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为什么男人在酒店总比在家里卖力?

2017-06-27

1

临近午夜,手机铃一阵响,庄璇心里有点惊,是什么人打来的?

“喂,你是庄璇吗?”

“嗯,请问您是哪位?”

“你个死妖婆!你个骚狐狸精!听着,你勾搭别人的老公,小心脸被毁容!出门被车撞死!雨天遭雷劈死……”

对方一顿咆哮怒骂,让庄璇震惊之后回过魂来,随即愤怒不已。

“你到底是谁?我勾了谁的老公,你给我讲清楚!报上你的姓名!”

庄璇火冒三丈,因为这个匿名的女人已经连续三天,变着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时间这样辱骂她了,但总这样无头无脑的咒她几句就挂电话。

这回又这样,电话挂断了!弄得让她一头雾水且烦燥得抓狂,她想骂却又找不着对象。

她除了工作,就是把自己封闭在出租房里,看书和写作是她业余时的爱好,时尚女孩的一切社交活动都与她无缘,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勾引人家老公的骂名就落到她头上?

这个咒骂电话打出过三次,用的都是不同的公用电话,声音像是处理过的,所以无从找查线索。

庄璇想:不认识她的人怎么会有她的手机?肯定是认识或间接认识的人!

莫名的被辱骂,让她一晚上胡思乱想睡不安宁,关键是这个女人口气十分狠,就像泼妇骂街,万一是个偏执的疯子,她在暗,自己在明,什么时候躲在暗处偷袭,泼镪水毁容也不是不可能事,那自己也太冤了!

第二天早上,庄璇迎面见到经理雷乔刚,她便有一种想询问的冲动,会不会是他背后的女人误会了她?

毕竟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跟哪个男人走得近,除了接触同事和顾客,她基本没交际圈子,且只有雷乔刚是自己唯一工作上最接近的男性,所以百分之八十问题就在他身上!

似乎是太阳打西边升起,庄璇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主动叫道:“雷经理,早啊!·”

雷乔刚平时看到她跟自己碰面,都是勉强的打招呼,脸上不带任何表情,这个年轻的小领班虽然外表不惊艳,却长着一双深不可测、似云雾笼罩的大眼睛,他确定这是一双有故事的眼睛,让他莫明有一探到底的欲望。

所以第一次看到她对自己有笑容,心里不知怎么像被挠了一下,有点说不出的痒痒,他随即微笑点头:“早啊,小庄!”

庄璇张张嘴,表情尴尬有些拘束:“呃……我……想问您个事……”

“问吧!”雷乔刚少见她这种犹豫的态度,以往说话都是干脆利落,少带语气词。

她真不知道怎么问才好,但此刻只能硬着头问了,最有可能就是他背后的女人误会的。

“雷经理,结婚了吗?”

雷乔刚根本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原来她冷漠的表面上是一颗燥热的心啊,不说话就不说话,一说就直接自己婚否,难道她对自己有意思?

他便想揶揄一下,逗她玩玩:“小庄,你问这个做什么,难道想嫁我?”

庄璇一下涨红脸,咬了咬唇问道:“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妻子?或是……女朋友。”

他见她白净的脸飘上了红云,肌肤吹弹可破,深潭似的双目带着期待,心又一下挠痒了一下,便调侃道:“要我说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

庄璇没心情跟他开玩笑,压了一口气,脸变得严肃,有点愤愤的说:“如果有,请转告她,不要再给我打骚扰电话!我跟你可什么事没有!”

这回雷乔刚觉得问题有点严重:“骚扰电话?什么样的骚扰电话?”

庄璇把情况一说,雷乔也觉得奇怪:“我未婚又没女友,怎么可能?”

他说:“庄璇,你仔细再想想,你有没有跟别的男人有交往过?”

庄璇脸更红了,怔了怔说:“那,对不起了!雷经理。”她转身便要走。

雷乔刚在背后说:“下一回再有,你录音下来,报警!”

庄璇顿了下没回头,说了声:“这声音处理过,录也没用!”

“那查查打过来电话。”

“用的都是公用电话!每次地点还不同!”

她说完拔腿就走,这个小庄好像跟他多呆一分钟,他就把她给吃了一样!

雷乔刚叫道:“等等!把骚扰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庄璇想:如果雷乔刚这头不可能,那又会是谁的问题?要不就是顾客的?

她听到服务小姐余小菲在背后甜甜对雷乔刚说:“雷经理,今天好帅啊!”

余小菲和庄璇基本同时进的酒店,平时两人关系还处得还可以但也说不上是好友,因为庄璇不太喜欢跟人打得火热。

庄璇比较沉默寡言,余小菲人热情开朗,交际很广,经常请假约会办事什么的,总找庄璇顶班,庄璇一般都不会拒绝,不过顾客有时说话难听,余小菲牙尖嘴厉,常常也帮庄璇挡驾。

没听到雷乔刚有什么表示,她也懒得回头去看。谁不知道余小菲喜欢雷乔刚,多次明里暗里有所表示,可雷乔刚却没反应,对余小菲的表示搞不清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余小菲又追上庄璇,拍了拍她的肩说:“阿璇,你刚才对雷经理骚扰电话的事,我都听到了,或许你和哪个客人关系太亲密了,给人家老婆发现?”

庄璇立即反感的说:“绝无可能!”

“你看你,想都没想就说绝无可能,别这么武断,好好想想!经常来的那些人VIP包厢客人,你不是招待过吗?像王董,谢总啊,对了,特别是凌总……哎哟,你不是还陪他们喝过酒嘛!”

听余小菲这一说,庄璇立即想到一桩事情,有一天雷乔刚告诉她,皇牌VIP包厢的客人很重要,最好她亲自过问,挑一些经验老到的服务小姐去招待,千万不要怠慢了客人。

庄璇便想到余小菲,余小菲在服务小姐中算是出色的,人长得好嘴巴又甜,做事又麻利,还有近两年的服务经验。

她让余小菲去应酬,谁知余小菲中途说肚子疼,私自打发另一位刚来的服务小姐林雨顶她,结果林雨手忙脚乱的,一不小心就把一碗热汤泼到一位客人的身上去了,弄脏了客人几十万一套意大利顶级高档手工精制的西服。

好在是冬天客人穿多一件毛衣没烫伤,可林雨被吓得不轻,脸发白唇发抖,说话都不利索了,她一个打工妹怎么陪得起这款高档西服?

这事故够大了,庄璇作为领班不得不去向客人陪礼道歉,这一桌子的客人她面熟,是经常来此谈生意的各个公司的老总,而被泼到身上的是市里名头特大跃凡股份集团公司的总裁凌跃凡!

这位凌总虽然在这群人里最年轻,约摸三十岁上下,却是最高冷,见人眼睛向上鼻孔朝天,一副自命不凡的尊容,平时就爱挑刺,服务小姐都怕他,若是没招惹到他,她都避之不及。

可这次没办法,只硬着头皮替林雨道歉。 哎,惹不起还躲不掉了!

2

 刚开始,在座的大亨们都静静不说话,只看着凌跃凡如何表态。

“凌总,真对不起,我们这位服务小姐经验不足,请原谅!”

“一句经验不足就完事了?”

凌跃凡冷哼道,眼睛里寒光像一把尖刃刺得庄璇不由得心里一颤,但她毕竟是当过两年招待的领班,什么样的人没见识过?

“凌总,我们马上把衣服拿去清洗烫贴好,保障干干净净交到您手上!”

庄璇双目平静的注视着凌跃凡,一脸的真诚。

凌跃凡却冷哼道:“这套西服要洗干净还不容易,你们酒店干洗设备还不定过关,若是有那么一点问题,你们就得全赔!”

“请问凌总,您的衣服都去哪干洗的?”

庄璇接过西服凌跃凡脱下的西服,说话依然沉静,态度不卑不亢。

“寄回意大利专卖服务店。”

“哈哈……”

凌跃凡话刚一落音,一屋子的客人便笑起来,这笑有点奚落庄璇的味道。

庄璇沉着的微笑道:“您放心,本店会保障您不受损失,这餐饭我跟经理说下,要求全免单了,各位先慢用。”

她刚要退出去,凌跃凡说了声:“慢着!”

凌跃凡双目冷冷的盯着庄璇说:“难道我付不起账单?要你们酒店全免?”

肥肥胖胖五十出头的王董是个光头,他晃晃脑袋附和说:“是啊,今天是凌总请我们,你们这是不给他面子。小庄啊,我看你亲自陪我们喝酒就算是道歉了!”

其他几位客人也嘻嘻哈哈的说:“对啊对啊,美女亲自陪酒,这道歉凌总肯定接受!”

凌跃凡挑衅的目光看着班璇,庄璇只得把西服交给别的服务员处理,亲自陪起这桌客人喝酒。

王董还特意要庄璇坐在他和凌跃凡的中间,她到凌跃凡身边,就闻到他身上的那股淡淡的古龙水香味,还瞥了一眼他光滑铮亮头发。

她心里一阵反感:典型的花花公子,那头滑得蚊子都站不上去,擦香水的男人有几个是好东西!

3

可为了摆平这事情,她也只好陪笑陪酒,这几个大亨都想都不怀好意的想看庄璇喝醉后出洋相。

这五六个男人轮满杯流灌她,坐在她边上的凌跃凡冷漠的看着她一杯杯的喝,有点轻蔑的淡笑道:“不愧是领班,喝出来的吧。”

庄璇也不答只微笑,五星级酒店竞争多激烈,她能当领班只因为她两年720天不请假不迟到,从来没出一点错,并受到客人的好评才做上的,可她何必在这些人面前何必吹自己。

她喝了两轮以后,庄璇觉得有些头晕目眩,双颊绯红,怕自己撑不住,赶紧说道:“各位老总们,我上着班,回头有空再陪好吗?”

干干瘦瘦的老头谢总也嘻皮笑脸的说:“哎,这才喝了几杯啊,要陪就陪个痛快,每人再干一杯,喝好了凌总断不会计较那件西服,凌总,你说呢?”

凌跃凡嘴角扬了扬没说话,其他那几个客人又一块附和谢总。

庄璇耐着心对凌跃凡说:“凌总,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们回过失,希望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酒店的生意……”

 凌跃凡不带感情的说:“那好,你就喝完这一轮,西服的事就算了结。”

庄璇又只得再喝一轮,第三轮过后,一阵反胃便想吐出来。她极力忍住难受,两手一合对在座的拱了拱说:“谢过各位老总了!”

她急着起离去,一站起来,感觉头重脚轻,眼一黑却站不稳,晃了两晃直接就侧靠到了凌跃凡的身上……

识别下方公众号关注并发送代号:舍得  可阅读后续内容。

微信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