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

他说会温柔的对待我的第一次,但一触碰到那里却像一头发了疯的饿狼

2017-08-15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

他虽然穿着休闲的登山服,却没有一丝显得呆板,反而举手投足间的从容雅定透着一股“金麟岂非池中之物”之感。细腻如刀削般的脸庞像是上帝独宠而精心雕刻。阳光透过树叶散落的光,令他高大颀长的身影投射下来,密匝地将向晚娇小的身影笼罩。

“姑娘,你没事吧?没有吓到吧?”

磁性的声音如伴着和弦音乐悦耳入心田,谜一样的笑容轻轻的挂在嘴角,霎时间将人的心儿融化成溪水。

向晚有点不知所措,明知道这样一直盯着对方看很没有礼貌,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继续下去。嘴巴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嘴巴,连身体都不能控制的僵在了那里。

“看来你是吓坏了。”修长如玉般的手轻轻的在向晚的肩膀上拍了拍,以示安慰,“你不要害怕,他们已经离我们很远了,危险基本解除。”

他摸了我!他居然用手碰我!我的god,这是一种多么幸运的事情啊!我快要疯了!

“谢谢…谢谢你。”向晚努力的挤出了这几个字,深深地呼吸以缓解内心的紧张。眼前的这个男人哪知道向晚早就不在乎刚才的那帮劫匪,让她紧张到窒息的就是他呀!

“不客气,没吓到你就好。你能正常说话了吧?”

望着男人关切的眼神,向晚也不会在乎这么直白的关心了,反倒觉得自己的紧张局促让自己很是丢脸,她连忙活动一下身子,调整了自己的状态。

“没有没有,我没事。刚才的事情是小事儿,其实我一点都不害怕的。”

面对向晚的佯装坚强,男人一眼便识破,抿抿嘴笑了起来,“真的不害怕?”

看着这双炙热的眼睛,向晚像是脱光了被人看个精光一般,羞羞的红晕染满了整个脸庞。

“我…我是有点害怕啦,可是你看我不是也很勇敢么?刚才有只见死不救的鬼嗷嗷的喊着让我把财物给他们,怎么可能,面对恶势力,我怎么能低头呢?”

“见死不救的鬼?”男人惊讶的望着向晚,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根本没有看到男人眼神的向晚,继续慷慨激昂的发挥着,“是啊,只喊不出来救我,这还不是见死不救的鬼么?我要是真应了他,可能就便宜那帮劫匪了,估计这个会说中国话的男人也是他们的同伙吧。他要是有你一半好,我想我早就得救了!”

“可是,”男人低头笑了笑,无奈地摇了摇头,”其实我就是那只见死不救的鬼,那只。”

向晚一愣,嘴巴略显尴尬地抿了抿,自然觉得脸面无光,本想变相夸赞一番来套个近乎,谁知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男人不仅承认是自己,还重复量词“那只”,这该是有多么在乎啊!

“是你?怎么会…”

男人眼底无奈,微笑以掩饰刚才的些许不满,“其实,那也是解救你的办法之一。在这里,遇上抢劫,你只要交出他们想要的财物,比如相机啊,现金啊,手机啊之类的,他们一般不会为难你,会放你走的,谁也不想惹太大的麻烦不是。”

向晚觉得自己清醒了好多,“也就是说你看到我不懂语言,也料想到他们不懂汉语,所以你就喊话给我,其实也是为了救我呀。真的给了他们就会没事儿吗?如果我喊救命这么多人会不管我吗?”

看着向晚若信若疑的样子,男人轻巧的耸了耸肩,伸手摆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向晚怀里的相机,“当时看你的样子是不想配合啊。而且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中国人,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吧!”

他说我是“死耗子”吗?为什么明知道是个烂比喻,我却会如此开心呢?这只“猫”这么可爱,真想一把把他搂在怀里呢!

向晚控制不住自己大脑的事情并不常见,这次可算是彻底沦陷了。

“当然,我说的只是一般情况。但是如果你反抗了,他们的枪声可不在乎在什么时候响起,而且就算你喊救命,当地人也不会管你,这种事情在这里是常事,谁也不想乱管闲事。”

“可是有人管了啊,刚才不就是有很多人冲过来把我救了吗?难不成还是你…\\”

看着向晚疑惑的眼神,男人笑了笑,便朝山下走去。

异国他乡遇见中国人本就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更何况是救了自己的还是大帅哥一枚。向晚突然觉得,刚才的许愿似乎在一点点实现。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向晚竟不知是否要追上去,心里明白对方的救命之恩需要报答,可是身子就像被施了魔咒定住一般动也不能动。

一定是自尊心在作怪,怕是这样跟上去显得太不矜持了吧!

“你不走吗?马上就天黑了,而且谁也不能保证那些人会不会追上来。”男人双手插兜,微微转身面带微笑。

像是被人狠狠推了一把,向晚脚底抹油一溜烟蹿到了男人身边,那双渴望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男人俊美的脸庞,“你好,我叫向晚,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名字很重要吗?”男人坦然的表情下赫然昭示着要做无名英雄的决心。

对于这种带有丝丝冷漠的回答,向晚可以做到不在乎,谁叫自己此时有点花痴于眼前这位帅气酷毙的救命恩人呢,要是换作别人估计此时早就或轻或重的挨上一拳,再被臭骂一顿了。

“也许对于你来说不重要,但是对于我来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必须要报答你的,不然我会良心不安的。”

踏进下山的小火车,男人倒是一身轻松,“我不会让你报答我的,这些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不过我们应该知道彼此的名字对么,或许这就是你们女生所说的缘分吧!”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长得帅气又通情达理懂女人心的暖男吗!

向晚像是捡到了宝,不住的点着头。男人慢慢转脸看着她,整个天空飘起了绯红的晚霞,照射在两人的头顶上,梦幻缥缈。

“顾西。”

顾西?好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但是又一时想不起来。

向晚皱皱青眉,即使再用力去想也找不到丝毫蛛丝马迹。此时的顾西倒是想到了什么,面露着急的转了话题。

“以后再出来玩,最好叫上你的同伴,这样会安全些。”

“你不是也是一个人嘛?”

向晚脱口而出的话语顿时让气氛变的尴尬起来。

是想买醉还是想大大的宰我一次呢?这里的消费可是不低啊。

“这里是静酒吧,也是当地的一种特色,多数人都会选择这里喝点酒聊聊天,不是那种噪杂的地方。今天我请,就当遇见老友,你陪我聊聊天!”

似乎是看出了向晚的不安,顾西还是很贴心的把话递到了位,“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可以换一家。”

“没有没有,我很喜欢,而且说好了我请就一定我请。”男神把话都说到了这种地步,向晚觉得自己如果再表现出不情愿似乎有点太矫情了,一心想要留下好印象的她悄悄用力的攥了一下钱包,微笑着走进酒吧。

估计是傍晚的缘故,酒吧里人不多。昏黄的吊灯散发着朦胧的光彩将一张张木桌笼罩在怀里。穿着随意的侍者熟练的穿梭于仅有的客人之中,见到走进来的向晚和顾西,还是热情的停住打招呼。

径直走到吧台边,绅士的老板很是热情的微笑着,说着熟练的西语迎接着上门的生意。这种带有美国乡土气息的温和感,很快消退了向晚脸上的紧张表情。原来酒吧也可以这样温和惬意,向晚很是优雅的靠坐在吧台的长椅上。

几乎是自己的“客人”帮着自己点好了酒。向晚看着用西班牙语流利交流的顾西,眼眸中充满敬佩。很快,两人要的当地啤酒摆到了面前,向晚爽快的拿起酒杯,高举着凑向一边的顾西。

“来,我敬你。”

面对向晚的热情,顾西似乎没有要受邀的意思,反是轻轻按压了一下向晚的酒杯,示意她放下。安静的他慢慢的转头看向酒吧的老板,一盘精美的蛋糕缓缓的送入向晚眼帘。

“这是给你的,估计下午爬完山你肚子一定饿坏了,而且空着肚子喝酒对胃不好,我给你点了当地最有名的胡安·帝滋咖啡蛋糕,你尝尝看。”

如此暖心的举动,向晚感动之余不禁感叹,她慢慢的欣赏着蛋糕,那是褐色糕体上摆放着水灵的樱桃,在灯光的照射下似精灵般可爱。

“那你呢?”

“我不爱吃甜食,你也不用担心,我还点了一些下酒菜,可以慢慢吃。”

看着泰然自若的顾西,向晚决定放弃不吃甜食的健身习惯一定要美美的品尝一番,她拿起餐叉,尽管努力抑制心中的激动,手指还是控制不住哆嗦起来,“想必你的女友肯定幸福死了,能有你这样贴心的男朋友,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呀。”

一向淡定的顾西突然摆过头去,眸底掠过一丝忧伤,手里的啤酒杯由于微颤呼地落在了桌上。

这一举动收进了向晚眼里。

本是想测试一番,借机获知男神是否单身,可是眼前的一切让向晚心里明白,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我刚刚分手,也算是失恋吧。”一口苦酒进肠肚,原本的阳光不见一分。

向晚轻轻的将蛋糕送进嘴里,微苦的滋味透过味蕾冲向大脑。她突然很是明白顾西的感受,也知道有些事问太多反而得不偿失,于是拿起酒杯,轻轻的拍了一下男人的肩膀。

“来,我陪你喝。”

几杯过后,向晚便觉得头昏脑胀,这里的酒像是原浆浓烈苦涩,对于不胜酒力的她来说,堪称一番挑战。

从傍晚喝到深夜,从稀松几人到店里人满为患,向晚整个眼睛里除了酒后悲伤的顾西,其他的都不再重要。她只记得,那一夜,她说了好多爱情教科书式的话语,还有最后不是自己结的账单。

刺眼的白光撕裂厚重的窗帘,夹隙中硬生生地挤进了乌黑的房间。向晚轻轻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柔软的床褥让她心生留恋,昏沉沉的脑袋不时嗡嗡作响,钻心的疼痛将其惊醒。

这是哪里?

呼地一下坐起,向晚睁圆的眼眸中充满恐惧。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却有着和自己廉价宿舍不一样的奢华摆设。透过窗帘间极强的光芒,向晚认出这是酒店。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向晚不敢相信,心中最害怕的事情确确实实发生着。她慢慢的掀开被褥又仓促的盖了回去。

她感觉耳中充满蜜蜂嗡嗡的响声,慢慢凝成一片如刺耳的耳鸣,那声音太过于清脆,如同敦厚的玻璃瞬间被炸开,千万个碎片扎进了了大脑的皮层。

疼,脑袋疼痛万分。

而让她意识到更疼的是她双腿之间的位置,那里,生疼。

向晚再一次掀开了柔软的被子,光溜溜的身体下一朵深红的小草莓重重的印在了白色的床单上。

凝视的眼眸中瞬间湿润了许多,向晚只感觉胸口憋闷的难受,让她巴不得此时拿一把刀豁开那里,好一徒彻底的放松。

我的第一次…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向晚用力压制住即将崩溃的泪水,用力的敲打脑袋,“这到底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炽热、抚摸、急促的呼吸……

支离破碎的画面在眩晕中重新组织在一起。

“不要留下我自己,不要离开我……”熟悉的声音在向晚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似滚烫的火焰瞬时间将她的脸颊变的绯红。

向晚晕乎乎的架着醉醺醺的顾西,慢慢的走在酒店的走廊里。此时的她早已经忘记如何来的酒店,只知道把心中的男神送到酒店自己就仁至义尽了。

“顾…顾大哥,702,你到了,你好好休息,我要走了。”站都站不稳的向晚慢慢伸手指了指门牌号,微笑着摆摆手转身准备离去。

忽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向晚拉了回来,本来就很难受的她经这一扯,头部便重重的磕在了房门上。向晚不由的去摸了摸疼痛的后脑勺,敦实的痛楚让她再也无法睁开眼睛。

“呜嗯…”

一股火热的力量压在了她冰凉的双唇上,如此柔软,如此滚烫。血液慢慢的变的沸腾起来,如燃烈的火焰瞬时间烧遍全身。她惊恐的眼眸里填满痴情的男人,一把推开房门,被其按在了门后的墙上。

向晚试图挣扎,可是酒精的作用开始发挥着,松软的身体根本用不上力气,只能如受惊的小兽任凭对方撕扯着。

身上的衣物已被撕成碎片,紧张的心跳让向晚窒息,她感觉越发的难受,整个头像是旋转的皮球,找不到方向,感知不到任何真实的气息。身体越发湿热起来,任凭那人用力的允吸,却提不起一丝力气反应。

直到身下被不明物体硬生生地闯入,痛彻心扉的感觉让她下意识弹起,一把搂住了醉酒的男人,然而,向晚觉得这一辈子自己都不会忘记,顾西在她耳边那句不停呼唤的话语。

向晚觉得这一辈子自己都不会忘记,顾西在她耳边那句不停呼唤的话语。

“Amy,不要离开我……”

也许,是太孤寂。

又也许,他所在乎的那个人抛弃了他。

至少,现在这个让他刻骨铭心的人,不是自己。

向晚手里紧紧攥着白色的被单,胸口有微微的疼,心脏像是裂开了一丝缝隙,进而,裂痕迅速扩大将整颗心撕扯开来。那份痛,让向晚终止了对昨晚的回忆,滚烫的泪水滴落成水。

此时,向晚发现,对于昨晚的那个男人,却没有丝毫的恨意,填满的是深深的留恋。她觉得自己是爱上了他。

可是之后她才发现,爱,太沉重,让此时的向晚感到绝望。

她裹好床单,光着脚丫跑遍了整个房间。四房两厅,豪华的总统套房,填满的是华丽的家具摆设,唯独不见的是昨晚的那个男人。

“难道,他对我只是玩玩而已……”

向晚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她慢慢的划过地面,松软的身子已经支撑不住悲伤,整个人瘫软在床边。

白色的床头柜上,一张蓝色的纸跑进了向晚的眼眸。她迅速抓起纸条,光闪闪的卡片滑落地面。

向晚弯腰去捡,那是一张银行VIP储蓄卡,飞翔的金龙在卡片上飞舞,露出的笑意似在嘲笑面前的女孩。此时,不明的液体已经盈满眼眶,浑身不住颤抖的向晚打开了那张纸条,黑色字体娟秀无比,让她心生贪恋又不禁摈弃。

“向晚,对不起。

这张卡里是十万块,密码是昨天的日期。这是我对你的补偿。

也许我应当面给你,但实有要事处理。

希望,一笔两清。

顾西。”

一笔两清?补偿?她把我当成了什么?是异国他乡消遣的玩具?还是他消解失恋的媒介?

向晚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信。这样的手笔,这样的表现,毫无疑问一副富家子弟的做派。

而她,又能怎样呢?

告他?找他?

“请您直接去顶楼,顾总在等您。”

温柔的话语本应令人感觉舒服,可是向晚却觉得每个字眼都让她窒息。

在等我?顾西在等我!

不能相信听到的话语,她感觉自己失去了理解能力。在这个顾西所在的公司,处处都张扬着身份的尊贵,所有人都像骄傲的孔雀,披着华美的外衣昂首走路,眼角看人,为何又有人认识从未出现过的她!

“啪”一个重重的巴掌打在了顾西脸上。

“胡闹!”门被打开了,迎面出来的是怒气冲冲的顾宗瑞,正好撞见愣在那里的向晚,撇了一眼便一句话没说愤然离去。

向晚有点傻了。

门开着,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里面的男人背对着自己,曾经那个熟悉的背影此时有点狼狈,但是他仅仅用了几秒钟的时间,重新立直,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就这样,她和他再一次打了一个照面,在他轻轻的回首间。

始料未及。

她站在门外,有些惊慌。

他站在门内,有些愕然。

四目相对的一刻,她只能慌乱的躲闪。

仅仅愣了几秒钟的时间,顾西已经收敛了神情,慢慢转过身来轻轻的抚弄着乱掉的头发,英俊的脸上平静如水,他的眼里,已经看不到任何喜怒哀乐的变化,波澜不惊。

向晚的情绪没有他恢复的那么快,依旧低着头躲藏着自己的不安,下意识脱口,“顾西…”

话语从嘴边溜出又很快反应过来,急忙改口,“顾总,您好。”

一声称呼的急促改变令顾西的眼眸里多了一丝情绪,但深究,已是讳莫如深。他站在原地没动,上下打量了一番门口的向晚,转身回到了椅子上。

“进来吧。”

没有一丝感情,干巴巴的甩进了向晚的耳朵。

“找我有事儿?”

向晚重整了情绪,大踏步进了办公室,她只感觉自己的脸上麻麻的,冷了表情,“我这次来,是想请您好好考虑一下我们的公司,天益健身,希望我们可以合作。”

“健身是我个人的事,在哪里健身却是公司考察对比后才会决定的,这件事情我想我帮不了你。”淡淡的几句话,顾西依旧没有表情,迈开腿准备离去。

向晚单薄地站在那里,像是背后被人轮了一棍子,瞬间透不过气来,整个身体涨涨的有些许疼痛。她抬眼看看他,冷漠的疏离。

健身明明是私事,愣要说成公司决定,他这是在故意刁难!

不知哪来的勇气,向晚反应迅速,伸出胳膊挡在了要走的顾西身前,盯着他,“你那天突然离开,放弃我们,是因为我们的事吗?”

“我们的事?”顾西没有恼,停下脚步平静的看着她,“我们什么事?”

向晚攥了攥拳,认真地盯着他的眼,气息微促,“你知道的!”

“知道什么?”顾西双手插进裤兜,语气悠缓。

“那晚…我们…你睡了…”

想知精彩全文关注卫星号:九库文学,本文代码:27600

微信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