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半夜隔壁传来暧昧的叫声,好奇心促使他去一探究竟,竟看到这样一幕......

2017-07-17

窗外细雪飘飘。

豪华的套房内,空气温暖而旖旎。

淡淡幽雅的灯光从墙上的射灯上发出,好像凄迷的星星一般,将整个华丽的房间照得又温馨又暧昧。

那富丽堂皇的金丝羽绒被子上躺着一个昏沉沉的少女。

那青春白皙,散发着少女纯洁清新气息的肌肤好像是一整块无暇的暖玉,可以媲美雪地里的一捧白雪。

她轻轻地辗转着身子,那长长的黑亮秀发在被子上铺成了妖冶的黑色玫瑰。

青春、清纯、未经开垦的风情……。

纤细的双腿,挺拔的双峰,清纯可人的面容似乎在做无声的邀请。

床前的男人轻轻地抿着杯中的美酒,喷涂着浓烈欲望火焰的眼睛饶有兴趣地欣赏着床上那玉石雕刻一般的清秀佳人儿,他的嘴角一挑,笑得十分得意,十分畅快。

一看就是纯洁无暇的处 女。

果然不错!这钱花的太值了。

“水,水……。”床上神智迷蒙的少女小声地叫着,喉咙里好像有火在燃烧,身体里也好像有一股火在燃烧,烧的她好像跳上岸的鱼儿,她感觉自己都要干死了。

“水,水……。”她那娇柔的声音好像猫爪一般地撩拨着男人那脆弱的神经。

男人站起身来,走到床前,轻轻地托起了床上的少女。

“渴了?”男人戏谑地说。

“好渴,我要喝水……。”少女好像梦游一般地轻声说。

她的眼睛无力地睁开,却迷蒙地看见面前好像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是梦吧?

少女又闭上了眼睛。

男人淡淡地一笑,他转过身来,倒了一杯杰克丹尼递给了少女。

少女立刻接过,好像久旱的禾苗遇到了甘霖一般,抱着酒杯就往肚子里灌,结果,好容易清醒过来的神智又再次迷蒙。

琥珀色的晶莹液体顺着那漂亮的下颚、修长的颈项和迷人的锁骨向胸膛上流下来,流出了一片风情。

男人看着眼前的少女那副慵懒和迷人的样子,身体里似乎喷出火来。

他再也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一双魔掌,抓住了那神志不清的少女。

窗外的雪光映着他嘴角的狞笑……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少女陆展颜似乎清醒了一些,她勉强地睁开眼睛,眼前的男人那疯狂带着兽 性的眸子和紧紧抓在身上胡乱摸的大手让她心悸。

“啊?你是谁?你放开我!”她努力地挣扎着,无奈自己一点都没有力气。

“我是谁?我是买你初 夜的男人,让你舒服的男人。”男人咧着嘴张狂地笑着。

“放开我!”展颜拼命地挣扎着,她摸到了刚才那只酒杯,她狠狠地一挥,酒杯挥在墙上,顿时碎片崩裂,展颜狠狠地将酒杯滑到自己的胳膊上,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疼痛,让她清醒!

展颜挥着手中那碎裂的杯子,那欲火焚身的男人也被她逼退了好几步,奇怪了,玩了那么多女孩,唯独这个女孩竟然是如此刚烈。

“有意思,挺烈的小妞啊,你这样烈,我还越来越有兴趣呢,来,小妞,我们就来好好地玩玩。”那男人笑着说,他的兴趣陡然被这个刚烈的少女给挑起来了。

说话间,他好像魔鬼一般地冲了过来,企图将展颜揪回来。说时迟,那时快,他的大手已经扣住了展颜的肩膀。

但是展颜怎么可能让他得逞?虽然中了迷药,身体虚弱的她此时几乎没有缚鸡之力,但是她依然不能让他得逞。

展颜扭转头来,狠狠地在那男人扯住自己肩膀的胖手上咬了一口。

“啊。臭丫头……”男人顿时捂着自己的手咆哮起来。

展颜借着这个机会,飞快地打开门锁,打开门冲了出去。

她要逃!逃离这个地狱!因为身后是魔鬼!

可是,就在她即将跑到电梯间的时候,那男人已经大步冲过来,从后面一把抓住了展颜的头发,将展颜狠狠地掼倒在地上。

还没等展颜翻过身来,那家伙已经狠狠地骑在展颜的身上。

而这个时候,从隔壁房间里又出现了三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他们冲过来,一把抓住了展颜的手脚,其中有个人狠狠地抓住展颜的手,往地上使劲一磕,展颜感觉到自己的手骨几乎碎裂,手中的玻璃杯脱手,那本来娇嫩的手血肉模糊。

“老板,这丫头还翻天儿了,我们帮你按住她了。”一个黑衣人说。

“臭丫头,你是不想在房间里做是吧?好,那我们就在外面做。这样更爽是吧?好,我成全你!”那男人一边说着粗话,一边狠狠的撕开展颜身上那薄薄的衣裳。

展颜当然不能让她如愿,她一边使劲地揪着自己的衣服,不让他撕开,一边想将那恶心的男人从身上踢下去,可是,一个不满二十岁少女的力量,怎么会是一个兽性大发的男人的对手?

“救命,救命……”展颜大声地呼救,可是,诺大的华丽走廊中如此安静,除了这几个畜生竟然没有人,谁来救自己?

就在展颜再也吃撑不住,身上衬衫已经被完全撕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文胸的时候,那电梯门打开,里面一个男人惊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没有想到电梯会在这一层打开,更没想到面前即将上演一场活春,宫。

然后,他轻轻地走了出来。

“呦,作为男人,强迫女人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是不是很丢份儿?如果真的有魅力,让女人甘心情愿投怀送抱才好吧,靠强的,有意思吗?”年轻男人冷冷地说。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让那本来正处在兴奋头上的男人住了手,他几乎同已经吓呆的展颜一起抬头,只见眼前站着一个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人,他很高,身材挺拔修长,他很帅,淡淡的走廊灯光将那那俊美深邃、好像混血儿一般立体迷人的容貌照得更加翩翩浊世、潇洒脱俗。

“救我……”展颜好像是落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向那男人拼命地呼救。

“臭小子。别多管闲事,走你的去。你知道我是谁?,你赶紧给我滚开,惹着了我。我把你撕开晾着!”被打断了好事儿的男人很生气,他用眼睛冷冷地剜着那年轻男人,恨不得将那年轻男人给凌迟。

真他妈的倒霉,想自己是山西首富,最大的煤老板,到哪里不是跺一脚地三颤,各地官员富豪都要给自己面子,结果今天这下属敬献的美女好像一只野猫一般抓伤了自己,还被一个毛头小子打断好事儿,真是太过生气。

所以,这个煤老板一肚子的火儿,将气全都发在那年轻帅哥身上。

他用手点指着那帅哥俊美的脸庞:“你赶紧给我滚,你相信不相信,明天我让你看不到明天升起的太阳?”

“臭小子,赶紧识相儿点儿,给我滚,别惹我们老板不自在!”一个黑衣保镖叫嚣着对那帅哥说,他用一个手指头指着那帅哥高挺的鼻子,声音里全是威胁。

“滚?好大的胆子,竟然跟我说滚!”那冷面帅哥一把抓住了那保镖的手指,展颜只听见轻微的“咔嚓”一声,那黑衣保镖顿时抱着手指狂叫起来,手指头竟然被活活地拧断。

“啊,上!打死这个家伙!”剩下几个保镖也冲上来,可是,几乎在转眼间,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已经被那年轻男人踢倒在地上,他们惊恐地看着那年轻男人,几乎不敢相信,身手敏捷的自己竟然被这么轻易撂倒。

他们的眼神所以都看向自己的老板——那土豪。

那土豪显然也被吓着了,他赶紧擦擦眼睛,仔细观察那个年轻帅哥,他终于认出来了。

这个年轻人不是H城受屈一指的风云人物、亿万富豪顾南城吗?

顾南城,H城最能代表权势和富贵的名字,英俊多金,年纪轻轻便上了福布斯前十的排行榜,财富无可估量,是全亚洲乃至全世界最顶尖的富豪。

你也许会说,比尔盖茨比顾南城有钱,但是比尔盖茨比顾南城年轻俊美吗?没有!所以,顾南城在全世界女人的心里,都是最想嫁的男人排行第一位,简直可以称得上国民老公了。王失聪靠边儿站!

谁不知道顾南城是什么人?他一个小小煤老板在山西风光,但是他在顾南城面前好像是一粒米。

“顾……总……”那凶神恶煞的土豪声音立马变得有些胆怯,他赶紧从展颜身上爬起来,笑着看向顾南城,“顾总,没想到今天能见到顾总大驾。”

更没想到是在如此尴尬的情况下见到顾南城,还跟顾南城冲突了起来……

顾南城冷冷地看着他,他冷冷地说:“认出我来了?那么,下面,让我知道知道你是谁?”

“啊,我是……我是……”土豪的舌头有点打折,他不知道自己是说出自己的名字还是不说。

“说啊,你是哪个?大声点儿!”顾南城的声音立即提高了八度,那份冰冷,让那土豪不禁打了个寒颤,顾南城的冷酷和威慑,那真是不是一般盖的。

连展颜都感觉到他的身上恍若散发出一种类似地狱死神般的强大气场,那种可怕的强大,几乎可以将人活活地压扁。

“我……我是映日煤矿的李朝喜。”那土豪在顾南城面前变得很怂起来。

“映日煤矿?”顾南城轻轻地挑起了好看的嘴角,“听说过,一个很大的煤矿是吧,原来是一个财大气粗的煤老板啊,不在你那地方待着,来这里干嘛?泡妞?”

土豪李朝喜赶紧说:“是……来参加个会,别人帮我介绍个……介绍个……”

“介绍一个马子玩玩……”顾南城替他说。

“是是是……”李朝喜开始冒汗了,他掏出价值不菲的手绢使劲地擦着自己胖脸上的汗。

“你泡谁我不管,”顾南城嘴里说着,却突然笑了,他的笑容让李朝喜感觉到可怕,顾南城继续说,“但是你在我的酒店里干这种事儿,那我可就要管管了。”

李朝喜不禁心里发苦,原来这个超豪华酒店竟然是顾南城家的。

在土豪的世界里,也是有高低贵贱的区别的。

向李朝喜这种煤老板,怎么能比得上顾南城?

他充其量是有点钱而已,而顾南城……那不必说了吧?

“想爽一把是吧?”顾南城一边笑着一边看向李朝喜,他脸上笑的那么动人,真是让人感觉到所有的春花在一瞬间悉数绽放的感觉,李朝喜也傻了,他不知道顾南城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但是接下来,他马上就知道了。

几个保镖都看到顾南城那张俊脸上的笑容迅速一收,他那强有力的大手已经一把抓住了那个土豪煤老板的衣襟,同时,一拳挥出去,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耳朵里一声巨响,顾南城已经将那土豪煤老板狠狠地打在墙上,在那土豪老板被打得七荤八素的时候,他第二拳也挥了出去,李朝喜那高大的身子狠狠地撞在一间客房的房门上,硬是将那厚厚的房门给撞开了。

这是多大的力量?

李朝喜狠狠地摔在地上,疼得不停地呻吟着。

他的保镖们赶紧跑过来,将李朝喜扶起来。

不过,他的保镖没有一个敢跟顾南城动手的,看来这群保镖也不傻啊,不是“肌肉发达、大脑贫乏的人”啊!

顾南城打人,那是真叫一个狠啊!

他出手又快又有力量,好像受过严格的训练一般。

顾南城冷冷地看着地上的李朝喜,他轻轻地活动着自己的手腕,他的动作,依然轻松而潇洒,他一把将李朝喜从地上拎起来,冷冷地说:“李老板,我刚才打你了吗?”

李朝喜此时那张脸已经肿的好像倭瓜了,他赶紧摇头:“没有,没有,顾总你没有打我。是我不小心撞的。”

他现在的心里除了恐惧就是恐惧。

他的财力势力同顾南城比起来,真是不值得一提 ,虽然,在山西,他可以算是呼风唤雨了。

“这才对。”顾南城笑的十分动人,“你大老远来我们这里,按理说我们应该尽个地主之谊,款待款待我们李老板,但是你刚才让我很不爽,你说该怎么办?”

“我马上走,马上走。我再也不敢进H城。”那土豪煤老板简直将脑袋点的好像小鸡啄米一般。

谁也不敢相信刚才在展颜面前好像凶神恶煞一般的煤老板此刻在顾南城面前真的好像一只瘟鸡一般。

他现在别说不敢再进H 城,估计顾南城出现的地方,他都得绕道儿走。

“给我滚!要是我再看到你,我把你的腿给卸了。”顾南城冷冷地说。

那土豪煤老板立即带着手下灰溜溜地抱头鼠窜。

顾南城叹口气,转头看向走廊地毯上狼狈不堪的展颜,她那纤细的手指鲜血淋漓,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

见状,展颜颤抖地挪着身子往后,眼底尽是惊恐。

顾南城脸色一变,大步朝前,迈开长腿朝她逼近。

终于,停住脚步,弯下腰身,探手……

展颜闭眼,忍不住尖叫出来……

故事未完,关注卫星号“九舞文学”(read9wus),回复关键字“展颜”或书号【26980】即可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