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一世浮华,落跑妖后最新章节 >一世浮华,落跑妖后全文阅读

出宫•无名

作者:雨夜听声|5061字

皎洁的月光旖旎地透过半开的窗,寂静地洒落在地。微凉的夜风缓缓吹入,带起窗边的帘布微微波动,窗外的牡丹正在静夜下妖娆绽放。

“娘娘,陛下身边的胡公公求见。”屋外传来宁音的叩门声。

羽若目光移到案上一个时辰前送来的密函上,嘴角轻勾。

“传他进来。”

“是。”

不多时,便有一名内监进来,手中抬着一件衣服,来到羽若面前,恭敬行礼。

“参见皇后娘娘。”

羽若微微抬手,道:“胡公公前来,可是陛下有什么事?”

“回娘娘,这是陛下命奴才送来的衣裳,让娘娘明日换上,随陛下一同出宫。”

宁音上前接过衣服,退到羽若身后。

“出宫?陛下为何要出宫?”

“陛下并未细说去哪儿,只说要微服出巡,所以请娘娘穿陛下为您准备的便装。”

“那陛下可有说去几日?”

“这……陛下说此行权当是娘娘回家省亲,多则七日,少则三日。”

羽若嘴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冷笑。回娘家?还从未有过后妃入宫还能省亲一说,北陵睿这么做,无非是又把自己推到风浪口。

“本宫知道了,有劳胡公公跑一趟,这算是本宫的一点心意。”说着,便把腕上的玉镯取下。

身为北陵睿身边的红人,必会有不少妃嫔明里暗里地讨好自己,好让北陵睿去自己宫中的时日多一些,所以平日里嫔妃们赏的东西中,不乏各式名贵的首饰珠宝。

但他一看羽若给的,是一只价钱不菲的血玉手镯,不由暗叹羽若大方。

内监喜滋滋地接过玉镯道:“奴才谢过皇后娘娘,奴才日后定会在陛下面前多为娘娘美言几句。”

羽若心中不屑,面上却是温和婉约,道:“那就有劳公公了。”

“奴才告退。”

待内监走后,宁音才小声地说道:“小姐,陛下这是要亲自去无名阁?”

羽若揉了揉眉心,起身向里屋走去。

“你传信让莫清和莲缨好好准备,明日不要让北陵睿发现什么端倪。”

“是。”

翌日,帝后出宫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皇宫,人人皆传,陛下极宠皇后,不打算铲除夏侯家了。

清晨,羽若便早早起身梳妆打扮,再派人到各宫通知免去请安。

所幸北陵睿的妃嫔不多,也用不了许多时间。

用过早膳,羽若见北陵睿迟迟未到,只得先在自己宫中等着。

临近巳时,北陵睿才到凤鸣殿。

“参见陛下。”

北陵睿看着低头行礼的人,眉头微皱,似是有些不满。

羽若一身月白罗衫,下摆上绣着几朵淡蓝的兰花,绛紫的腰带在腰间盈盈一系,外罩一件淡紫纱衣。三千青丝用碧玉水晶簪随意挽起,眼角红月醒目,柳眉弯弯,淡淡的目光紫光涟漪。同样的紫,却是一素雅,一妖艳。

北陵睿上前将羽若扶起,薄唇贴近她的耳畔道:“想不到皇后竟有这般心机,可以让三弟亲自开口为你求情。”

羽若心知北陵睿的意思,轻笑道:“要说心机,臣妾可不敢和紫昭仪相提并论呢。”

二人的冷嘲热讽,在旁边的宫人看来,都觉得是帝后之间亲密无间的耳语,蒙上一层暧昧的气氛。毕竟,他继位后手上沾染了太多血腥,现在需要一个能让他显得温和的人。

昨日羽若被法规勤政殿,宫中四下流传出帝后不和的流言,而现在,流言不攻自破,也好让那些逢高踩低的人看清局势。

琴瑟和鸣,如此,甚好。他们不过是在互相利用罢了。

“你还是收敛些的好,如果你敢为难柔儿半分,朕定不会轻易饶你。”语毕,北陵睿放开手,冷眼看着她。

羽若未语,嘴角微扬,似笑非笑地北陵睿对视,紫眸中满是嘲讽。

“陛下,马车已经在外恭候多时了。”宫女的声音适宜地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

北陵睿敛起眼底的寒意,换做温和的面具,执起羽若的素手,向马车走去。

马车没有任何象征身份的纹样,不过是民间的样式,稍微精致些罢了。

北陵睿先登上马车,又转身将羽若拉上去。众多宫人见了,无不称赞帝后感情深厚。

马车看上去小,但车内却十分精致。一个红木的小桌案,上面放着一套琉璃杯,角落里放着一个鎏金香炉,后壁还有一个书架,放着几本解闷的书。

待进入马车内,北陵睿立刻甩开羽若的手,自顾自地坐下。羽若毫不介意,坐在他对面,从书架上随手拿起一本书看。

马车缓缓行驶起来,车内却无丝毫颠簸,可见驾车人的技艺高超。二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一路下来,也相安无事。

都城街市人来人往。待到达最繁华的街道是,车子已被人群堵在路上。

“陛下,前面的路马车进不去了。”

北陵睿掀开帘子往外看了看,道:“也罢,前面路途也不是很遥远。”说完,正要起身下车,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吩咐道:“这次微服出巡,不宜暴露身份,你们在外便要记得叫朕‘公子’。”

“是。”

北陵睿和羽若本就长相出众,再加上气度不凡,这一路上便引起不少人瞩目。二人倒是没有什么不适,反倒是跟在他们身后的两名侍卫有些不惯。

不出片刻,他们便来到一座阁楼前。

阁楼装潢典雅,并不像其他店铺那样在门前摆着各式招财求运的物件,只是简单地放了几盆说不出名字的花草。

因高挂在门前的牌匾上并未刻字,时日长了,便被人称为“无名”,这是整个都城最大的藏宝阁,里面的珍奇异宝数不胜数,名满天下。

“公子,您想要看点什么?”刚一进门,便有一位中年掌柜迎了上来。

“在下凌子睿,前来拜见无名阁阁主。”

可以让九五至尊放下身段,又如此谦逊,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但,有一人却是例外。

无名阁阁主——音徵如。

正值豆蔻年华,却名下产业无数,更是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便控制了几乎整个邶国的商业,说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

“请凌公子稍等片刻,在下先行通报。”因为先前上面便已下达消息,所以这会儿掌柜并无阻拦之意。

“不知公子远道而来,所谓何事?”楼梯上传来一个清冷的女声。

只见女子身着一件墨色拖地长裙,裙摆用银线绣上几朵罂粟,三千青丝垂至脚踝,一席黑纱掩面,只露出微眯的凤眼。像是一只猫儿慵懒迷人,却又似是狐狸魅惑狡诈。

羽若在看到女子时,嘴角不着痕迹地微微一抽,随后看向北陵睿。

不出她所料,北陵睿在看见她第一眼时,眼里飞快地掠过一抹惊艳。

即使不见她的真容,但着气质着实令人着迷。

“音徵如见过公子,见过夫人。”音徵如行一虚礼,还不等北陵睿开口,自己便已起身。

“早就听闻音阁主脱俗不凡,今日一见,果真如此。”羽若掩口轻笑。

“音阁主无需多礼。”

“公子夫人,来者既是客,若两位不嫌弃,便随民女到楼上一叙。”说着,便转身朝楼上走去。

“官人既与音阁主有要事相商,那妾身便不去打扰了。”

北陵睿狐疑地看着羽若,终是什么也没说,随音徵如一同走去。羽若似是不经意地四周欣赏着陈列的古玩珍宝,悄无声息地避开潜伏在暗处的暗卫。

待不见二人身影后,宁音来到羽若身旁,小声地问道:“小姐,王伯说一切都安排好了。”

羽若轻轻点头。“你可知他这次来是为何?”

“这……奴婢猜测,陛下此次前来,虽是接着拜访之名,却是有和无名阁合作之意。”

“恐怕他这次,不单单是想和我们合作那么简单。”身为帝王,最忌讳的就是有可以和朝廷抗衡的势利。音徵如富可敌国,有身处妙龄,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北陵睿是想将整个无名阁,乃至无名阁名下所有的产业吞并腹中,据为己有。

“小姐,你的意思是……”宁音惊叫出声。

“他可能想和无名阁联姻。”羽若淡淡道出她的猜想。

无名阁,顶楼包间。

音徵如冷眼看着北陵睿吩咐自己的手下把守在门口,娇笑道:“公子,不用请夫人一同上来吗?”

北陵睿反手将门关好,走到桌边,拎起桌上的茶壶,为二人各倒一杯茶道:“此事只需你我二人便可,无需在意她。”

“不知公子今日为何特地出宫到无名阁?”音徵如轻笑,来到他对面坐下。

“阁主名下产业遍布中原四国,就连北方蛮夷之地也鲜有一二,经商之道实属让人佩服。不知阁主,可否有与皇室合作的意愿?”北陵睿直接挑明身份。

“邶国已是中原第一大国,自陛下登基以来,更是强盛,又何须与民女一介小小的商人合作?”音徵如巧妙地回绝道。

“即便无名阁一年收入过千,却也要上缴至少三成的税收。若是与皇室合作,便可减少两成税收,不但如此,每年从国库中获得一成的报酬。而且,不少交易也不用在暗中进行,更不用担心官府查寻,不是很划算吗?”

“这……还请陛下让民女考虑考虑。”听他的条件确实诱人,但毕竟自己无法做主,只好先给他一个模凌两可的回复。

“那朕就给阁主三日的时间,三日后,朕再登门拜访。”说完,便不等她的下文,直径走出房门。

羽若正喝着伙计沏好的茶,便听到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便起身走到北陵睿身旁。

北陵睿看着跟下来的人,说道:“多谢音阁主的款待,我们现行告辞,改日再聚。”

“两位慢走,恕不远送。”

从无名阁出来,已将近午时,一行人朝相府走去。

路过一家名为“百味轩”的点心店时,羽若停下脚步思绪一番,道:“陛下,此次出宫能回家一趟实属不易,可否让臣妾去买一些礼品?”

所谓百善孝为先,就算北陵睿有些不悦,却也准了。

羽若得到北陵睿的首肯,便走进了百味轩。

屋里排着很多人,足以见得生意火热。

虽是人多,但好在店家的伙计动作麻利,没有让客人等急。

羽若很快便从里面出来,手中提着几包用油纸包好的点心。

“陛下久等了。”

“走吧。”

抵达相府,因为宫人已早早来通报,此刻相府上下已经在前院候着。一见北陵睿,便纷纷行礼:“参见陛下,参见皇后娘娘。”

北陵睿早已换上笑颜,牵着羽若的素手上前说道:“诸位无需多礼,前些日子听若儿念叨思念丞相,今日便带她出宫探望,顺便在此小住几日,也好让你们小聚几日。”温润的声音里充满宠溺。

“陛下……”羽若心中冷笑,面上却装作娇羞的模样。他这分明是再说自己不识礼节,凡是入宫为妃的女子,哪有回家省亲的先例?

所幸二人都是演戏的高手,看到的人皆道帝后感情深厚。

“小女莽撞,还请陛下见谅。”夏侯晋心中暗自庆幸,看这情形,陛下是暂时不会铲除夏侯家了。“陛下快请进屋。”

下人们已备好午膳,满满一桌的佳肴,光是一道最为平常的豆腐羹,都是经过数道工序,用了上好的鸡肉,冬菇,竹笋,经过数小时的熬制而成,可谓是花了一番功夫。

午膳过后,北陵睿与夏侯晋到书房商议政事,羽若也被夏侯夫人拉去后花园说话。

因夏侯晋素爱荷花,早些年间,便命人在相府内修理一个池塘,种上些许荷花,虽不大,却也为着后花园添了几分素雅。

二人来到湖心亭坐下,夏侯夫人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若儿,你可怨恨你父亲和我?”

羽若微微一笑,道:“父亲和母亲养育若儿多年,如今若儿在宫中更是锦衣玉食,何来怨恨之说?”

“你自幼便失去生母,全府上下都对你避之不及,我和老爷也对你视若无物,如今却为了保命,把你送入皇家,你若是怨恨我们,也是应该的。”

“我生在夏侯家,就是夏侯家的人,在出生之时便过继到了母亲名下,便是夏侯家的嫡女,更是这相府的长女。如今夏侯家有难,我为了家族入宫,便是我身为嫡长女的责任。”

“若儿……”夏侯夫人一时语塞,没想到羽若是这样想的。

“母亲不必内疚,夏侯家上下三百余人的性命,只需我一人入宫,便可救夏侯家于水火之中,岂不是很划算?”羽若继续笑着,眼底闪着寓意不明的光,似是嘲笑,又似是讽刺。

夏侯夫人还想说什么,却被羽若打断:“今日回来,怎不见五弟?”

提起自己的幼子,夏侯夫人无奈地笑笑,眼里满是宠爱:“翃儿昨日从太学回来时,和几个富家的小公子打架,他却死活不肯说出原由,便被老爷惩罚今日不许出门,现在恐怕躲在屋里闹别扭呢。”

“和人打架?这可不像是他的性子。”羽若微微讶异,幼弟夏侯谨翃自小便待人有礼,虽有些调皮好动,却也不是好惹是生非之徒,如今听到他与人打架的消息,有些出人意料。“那我去看看他。”

“五少爷,您快下来啊。”刚进院子,羽若便听不远处传来喊声,循声望去,便见不少人围在墙边。

羽若朝着人多处走去,见夏侯谨翃坐在墙头。

“翃儿怕这么高,是要去干什么啊?”

众人纷纷朝声源处望去,只见来人一席淡紫纱衣,款款而来。

“参见皇后娘娘。”

“免礼,你们先退下吧。”

“是。”

……

待下人退去,羽若看向坐在墙头的人,道:“我才离家不过月余,翃儿竟变得如此有能耐了。先是和人打架,现在又学会爬墙了。”

见来人是羽若,夏侯谨翃不由委屈道:“今日若儿姐姐回家,父亲却要我禁足。我爬墙不也是为了见姐姐,现下姐姐却来怪我。这不是狗咬吕洞宾吗?”

见幼弟一副委屈的样子,羽若心里暗自好笑,面上却是洋装生气:“你的意思是说,我是狗,不识你的好人心?”

夏侯谨翃见羽若面色微怒,更加委屈了。“我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看着幼弟快要哭出来的小脸,羽若不由扑哧一笑:“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先下来再说,不然一会儿爹看见了,又要挨罚了。”

夏侯谨翃瘪嘴,不甘地从墙头上下来。

幼弟今年正值外傅之年,自己离家时,他还是一个粉琢玉雕的小孩子,现在已有了些少年的雏形。

“说吧,你又惹了什么事?”羽若替他理了理衣服,问道。

“昨日我从太学回来的路上,听到彦志说你……”夏侯谨翃低下头,小声说道。

“先去我那儿说吧。”

彦志,彦家二公子,彦太师的爱子,更是彦紫柔的弟弟。如今彦太师深得北陵睿重用,女儿彦紫柔又深得圣宠,彦家可谓是风光无限。如今在这个关头,若是让人听到他们在这里议论,不免招来些祸患。

雨夜听声2015-07-07 03:51:51

咱文里的官员制度参照宋朝,后宫制度参照唐朝,国家名称参照春秋,但这故事背景是架空的,而且不是纯古文,是玄幻哒~支持一下吧~

可以使用键盘 ← 上一章6/6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

版权声明

《一世浮华,落跑妖后》是由雨夜听声倾情撰写的古言小说!《一世浮华,落跑妖后》已授权九库文学网连载!未经本站或授权方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进入一世浮华,落跑妖后最新章节一世浮华,落跑妖后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九库文学网分类小说的关注和支持!

女神的终极特工史上最强狂帝神级房东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我爱你,是一场劫婚情撩人:狼性总裁娇宠妻武道大帝婚后斗爱:腹黑娇妻狠狠爱透视牛医重生痞妻:寒少,求抱抱总裁大人复婚无效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性感女神爱上我我的极品未婚妻仙凡奇谭美女经理爱上我我的惹火女员工武道凌云帝后世无双前妻再嫁我一次你不来,我不老掌门十二岁我的总裁俏老婆我欲封神娇妻不许逃总裁包邮九块九我的美女徒弟皇帝耍无赖:呆萌小赌妃废柴逆袭:毒医二小姐姐妹花爱上我冷血魔君的废柴妃我的美女邻居帝君的小狂后我在天庭开网店无上神帝特级高手在都市绝世道祖极品红包群逆天绝宠:冥皇的魔妃盛世狂妃:傻女惊华九转帝尊极品系统高手最强充钱系统爱上你爱上了错最强保镖混都市灭世霸尊美女总裁爱上我美女的神级保镖盛世帝国我有一双破虚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