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为了赎罪,我成了姨父的情人

2017-08-08

疼。

好疼,钻心蚀骨的疼。

强烈的撞击像是要将她的灵魂震出来,嘭嘭嘭之后,剧烈的疼弥漫全身,胸腔里的空气也渐渐稀薄,呼吸顿时急促,她紧皱着眉心,漂亮的额头上泛出密密的汗珠。

血色,蒙住她的眼,再也看不清……

“啊!”江虞尖叫一声,从噩梦中醒来。

她揉揉太阳穴,痛苦的闭上眼。

心神不宁间,门被人推开。

伴随着沉稳的脚步声,江虞紧张得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视线望去,是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江虞无措的来不及松口气,便觉得床畔浅浅的塌了一方,隐隐之中,她看见一道高大的身形轮廓,虽然看不清楚,但她却在无形之中感觉到那股熟悉的压迫感。

夜灯,突然的亮起。

一道带着侵略的冰冷视线,便透过光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因为噩梦,还未平息的江虞,胸口起伏着呼吸更为急促。

“你来了……?”许久,她才是稳住心神,抖着声音问。

男人并未出声,一身军装的坐在床畔,身材修长、笔直健挺,微微扬起下颚,如同王者般,高贵傲慢。

江虞抿抿唇,视线害怕的缩一缩,便见男人身子一动,微微前倾,向她欺近而来。

女人面容精致,尤其是那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朦胧之间水光润泽,漂亮极了。黑色的丝质吊带裙勾出纤细的腰肢和饱满的胸脯,裸露在外的双肩和锁骨,白皙得如同晶莹的美玉。

“叶封……”江虞忍不住的唤一声,却猛的感受到凌人气息的逼近,身子剧烈的一颤。

随即,他高大的身躯压了下下来,将她完全禁锢在身下。

江虞动弹不得,承受着他的重量,几乎要窒息。

不等她反应,叶封微微狭眸,带着粗茧的手掌豁然探入她的睡裙内……

高高的撩起后,露出柔嫩白皙的肌肤,敞露着,微凉的空气侵入,江虞心跟着身体颤了一下。

炙热的吻,落在她的眼睛上。

江虞乖巧的闭上眼睛,密密的亲吻而下,那片狭小之地,像是他感情的宣泄口一般,承载着他的全部疼惜。

每当他亲吻她眼睛的时候,江虞都有一种错觉,那种真真实实的珍惜和怜爱,让她的身体如同润浸在欢愉的温水之中,舒服得她想要轻哼出声。

“乔儿!”

倏而,男人极富磁性的声音,深情一唤。

江虞也自梦中苏醒,心头一阵酸涩。

我不是沈乔。

我是江虞,是江虞!

这个事实,恐怕再多少年,他也认不清。

只因,这双眼睛永远是沈乔的,是他心中最爱那个女人的。

江虞挫败的颤着眼睑,晦涩的看他一眼,而后紧紧的闭上眼。

男人密密的吻又落下,手指带着凉意,触上她温热的肌肤,熟练的褪下她单薄的睡裙。他还穿着的军装,皮带有点硬的咯在她皮肤上,有点疼,江虞闷声不出,继续由着他肆意的亲吻……

叶封折腾到天亮,才松开她,呼吸沉稳的睡去。

江虞翻着发疼的身子,重重叹口气,手指落在自己的眼睛上,突然的就摸到了一股湿润。

叶封,曾经是她的准姨父。

因为沈乔,是她的小姨,与她母亲相差二十岁的亲生妹妹。

五年前她考上京都艺术学院,江父江母奖励给她一辆新车,她刚拿到驾照,因为害怕就找了沈乔一起试车。

也就是那一天,一辆失控的大货车,凶猛的撞了上来,沈乔送到医院就没气了,而她居然奇迹般的只是伤了眼睛。

江虞知道,那是因为沈乔在关键时刻,帮她打了方向盘。

沈乔救了她,还把眼睛给了她。

内疚和忏悔,让江虞背负着这份沉重,一直过了五年。

男人悠长沉稳的呼吸,浅浅的打入她的耳畔,江虞眼神迷蒙的看着他的脸,眸底闪过一丝苍凉和迷恋。

叶封恨她吗?

很恨吧!

她不但让沈乔没了命,还用着她的眼睛。

因此,叶封对她从来都是冷漠的,他从不说恨, 可他冷漠眉峰下隐藏的憎恶,他的每一个眼神,都在诉说,他对她,从来就没有欢喜过。

这些,比起那些言语来,更加的让江虞难过。

无声无息,却比任何的利刃都要锋利,不见血的让她万箭穿心。

那她呢?

恨他吗?

相反,江虞爱叶封,爱到发了疯。

第一次见叶封,她才十三岁,正是对爱情,对男女之事最为懵懂的时期,沈乔和叶封带着她去了游乐园。

第一眼,江虞就被这个外表冷峻但眼眸总带着温情的男人吸引住。

心跳得跟火箭似的,脸也红得像是红辣椒,火辣辣的。

江虞知道,她不过是个挡箭牌,可她还是玩得很开心,只因为身边有叶封。

再大一点的时候,她调皮的拉着小姨沈乔的手,撒娇:小姨,你把叶封让给我吧,我好喜欢叶封。

那时候,她从不喊她哥哥,只是喊他的名字。

沈乔听见了,以为她小孩子开玩笑,从来都只是一笑了之。

可只有她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她真的很想沈乔把叶封让给她。

但,爱情,从来不是能让的。

不爱,就是不爱啊。

沈乔死了,叶封眼里的温情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江虞微微叹气,藏起眼睛里的悲悸,睫羽轻动,轻轻的闭上。

“叶封,晚安。”

沉长的夜,随着日光倾斜,变得光亮和充满生机。

整个叶园披上金色的光芒,从窗扉打进来的光线落在她黑发和瓷白的脸上,投下一道阴影。

她呓语一声,自沉睡中醒来。

睁开眼,江虞正好看见男人硕长的背影晃进了换衣间。

没一会,男人不高不低的淡漠嗓音传来:“江虞,我的西装呢?”

这里是叶园,叶家的老宅,可叶封不经常住,而且他除了军装,很少会穿别的衣服,因此每隔一段时间,朱管家就会把他的衣服拿出来清洁一遍。

被叶封一问,江虞这才是想起来,昨天他的西装全都送去干洗了。

江虞拢拢身上的衣服,下了床,小心翼翼的靠近换衣间,解释:“朱管家拿去干洗了。你今天要出去?”

久久没有回答,但江虞知道,此刻,他一定皱紧了眉头。

舔舔唇,江虞捏了捏紧张的手心,讨好似的说:“我马上让朱管家去拿回来。”

依旧,是了无声息的沉默。

就是这样,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他都像是看不见般,当她是一道空气。

江虞的眼,积满了水雾,心也酸得发苦。

“不用了。“男人冷峭的话语伴着他高大的身影掠过她的眼前,江虞看着依旧是一身军装的叶封有点发愣。

一晃眼,叶封轻飘飘的出了去。

江虞快速的跟上去,想要问他吃不吃早餐,人却已经钻入轿车之中离去。

她赤着脚,望着渐渐消失的人,无声无息的叹气。

“江小姐,今天少爷说回来吃饭呢。”朱管家一句话,又让江虞打起精神来。

她掀掀眼睑,黑瞳闪过亮光,喜悦的问:“真的吗?”

“真的,少爷亲自吩咐我准备午餐。”

“嗯,我等会去花房里摘花回来。”江虞欣喜的扬唇,像是个小孩子般噔噔噔的跑回房间。

换了整齐的衣服,兴高采烈的吃了早餐,也弯着眉眼,摘了自己亲自种下的向日葵。

听见汽车声靠近,江虞顾不上洗手,捏着裙角飞快的从花房出来,跑向门口。

如同离开时一样,车门打开,江虞看见了叶封冷峻的半张侧脸。

他微垂着的眼睑,云淡风轻,却蕴含着高贵和收敛的霸气。

“叶封!你回来……”最后的字眼,在见到跟着叶封下车的女人侧脸时,戛然而止。

江虞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抖着唇,喉咙像是塞了一层稻草,又干又涩,许久她都没有将梗在喉间的那两个字说出来。

沈乔!

怎么会?她不是死了吗?

恐惧,如同一张巨大的蛛网将她全身包裹,越勒越紧,分秒之间,便将她的空气掠夺,疼得骨头都要碎裂。

她踉跄着后退,手里的向日葵也早已跌入泥中。

“叶大哥,这位是?”女人在看在江虞后,微皱着眉,疑惑的问。

声音很清丽,也像极了沈乔!

江虞终于清醒,她呆呆的看着从车里跨出的女人,黑长的直发披在脑后,身量高挑,容颜俏丽。

侧脸和沈乔简直一模一样,但正脸,江虞多少发现了点不同。

她不是沈乔,她只是长得像沈乔而已!

叶封看见她的失态,削薄的薄唇抿起,勾起一条冷傲的唇线,声音也淡得不能再淡,“景秀,这是江虞。”

景秀伸出手,友善的捏住江虞的手掌,俏皮的眨眼:“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她的打招呼方式,很随意也很调皮,也很像沈乔。

沈乔,沈乔!全都是沈乔!

江虞的手指传来一道疼痛,她这才是发现,景秀捏得很大力,再看她的唇角,带着一丝得意的挑衅。

触电般,江虞甩开她的手,如同受到惊吓的小老鼠,缩着身子飞快的逃回房间。

中午,她没有出去吃饭。

叶封也没有过问一句,她想,他是不是有了新的人选,所以不打算要她了?

毕竟她那么的像沈乔!

晚上,江虞忍不住的出去,却看见客厅里相对而坐,侃侃而谈的男女。

一瞬间,她嫉妒的眼睛发疼,心也疼得揪成了一团。

江虞很想哭,汹涌而上的泪水凝聚在眼眶,随时都要崩溃,但她还是生生忍住。

她不能哭……

“我只要你的身,所以江虞,管住自己的心,别爱上我。”

这是她换上沈乔眼睛后,叶封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江虞的眼睛绑着绷带,看不到叶封的表情,但她从男人的语气里,听出了厌恶和克制的怒气。

那时候,她的心很疼。

眼睛也很疼,可叶封说:不许哭!别把沈乔的眼睛哭坏!

从此,她便再也没哭过。

江虞转身,脑袋空白的像是一只鸵鸟,只想把自己埋起来。

然而,正在微笑着和叶封说话的景秀,还是精确的捕捉到江虞的一片衣角,黑沉的眸底闪过淡淡的嘲弄。

“叶大哥,我去房间拿点东西。”景秀温柔的说话,神态也如同往昔的沈乔一般,美好的像是一块漂亮的水晶,忍不住的让人捧在手心,仔细呵护。

“好,去吧。”男人优雅的颔首,俊朗又矜贵。

景秀偏头,迈步沿着旋转手扶梯上了二楼,正巧看见江虞狼狈的躲进了不远处的洗手间。

门没来得及关上,便被一股力道按住。

缝隙中,江虞瞧见那酷似沈乔的眉眼,眼睛一涩,手也不觉的松开。

“你就是那个占着叶园的女人,江虞?”不知道她从哪里听说了自己,但江虞知道她认识她。

她微愣的看着景秀,看见她抱臂孤傲的样子,心很沉。

“你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看你这么寂寞,来看看你罢了。”景秀扬了扬唇,眼角也勾起一抹讥诮的笑。

江虞心中苦涩,抿着唇故作听不到,却不想听见女人更加得寸进尺,“还以为你长得天姿国色呢,原来不过如此啊!啧啧啧……多亏了沈乔的这双眼睛吧!”

江虞眼瞳一缩,心中惊涛骇浪。

她连这件事都知道?是叶封告诉她的?

江虞紧紧的捏着拳头,牙齿也紧紧的咬在一起,疼的咯咯响,但最后,她松开拳头,语气平淡:“如果没别的了,我要回房了,请让开一下。”

她说的是事实。

她江虞,确实是靠了沈乔的眼睛,才能留在叶封的身边。

这没什么好争辩的!

江虞想绕过她离开,但忽然的,景秀捏住了她的手腕,盯着她的眼睛也闪过冷笑:“你说,要是现在我大喊救命,叶封是信你还是信我?”

“毕竟我这张脸可是和沈乔更像!”

江虞惊惧的看着她,来不及多说一句,整个身子便被景秀扯到走廊上。

“景秀,你疯了!你这样做给谁看?”

然而,她的话刚落下,景秀整个人便自动的往后退几步,然后狠狠的撞到了墙上,咚的一声磕到了后脑。

“叶大哥,好疼……”

一声娇弱的惊呼后,江虞只觉得眼前一花,男人欣长的身躯便到了跟前,将景秀扶进了怀内,而后冷眸狠狠的打在她的身上,“江虞,怎么回事!”

冷漠的质问,让江虞顿时全身血液倒流,眼睛闪过一片黑暗。

他保护的姿态,那么自然那么熟悉,像极了当年在沈乔面前的叶封。

她嗫嚅着唇,隐在眼瞳深处的光也一点一点的消失,许久,她才是哽咽着,苍白辩解:“不是我……”

叶封没有说话,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

江虞最讨厌他这样,惯用的选择不言不语,什么也不说,却也让她无法自处。

江虞惴惴不安的捏着手心,清澈的眼眸也在瞬间淌上迷蒙的雾气,委屈极了。

“叶大哥,江虞不是故意的,你别怪她。”

气氛实在是太过的冷寂,景秀适时的开口,将这份冷寂打破。

叶封扶着景秀的手指紧了紧,眼神若有所思的看一眼怀中的女人,微微抿唇,却是对着江虞说:“罚你禁足一天。”

冷淡的语气,像是在打发一个仆人。

江虞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目光死寂的看着相携离开的两道背影。

许久,她才是对着空气嗯了一声,“好。”

叶封,你知道的,只要你说的,我都会去做。

*

书房里,叶封笔直军装下的身躯,如同一棵松柏般坐下,面无表情的拨了视频电话给赵莫。

赵莫是他的发小,一直帮着他打理名下的产业。

“哥们,你最近放假的话不如来公司玩玩?”

叶封冷淡的拒绝:没空。

突兀的,手机插进来一个军部的电话,叶封眉目冷清的说了句挂了,手指滑动,按下接听键。

“什么事?”

“总司令召开会议,请叶少将您立即前往军部一趟。”命令来得突然,叶封皱眉,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去完军部,叶封脚步微沉的出来。

他眉头紧锁,脑海中想着总司令的话,心里突然很沉。

手机再次突兀的响起。

叶封看看来电,瘪瘪嘴,还是接起,“聂无邪,你找我什么事?”

“叶封,贺璋真的出事了?”聂无邪高冷的声线很沉,带着不可置信。

聂无邪出自聂家,和贺璋所在的贺家以及叶家均是京都的老牌军门世家,他们三人岁数相当,且是同期最为激烈的年轻少将,因此亦敌亦友,都是认定只能自己欺负,别人绝对不能说半句坏话的革命战友。

叶封冷眸里,难得的透出一抹悲伤情绪,“嗯,军部已经确定了。不过我会继续派人去边境找他的。”

“怎么可能!那个家伙……”聂无邪也说不话来了。

“你好好渡蜜月,这件事交给我!”叶封说完不管聂无邪,直接挂断电话。

滇省和缅甸合作抓捕世界大毒枭帕多,虽然帕多被抓了,但他的一对儿女却下落不明,而且军部还损失了一名少将,总司令震怒!

叶封则是接下协助公安部抓捕帕多的女儿拉达、女儿拉姆的任务。

夜里,叶封很晚才到家。

“叶封,你回来了?”江虞就着夜灯,看见叶封冷若冰霜的脸。

她面色僵住,来不及动一下,便看见男人粗鲁扯下身上的军衫和裤子,迈着笔直的长腿靠近,压下。

他的吻很粗暴,啃咬着她的皮肤,留下一朵朵红痕。

“叶封,你怎么了?”

男人身上的气压很低,内敛的寒意和怒气,让江虞不禁的抖了一下身子。

这样的叶封,很可怕。因为这样的他,会让江虞想起她第一次被接到叶园时,他也是这样,冷着脸,满身的冷意,粗暴的欺近。

他心情不好?

叶封没有回答她,手指粗鲁不管不顾的扯下她身上的睡衣……

*后续内容关注卫星号:每日情感故事,本文代号:33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