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求婚,领证,娶进家门,却是为了把她送上自己哥哥的床?!

2017-06-23

她站在藤架下,仰头看着那在夕照下漾着紫金色光芒的紫藤花,透白的肌肤衬着光影,她轻轻扬起了笑,四周的空气因她的甜美而染上轻柔的气息。

彷彿感受到被人凝视,她顺着目光与他对视,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恢复平静。

她看起来有些紧张,吸了口气,才缓缓地走了过来,摆动的白色长裙裙襬象是她脚下的浪花。

夕阳为她描绘出金黄色的光晕,风扬起了她的长发,他闻到淡淡的花香,不是来自自家的庭院,而是来自她,那独有的馨香。

明眸皓齿的她笑瞇着眼,脸上有着深深的酒窝,乖巧地站在他面前,像一幅最美的画作。

宁谧的气氛似乎能抚平他疲惫孤独的内心。

他想着,如果能将这样的她拥进怀中,他甚至能誓言一生永不放!

可惜,像他这样的人,注定永远孤独。

一名年轻男子跑了过来,他有着阳光般的笑容,两人虽是亲兄弟,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容貌和性情。他的冷酷,更反衬出弟弟的热情,炽热得让他无法正视——

“大哥,她是明佳,我女朋友,今天来家里玩!”开朗大笑的弟弟搂着娇羞、洋溢着笑容的她介绍道。

酡红的小脸,让美丽的她面若桃花,令他移不开视线。

他凝望着,略带思索地瞇起了眼——这样青涩却美好的爱情,他真能给予祝福吗?

这样的她,是他梦想的人儿!倘若他基于私心,出手破坏了这一切,从此再也无法感受到她温暖的笑容,究竟值不值得?

他是否应该顺从自己的心,破坏她现在的幸福?

反正,他本来就是商场上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魔鬼。

反正,他一直都明白,她的笑容自始至终都不属于他……

“阎奇呢?”

不同初遇那日悠然的快乐,她愤怒地闯进他的地盘,颤抖指责。

她看似纤弱,却拥有着让人敬佩的勇气。

没错,他断然切断了她的幸福,原以为该会伤心落泪的她,居然有胆量直接和他对上,他可是商场上人人畏惧的魔鬼啊!

“英国。”

她悲愤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有那一瞬间,他几乎想要伸手将她拥进怀中轻轻抚慰。

即便她伤心落泪令他心疼,他还是无法同意给她祝福,就算他多希望自己才是唯一能给她幸福的人。

“我究竟哪里做错了,让阎大哥一直视我为眼中钉?”她生气地喊着,彷彿失去羽翼的鸟儿,仍奋不顾身地想要拚命一搏。

他看到她的悲伤,那,她是否也能见到他深藏的不甘?

“身为阎家的主事者,我必须问你一句,你有什么资格和阎家二少爷交往?家世?学历?或是你的成就?”

她没有资格,一丁点都没有。

她没有家世,父亲还是个挥金如土的赌徒。

她只有高职毕业的学历。

她曾经是个童星,却是个没人栽培、过了气的童星,现在只是个三线演员,所以她没有成就!

她或许长得美、外型条件好、演技也不错,但在他刻意的打压下,她什么都不是。

他残忍地逼着她去面对她仅有的一切,和阎家之间如天和地般的差距。

“我们相爱着!”

她以爱为名,不顾一切誓言守护。

她说得言之凿凿,却让他人生头一遭感受到什么叫往心里刺一刀!连呼吸都会痛。

“离开阎家的保护伞,阎奇什么都不是。你不在乎,阎奇却在乎,他选择的不是你。”

她的泪终究没有忍住,十八岁的年纪哪撑得住如此难堪的比较以及残忍的攻击?

就因她的条件不如人,让她失去了初恋的美好。

她懂了,不是阎大哥视她为眼中钉,而是她自不量力,以为真爱就是一切,原来对阎奇而言,她所珍视的感情他并不在乎……她痛哭失声,为自己逝去的爱情。

她虚软地蹲在地上,摀着脸用力地哭泣,似乎要将一切的委屈全数释放。

阎骥望着眼前脆弱的泪人儿,冷酷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他心里的痛楚无须昭告世人。

“我讨厌你!我讨厌阎家所有的人!”她大声喊着,伴着哭泣的嗓音是那样的脆弱沙哑。

他咽下喉间的苦涩。“不错,讨厌也是种成长。”

留下这句话,他转身离去,将她的脆弱抛在脑后。

他的王国不容许任何能影响他的人存在,即便是令他心动的她也不例外,因为她很可能成为他的弱点。

他不能有弱点。

他不能有依赖。

他不允许自己懦弱地恳求救赎。

对,他不懂得怜悯,不管对敌人还是对亲人,“怜悯”两个字在他的世界里不曾存在过。

他必须无视她的脆弱,哪怕她现在极需要一个温柔的拥抱。

他必须离开——宁愿选择对立,宁愿树敌,这是他坚不可摧、不容许任何人侵入的城墙!“星星知我心”是早期红极一时的八点档连续剧,述说一名罹患癌症的母亲在将要离世前,替自己的五个孩子寻找合适的认养家庭,故事情节感人肺腑、赚人热泪,在当时的街头巷尾引发非常大的回响和讨论,可说是台湾电视史上连续剧的代表作品之一。

这年头流行旧剧翻拍,安全的题材加上怀旧的观众支持,电视台一窝蜂的跟进,多年后的现在,“星星知我心”即将进行电视史上第三次翻拍。

此次翻拍主角阵容坚强,网罗当前最红的偶像明星,再加上此次翻拍由“阎皇”主导和制作,受瞩目的程度从今天开拍记者会上庞大的记者阵容就足以说明,绝非一般电视节目可以比拟的。

“阎皇”是谁?

阎皇集团早年由香港地产发迹,现今跨足的版图包括金融、酒店、博弈和娱乐,权势早已横跨两岸三地,目前掌权者为阎家第三代。

“阎皇”的娱乐事业更占据着华人演艺圈的龙头宝座,旗下的艺人经由“阎皇娱乐”的彻底改造和包装,配合独特且强势的营销方式,造就出许多让其他经纪公司望尘莫及的闪亮巨星。

“我说如果成年版的弯弯一角能由陆明佳出演,也算是个话题。”

陆明佳是名女演员,脸蛋漂亮,身材也算高,属于艳丽型的艺人,和目前当红名模有得比,只可惜星运像蒙层灰似的老是黯淡无光。

这几年她不但没有代表作,更是所谓的万年配角,形象不是小三就是坏女人,就算偶有舞台剧的邀约,也都是没啥名气的小剧团,代言更是零星几件,加上没什么绯闻,没话题又没露肉的女星自然见报率微乎其微。

两位记者在“星星知我心”开拍记者会中私下闲聊着,会提到陆明佳,其实是因为当年第二次重拍此片时,陆明佳就是饰演弯弯小时候的那名小童星。

当时的陆明佳可不像现在这样星光黯淡,她会演,脸蛋又漂亮,曾被大导演比喻为最让人期待的童星之一呢!

只可惜——

“怎么可能?这是阎皇制作的戏,怎么可能找她?”

没错,这就是她星运不佳的主因。陆明佳外型是很好,但在这个除了实力更需要人脉关系的演艺圈里,遭“阎皇娱乐”冷眼看待的人,也不会得到其他制作公司关注的眼光。

记者甲不免叹息。“唉,真可惜,也不知道陆明佳是怎么惹上那样的大人物,冻了这么多年还没解冻。”

记者乙还年轻,注意力全放在台上身材曼妙的女主持人身上,眼神闪亮亮的,哈,美人谁不爱?“不是听说她出言不逊惹恼了阎少?”

阎少,也就是“阎皇集团”目前的当家掌权者——阎骥。

阎少二十岁正式接掌大权,正所谓初生之犊不畏虎,十七年之间,他让阎皇集团的事业版图和营运获利以翻倍的速度成长,气势如日中天,财富更是富可敌国,在政商与黑白两道之间绝对占有不容轻忽的地位。老记者叹了口气,年轻记者果真没有追求真相的好奇心。“你想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只是出言不逊会被冰这么多年?财大权大的阎少会这样没有眼界和一个女人斗气?我一直认为那件事一定是真的。”

年轻记者想了下。“耶,你是说陆明佳和阎少弟弟交往的事?阎皇那边不是否认了吗?后续也没人敢追踪报导了呀!”

“哎呀,这铁定是真的啦,否则当年阎少不会浪费时间去封锁这条新闻!”

年轻记者耸了耸肩。“只能说豪门深似海,强扭的瓜不甜!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因为这件事而冷冻陆明佳,阎少也未免太小题大作了?不是听说阎家二少爷被送去英国读书,都几年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唉,当年两小无猜也不是什么大事,真的没必要把人家冰这么多年,女演员的大好青春全都这样浪费掉了,阎少的手段也真够狠的了。”

这个圈子很现实,就算真的不是阎少下令封锁陆明佳,但底下的人揣摩上意,自作主张,摆尾讨好也是稀松平常的事,陆明佳这七年星途坎坷不顺遂,也不足为奇。

老记者拍拍后辈的肩膀。“坏话留在心里头说就好,可千万别说出口,咱们这个圈子好事者多,就爱见人闯祸,你小心点。”

年轻记者立马感谢前辈的提点。“是是是,我会多注意的!”

这厢开拍记者会热闹滚滚,记者间的闲聊也渐渐转到其他话题。

然而闲聊间提到的万年女配——陆明佳现在又在哪儿呢?

……

巷弄里阴暗的地下室隐藏着一间赌场,装潢老旧,灯光昏暗,只摆放了几张桌子,和几副她看不懂的牌。这里既不是澳门,也不是拉斯维加斯,但不需要任何金碧辉煌的门面,如此简陋的配备就能不靠一弓一箭之力轻易摧毁一个安宁欢乐的家庭。

十赌九输没听过吗?连小学生都懂的事,沈溺在赌桌上的人却宁愿催眠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还作着总有一天会翻身的痴狂美梦!

“我说陆大小姐、陆大明星,你爸欠的一百万你打算怎么解决呢?”

窄小的房间烟雾瀰漫,赌场老大跷着二郎腿,嘴上叼着菸,问候着今天的贵客。

陆明佳眨眨眼,真巧啊!这气氛多像她昨天才拍的戏,同样是父亲欠人赌债,女儿被赌场暴力威胁讨债。呵,不管是不是在片场,这样的场景她见多了,被赌场大哥威胁、被捉到小房间聊天,天天有接不完的讨债电话,当家里有一个赌鬼,这一切都会被正常化。

所以她很能演。“大哥,”她拿起手帕,凄楚地擦拭着眼角的泪珠,模样就好像昨儿个演出的角色一样。“我哪是什么红星?您也看到了,就串串场的小角色罢了,如果我是红星,怎会让我父亲欠大哥您钱呢?演员工作不固定,我自己也是有一餐没一餐的,实在是……我也有我的困难……”

大哥身旁的小弟不想看人演戏,脏话噼哩啪啦先来一串。“我呸!你以为装可怜有用啊?我们有看报纸哦,报纸上都说随便一个Showgirl,两个小时的出场费就有一万块,你会比不上Showgirl吗?啊?欠钱就要还啦!父债子偿是没听过哦?”陆明佳放下擦泪的手往膝盖上一摆,腰杆挺得直直的,对于身处险境却一点也不害怕,她脸上还化着下戏前的大浓妆,连卸妆的时间也不给就被人押了来,唉,害她的肤质变差不知要找谁索赔呦。

“大哥太瞧得起明佳了,明佳哪比得上出场费一万块又青春貌美的Showgirl呀?大哥有看报纸就应该很清楚,我只是个万年女配,摆不上台面的。”

看不惯她敷衍了事的态度,赌场小弟性子急,也不囉嗦,拿着木棍就往桌上一打,大声咆哮。“干!讲来讲去,你就是不还钱就对了!”

赌场小弟意图以声势吓人,以为这样吓唬女人很好用,殊不知陆明佳经历过的不只是木棍打桌子,一年前的逼债场子比这个还要火爆,当时她还被打伤了右腿,和剧组请了半个月的假疗伤呢!

她幽幽一笑。“想还啊,怎么会不想还呢?只是我能力不够,这些年还债的钱都可以买帝宝了,我还有什么本领可以再还这一百万?”

“你欠打啦!”赌场小弟被惹恼了,拿着棍子就打算要赏顿皮肉痛,他们的字典里可没有怜香惜玉这几个字。

“等一下。”

赌场大哥意外地出声阻止,小弟咬牙切齿地收起棍子,只见大哥起身,冷冷地盯着眼前的女人,出口是标准的台语。“看你『叫嚣』不错。”

气势?陆明佳苦笑。“大哥言重了,我很怕的。”

大哥冷笑,大手将陆明佳下巴一抬,冷声威胁。“长得不错,很漂亮,听着,别以为时代在进步,逼人为娼的下等事不会发生,如果你还不起这一百万,我看你姿色倒有,还钱不会多困难。”

陆明佳下巴被捏得发痛,但也没心去阻止,迎视的目光一样平静,不带一丝慌张。“随便吧,我有什么差?不过小命一条罢了。”

大哥大笑。“有听过生不如死这句话吗?有时候想找死都没那么容易!”

陆明佳勾起嘴角。“生不如死是吗?戏里我常说呢。”

大哥有些恼怒。“你真不怕死?我这可不是威胁哦?”

陆明佳迎视赌场大哥的眼,原来近五十多岁的江湖老流氓,发狠的模样就和电视上演的赌场大哥一模一样,果真戏剧印证人生。

“我相信啊,但事实就是这样,我没钱,就一个人,名下资产只有一部车,连住的地方都是借住的,难道还不够凄凉吗?”

她的坦然无惧对上大哥的审视,两人的视线在空中较量着。

突然,赌场大哥放下手,笑了。“我女儿和你一样大,如果她有你一半的骨气,我就不用天天烦心她会被男朋友骗。”

大哥倒了杯茶,放在她面前。“喝茶,说这么多,你也口渴了。”

陆明佳也没客气。“谢谢大哥,从今天半夜三点开工到现在,”她看了看腕表。“现在时间晚上七点,这是我第一口茶。”

“你不怕我下春药什么的?”

陆明佳一口饮尽,放下茶杯。“随便吧。”

人生在世有许多的无奈,她鄙视厌世的行为,所以只能以不逃避的心态面对每一场“浩劫”。

故事未完,关注卫星号“短言情”(dyqxsh),回复关键词【暗恋】,即可阅读全文哦

微信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