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前女友绿了我还找人逼我下跪,我用一个办法吓到他们求饶……

2017-08-08

夜晚,公园湖面荡起一阵涟漪,一个人影踉踉跄跄从湖里爬了上来。

“咳咳…来人护驾!”

少年喘了口气,不自觉的喊了一句。

他环顾四周,刚刚看清楚周围场景,一股陌生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入他脑海中。

宇文景,北周末代皇帝,自幼迷恋仙法,一次炼丹中,因丹炉爆炸,醒来穿越到了这个同名宿主的体内。

他感受了一下这个陌生身体,心中充斥着愤怒、绝望、不甘。

一段模糊的记忆让他知道了宿主生前所受的屈辱。

‘他’本想向暗恋许久的女神告白,却遭到了富二代少爷毒打,自己的好兄弟也背叛了自己,一场精心安排的告白成了一场可悲的闹剧。

“可惜这个身体太孱弱了,不然朕现在就可以帮你报仇。”

既然来到了这个少年体内,他自然会帮他报这个仇。

宇文景捏干身上衣服,盘腿打坐片刻,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吃惊的咬掉舌头。

宇文景身旁环绕着点点荧光蜂涌进入他的身体,身体各处的经脉、穴道一点点亮起。

足足一个小时过去了,宇文景身上散发着难闻的臭味,这是伐骨洗髓后排除的污秽。

他毫不在意用湖水清洗了一下,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起来喃喃道:“等我恢复一点修为,我再替你了结这段恩怨。”

宇文景回到家时,他的母亲已经睡了,他回到房间,修行吐纳之法,一呼一吸之间,一道道如同实质的气体钻入他的鼻子。

不知不觉,宇文景睁开眼时,远方的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

虽然一夜未睡,但是他脸上并没有一点疲惫之色,反而眼中精光闪烁。

他已经恢复了一层修为,虽然只有一层,但是吊打十几个壮汉不是问题。

“时候到了。”

宇文景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走向天语大学。

经过昨夜之事,宇文景已经成为了全校的笑柄。

一路上,不少人都低声细语的对他指指点点,还不时爆发出大笑声,也有人对他报以同情的目光。

宇文景浑然不顾这些目光,大步走进了教室中。

“哟!看看谁来了,这不是我们班的痴情种嘛?”

一道略微刺耳的声音让宇文景眉头微皱。

说话的人正是王雄,曾是宇文景好兄弟,他瞥了一眼宇文景,轻笑着说道。

“你的主子没把你拴起来,就不怕你咬了他?”

宇文景漫不经心的说道,浑然不把他放在眼中。

“啪!”王雄猛拍了一下桌子,气势冲冲的走了过来。

宇文景这话的意思,显然在骂他是条狗,专咬熟人。

“你有种再说一遍!”

王雄使了个眼色,班上几个跟着富二代张扬的男生都围了上来。

宇文景这单薄的身材,被七八个男生围住,看起来情况不妙。

宇文景暗笑了一声,他就是要挑起王雄的怒火,这样才有理由揍他,这个法制世界不能光明正大打人让他很难受。

正当他准备动手时,一男一女相拥走了进来。

“杨哥。”

王雄看到这人,立刻笑着迎了上去。

此人就是宇文景的死对头,张扬,他淡然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宇文景道:“昨晚没打够?脾气见涨?”

“你家的狗想咬我,我怎么办?”宇文景轻笑着摇了摇头。

“妈的!”王雄闻言突然出手,一拳直奔宇文景面门而去。

这一拳出手的毫无征兆,若是打中了,鼻梁骨都要打断。

宇文景身形诡异一扭,躲开了这一击,反手抓住王雄的脖子,压在桌子上道:“你看,我说过了,你家的狗会咬人。”

张扬皱着眉头,惊疑不定的看着宇文景,在他的印象中,宇文景连低年级的学弟都打不赢,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厉害。

虽然他心中这么想着,但是王雄毕竟跟他混的,这样在众人面前任宇文景放肆,有损他的颜面。

他身旁的女生,正是宇文景曾经暗恋的杨玥玥,也诧异的看着这一幕,不过随即脸色又恢复淡然,在她看来,无论宇文景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个穷小子。

张扬声音冷了下来,面色阴沉的说道:“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认错。”

“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跪下来认错。”宇文景浑然不在意的坐了下来。

杨玥玥见此,暗中摇了摇头,没钱没势,还要争口气,真是蠢到家了,再给自己一万次机会,都不可能选宇文景。

宇文景这嚣张的态度让张扬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他朝众人使了个眼色道:“动手!”

王雄被宇文景单手压在书桌上,脸面丢尽,看到宇文景惹怒张扬,心中暗自高兴,他立刻不屑的说道:“等杨哥把你打的跪地求饶,你就知道认错了。”

话音刚落,班主任王老师走了进来,她凌厉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所有人很默契的坐下,拿出课本,瞬间变成‘好学生’。

“算你走运,我看你今天能不能走出这个教室。”张扬经过宇文景身旁,阴测测的小声说道。

宇文景没有理会他,只是淡然瞥了他一眼,这嚣张之极的模样,却让张扬暂时无可奈何,简直要憋出内伤了。

“安静!”王老师用教尺拍了拍桌子,这时,众人才注意到她身后多了一位少女。

少女穿着牛仔外套,扎着马尾辫,看起来十分青春阳光。

加上那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让人不禁浮想联翩。

“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王筱雨。”

“大家好!”王筱雨甜甜一笑,向众人介绍了一下自己。

所有男生炽热的目光都盯上了王筱雨,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时刻,她会坐到谁身旁。

不少牲口都默默地留着口水,希望被馅饼砸中,一享艳福。

就连一旁的张扬也毫无忌惮的注视着王筱雨,毫不在意杨玥玥。

“你就坐那里吧。”王老师指了一个位置,王筱雨点了点头,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做到了宇文景身旁。

“你好!”王筱雨笑着对宇文景点了点头。

“你好,放学一起走吧,我肯定跟你顺路。”宇文景挤眉弄眼的对着王筱雨说道。临近下课时间,张扬一伙人已经准备好,在第一时间抓住宇文景。

不到片刻功夫,下课铃声响起,王雄冷笑着盯着宇文景,眼中威胁之意显而易见。

张扬也紧盯着宇文景,他已经可以想象出,宇文景被打的跪地求饶的凄惨模样。

一旁的杨玥玥对此并没有太多兴趣,宇文景对她来说,不过是路人甲而已,毫无存在感。

王老师下了课,正准备出门,张扬等人起身准备出手。

王老师突然停下来说道:“宇文景,你跟我来办公室。”

“什么!”张扬闻言,脸色愈发阴沉。

宇文景瞥了张扬等人一眼,淡然笑了笑,这无声的挑衅让他们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像吃了个死苍蝇般难受。

“老大,下节体育课,咋们有机会整死他。”王雄盯着宇文景的背影,冷哼道。

宇文景来到办公室,因为最近成绩垫底,被王老师训斥了一顿。

十分钟后,宇文景走出办公室,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人训斥。”

他目光一转,操场上,张扬等人已经在等着他了,王雄对他比了个中指,威胁之意十足。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宇文景冷笑着摇了摇头。

不到片刻功夫,宇文景大摇大摆走向了操场,除了新来的王筱雨外,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过节,很默契的走开,以免殃及池鱼。

“他们这是要打架吗?”不远处的王筱雨皱着眉头看着他们,想上前去。

这时,一个人挡在她面前,正是杨玥玥,她冷淡的看了一眼宇文景道:“那个草包今天会被打成残废,你别去,不然你也要吃亏。”

王筱雨生气的撇开她的手道:“你不帮忙就算了,还不让我去,他好歹也是我同桌。”

王筱雨说完便跑了过去,杨玥玥见此摇了摇头喃喃道:“没脑子的小姑娘,张扬居然看上了你,想跟张扬作对正好成全了我。”

宇文景被众人围在中间,他笑着说道:“这里人多眼杂,不如换个地方吧。”

“现在才知道害怕?不想在众人面前丢脸?”王雄冷笑着盯着他,他已经迫不及待准备动手了。

张扬像个毒蛇般盯着他的猎物,突兀的笑着说道:“我还已经你又要放狠话呢,突然怂了下来,让我很失望啊。”

“满足你这个愿意,带他去校外的树林。”张扬也不想被所有人看到,自己带人群殴宇文景,以免被学校找麻烦。

正当一行人出了校门时,一个少女拦在了众人面前。

“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他一个,算什么男人!”王筱雨十分霸气的指着众人说道。

“小美女,快让开,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

“不行!你们人多势众欺负他一个,本姑娘就是看不惯!”

张扬也十分垂涎王筱雨,他笑眯眯的上前道:“这样吧,我今天放他一马,只打断他一只手,今晚陪我去唱歌怎么样?”

他一边说着,咸猪手已经抓住了王筱雨的的那双芊芊玉手。

“流氓!滚!”王筱雨挣脱开他的咸猪手,怒视着张扬。

“你要多少钱,开价就是,本少爷可以双倍给你。”张扬肆无忌惮的闻着身旁少女的体香,大笑着说道。

“我要你的一双手!”一道冷漠的声音让众人一惊。

张扬循着声音望去,宇文景一步步走向了他。

“不知死活,想玩一出英雄救美?”张扬冷笑着看着他,他们有十几个人,宇文景除非关公附体才能打赢他们。

王雄趁机站出来,为了向张扬献殷勤,不屑的说道:“一起上,打的他跪地认错!”

其他十几个闻言,立刻围了上去,王筱雨脸色一变喊道:“不要打!”

然而没有任何人理她,十几个人将宇文景围的水泄不通。

宇文景身形一动,如同一道残影般从众人包围中跑了出来,直接跑进了不远处的小树林。

其他人立刻跟了进去,只有王筱雨一脸着急的看着他们,没有跟进去,她准备回去找帮手。

宇文景口中低语着:“太合守一,灵虚五谷,神为真己……”

宇文景的四周波动着一层肉眼难见的真气。

几息后,他猛然睁开眼,那双凌厉的眼眸令众人不禁有些发寒。

而王雄此时也冲了过来,一拳打向他。

宇文景抬手轻松捏住他的拳头,王雄的拳头在距离宇文景面前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是怎么了……”王雄脸色微变,他感觉自己的拳头仿佛卡在精铁中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你们还愣住干什么?一起上解决他!”王雄对着身后众人喊到。

众人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一个个都冲了上来,紧接着,一声声惨叫充斥在狭小的空间里。

不到片刻功夫,所有人都横七竖八得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你!别过来!”王雄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宇文景冷笑的走向王雄,戏谑的说道:“认错?”

这戏剧性的一幕,令一旁的张扬愣住了。

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他们眼中那个瘦小的宇文景办到的?

宇文景一拳将王雄打晕在地,走向了张扬。

“等等!别过来!”

张杨稳定了心神,有些勉强的笑着说道:“宇文兄弟,之前的事是我不对,我跟你认个错。”

“然后呢?”宇文景戏谑的看着他道。

张扬皱着眉头说道:“你不要太得寸进尺,我爸是阳夏集团的总裁,你若碰了我一根汗毛,会知道后果的。”

张扬见软的不行,干脆毫不客气的威胁道,宇文景给他的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他可不想被这个怪胎一顿揍。

“就是说,你家很有钱,那最好了,让你爸拿钱来买你的命。”

“什么!”张扬闻言一惊,宇文景突然贴身过来,一指点到他额头上。

张扬突然感觉四肢都失去了力量,连呼吸都费力了很多。

“你干了什么?我爸知道会杀了你的!”张扬惊恐的怒吼道。

宇文景冷笑着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三天,你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张扬对视着宇文景那双冷漠的眼神,一阵从心底而来的寒冷让他彻底恐惧了,他连滚带爬跑出了树林。

剩下王雄等十几个人一脸惊惧的望着他,他们不是不想跑,而是根本动不了。

宇文景冷笑着瞥了众人一眼道:“别急,我们继续。”

“啊!~”

树林里回荡着一阵惨嚎声,每个人的脸都肿的像猪头一样。

“你…竟然…敢…打我,老大…不会放过你的。”王雄的模样极为凄惨,说话都不利索了。

“还敢顶嘴!”宇文景走上前,左右开弓来回抡着巴掌。

“啊!别…打…了,我…错了。”王雄哭丧着脸,眼泪跟鼻涕都混在了一起。

“你们知道错了嘛?”宇文景眉毛一挑,看向众人。

众人对上他那双冰冷的眼睛,立刻像小鸡啄米般点着头。

“那好,我这个人也是非常善良滴,你们每个人举着‘我错了’的牌子到操场跑一圈,这件事就当我吃了点亏吧”

宇文景一副‘我是受害者’的模样,加上那副欠抽的表情。

众人见此,一个个恨的牙根痒痒,但是都不敢表现出来,简直要憋的内出血了。

“快滚!”

众人闻言,一个个也顾不上身上疼,立刻连滚带爬的拿起牌子跑向操场。

宇文景走出小树林,没有看到王筱雨,正纳闷这小妮子跑哪里去了,杨玥玥突然走了过来。

她颇为诧异的打量了一眼宇文景,眼中的厌恶丝毫不加以掩藏,“挨打的功夫见涨啊,身上一点伤痕都看不出来,以后看到张少滚远点,别让他生气。”

对于这个势力的女人,宇文景根本不想理会她,他淡然瞥了她一眼,完全没有理会她。

这嚣张的态度让杨玥玥皱了皱眉头,她冷笑着说道:“虽然你被打,跟我有很大的责任,但是你终究不过是没钱没势的穷小子,野鸡永远不会变凤凰,懂吗?”

“说够了么?说够了就离我远点,像只苍蝇一样。”

“你会后悔的!”

杨玥玥气的脸色铁青,眼中的怨气像毒蛇般紧盯着宇文景。

“既然这么不知死活,那你就去死吧。”

她转头走向操场,准备去找张扬哭诉,让宇文景在众人面前下跪给自己道歉。

操场上,王雄等人举着牌子,脸憋的通红。

杨玥玥看到王雄等人,脸色一喜,喊住了他们道:“这小子刚刚欺负我,你们给我打他!”

王雄等人瞥了一眼杨玥玥,刚想回话,突然看到了宇文景也走了过来,立刻低下头,像没看到杨玥玥一般,径直走开了。

“你们是不是聋了?我叫你们给我打死这废物!”杨玥玥暴怒的吼道。

*故事未完,后面内容很羞涩

微信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