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她浑身发热,他冰凉的怀抱让她情不自禁地开始索取

2017-06-14

皇廷大酒店,坐落在H市市中心的黄金地段,是整个H市最豪华高档的黄金五星级大酒店。

杨雪站在这栋标志性的酒店楼下,抬头望去,那五个烫金的大字刺得她眼睛发疼。

半个小时前,她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端传来爸爸的惨叫声。就在杨雪惊慌失措之间,对方只给她报了一个地名,要她马上来皇廷大酒店66楼

杨雪担心又害怕的踏进了大理石铺就的黄金五星级大酒店金碧辉煌的大厅,按了上行的电梯,站在电梯里,杨雪手心心里不停的冒着冷汗,心也跟着砰砰直跳。

电梯很快就停在了66楼,杨雪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出了电梯,电梯门口站着四个身着黑衣西装,带着墨镜的保镖。

杨雪被这几人吓着了站在电梯门口一步也迈不出去,双腿止不住的颤抖。

杨雪耳朵里猛然间响起爸爸的惨叫声,撕心裂肺,刺痛着她的心,到底他们都是些什么人?为何要把她约到这里来?

有太多的疑问在杨雪脑中缠绕,可她找不到答案。

“请问是杨雪杨小姐吗?”这时走过来一名身着黑衣西装的男子,很客气的对着杨雪微笑。

杨雪本能的点了点头,双手紧张的攥着,问:“我爸爸在哪里?”

“杨小姐请跟我来。”男子脸上的笑容立即收敛,转眼就换了一张严肃而冷漠的表情。

杨雪小心,忐忑不安的跟在男子身后,走进了一间客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杨雪本能的想退却,可是听到爸爸的声音,杨雪只能硬着头皮走进房间。

“雪儿...”杨雪的父亲杨建被两名黑衣西装男按在地上,挣扎着大叫。

“爸爸...”杨雪扑过去,跪在父亲面前,“出什么事了?”

“雪儿,爸爸对不起你。”杨建不敢直视女儿明亮清澈的大眼睛,低埋着头哭泣。

杨雪站起身,怒斥那两个按着她爸爸的黑衣人,“你们放开我爸爸,不然我告你们。”

“呵呵,杨小姐看看这个再考虑要不要告我们。”身后传来一人的冷笑声,杨雪转过身,只见一男子坐在椅子上,屋子里站了一群保镖。

眼前的男子,有一张很英俊,也很养眼的脸,只是那双眸子直勾勾的,色迷迷的一直盯着杨雪的前胸,让她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你是谁?为何抓我爸爸?”杨雪警惕的盯着对方。

男子勾了勾唇,一脸戏谑的笑着,眼神示意杨雪看看桌上放着的文件,杨雪走上前随意看了看文件上的内容,小脸唰的一下变白。

杨雪知道爸爸爱赌,可谓嗜赌如命,妈妈不知道跟他吵过多少次,就连离婚也闹过,可他依旧我行我素,甚至严重的时候几天半个月都不回家。

可是为什么这次会输那么多钱?五十万啊,倾家荡产她们家也还不清。

“爸,家里什么情况你比谁都清楚,干嘛还去赌?”杨雪哭着质问杨建,五十万啊那不是小数目。

“雪儿,爸也想多赢点钱给你妈妈做手术,可谁知道......”杨建低着头,半点没有悔过的意思。

杨雪看着跪在地上,半点无悔过之心的父亲,愤怒的将手里的文件撕得粉碎。

“杨小姐,撕了难道就不用还钱了吗?不如这样,你陪我一夜,你爸爸的这笔债咱们一笔购销?”男子站起身,走到杨雪面前,抬起她的下巴,一脸色迷迷的盯着她。

杨雪用力甩开对方的手,一脸冷漠对他说道:“你让我觉得恶心。”

“怎么对亮哥说话的,臭婊子。”身边一男子一耳光扇过来,杨雪只感觉半边脸火辣辣的疼。

“齐浩,对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客气点。”许文亮笑眯眯的呵斥了手下一声。

“是,亮哥。”叫齐浩的男子立即恭恭敬敬的站到一旁。

许文亮色迷迷的眸子盯着杨雪,“考虑好了吗?”

“我有选择吗?”杨雪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当然,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还钱,要么陪我一夜。”许文亮勾了勾唇角,笑着倒了一杯红酒,自己喝了一口然后递给杨雪。

杨雪看了一眼,很明显许文亮的目的不是要她还钱,可是不还钱,她就要答应他的要求。

 “我不会喝酒。”杨雪毫不犹豫的拒绝,当然她拒绝的不仅仅是喝酒,还有许文亮提出的要求。

许文亮依旧笑着,只是看杨雪的眼神突然就变得很冷很冷,下一秒,只见他微微动了动手,四个黑衣西装的保镖走向杨雪,其中两人按着她的肩。

“你们想干什么?”杨雪突然慌了。

可是对方明显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一人捏着她的下巴,一人拿着一瓶红酒猛烈的往她嘴里灌。

杨雪用力挣扎,可是她一个弱女子那里能挣脱开,一瓶红酒眼看就灌了一半,杨雪喉咙里就像有团火在燃烧,眼泪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滚落。

一瓶红酒很快就见了底,杨雪被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而她的爸爸全程很冷漠的看着,一句话都没有为她说。

杨雪心里别提有多难受,这就是她的爸爸,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舍得送出去抵债的人。

杨雪捂着发疼的额头,一瓶红酒下肚,虽然撒了不少,但还是让她觉得难受。

杨雪躺在沙发上,身上一件简单的纯色T恤,被红酒浸透,隐隐约约能看到胸前的丰腴。

许文亮两只贼亮亮的双眼盯着杨雪那若隐若现的两团,恨不得立即扑上去咬一口,可他在等,等杨雪的主动。

一分钟,两分钟,许文亮足足等了五分钟,看到躺在沙发上躁动不安,双脸酡红的杨雪,许文亮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杨雪感觉自己好难受,心口有一团火在燃烧,她知道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待下去肯定出问题。

可是要离开,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这时,杨雪看到桌上有一瓶红酒,挣扎着从沙发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到许文亮面前,拿起桌上的红酒。

“亮哥,雪儿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好不好?”杨雪脚步不稳,一下子扑倒在许文亮的怀里。

软玉幽香在怀,许文亮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乖乖的做我的女人,不就好了吗?”

杨雪笑着从许文亮的怀里站起身,抡起手里的红酒瓶用力往许文亮的头上砸去,下一秒她跌跌撞撞的往门口跑,可没跑两步就被人给擒住。

“臭婊子,居然敢对亮哥动手,不要命了。”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杨雪脸上,下一秒有人开始扯她的衣服。

“你们干什么?”杨雪慌了,拼命的护在胸前。

这群人是野兽吗?他们根本就一点也不客气,杨雪害怕的哭了,“不要......”

只听到撕拉一声,杨雪身上单薄的T恤被撕破,“爸爸...爸爸...”

杨雪求救的眼神看向一旁的杨建,可杨建却低下头毫不在意女儿的死活,连最亲的人都可以对她视而不见,她还有什么期盼。

这一刻杨雪彻底的绝望了。

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一男子脚步沉稳的走了进来。男子近一米九的身高,一身得体的纯手工定制西装,衬得他出色的身形,给人一种迫人的压力和高高在上的感觉。

“雪儿。”跟着男子身后进来的女子大叫了一声,奔到杨雪的身边,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

“倩倩。”杨雪害怕的哭了,小小的身子在沈倩倩的怀里止不住的颤抖。

“没事的雪儿,没事的。”沈倩倩不敢想象,如果再晚来一会儿,她最好的朋友会被这群人欺负得连渣都不剩。

杨雪在沈倩倩怀里盈盈的抽泣,同时不安的扭动着。

“表哥。”沈倩倩看向和她一起进来的男子,她的表哥孟致远。

孟致远居高临下的瞥了杨雪一眼,好看的剑眉微微皱了皱,接着他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递给沈倩倩。

“孟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许文亮捂着流血的脑袋,陪笑着走向孟致远。

孟致远H市最大财阀孟氏集团的执行总裁,手腕铁血,为人冷漠,不讲情面,他们可没什么交情。

“许总,人我带走,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的律师。”孟致远看了一眼满脸是血的许文亮,那丫头还真是狠,金龙堂的老大都敢拿酒瓶砸,有个性。

见孟致远转身,沈倩倩扶着杨雪跟在他身后,可没走两步就被许文亮的手下拦住了去路。

“孟总,欠债还钱,这丫头你不能带走。”许文亮阴沉着脸,这丫头可是他看上的,怎么能说让人带走就带走。

传出去,他许文亮的面子往哪里搁。

孟致远勾唇冷笑一声,盯着许文亮还在流血的头,“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先上医院,而不是在这里争论不休。”

经孟致远这么一提醒,许文亮才感觉有些头晕,脸上流满了血。

“亮哥。”手下的人都担心的看着他。

“送我去医院。”许文亮捂着头,在手下的簇拥下往门口走,刚走到门口,突然他又转过身,一双冷漠嗜血的眸子看了一眼杨雪,示意手下的人将杨建带走。

“雪儿,救救爸爸。”杨建被人带走,求救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女儿,见女儿不看他,他又将目光转向孟致远,这个男人看着不是普通人,他能救女儿就能救自己。

可结果却让他失望了,孟致远连看都不削看他一眼,更别说救他,杨建大喊着被金龙堂的人带走。

“雪儿...雪儿...你怎么了?不要吓我。”沈倩倩见好朋友不安的在她身上磨蹭着,体温也烫得吓人,不由担心的问道。

“倩倩,我...”杨雪一张口,声音变得妩媚而富有磁性,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声音。

孟致远走过来,抱着杨雪就往外走,“表哥,你带雪儿去哪儿?”沈倩倩追在他身后跑,杨雪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可不愿看到她出事。

“放心,你的朋友我会好好照顾,你先回学校。”孟致远抱着杨雪进了电梯,沈倩倩只能望着电梯门上的数字往上升。

表哥虽然冷漠,但也不至于对她的朋友怎样,沈倩倩想了想便放心乘坐下行的电梯离开了。

皇廷大酒店88楼总统套房

杨雪被抱进来丢在一张超大的水床上,她难受的扭动着身躯,心里一阵心慌意乱。

热,真的好热。

小腹升起一股燥热,一直从腹部直冲脑门,杨雪难受的扯掉搭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她这是怎么呢?

为何会感觉那么难受?这种空虚难受的感觉她可从来未曾有过,为何会这样?

杨雪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门口走,突然她撞进了一个冰凉的怀抱。

好凉好舒服,杨雪吞了吞口水,双手攀上面前男人的双肩,紧紧的搂着对方的脖子,丁香小舌情不自禁的伸出来舔舐着男人性感的薄唇。

故事未完,关注卫星号“九舞文学”(read9wus),回复关键字“杨雪”或书号【31632】即可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