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大哥外出打工常年不在家,嫂子居然叫我快帮帮她......

2017-08-08

凤鸣市,一处在建楼盘的工地上。

王小民推着一辆混凝土小车,气喘吁吁的艰难前行着。

他个头不高,身材单薄,鼻梁上还架着副眼镜,一张略显稚嫩的面孔,在炎炎烈日下,被烤的通红。

因为天气酷热,汗水浸湿了前襟后背,使他显得越发瘦小,看着让人心酸。

好不容易才将一车混凝土,推到卷扬机上。

王小民还未来得及擦把汗,便看到旁边开卷扬机的刘叔,忽然站起来,冲他急声大喊道:“小民子,快躲开!”

王小民见此,便知发生了险情,不敢迟疑,赶紧抱着头缩着脖子,逃离了卷扬机附近,紧接着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巨响,尘土飞扬。

转头一看,竟是一辆空的小推车,不知怎么回事,从高空坠落了下来。

“好险!”王小民不禁一阵后怕,冷汗都冒了出来。

如果刚才反应稍微慢一些,他此时估计已经被砸成肉饼了。

刘叔担心的跑到王小民身边,抓着他的胳膊扫量了一下,问道:“小民子,你没事吧?”

“没事。”王小民摇了摇头,但脸色却是有些惨白,毕竟刚才的事情太惊险了,他差点就被砸死啊。

这时,高空处再次传来一阵嘈杂声,其间还夹杂着惊恐的呼救。

刘叔仰头一看,当即就变了脸色,急忙道:“不好,有人坠楼了。小民子,快去宿舍找孙头。”

“哎!我这就去。”王小民知道事情紧急,赶紧朝宿舍飞奔。

孙头叫孙柱子,是这里的一个小小包工头,但人家的待遇,却比他们这些民工强多了,不仅吃饭有小灶,住宿也有单独宿舍。

当王小民喘着粗气,来到孙头宿舍门口时,刚想敲门却忽然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异样的声音,令王小民瞬间燥热起来。

只听里面那张小铁床,发出了很规律的嘎吱嘎吱声,其间还夹杂着女子粗重的喘息,声音断断续续,似乎在刻意压制,又控制不住的样子。

“狗日的孙柱子,没钱给我预支工资,却有钱找妞!”想到前几次找孙柱子讨要工资,孙柱子非但不给,还恶言相向,王小民就气不打一处来。

“开门!快开门!”王小民坏笑着,将屋门擂的震天响。

“谁?谁他娘的在外边?”屋内,孙柱子陡然停下动作,惊慌问道。

王小民将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而后假装很急的喊道:“孙头,我是王小民啊,快开门,出大事了。”

听到是王小民,孙柱子不禁松了口气,而后快速的在女人身上一阵抖动,便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拎起一条大裤衩子套在了身上。

然后踩着拖鞋走到门口,打开了一条门缝,满脸不高兴的瞪着王小民,问道:“你小子不在工地干活,跑回来干嘛?还想不想在这儿干了?”

“孙头,不好了,有人从楼上掉下来了。”王小民一边说着,一边往屋里瞅。

“你说什么?”孙柱子听了,当即面色一紧。

察觉到王小民的一双贼眼,总是朝屋里乱看,便不耐烦的挥挥手道:“行了,你先回去,我这就过来。”

说完,孙柱子便“砰”的一声,再次关上了门。

“我呸!一个小包工头,有什么了不起的。”王小民摸了摸被撞得生疼的鼻尖,一边在心底骂着,一边朝外边走去。

可刚走了两步,却是忽然停了下来,摸着后脑勺沉吟道:“嗯?屋里那个女人,怎么看上去像二楞哥的媳妇,杏花嫂子啊?”

稍作沉吟,王小民便快速出了宿舍,不过他没有返回工地,而是转身来到了孙柱子宿舍外边的窗台下。

这时正好听到孙柱子在说话,只听他道:“杏花,这些钱你先帮我收着,千万别让人看见,不然那些家伙,几个月都没领到工资了,肯定跟我没完!”

杏花保证道:“好,你放心吧,就连我男人,都不告诉。”

“真是我的乖娘们!等我回来再好好收拾你!”孙柱子得意的一笑,在杏花雪白的屁股上轻拍了一下,而后开门而去。

这时王小民悄悄抬起头,凑到窗口一看,就见到杏花,此时正光着身子坐在床上,拿着一摞红彤彤的票子在傻笑呢。

“果然是二楞的媳妇。真没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挺温良贤淑的,却是个如此放荡的女人。”王小民心底暗骂着杏花的为人。

可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杏花的身子,不想移开。

说实在的,杏花虽是个村里人,但那苗条丰腴的身子,却又白又嫩,看上去就跟白萝卜一样,着实诱人。

而少妇的魅力,对王小民这样的毛头小子来说,更是充满了诱惑。

曾有那么一刻,他真想浑然不顾的冲进去,将杏花压在身下好好折腾一顿。

但这个想法,立即就被强压了下去。王小民不敢再看那诱人的风景,他担心自己真的会受不了,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来。

顺着墙根坐下,王小民想让自己冷静一下,可脑海里却总是不停地闪现着,杏花诱人的身子,怎么都挥之不去。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他站了起来,再次冲进了宿舍。

站在孙柱子宿舍门口,王小民犹豫再三,还是敲响了门。

“咚咚咚”

杏花不敢吱声,赶紧去穿衣服,可是王小民却似乎等不及了,压低嗓子喊道:“快开门,是我。”

杏花紧张之下,也失去了分辨的能力,还以为是孙柱子回来了,赶紧跑过去打开了门。

可是下一刻,她的脸色就变得惨白起来:“怎么是你……”

王小民看了一眼衣不遮体的杏花,呼吸更加急促,但他却坚决的选择了无视,然后几步走到床前,找到那些钱,从里面数出自己的工资,然后装进了兜里。

“杏花,你告诉孙柱子,我只是拿了我应得的工资。”说完,王小民便风一般跑出了宿舍。

一口气跑回工地,王小民眼前还在晃荡着杏花胸前的两大团雪白。

“快让开!”这时,坠楼的人被大家急匆匆的抬了过来。

王小民凑过去一看,着实有些意外,这也太巧了吧,出事的人赫然竟是杏花的男人,二楞。

只见他此时半边身子都被血液湿透了,腰部还插着一段钢筋,痛的浑身哆嗦,因为强忍疼痛,二楞把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但就是不哼一声。

“真是硬汉子!”王小民赞了一声。

但是想到杏花跟孙柱子鬼混的事,心中不免升起一丝同情,便走过去握住他的大手,道:“二楞哥,痛你就喊出来吧。”

二愣却是摇了摇头,不过抓着王小民的大手,却是更加用力了,竟如同铁钳一般,捏的王小民呲牙咧嘴,差点没哭了。

这时候,孙柱子淡淡的说道:“行了,留下两个人,送二愣去附近诊所,其他人赶紧回去干活。”

众人闻言都不由得一愣,刘叔沉吟了一下,还是站了出来,说道:“孙头,二愣的伤势不轻啊,我看还是送医院吧。”

“送医院?你出钱吗?”孙柱子哼了一声道:“都他娘的别愣着,赶紧送去诊所。要是耽误了病情,你们谁能担这个责任?”

王小民听了,却是不由得怒火中烧,大声道:“孙头,你看清楚,二楞哥身上还插着一根钢筋呢,这种伤情,小诊所怎么处理的了?”

“就是,孙头,这时候咱们可不能心疼钱,人命重要啊。出了事,大家都担待不起。”刘叔帮口道。

“你给我闭嘴!”孙柱子却是冷冷的瞪了刘叔一眼。

而后对王小民说道:“毛都没长齐,你懂个屁。王小民,你要是再耽误时间,二愣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可要负全责。”

孙柱子冰冷无情的话,让王小民忽然明白,他是真想见死不救啊。

或许他还巴不得二愣子死掉呢,这样他跟杏花就更能肆无忌惮的鬼混了。

身为同村老乡,王小民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二愣出事,不然他在农村的爹娘还咋活?

想到这,王小民怒视着孙柱子,那双充满威胁意味的眼睛,而后走到他身边,小声警告道:“孙头,做人还是讲点良心,你玩弄了人家老婆,现在还要见死不救吗?”

孙柱子听了,一张脸顿时阴沉下来,恶狠狠的威胁道:“小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王小民却是毫不畏惧,说道:“你今天要不把二楞哥送去医院,我就把你跟杏花的丑事说出来,还有你手里那笔钱……”

“你?!好,好,有你的,你给老子等着!”孙柱子心底惊怒,但终究是不敢让王小民把事情捅出来,只好妥协了。

不过心底却暗自发誓,等事情平息下来,一定要这个小子好看。

目送着二愣被救护车接走,王小民并没有后悔得罪孙柱子。

虽然他很明白,这件事之后,孙柱子肯定会刁难报复自己,但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二愣,就这么窝囊的死去,他做不到。

正所谓,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该做的,即便面临强权和危险,也在所不惜;而不该做的,就是诱惑再大,也无动于衷。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过去了好几天,而王小民也提心吊胆了好几天。

虽说他并不后悔得罪孙柱子,但也担心被报复啊。

可孙柱子那边却一直没啥动静,这是最折磨人的。

这天晚上,王小民冲凉后,便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了,却是收到了杏花发来的短信:“小民兄弟,你现在能不能来医院一趟,我有件急事跟你说。”

王小民看看时间,却是不免皱起了眉头,回复道:“杏花嫂子,天儿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可杏花却是再次回了一条:“小民兄弟,这件事很重要,明天就来不及了。求求你了……”

王小民心中有些犹豫,但想到二愣住院了,就杏花一个人照顾,也的确挺难的,身为同村人,帮帮手也是应该的。

最终心中不忍,还是答应了下来:“那好吧,你等我一会儿,这就过去。”

重新穿好衣服,王小民出了工地,因为天色太晚已经没公交车了,只好奢侈一把,打了辆出租车赶到了医院。

此时杏花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了,见到王小民,便赶紧走上去,笑着道:“小民兄弟,你来了。”

王小民点点头,问道:“杏花嫂子,这么着急到底啥事啊?”

“你跟我来,咱们找个地方说。”杏花说着,便穿过公路,来到了医院对面,一栋小旅馆门口。

王小民好奇的问道:“杏花嫂子,你不去医院,来这里干吗?”

杏花道:“你二楞哥现在就在里面。”

“为什么?医生让出院了?”王小民诧异的问道。

杏花叹口气说道:“我也是没办法,唉,你跟我进来就是了。”

带着一丝不解,王小民跟杏花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门口。

杏花拿出钥匙打开了门,然后道:“小民兄弟,进去吧。”

“二楞哥休息了吗?怎么不开灯啊?”王小民产生了一丝警惕。

可就在这时,杏花忽然关上门,然后从后面抱住了王小民,一双小手还要去解他的裤腰带。

王小民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呆了,尤其是呼吸到杏花身上的沐浴露香味,再加上一双小手在他身上乱摸,裤裆里的二货,便很不争气的站起来敬礼了。

“杏花嫂子,你别这样……嫂子,你快放开我,二楞哥……”王小民挣扎着。

可是也不知是他自己不想用力,还是杏花此时太过凶猛,竟然一时之间都没能摆脱。

“放心,你二楞哥不在这里,我是骗你的。今天嫂子把你叫来,就是想跟你睡……”杏花说着话,一张小嘴就咬住了王小民的耳垂,王小民瞬间如遭电击。

可就在这时,门口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快开门!警察查房!”

王小民当即心底一惊,他何曾见过这等阵仗,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杏花却突然惊慌的大叫道:“救命啊!非礼啦……”

“你?!你为什么要害我!”王小民此时就是再后知后觉,也知道自己被陷害了。

杏花却是不答,只是一个劲儿的哭喊救命。

王小民心底惶恐不已,他知道自己要是在这里被抓住,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所以猛一用力,就将杏花推个跟头,然后窜到窗口,直接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屋门也被踹开了,只见孙柱子带着几个警察闯了进来,看见屋里就杏花一个人,急声道:“王小民呢?”

杏花指着窗口,说道:“跳窗户跑了。”

“你怎么不拦着他啊。”孙柱子气急败坏的道。

为这件事,孙柱子准备了好几天,还花了不少钱,去派出所打点关系,可没想到,最终竟让人给跑了。

杏花有些委屈的道:“我哪里拦得住啊,他一把就将我推倒了,也不知这小混账哪来那么大力气。”

“你还说?我不是让你别锁门吗?不然我们早就进来了。”孙柱子气呼呼的道。

“我就是随手一关,谁知道这门直接就锁上了……”

“你个败家娘们,是不是故意放王小民走的?”孙柱子有些怀疑的道。

“孙柱子,你放屁,老娘要想放他走,还会配合你演这出戏吗?”杏花一听这话,当即就不愿意了,跟孙柱子撒起泼来。

……

王小民惊慌失措的从二楼跳下来,本以为会摔个厉害的,却没想到这下面堆着一堆的纸箱破烂,倒是侥幸没有受伤,赶紧爬起来,撒丫子就跑。

因为担心被警察抓到,王小民不敢走大街,便钻进了附近的城中村里,在漆黑的胡同里来回串,一直跑了很久,实在跑不动了,这才停下来。

“呼……呼……”王小民扶着墙壁剧烈喘息着,一股强烈的悲愤涌上心头。

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完蛋了,只要杏花指认他,这件事他肯定解释不清,别人也不会信他的。

想到自己清清白白的一个人,却突然被陷害,成为了被警察通缉的罪犯,王小民就恨得咬牙切齿,抬手就狠狠砸在了墙上。

可就在这时,被砸的地方,突然发出一股诡异的亮光来。

紧接着就看到,这堵由青砖垒砌而成的古墙上,有个小蜂窝像是活过来一般,“嗖”一下钻进他手心里去。

“啊,好痛!”一股剧痛传来,令王小民痛呼失声。

他赶紧掏出手机一照,就见到左手已经肿的像个棒槌一样,而手心处还有个指甲大小的洞眼。

“糟糕!”王小民一声怪叫,再加上此时又怕又累又痛的,便直接昏了过去。

浑噩之中,他看到一个仙姿卓卓,白衣飘飘的仙女姐姐,操纵着庞大的蜂群,在做些令人惊愕的举动。

蜂群可组合成武器,力劈山岳;可组合成衣服,抵挡刀剑;可组合成仙云,像筋斗云一般飞来飞去;更可以像人一样,进行探查跟踪,围追堵截,甚至是保护攻击等活动。

无论做什么,只要意念一动,整个蜂群就如同接到命令的士兵一般,必定坚决执行。

到了最后,蜂群在仙女姐姐的命令下,钻进手心消失不见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小民忽然醒了过来,却发现已经天亮了。

想到昨夜那真实的梦境,王小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抬起左手放在了眼前,但令他失望的是,哪里有什么洞眼,连个红印都没有。

但就在沮丧之时,手心处却猛地跳动了一下,紧接着一个很小的洞眼,十分突兀的出现在眼前。

这个洞眼出现的诡异,就像是忽然打开了一扇门,不疼不痒,什么感觉都没有。

而通过洞眼,王小民看到,里面有个很小的蜂巢,就跟昨夜钻进手心里的那个一样,而此时蜂巢里还有一只通体金黄的小蜜蜂,正在其中钻来钻去的忙碌着。

最令他惊奇的是,此时蜂巢和小蜜蜂,都像是跟他建立了某种联系,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蜂巢内部,以及小蜜蜂的一切状况。

“竟然是真的!”王小民惊喜的欢呼起来。

想到梦境中,仙女姐姐驭使蜂群的情景,王小民不禁心潮澎湃。

然后便学着仙女姐姐的样子,在心里默念道:“小蜜蜂,出来!”

这时,小蜜蜂果真听懂了王小民的话,很通灵性的点点头,而后从洞眼飞了出来,围绕在王小民身边,欢欣雀跃的飞舞着。

王小民见此,也是雀跃不已,之后便如同得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指使着小蜜蜂到处飞,一会儿去这家转转,一会儿又飞到另家瞅瞅。

而在这个过程中,王小民还惊喜的发现,小蜜蜂就像是个迷你型无人机一样。

所到之处,可以清晰的反馈那个地方的一切信息,包括图像,声音,文字等等。

“我靠,这也太牛逼了吧!”王小民高兴的都蹦了起来,又笑又哭的。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昨晚他还在担心被警察抓到呢,现在有了这神奇的小蜜蜂,警察想抓他都难。

他可以借助小蜜蜂,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哪里有警察,然后轻松的避开。

一直兴奋了许久,王小民才冷静下来。

虽说有了蜂巢和小蜜蜂,警察很难抓到他。

但清清白白的自己,却被冤枉成了非礼妇女的嫌犯,这让他感到很憋屈很难受。

身上就如同披上了一层无形枷锁,就是以后的生活都会受到影响。

“这件事必须查个水落石出,还自己一个清白!”王小民暗暗发誓。

不过在调查这事之前,得先找个安全的落脚之地。

调查这件事,只能靠王小民自己,所以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他绝不能让警察找到。

这时,王小民想到了村支书的女儿沈静。

几年前,沈静就来凤鸣市读大学了,后来毕业就留在这里工作,在凤鸣市也算是站住了脚。

此时王小民走投无路,身上又没多少钱,也只好投靠她了。

拿出手机,在通讯录上一通翻找,最后找到了沈静的电话号码。

可刚要拨电话,王小民却忽然警醒,按照电视上演的,这种情况下,没准自己的电话会被窃听啊。

于是为了安全,他找到了一个小卖部,用那里的座机,拨出了号码。

“嘀嘀嘀……”听筒内传来接通的声音。

但是一直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听,就在王小民想要挂掉的时候,听筒内忽然传来一个很火爆的声音:“谁这么缺德,一大早就打扰老娘睡觉?”

王小民一阵愕然,在他印象中,沈静好像不是这性格啊,难道是打错电话了?

但既然已经接通,王小民还是尝试着问了一句:“是沈静姐吗?我是王小民啊。”

“你管谁叫姐呢,姑奶奶跟你很熟吗?真是有病!”说完,便砰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靠,还真打错电话了。”王小民不禁有些郁闷。

可反复检查了号码,没错啊,就是这个号码。除非是对方换手机号了,要么就是人家现在成了城里人,不愿跟村里人打交道了。

*故事未完,后面内容很羞涩

关注微信号女孩心事,回复23046

微信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