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闺蜜的婚礼上,新郎突然抱着我告白,当晚我被她灌醉送到陌生人床上

2017-08-08

酒店房间内,陶芷绫醉醺醺地躺在床上,脑门一阵阵地作疼。

今天是闺蜜的结婚日,结果没想到喝醉酒的新郎一时昏了头,竟然抱着她就是一通表白。

当时场面之尴尬可想而知。

而她也因此成为姐妹团里被重点照顾的对象。酒被灌了一杯又一杯,最终让她直接烂醉如泥无法回家。

只能让闺蜜租了酒店楼上的房间,先凑合着过一晚。

但刚躺下没多久,陶芷绫就感到身上有什么东西压了过来。猛地张开眼睛,借着月光竟然看到一个满脸狰狞的秃头男子在解自己的衣裳!

“啊……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她脑子顿时醒了三分,明明想用力挣扎的,却发现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是谁?”秃头男子低声笑着,那笑容在月光下就像一只流着口水的狼,显得格外狰狞。

“我是你的好朋友特意安排过来服侍你的。她说既然你这么渴望男人连她的老公都抢,那么就不会在乎多要几个。”

什么?

陶芷绫整个人都懵了,就因为新郎的酒后胡言,好友竟然恨自己到这个程度?竟然特意安排个男人侮辱自己?

更让她感到难堪的是,本来就醉酒瘫软的身体里猛然涌出一股令人骚乱的燥热感,让她差点忍不住就要往床上蹭。

这时候哪怕再傻她都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她的好姐妹,竟然这么狠!

然而容不得她多思考,身上的男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拉扯她的衣服。

“放开我!”

陶芷绫一个机灵,抬脚就往男人胯下顶去!

“啊!!”秃头男子忍不住痛叫一声,双手急急捂住下腹,疼得蜷成一团。

陶芷绫迅速从床上跳了下来,看了眼蜷在床下的秃头男子,生怕他还有余力追过来,赶紧又在对方重要部位再加了两脚才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去。

 “臭……臭三八,你……你别跑……给我站住。”身后不停传来了秃头男子声嘶力竭的声音。

害怕侵袭着陶芷绫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头却越来越晕眩,连前面的视线都开始看不清了。

情急之下,她猛地闯入拐弯处虚掩的一闪房门内,没想到却迎头撞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项绍枫饶有兴趣地欣赏着眼前的脸色泛红,不住喘息的女人,嘴角不由一挑。

这就是王老板所谓的“惊喜”?为了合作成功,他竟然送个女人到自己房间?

这个女人长相虽然算不得惊艳,但那张清纯的小脸上带着暧昧的红晕,竟然莫名的让项绍枫觉得十分勾人。

看来,王老板这次误打误撞也算是送对了东西。

这时怀里的女人突然呢喃呓语般地道:“热!好热……”

感觉到她的不妥,项绍枫英挺的眉毛瞬间紧拧在了一起:“你被下药了?”

陶芷绫没有作声,只是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那姣好的身段,微微敞开的衣扣,仿佛发出无声的邀请。

项绍枫体内再次冒起了一股烈火,情不自禁下,伸手轻轻地抚上那诱惑自己的身子。

既然是合作伙伴送给自己的礼物,那就欣然接受吧。接着,他一把将陶芷绫搂进怀里,倒在了旁边的大床上。

“唔嗯……”

由于一切来得太过突然,陶芷绫整个人都懵逼了。身上的压力令她胸腔里的空气也都被挤了出去,陶芷绫差点喘不过气来。想挣扎,浑身却一点力量都没有。

刚出狼窝,又入虎口,今天肯定是出门没看吉日!

好不容易她才抓住一丝理智道:“放……放开……”

“我”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堵住了嘴。

陶芷绫微微颤抖,心里好想逃,可是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男人狂野的亲吻令她呼吸得急促,已经被药物侵袭的身体根本经受不起这种撩拨,最终理智也被这吻给淹没了。

陶芷绫抬起腿蹭上项绍枫的身侧,若有似无的骚弄让项绍枫微微一愣,然后晒然一笑:“果然不愧是出来卖的,演技好得差点连我都骗过去了。”

是他想多了,既然是被王老板作为礼物送过来的女人,又能单纯到哪里去?都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项绍枫动作更显粗暴,唇手过处留下一个又一个斑驳紫红的痕迹,而陶芷绫早就已经神志不清,嘴里只剩下胡乱的喘息了。

房间内人声交叠光影缱绻,朦胧中竟然也生出了几分缠绵之意。

第二天清晨,阳光透过酒店的落地窗暖暖地照在了旁边放置的一束玫瑰花上。陶芷绫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陌生的一切随之映入了眼帘。

咦?这是哪里?怎么感觉不像是自己的房间?她翻了个身,一手搭在旁边,蓦然觉得好像碰到了个人!

什么?人?!

陶芷绫“嗖”得一声马上弹坐起来。

天,旁边真的躺了个人,而且还是个裸男!

任何一个黄花大闺女睡一觉醒来,发现身边躺了个光脱脱的男人,通常都只有两个动作:尖叫,伸脚。

陶芷绫两样都做了。

伴随着嘭的一声重物落地声响的,还有陶芷绫的二次惊呼——伸脚踹这种的动作,实在不是现在的她能轻松做得来的。

“你是谁?为什么睡在我房间里?你个强奸犯!”

项绍枫一大早就被昨晚共度一宵的女人踹到床底,心情真是“美妙”得可以。

一双厉眼定格在陶芷绫身上看得她浑身发麻,项绍枫蓦然冷笑一声,声音不夹杂半丝的温度:“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我的房间!”

这……

陶芷绫傻傻地扫视了一下室内,断片的记忆终于接了上来。想起自己昨晚后半夜那狂放又缠人的姿态,陶芷绫恨不得地板立马裂开,好把自己填进去埋上。

“怎么,想起来了吗?”

见对面的女人脸色像活吞了一百只苍蝇般难看,项绍枫慢条斯理地爬起来,也不管自己现在是怎么样一种原生的状态。径直走到房间的酒柜边,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轻轻地晃动了几下杯中的液体。

“现在你还觉得是我进了你的房吗?接下来是不是应该轮到我去告强奸?”

陶芷绫慌神了,强奸的罪名可不小的,少则关个三五年,重则十几年,可怜自己正处在大好年华之际,岂能在监狱那种地方度过余生?

脑子转得飞快,她笑着走了两步上去道:“那什么,其实肉体的损失可以在精神上得到补偿嘛?不如我给你钱怎么样?”

大不了就当是嫖了个牛郎!这男人长得一脸桃花相,花钱买他一夜也不算亏了。

“钱?”项绍枫睫毛扇动了几下,修长的指尖轻轻地吸附在杯壁上道:“你能给我多少?”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陶芷绫保持着抱被子遮胸的姿势,死劲伸手去捞地上已经快被撕成布条的伴娘服。

但伴娘服这种东西,注定了就只有一个浅得不能再浅的内袋,哪怕陶芷绫死命的翻腾,摸了半天,最终掏出来的却只有一张十元钱。

睡了人家一个晚上,才十块钱,是不是少了点点?双手紧攥着十块钱,陶芷绫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项绍枫倒是抢先说了出来:“怎么?你是打算拿这十块钱来打发我?”

陶芷绫笑得比哭还难看:“我知道这是不够的,可身上只有这么多了……不过我可以写欠条给你!”

反正他又不知道自己名字,随便乱作一个就可以了,等欠条写好后转身一溜,就不信他还能找得到自己。

正当这如意算盘打得啪啪直响的时候,项绍枫却伸手一把夺过那十块钱道:“不,这已经够了,下次强奸我的时候不需要这么多,只要九块九就可以了,我给你包邮上门服务!”

啊??

什么叫“下次强奸我的时候”?这男人的脑子正常吗?还九块九包邮呢!他有多希望被人用强啊?

见她愣在那里一动不动,项绍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怎么?九块九包邮你还嫌贵吗?要不要再给你打个折?”

两者之间的接近让陶芷绫心跳加速了几拍,脸也莫名其妙跟着滚烫起来,好不容易,她才回过神来道:“不不不,九块九包邮,我怎么可能会嫌贵呢……”

不对!不嫌贵难道还觉得便宜不成?说得自己好像希望再“买”他几夜似的。真是脑子被驴踢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事情已经摆平,那就三十六计跑为上计吧!不然等下万一他反悔了,可就麻烦了。

清了清嗓子,陶芷绫道:“先生,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既然这样,这十块钱就是你的了,那一毛钱也不用找了,留给你下次做牛郎的时候找给别人吧!我们后会有期。哦,不对,是后会无期!”说完,她胡乱地抓起旁边的包包跌跌撞撞跑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项绍枫不由自主地轻笑了一声,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会有人把自己当成牛郎。

醒来的时候看到这女人的反应,他还以为自己遇上了仙人跳被敲竹杠,没想到最后峰回路转,自己竟然还得了十块钱的“渡夜资”。

想到刚才陶芷绫满脸不舍地掏出十块钱来买单的动作,项绍枫就忍不住一阵好笑。

真不知道这女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有谁会丢了处女身还反过来给对方发“工资”的?

盯着床单上那片显眼的红色,项绍枫摸了摸下巴。

或许,他应该先去找王老板问问昨天的“礼物”到底是怎么回事。

……

摸回自己房间把一身礼服换回T恤牛仔裤,再小心地把妈妈嘴里的传家之宝戴回手上,陶芷绫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酒店。

真倒霉!莫名其妙丢了处女身,结果反被人勒索了十块钱。

小说里不是常常这么写的吗:两个进错房上错床后,第二天支票必然会现身,从那以后两人就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扯蛋,全都是扯蛋的!发誓以后再也不看言情小说了!都是些无良作者为骗稿费不按现实编造出来的谎言!真没公德心!

不过现在并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她得先去找那所谓的闺蜜算帐去!

就因为她老公不检点的行为,她竟然安排个秃头男子非礼自己。

出了酒店后,陶芷绫骑着电驴迅速赶到好友家里,却得知好友昨天就已经飞往伦敦了。

跑得可真快啊!竟然没逮到!

但无论再气愤,陶芷绫也只能调转车头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然而小电驴刚刚跑到马路边,旁边就有辆小轿车飞快地开了过来!

由于是转角位,等陶芷绫发现想刹车时,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到“当”得一声,那随自己两年多的电驴已经直愣愣地冲着一看就很“高贵”的小轿车撞了过去。

“哎哟!痛死我了!”陶芷绫从车上掉了下来,揉揉摔成两瓣的屁股。

还好自己皮厚肉多,没摔伤。

正当她刚刚站起来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皮革的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他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一脸紧张道:“小姐!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陶芷绫挣扎着道。

男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不过我的车子好像有点事!”

“啊?”

“刚才你的电瓶车把我的车给刮花了。因为你是违法驶入了机动车道,所以你得负责我车子的损失费。”

我勒个去,早知道刚才就说自己有事了。

陶芷绫转头看向男子身后,果然看到刚才撞到的竟然是一辆黄色的兰博基尼,而电瓶车倒下来的位置有块巴掌宽的刮痕!

刚刚才放下来的心又一下子悬到了嗓子处。

“呵呵!呵呵!”她笑得很是天真烂漫:“才刮花了一点,应该不要紧吧!”

“问题确实不大,只要重新喷一下漆就好了,不过这喷漆的钱得由你出。”

“那……要多少钱啊?”

“也不是很贵,大概三万块!”

“三……三万块?”陶芷绫顿感身子掉进了冰窖里面,虽然如今正是大热天,却是冷得可以。

完了!完了!真是出门没看黄道吉日,现在别说拿三万块了,就是三块钱也掏不出啊!之前唯一剩下的十块钱,也给了昨天晚上那个牛郎,现在该怎么办?

“大哥,你看……你能不能通融一下,大不了我写欠条给你,等我有了钱后,一定会还你的,额外再加点利息!”

男子犹豫了一下,实在也不想为难她,于是道:“这事我问一下我家老板,看看他是否会同意!”

老板?这么说来他只是个司机?一山还有一山高,连个小喽啰都这么难缠了,那老板岂不是更加不好说话了,搞不好一生气起来就让人全家倒霉公司破产的大瘟神。

而等陶芷绫看到所谓的老板时,她就真的甩了自己一巴掌。叫你嘴贱,瘟神真的来了!

随着车窗的降落,陶芷绫看到后座里有个帅得要被拉去毁容的男人。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早上九块九包邮的牛郎!

玛勒戈壁!服务一次才九块九,那他每天得成交多少笔生意才开得起这样的豪车啊,而且还请了司机!

服务业这么好干,看来自己可以考虑变性改行去当牛郎。

项绍枫乐呵着看了看让自己心情愉快了一上午的蠢萌女人,嘴角一扯:“你好,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你高兴!你高兴我可不高兴啊!

陶芷绫生硬地笑了笑,“那个……先生,刮花了你的车子是我不对,但我现在真的没钱给你,所以……你能不能让我写张欠条给你,我保证等有钱一定会还的!真的一定会还的!”说完,双掌合十举到额前做了个拜托的姿势。

项绍枫原本戏谑的神情忽然一滞,随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吐出两个字:“可以!”

啊?就这么简单?

陶芷绫一脸难以至信地看着他:“真的吗?那你难道没有其它的要求吗?”

项绍枫栗褐色的眸子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这么说来你是希望我提附加要求?”

“不……”傻瓜才会希望你提附加要求。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来,项绍枫接着又道:“既然你诚心想对我做额外补偿,我也不介意。”

喂喂喂!我介意啊我介意!陶芷绫张了张嘴,急得脸都有点红了。

“为了以防你到时赚到钱后找不到我还,从明天开始,你到天煌集团公司上班,以后每个月所得的工资我会从里面扣掉一部份,直到你把三万块全部还清,如何?”

“什……什么?去天煌公司上班?先生,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这是在下馅饼雨吗?

陶芷绫呼息顿时沉重了起来,那可是自己从大学毕业后一直都想要进去的大公司,可惜前前后后投了下不下十份履历,结果全部过不了。

早知道欠债能进天煌的话,这兰博基尼早就该撞了,而且得狠狠地撞!

不过转念一想,不对!这人明明只是个牛郎,他有什么资格决定天煌集团的人事权?

看着陶芷绫脸上丰富的表情,项绍枫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她在想什么:“想知道我是不是在开玩笑?明天早上你直接去设计部报道就知道了。”说完,他转头看了对司机道:“维毅,开车!”

“是,老板!”周维煜应声后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里。

就在他发动车子即将离去的时候,陶芷绫这才回过了神来道:“请等一下。”

“小姐,还有什么事吗?”周维煜摇下车窗。

陶芷绫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小小声地在周维煜耳边道:“呃……那个……先生,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家老板在天煌公司里担任什么职务。”

搞不好他因为当牛郎太过出色,所以被天煌集团里的哪个富婆看上了,而这个富婆在整个公司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只要他回去发一下嗲,那富婆自然不会反对了。毕竟这个世界太凌乱了!什么可能性都有的。

只是……

万一到时那富婆以为自己跟他有什么暖昧关系,岂不是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俗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穷不与富斗,为了这条小命不受到威胁,还是问清楚一点比较好。

周维煜微微一笑:“我家老板是天煌集团的总裁!”说完之后,他一踩油门,车子便扬长而去了。留下陶芷绫一人愣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

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又失魂落魄地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陶芷绫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好证明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当痛得眼泪都流出来的时候,她告诉自己该起床穿衣服上班了。

天煌集团是个影视传婚公司,培养出了不少著名的名星和导演,更是拍出数以万计的电影和电视剧,据说不少作品还拿到了奥斯卡奖。

这么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公司,外面的人自然是削尖脑袋挤破头想进去,公司应征的要求也就跟着水涨船高,就连扫地大妈也要大专毕业的学历。

陶芷绫不知道昨天自己踩到了什么狗屎,竟然这么走运。

在踏入这座大厦之前,陶芷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忽感身后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回过头,看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正一脸兴奋地看着.

“文斐?”

“桃子?原来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刚才认错人了呢!”

眼前这个女子,是陶芷绫大学时的闺蜜好友邝文斐。

邝文斐是校园里的公众人物,又是小康之家,走到哪都能招来一堆羡慕妒忌的目光,而陶芷绫则平淡得像白开水,家里穷得响叮当,丢进人群里绝对会被淹没。虽然两个人地位如此悬殊,关系却好得跟牛皮糖似的,一天到晚粘在一起。

陶芷绫道:“三年未见,我也差点认不出你来了,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就在这里上班啊!”邝文斐眨动了几下大眼睛道。

“这么巧?我也是在这里上班。不过是第一天来报道。”

“真的啊?那你是哪个部门的?”

“设计部!”

“我也是设计部的耶,太好了,我们以后又可以天天在一起了。走,一起进去吧。”

想不到第一天上班就能遇到故人,陶芷绫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不少,不过刚一出电梯,压力又再次袭了下来。因为此时全办公室的同事都回头用新奇的目光观看她。

这时,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过来,目光从头打量到了脚底后才道:“陶芷绫对吧?我叫周珊珊。其实我们公司呢,虽然是大型企业讲究穿着,但也没有必要穿得太过光鲜靓丽,搞不好人家会以为有个大明星在这里坐镇,那就不能安心干活的了。”

接着,另一个女子也道:“哎!没进过大公司人呀,就是这样。总是找不准位置。据说昨天有个端茶倒水的大妈,也都打扮得花姑娘似的。”

这酸味浓得,陶芷绫都觉得这一层办公的姑娘们是不是集体怀孕了。

同时,她也明白了,自己这个走后门进来的,一开始就已经暴露了“与众不同”的身份。

第一天上班,就遭人白眼。陶芷绫心里自然不是味道,但还是谦虚地道:“我知道了,谢谢你们的提醒,以后会注意的了。”

周珊珊冷艳的目光扫视了她一眼,接着话峰一转:“我们也只不过是随便讲讲,你不要放在心上。以后只要努力工作就是了。”

羞辱完人后又装作一无辜的样子,好一朵迎风招展的白莲花!

邝文斐忽然笑道:“哎呦,周老师又在教导新人了。桃子穿着这样是有点像明星,倒是老师您穿得有点亲民了,有点像端茶倒水的阿姨!”

“你……”周珊珊的色刷得一下子变黑了下来。瞪了一眼邝文斐后,便转身扭着屁股离去了。

周珊珊一走,她们两个马上“噗哧”一笑,陶芷绫道:“谢谢你啊,文斐。”

“谢什么啊,我就看不惯周珊珊那得意的模样,每次一有新人加入,就要给人家一个下马威,好像她有多了不起似的。”

陶芷绫轻轻笑了一声,没有作声。

“走吧,今天你第一天报道,我先带你去见经理!不过我告诉你啊,虽然我们这里是设计部,但也算是总裁的助理,因此,总裁那边人手不够的时候,也是要随叫随到的。”

“总裁?”陶芷绫傻傻地愣了一下,不知道邝文斐嘴里所说的总裁和昨天看到的是不是同一个人。那人真是的天煌集团的首脑人物吗?

邝文斐道:“对啊,怎么啦?有什么不妥吗?一提到总裁就那么激动,你该不会像她们那样,是专门冲着总裁来的吧!”

“当然不是了,我完全是冲着钱来的!”

“那就好,我多怕你是被总裁的美色所获才进来的啊!这样你会死的很惨的,至少会被办公室里的一堆女人针对死,之前有个同事,工作不到一个月,就被排挤得不得不辞职了。”

有这么夸张吗?在自己眼里看来,那个项绍枫好像长得也没什么特别吧,又没多个眼睛少张嘴。

寒喧了一番后,陶芷绫便回到了工作位上,部们经理拿了一份报表过来给她做,忙忙碌碌的,一上午很快就过了。或许是新员工不受宠的缘故,她感到大公司里上班的人都是冷冷,不太搭理人。遇到不懂的问题,她捧着报表问了一圈,也没人愿意给她讲解,最后只能求助邝文斐。

下午两点,经理便突然走了过来道:“小陶!”

陶芷绫噗通一声从坐位上站了起来:“经理,什么事啊?”

“你会开车吗?”

“开车?”她傻傻地愣了一下,这工作跟开车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在大公司里上班,还得提供驾驶证吗?大公司就是不一样。幸好自己在大四那年借邝文斐的车学了一下,还陪她一起去考了个驾驶证,最后她点了点头道:“我会啊!”

“那就好,今天总裁的司机因为不舒服而请假一天,所以打算从这里调个人手过去。”

话音刚落,周珊珊马上冲了过来道:“经理,我考的是A牌,不如……”

“去去去,回你的工作岗位去,总裁说了,现在公司业务繁忙,那些骨干就不需要调动了,小陶刚刚好,她才第一天上班,对工作还不太熟悉,今天由她来为总裁当司机再适合不过!”

周珊珊不甘心地看了陶芷绫一眼,但想到总裁刚才提到的“骨干”两个字,也就欣然离去了。

真没想到自己第一天上班就“有幸”为总裁开车,可问题是自己并不情愿啊,他那条命那么值钱,万一出了车祸,如何陪得起?

说不定到时公司因为损失了首脑人物而陷入危机,最后导致股市大跌,公司倒闭,数以万计的股民受到冲击搞得家庭破碎,不得以走上了犯罪的途径……

想到这里,陶芷绫背后冷汗涔涔道:“经理,难道就不可以找别的人了吗?”

“怎么?你不愿意?”经理轻轻皱眉道。

“不,不是……”

“不是就行了,说那么多干嘛,快下去开车吧,总裁今天下午有个很重要的客户要见,千万不要出任何差错哦!”说完,他不给任何回话的余地,便转身离去了。留下旁边一羡慕妒忌恨的眼神投了过来。

陶芷绫傻傻地站在了原地,不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那么多人不找,偏偏就找到了自己,最后她像上刑场一样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去了。

* 关注卫星号“九舞文学”(read9wus)查看后续,本文代号【19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