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未婚夫三十多岁了竟是第一次,同居当晚差点让我下不了床

2017-08-08

好重。

袁咻咻挣扎着从睡梦中逃离,张开沉重的眼皮。

挣扎着从睡梦中逃离

张开沉重的眼皮,陌生的衣柜,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窗帘。

以及,陌生的自己。

身上压着一只小麦色的胳膊,明显是男人的。

顺着胳膊看过去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平时张扬的剑眉此刻乖巧的伏在脸上,双眼紧合,黑长的睫毛趴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鼻根挺拔,薄唇轻轻向上勾起。

过分的熟悉。

秦琰,她的新任老板。

她想尖叫,也想逃离,却发现他的胳膊紧紧环着她,长腿也从她后面伸出来,绕到她前面紧锁。

她连动动身都困难。

“秦总?”袁咻咻试探性的叫了叫身后的男人。

感觉到怀里人的挣扎,秦琰双臂使力锁的更紧了。

似醒未醒的声音低沉慵懒:“别闹,乖,再睡会儿,还早着呢。”

袁咻咻看了看从窗帘透进来的阳光,不早了,已经中午了好吗秦总。

再看看自己的现状,欲哭无泪。

大手放哪里不好,非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轻轻一动热流奔涌而出。

腰背也是,往后是他灼热的身体,往前……她怀疑她再动一下,秦琰会毫不犹豫的继续昨晚的运动。

说起昨晚……

她混了娱乐圈三年半,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被暗算的一天。

她有机会一定要宰了陈明那个王八蛋。

最好是找一下他昨晚给她下的药,让他也喝个十瓶八瓶的,然后精、尽、人、亡。

想着想着,又挨不住疲惫的身体,合上了沉重的双眼。

再次醒来,已经太阳西沉。

秦琰神清气爽的睁开眼,看到怀里人安静的睡颜,有一瞬间的怔愣。

双手舍不得的从她身上离去,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视线又定在了她露在被子外面的双腿。

真长。

真白。

真细。

真他妈爽。

身上某个地方又有苏醒的征兆,秦琰喉结上下耸动,赶紧扯过一旁的被子把她盖的严严实实的。

俗话说眼不见心为净。

但现实说眼不见心更痒。

双手在被子下又摸了一遍她的曲线,秦琰才起身下床。

先到浴室洗了个澡,然后给助理打电话送饭来,最后又滚到了床上。

把袁咻咻拉到自己身上,捏紧她的鼻子,用自己的唇去堵她的嘴。

袁咻咻被憋醒的时候差点一巴掌打到他脸上。

但碍于怕被他穿小鞋,拐了个弯放到他后脑勺,谄笑道:“秦总我很满足了,不用再来了。”

她可记得清楚的很,昨晚在床上,这厮逼着她摆动作,扬言不摆的话就在公司给她穿小鞋……

她从来没想过,一个外表矜贵自持的总裁,到了床上是这般放浪形骸。

男人剑眉上挑,手顺着她的脖子慢慢往下,口中振振有词:“我不满足。”

说完一只手覆上他渴望的地方,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袁咻咻:“……”

在一个突然就开荤了的三十岁的老男人的攻势下,这个吻在助理把饭送到时才结束。

趁着秦琰去开门的功夫,袁咻咻赶紧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潮红着一张脸,飞快的穿上衣服走出卧室。

却被秦琰逮了个正着。

“去哪儿?”秦琰眯着狭长的眼睛。

袁咻咻突然就怂了,一双杏眼四下瞟了瞟才开口:“回家。”

秦琰迈着长腿,把她牵到桌前,笑的邪魅:“急什么,昨晚运动那么久,先把饭吃了。”

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袁咻咻心中一紧,想起前几天看的新闻来。

“寰宇影视公司已花落秦氏,斥资20亿能否重现寰宇辉煌?”

新闻里还提及秦琰在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接手苟延残喘、内忧外患的秦家公司,利用短短的几年时间,不仅使秦家起死回生,还开始涉足各个领域,并且都能奇迹般的赚个盆满钵盈。

而最近购买的寰宇影视公司,同当年的秦家一样苟延残喘。

袁咻咻就是寰宇的签约艺人。

秉承着不睡不潜的原则,袁咻咻在寰宇混了三年半,连女配角都还没出演过。

一朝饭局却睡了新任老板。

着实让人心累。

着实让人疲惫。

着实让人胃疼。

被盯着吃了桌子上小半的饭菜,秦琰把她推入浴室。

再出来时桌上的饭菜早已不见,秦琰坐在床头,笑着对她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袁咻咻裹着浴巾站在浴室门口有一瞬间的愣神,秦琰笑不笑都是好看的,不笑的时候眉目温柔,眼睛里的情浓如烈酒,分分钟把人醉的不知东南西北。

笑起来反倒成了另一个人格,邪肆、张扬、纨绔、阴险,百变至极,令人捉摸不透。

正如此刻,袁咻咻看着他嘴角的弧度,有些踌躇。

“秦总,我想回家。”

秦琰翻着手里的书,头也不抬:“走吧。”

袁咻咻立马欢天喜地的转身拿自己的衣服,虽然脏了点,但大晚上的,她也没什么名气,应该不会被狗仔队偷拍,应该能安全的穿着到家。

“你今天出了这个门,明天我就在公司给你穿小鞋。”

袁咻咻:“……”

所以这是让她走,还是不让她走?

“秦总,昨晚的事我是不会说出去的。”袁咻咻趴在床边,献媚的笑着又补充了一句:“包括您是第一次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您放心吧。”

秦琰黑着脸,深吸了口气把书合起放到桌上:“袁咻咻,你这名字真难听,像小孩把尿的声音一样,咻咻咻~咻咻咻。”

不知是不是因为说着不尽兴,秦琰紧接着吹起口哨来。

袁咻咻深呼吸,不停的劝告自己:这是总裁,不是导演,不能生气,不能发火,不然容易被穿小鞋……

可是在抬头看到他嘴角那抹捉弄得逞的坏笑时,内心怒骂,去他妈的总裁吧!

“我昨天晚上很舒服。”秦琰看着她变来变去的脸色,轻笑了起来。

袁咻咻想起昨晚,脸上一阵羞赫,盯着他的眼睛耻辱的开口:“能让秦总舒服,真是我的荣幸。”

秦琰视线向下,停留在她的小腿:“你的腿我也很喜欢。”

袁咻咻:“……”

砍下来送你?

秦琰像是没察觉到她刀子一样的视线,继续开口:“你看,你既能让我很舒服,又能让我很喜欢,所以你要抓住这个机会,抱好我这个金主,那样你不出一年,就会大火特火。”

袁咻咻:“……”

你怎么不说能让我上天呢?

袁咻咻风情万种的敲着他的腿,力气只能用绵软来形容:“秦总谬赞了,能让秦总舒服的女人比比皆是,我不过是做了其中一个,至于腿,我觉得我的并没有那些嫩模的好看。”

秦琰眼尾上挑,唇角划出邪魅的弧度:“难道我昨晚没有让你很舒服吗?难道我不是第一个让你这么舒服的男人吗?难道我们现在不应该趁热打铁再来一炮吗?”

袁咻咻:“……”

趁热打铁是这么用的?

“所以,别犹豫了,抱着我这个金主吧。”

秦琰伸出手,一把把她捞到床上,压在身下,浴巾不解自开。

“你看,连浴巾都不帮你。”秦琰大手覆到她腿上。

略带薄茧的五指在她腿上弹来弹去,引发出一阵阵的战栗感。

袁咻咻觉得照这样的情势下去,今晚一定会被办了的。

情急之下想也不想后果的喊了一声:“秦、秦总,我有男朋友!”

2

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秦琰连呼吸都轻了,勾唇冷笑看了她好半晌。

袁咻咻苦着脸屏息以待,其实话在说出去的一瞬间她就后悔了,如果能收回她也想收回,可……她更不想再被这么不清不楚的办了去。

正想着,一只手掐到她的下巴,男人声音低哑:“真有?”

袁咻咻抬头,看到他双眼里全是冰冷。

仿佛她敢说一个“是”字,他就会在下一秒放出无数冰碴子把她刺成筛子。

但:“嗯……”细弱蚊鸣的一声。

袁咻咻哼完赶紧闭上了眼睛,怎么办,她好怕他给她穿小鞋。

好大一会儿,袁咻咻紧张的一颗心都快从36D的大胸后蹦了出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才从身上传来。

袁咻咻睁开一个眼缝,看到他表情冷淡的从她身上挪开,又恢复了昨晚那副矜贵的模样。

许是彻底清醒了,声音华丽清贵:“走吧,昨晚的事……”

袁咻咻赶紧把视线从他那宽肩窄臀、八块腹肌撩人的身材上挪开,拾起地上的衣服飞快的套到身上,生怕他反悔。

“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秦琰点了点头,袁咻咻如蒙大赦一样迅速的找到自己的东西从他房间跑了出去。

秦琰在她走后拨通了助理的电话:“给我搜集袁咻咻的所有资料。”

小高一向以工作效率质量双高在秦琰面前得宠,袁咻咻刚到自己家,就把厚厚一沓资料摆在了秦琰面前。

袁咻咻,本名袁秀秀,生日4月5号,年龄25,AB型血,身高170CM,经纪人方淮,演艺经历……

密密麻麻的演艺经历看的秦琰都一阵眼疼,他开始怀疑方淮还记不记得袁咻咻都跑过哪些龙套。

索性直接翻到最后一页。

单身,无感情史。

秦琰嘴角慢慢上扬。

“寰宇是不是有一个剧快结束了,还是边拍边播的那种?”

小高点头,心想总裁什么时候对拍戏感兴趣了?

“去告诉剧组,我觉得他们那个客串很适合袁咻咻。”

袁咻咻回到家倒了一杯水,吞下手里的白色药丸后,开始到床上躺尸。

工作……是不能辞的。

与寰宇之间的合约……也是不能毁的。

因为她付不起违约费。

至于控诉秦琰……昨晚是她先落于危难之中,然后秦琰化身白马王子拯救她的。

说来说去,好像只能……当被狗咬了一口?

刚纠结出来答案,经纪人方淮打来了电话。

“方总好。”

“你去参加了《识于微时》的试镜?”

“没有啊。”

“那对方为什么让我通知你明天去客串……”方淮的声音里充满了疑惑。

袁咻咻也很疑惑。

《识于微时》是作者梧桐细雨的作品,从输出影视版权开始就一直争议不断,开播后演员颜值和演技的双在线,更是把这部剧推向了高潮。

而这部影视剧也是开创国内先河,采用边拍边播的模式。

“行吧。”方淮的声音又传来:“昨天《青鱼》的杀青宴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没有。”袁咻咻有些心虚的回应道。

“我说咻咻啊,人有时候要放开一点,这个行业就是这样,你看那些比你长得那么差的人,伸了下腿扯了下袖子,就迅速的飞黄腾达……”

方淮又开始一电话一说教的惯例,袁咻咻含糊的应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行了,我也不说了,我说了你也不听,好好照顾自己,我去问问《识于微时》剧组那边看什么情况。”

袁咻咻紧盯着电脑桌面,开始心疼方淮,一共带了两个艺人,一个红的发紫红的没边,一个却承包了所有电视剧的龙套。

没错,承包所有龙套的就是她袁咻咻。

混混沌沌间,方淮又打来了电话。

“我问过剧组那边了,剧组方面说,是作者亲点你去客串的,咻咻啊,你走了狗屎运啊。”

袁咻咻一脸茫然:“啊?”

方淮的声音充满了无限感慨:“哎呀咻咻啊,人生没有捷径可以走啊,只要提高了自己的实力,好运总会降临的啊……”

袁咻咻:“……”

您刚才说的让我放开呢?

和方淮挂断电话后,袁咻咻又躺回床上,翻了几个滚才稍微平复心情。

狗屎运……说走就走了。

梧桐细雨那么火的作者,竟然亲点她去客串。

真像梦。

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之际,又一下惊醒过来,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嘶~真疼。

不是梦。

赶紧下床找出面膜,做了个全身保养后才又陷进大床。

这一觉,便是直接睡到了第二天天亮。

洗漱完毕,袁咻咻踩着地板走到了衣柜前。

穿什么衣服好呢。

她的身材极好,尤其一双腿,长直紧绷,平时她自己都爱惜保养的不得了,无外乎秦琰也会点名喜欢她的腿。

想起秦琰,袁咻咻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自嘲的笑笑。

算了,还是先工作吧。

只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一客串,还客串出了一段八卦。

“哎你们听说了吗,今天来的这个跑龙套的,不仅在《识于微时》跑龙套,还在隔壁和很多地方跑过龙套呢。”

袁咻咻准备推门的手收了回来,站在厕所隔间里望了望天花板。

没想到她一个龙套还能引起女二号的注意。

“听说了听说了,我还听说呀,隔壁导演看上她了,前天晚上请全剧组吃饭,劝了她好多酒呢~酒后还能干什么呀~”

唔……这个是女三号。

“不对啊?你们怎么和我听的不一样啊,我听说的是她前天晚上和寰宇新任老板秦琰在吃饭,然后两人还一道回了家,共进良宵呢~秦琰啊,那可是秦琰哦~”

唉……这个是女N号。

“想什么呢,胡说八道!就她那样的,秦总会看上她!”

啧……这是女二号和女三号。

隔壁的门突然打开,碰碰撞撞的声音后是优雅清脆的声音:“演技不怎么样,长得不怎么样,几个猪脑壳倒是挺能想象的。”

咦……这是女一号路时。

也就是方淮手下另一个艺人,红的发紫红到没边。

私底下和她关系还挺不错。

幽幽叹了一口气,袁咻咻觉得自己这会儿再不出去,忒不像个人了。

推开门,在三双窘迫、尴尬的视线下走到洗手台,慢条斯理的洗了下手,装够了气场后悠悠开口:“秦总喜欢腿长的,你们几个……”

女二号和女三号对视了一眼,赶紧把穿裙子的女N号推到前面,自己往后站了站。

袁咻咻笑得纯良:“我建议你们不要穿裙子,直接回炉重造一下比较好。”

路时在一旁啧啧称奇:“早知道你在里面我就不出口帮你了,你这就是一强扮柔弱白莲花的毒妇。”

袁咻咻笑的做作,掐着嗓子:“哪有啊念念姐,没有你在场,咻咻都不敢出来呢。”

路时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两人互相怼着嘴炮儿出了洗手间。

片场里秦琰站在导演旁边与他有说有笑的交谈,矜贵的气质引得整个影视城的女演员都骚动不已。

“袁小姐来了。”导演眼观鼻鼻观心的提醒了一句。

秦琰闻言侧头看了过去,眉梢微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袁咻咻看到他嘴角那抹笑时,突然心头一凛,想起自己那天撒的谎。

该不会……被他识破了吧?

导演看到这一幕,赶紧招呼她过来。

“咻咻,穆大明星,这是你们的总裁,特地来看你们拍戏的,看看你们总裁多关心你们。”

袁咻咻沉默不语。

秦琰一脸有些惊讶的样子,清了清嗓子把目光转向袁咻咻:“还是跑龙套?”

袁咻咻被自己说被别人说跑龙套,都觉得没什么,但突然被秦琰这么说,有些奇怪的情绪涌上来:“嗯,跑龙套挺开心的,守在影视城门口蹲点,每天都能见很多一线明星。”

想想也是有点讽刺,袁咻咻在《识于微时》里扮演的是一个女星,一个红的发紫红到没边的女星,跟她现在的状态截然相反。

她这种乐观的态度有些刺伤秦琰,背在身后的手,互相敲了敲:“昨晚你提前走了,所以我一直没有机会对前天晚上的事情给你说声抱歉,我力气那么大,不知道弄伤你了没有?还疼不疼?”

!!!

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这个!

*后续内容关注卫星号:每日情感故事,本文代号:34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