是狠狠抽了抽脸,又转向令九,一脸冷道,“原来不知道令法医的脾气也不太好。可未经主人允许就在门口偷听,这是你令法医的作风么?”

这话说得真是讥讽。

令九眸光微眯,言词却比他还要犀利,慢条期理淡淡反击道,“第一,证据未足,你便指我偷听,这是诽谤!第二……门开着,我是光明正大的听,杜法医从何判断,我就是偷听了?”

因着小闵已经跑出去,令九迈着步子,索性亲自走进来,抬手将手中拿着的档案关系拍在了桌上,目光微微上扬,“杜法医,签字吧!这是刚刚来的调令,我正好路过,就帮你捎了过来。”

杜法医还没从令九那犀利的反问中回过神来,这就一眼看到了桌上的单位调令,顿时脸色一白,怒道,“凭什么?我杜某人在这里辛苦工作二十年,凭什么说调离就调离?你又凭什么帮我拿调令?”

“那你还想怎么样?不调离,便是退休!你也说了,工作二十年……可你连个最基本的尊重都不知道,也怪不得这个队的破案效率这么低!”

眼见这杜法医还是死不悔改,令九毒舌全开,再度讥讽,“再者,调令的事,你若不愿意接,我可以再帮你拿回去,杜法医回头再亲自上市局解释吧!”

言词之间,把秦湛带着的重案组也给顺便牵扯了进去,还把杜法医的私人情绪又给狠狠怼了一番。

于是,才刚刚上楼的秦湛,便又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太狂妄自大了。

眸光轻轻一闪,秦湛大步进门。

高高大大的身形,将杜法医的办公室逼仄得一瞬间又狭窄了几分,倒是半点没有不好意思,而是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看着令九道,“令大法医的意思,既然我们的重案组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的,大法医又何必来我们队里?不若另起高枝,各自安好?”

秦湛挑眉,声音带着淡淡的冷,甚至有些咄咄相逼。

不听话的组员,他从来不留。

同样,不听话又性格叛逆的女人,哪怕是上头硬行压下的空降大员,他也一样不要!

可令九,既然有资格能够空降而至,就不是那么容易离开的。

淡淡看他一眼,不喜不怒,“秦队来得正好,重案组档案室,别忘了帮我签字,做录入信息!”

话落,抬手抓了小闵之前放在桌上的验尸报告,侧身而过,却被秦湛一把抓住,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管你来历如何,可有我秦湛在的重案组,不留女人!”

身为重案组队长,秦湛力气很大。

令九皱了皱眉,声音依然清冷,“放手!”

手腕微动,可秦湛握得更紧。目光中一闪而过的嘲讽落在令九脸上,毫不留情的继续赶人,“令大小姐,如果你识相的话,就乖乖的主动退出重案组,这里,不是你一个女人该来的地方!”

“秦队这是威胁?”令九冷道,“如果这是威胁,我会到市局上诉,如果不是……放手!”

“呵!令大小姐除了会上诉会告状,你还会什么?”秦湛嗤笑,“我再说一次,重案组,不留怂包软蛋!而你,给我的印象就是……怂货!”

凑近她的耳边,秦湛冷面冷脸说得更加难听,令九唇角一扬,眼底闪过微微的冷,却是不露声色道,“秦队敢不敢与我比一次?”

“怎么比?”

“……格斗!”

话音未落,令九反手一个小擒拿,将秦湛捏在手里,狠狠的一个过肩摔。

砰!

现场一片诡异的寂静。

所有警员都目瞪口呆向上看着,脑中只一个想法---卧艹!一山容了二虎了啊,母老虎也是虎。

故事未完,关注卫星号“九舞文学”(read9wus),回复关键字“法医”或书号【31570】即可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