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曲筱绡:我还是很爱很爱你,但我会像戒烟一样戒掉你

2017-06-27

唐小染说:我的执念太深,如果我活着,却不能够拥抱你,我会疯的。

每个人都有执念,唐小染的执念就是沈慕衍。

唐小染太执着,执着就变成了执念。而执念,伤人又伤己。

唐小染不在乎伤了自己,却在乎,伤了他,伤了别人,所以当她懂得这个道理的时候,她做出了谁都没有想到她会做的决定——放手,放他自由。

可也正如她所说,如果她活着,却不能够拥抱沈慕衍,她会发疯的。累极了的唐小染,在那个云霞满天的傍晚,于她的公寓中,安静地躺在一池血水里,面容无比祥和,她以为她终于结束了这爱而不得的执念……

沈慕衍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自由,却丢掉了她,才发现生活怎么反而变得无比乏味,就好像丢失了什么无比重要的东西……唐小染,他后悔了。

……

唐小染正站在厨房里,给那个人做最后一顿晚餐,虽然……她做的饭菜,那个人从来没有吃过一口。

唐小染搅动着砂锅里的热粥,嘴角自嘲的一笑……这粥足足熬了五六个小时,才熬出了稠而不腻的口感,可就算是这样用心的烹制,又怎么样?

那个人从来不会吃一口她做的饭菜,她曾经亲眼看到那个人晚上饿了,随意用了一桶方便面对付了过去……他是宁愿吃泡面,也绝不吃一口她做的饭菜的。

灯光下,唐小染的脸色有些煞白,看了看时间,23点58分……再过两分钟,那人就该回来了。

24:00整,别墅的大门传来开门声,唐小染又看了一眼手表……果真是24点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她眼底流露出浓浓的自嘲。

她逼迫那个人每天都要回家,不得隔夜,那人就选在每天的24:00,踩着点踏进这个家的门。

“回来了就吃饭吧,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还有乌鸡香菇粥。”唐小染说着转身往餐桌走去。

耳边突然一股湿热,脖子上被人吹了一口热气:“沈太太,24点刚刚好,”沈慕衍磁性低沉的声音,埋在她耳边,低嘲道:

“我可是完全履行了那份契约,十分真诚地完成沈太太的每一个要求,惟沈太太的命是从,呵……”

如同寒冰利刺!

猝不及防,刺得唐小染心脏抽疼。

唐小染紧了紧拳头,眼底一缕痛楚,一丝哀色。

七年了,她以为她早该习惯了,到头来……唐小染眼底的自嘲越来越深浓。

忍着心口的刺痛:“喝点粥吧,满身的酒气,今天应酬喝了不少吧,喝点粥润润胃。”她边说边给沈慕衍盛了一碗乌鸡粥。

沈慕衍玩世不恭地走到了餐桌前,修长的手指“叩叩”的敲了两下,那模样有点痞气,随即居然拿起了一旁的汤匙,唐小染眼睛一亮,一丝惊喜闪过……她做的东西,他是从来都不吃的。

沈慕衍清楚的捕捉到唐小染眼底的欣喜,幽冷的眸子里讽刺一闪即逝,“啪嗒”一声,他手中的汤匙利落地扔进了小碗中,戏谑地望向唐小染:

“沈太太,你不恶心吗?每一日每一日的上演恩爱的戏码,”他视线扫过面前的一桌饭菜,又重新落在了唐小染微微发白的脸上,犀利的话语,拆穿唐小染编制的最后一点梦:

“七年来,我有吃过一口你做的饭菜吗?”沈慕衍倏然转身:“可笑!”

唐小染立在灯光下,灯光将她的脸,映射得更加苍白。

突如其来的静默,男人向着楼梯走去。

身后,突然突兀的传来女人的声音,“你爱过我吗?哪怕一点点点点?”那卑微的期盼,透过这言语,都藏无可藏。

唐小染的身子,在客厅的灯光笼罩下,微微颤抖……沈慕衍,你爱过我吗?

她双眼一刻不离地望着前面那道修长背景,紧张、期盼而不安……种种交杂的情绪,揉成一团,她迫切的想要知道那答案。

那答案……

“沈太太不是知道的吗?我们之间只有契约,没有其他。爱?沈太太在说笑吧?”男人

轻笑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唐小染抬起手,用力地压在心口,脸色灰白……那答案,她不是早就知道的吗?却还是抱着那一点点希望啊……真傻,唐小染,你真傻!

“沈慕衍,是不是这七年来,你愿意妥协,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你愿意绝不隔夜回到家里……这些的这些,都只是因为七年前我们签的那份契约书?”

闻言,沈慕衍转过身,笑话一般半挑着眉:“不然呢?沈太太以为是因为什么?爱?呵……”他笑声里明显的讥讽:

“沈太太,从我七年前找你,求你救芯然,为她捐献造血干细胞,而你却拿我这唯一一个亲妹妹的性命,逼迫我签下那份契约书,用结婚为交换条件的时候,你就该知道,对你,我除了厌恶还是厌恶。”

唐小染只觉得身处冰窖之中的冷,脸上血色褪尽,她清楚的看到了沈慕衍眼底的憎恶,他憎恶的眼神,是唐小染无论如何都承受不起的。

心脏抽痛无比——沈慕衍厌恶她!

这比恨她,还要让她难受。

“呵……原来都只是因为契约啊……”她轻笑一声,闭了闭眼睛,突然又猛然睁开,煞白的脸上,两颊却忽然的生出两抹不正常的红,那双七年来时常染着一层若有若无悲伤和期望的眸子,此时此刻,亮的惊人。

沈慕衍怔住了!

这双满含着各种不同的情感,亮的惊人的眸子,绚烂得他移不开眼!

唐小染那张脸,在他的眼中,突然的活了起来。

她缓缓地勾唇,嘴角绽放出一抹无比妖艳的笑……这,很不“唐小染”,但,这样的她,就这么活生生地存在在他的眼前。

七年来,从不曾如此飞扬畅快的唐小染,七年来面目可憎的唐小染,七年来无比恶心厌恶的唐小染……此时此刻看来,无比的惑人心弦!

沈慕衍有那么一刻的失神,心跳不自知的加快一下,但沈慕衍终究是沈慕衍,不过眨眼的功夫,又变得平静无波,淡漠地收回落在她那张脸上的视线。

只是他不知道,今日唐小染的这一眼,在他日后的无数个夜里,闪现在他的梦中,再也挥之不去,却也再也看不到了……曾悔不当初为何这日不曾多贪婪的看她几眼。

唐小染的笑更加潋滟,轻声说道:“既然都只是因为那份契约……”她嘴角的笑,旋出更妖艳的弧度,七年来,首次如此高傲的仰着下巴对他,“沈慕衍,抱我。”

男人墨色的瞳子,猛然骤缩!

“你说什么?”旋即,男人眯起了眼,侧目而视,声音很轻地问了一句

唐小染抬脚,一步一步迈向沈慕衍,站在了他的身前,她踮起脚尖,缓缓抬起手,抱住了身前男人的脖子:“我说,要我。”

男人目光陡然犀利,双手缓缓滑到了女人的腰间,缓缓地握住,“呵……”这声“呵”,却夹着不加掩饰的轻嘲。

唐小染呼吸一滞,眼底的痛一闪即逝,倏然握拳,强迫自己忽视心口的痛,强迫自己在他面前,不退让。

嘴角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唐小染说:“别忘了,那份契约……你要对我的要求,言听计从。”她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沈慕衍,极尽所能地咧开最灿烂绚烂的笑容,她眸子里闪烁的光彩越来越澈亮:“沈慕衍,我要你抱我!”

腰间突然的一紧,来不及惊呼,天旋地转,她已然被人扛在了肩上,大步流星朝着二楼的卧室而去。

舒软的大床上,两具身体,相拥相抱,贴的很近,很近。

唐小染紧紧环住沈慕衍的脖颈:“快点,再快点。”这种话,是她七年来从没有如此放荡说出口的。

如今……她睫毛轻眨。

男人在上,闻言,身子一顿,但随即,猛然重重压住身下女人纤小的双肩,薄唇轻扯一道讽刺,“沈太太,你……真贱。”

伴随这句话,男人劲瘦的腰部重重的一撞,“不过……如你所愿。”话落时,猛然速度加快。

唐小染睫毛眨了眨,仿若未闻,只勾着沈慕衍脖颈的双手,更加的用力攀住他,仿佛海中一叶扁舟,摇曳得好似随时都会翻到水中去。

“沈慕衍,抱我……抱我……抱我!”床上的女人仿佛疯了一般:“沈慕衍!抱我!抱我!抱我抱我抱我……!”

无数声的“抱我”,那张苍白的唇,因为他,染上了艳红,不知是不是被女人无数声的“抱我”,激荡得男人也加入了这场疯狂的情爱中,沈慕衍只觉得这身下的女人,今日无比的不同寻常,从未如此的热情和……疯狂!

突然,身下的女人攀住他脖子的手臂压了下来,将他的脑袋拉近她,“沈慕衍,我爱你。”

“沈慕衍,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她嘶吼,大声的呐喊,嗓子都沙哑了。

今日的唐小染太热情,太奔放,太疯狂!

全然不像是七年间的她,此刻的她绚烂灿烂,就像是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也要将这一身的热情燃烧殆尽。

飞蛾扑火,不足以形容!

沈慕衍劲瘦的腰依旧卖力的动,脸上却只剩下漠然。

唐小染咬唇,她环住沈慕衍:“沈慕衍!说爱我!”她眼中湿漉漉,却含着期望望着他。

“呵……”男人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突然,唐小染够着脑袋,埋在他的脖颈,张口,用力咬下去:“说爱我!”今日的她,除了无比的疯狂,还无比的执着!

沈慕衍猛然抬头:“你疯了吗!”他目光幽冷。

唐小染却不管,张嘴又是一咬,抬起头红着眼看他,眼底近乎偏执的执着:“说爱我!”

她就是疯了!疯了的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疯了的才选择……

“适可而止。”

又是一咬:“说!说爱我!”

沈慕衍拧眉躲开。

“不许躲!”唐小染伸手,力气无比之大的,死死扣住身上男人的脖子:“你别忘记,七年前,我们除了领证,也还签了那份契约书。你,沈慕衍,对我,唐小染的要求,有求必应!”

七年来第一次,唐小染拿那份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契约书,威胁沈慕衍。

沈慕衍漠然地扫了她一眼,果然不再躲了。

“说爱我,沈慕衍,说爱我。”唐小染执着着,睫毛轻眨,既然……既然那份该死的契约书,对他那么重要,被他那么看重,呵~她嘴里一阵发苦,却抬头,狠狠咬牙道:“这也是我的要求,沈慕衍,说爱我!契约书要求,你沈慕衍,对我唐小染的要求,有求必应!”

男人猛然双手握住她的腰,劲腰狠狠一用力!

他在用行动告诉她:别做梦了。

唐小染眼睛更红,张口狠狠撕咬他的脖子:“说!说啊!”

身上的男人,不断的加快速度,任由她撕咬他的脖子,从他拧着的眉头可以看出,唐小染咬痛了他,他却不躲不避。

一股不甘,一股愤懑,一股迫切的想要从他那里听到那句话的信念……又是一咬!

“说!说爱我!你说啊!”

回应他的是男人不闪不避的任由她撕咬,以及更加粗暴的占有!

“沈慕衍,说爱我……”女人的声音弱了下去,“求你……谎话也好啊……”唐小染声音颤抖无力地说道。

不知过去多久,在女人喘息声中的逼迫声,终于渐渐停住……唐小染望着面前染血的脖子,那上面布满她的牙印,嘴里的血腥味,也在在提醒着她,身上的男人,连骗,也不愿意骗她一次。

即使拼着脖子被咬受伤,即使搬出那份契约书,她唐小染恐怕终其一生,也无法从他嘴里听到那句话……哪怕,只是一句谎话,他也吝啬施舍。

事了,男人从她身上翻身下床,站在床侧,侧目勾唇一笑:“沈太太的要求,我沈慕衍向来有求必应,这场欢爱,不知沈某人可有服侍得沈太太舒服欢快?”话毕,眼底滑过轻嘲,转身进了浴室。

花洒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唐小染面色惨白一片!

月光透着大片的落地窗,洒了进来,唐小染没有睡,听着身旁平稳的呼吸声,趁着月光,唐小染看了过去,只看到一片精硕性感的背……七年来,同床而眠,睁开眼时,要么空无一人,要么只有这背影留给她。

她很想告诉沈慕衍,七年前,他找到她拜托她为沈芯然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时候,当时在得知沈芯然患了白血病。

而很巧合的,她曾做过志愿者留在血库的配型,与沈芯然配型成功,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毫不犹豫的答应救助。

但约莫,就算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吧。

那时候,突然脑海里闪过那样的想法,鬼使神差的,被心里的执念驱使着,她大着胆子,提出那样的要求:“签了契约,和我结婚,我就救她。”她太想要太想要沈慕衍这个人了,她太渴望太渴望这个人的爱了。

她那时候想着的是,能够呆在他的身边,与他朝夕相处,日久总能生情,等婚后她用真心相待,人心总不是石头做的,总有能够修成正果的时候吧。

她那时候想的那么天真那么美好……她想到了所有,好的坏的,却绝没有想到过,沈慕衍打从心里厌恶她憎恶她。

她更没有想到,沈慕衍一直戴在右手尾指上的那一枚尾戒的来由!

她看过那尾戒的第一感觉,就是觉得那尾戒的款式偏柔,像是一枚戴在女人中指上的女款镶钻指环,戴在沈慕衍的小指上,不显得突兀违和,反而有一种诡异的契合感。

七年来,沈慕衍常常喜欢摩挲这枚尾戒,唐小染没往深处想,只当是这人的习惯。

直到一个星期前,收到的那一封电子邮件……

原来,自己的执着,那么可笑!

自己的爱情,显得多余……

她爱沈慕衍,很爱很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却已经久到忘记了。

孩提时候单纯的喜欢一个人的感情,随着时间的积累,非但没有减退,还一发不可收拾。

可惜的是,她把沈慕衍放在第一位,沈慕衍却对她的这种喜欢,不以为然,甚至十分厌恶。

沈慕衍厌恶她,七年来,这厌恶越来越深。

唐小染不是没有看清,只是她执着的认为,只要再坚持坚持,就能够看到曙光,直到那一封电子邮件的出现……哈哈,唐小染,这世上你最可笑!

侧躺在床上,望着面前的背影,那么熟悉,拒人于千里之外。

唐小染缓缓伸出了手,由身后,环住了男人劲硕的腰,她把脸贴了上去……“很快,你就自由了……我知道,你那么的想要摆脱我,就……送你最后一份礼物吧。”

她闭上眼。

翌日清晨

“沈慕衍,我们一起有七年了吧。”唐小染拦住了正要出门的男人,突兀地开口问道。

男人面无表情:“沈太太,请让让,今日我要去普罗旺斯。”言下之意是说,现在没空跟她废话。

在听到普罗旺斯四个字的时候,唐小染肩膀颤了一下,但随即恢复自然,拦住了沈慕衍:“我有话对你说。”

男人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眉心有一丝不耐烦。

“不耽搁你多少时间。”她说:“沈慕衍,七年了,我想送你一份礼物。”

男人眼底越发不耐,抬脚就走:“沈太太愿意浪费时间浪费金钱,那就看着办。”他走出别墅大门,在院子里突然转过身看了她一眼,轻笑:“沈太太送的礼物,我沈某人可有收过?”

他眼底的轻嘲,唐小染看得一清二楚,心脏涩涩的发疼,忍着那疼,她嘴角扬起笑容,笃定地说道:“不,这一次,你一定会收。”

沈慕衍撇撇唇,不置可否,转身背对着她,不太在意的挥了挥手,彷如驱赶蚊蝇一般。

那枚尾戒,在阳光下,闪了闪,闪花了唐小染的眼。

怔然目送那人的座驾,轻快地驶离而去,唐小染转身,回了卧室,在梳妆台上留下一封信,用笔压着,封皮上娟秀的字体写着——TO:沈慕衍。

这信封里,一张七年前签订的契约书,一张离婚协议书,还有一张书信。

两个小时后,她送走了之前请来的家政公司和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环视这住了七年的“家”,已然没有了一丝一毫属于她的痕迹。

“沈慕衍,你自由了。”睁着眼,眼泪却淌出眼眶,顺着脸庞滑落,湿了衣襟。

最后再看一眼这七年的“家”,唐小染转身,离开了这里。

……

远离明珠市的X市,这海边公寓,面朝大海,温馨美好。

盥洗室的浴缸里,躺着一个女人,浴缸里的水,有些满,滴答滴答地溢出了浴缸外,流到了地上,浸湿了落在地上的水果刀。

靠窗的浴缸,百褶窗帘的缝隙里,透过的光,射在满浴缸的水上,鲜红如血!

浴缸里的女人,安静地躺着,瞳孔越来越涣散,浴缸里的水,也越来越鲜红。

滴答,滴答……赤红的水,流到了地上,染红了地砖,这红色,刺眼无比!

对不起啊,沈慕衍,我不知我的执念会伤人……

对不起啊,沈慕衍,你给的喜怒哀乐痛,我都接下,只要这些都是你给的,可我才知,我的爱情,如此多余和可笑……

对不起啊,沈慕衍,你的厌恶你的憎恶你反感你恶心,我都懂,我都明白,七年来,我装作不知,以为可以蒙混过关,可真实的事实,却打了我一巴掌……

我不知她的存在,我不知你已有心头所爱,我不是故意拆散……可我还是伤了无辜的人,对不起啊,我把自由还给你了,

可我执念深种,如果我活着,却不能够拥抱你,却不能够再去爱你,我会疯的……

对不起啊,沈慕衍……你自由了,我轻松了……

浴缸里,女人的瞳孔越来越散,一缸的水,也越来越红。

失血的唇瓣,牵出一丝满足的笑,弥留之际,唐小染心想:终于可以停止这执念停止去爱了……真好……

好累啊……

嗨!想了解全文请关注下方二维码(或者搜索卫星号):九库文学,回复代号【我爱你】或者 本书代号【31608】即可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