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万古一帝最新章节 >万古一帝全文阅读

第3章和尚也疯狂

作者:枯木缝春|4809字

蒙特梭利国际高中,坐落于古城区熟溪河畔。

一所师资雄厚、学风严谨、设备齐全的现代化国际师范高中,也是绿草如茵、古木苍天、文化底蕴深厚的百年老校,因材施教的育人理念所带来的斐然的升学率使得蒙特梭利在L市教育领域一马当先独占鳌头,也使学生家长翘首企足趋之若鹜,想方设法挤破脑袋把自己孩子往里送。

丹东绿柳叶条纹大理石堆砌而成的校门在轻柔的月光下显得宏伟寂静,两边翠色欲滴的草地宛如毛绒绒的地毯,草坪里零星点缀的小花蕊探着小脑袋努力吸收着空气中的水露。银白色电控伸缩门上倚着一个少年,他叼着一根烟漫不经心地抽着,风消耗了大半的烟卷,他意犹未尽地掐灭烟头,起身欲进去。

“雄哥,你就让俺进斧头帮吧!刷锅洗瓢,挑水劈柴,只要让俺进斧头帮,当牛做马,哪怕挑大粪都行。”一个受过戒的和尚穿着警卫的衣服从传达室一溜烟地跑到杨剑雄面前缠着说道。

“斧头帮哪里来的魅力?按理说,少林寺乃是正派神宗,而鄙帮不过湮没无闻的旁门左道罢了。你不会是犯了清规戒律,被戒律院的老秃驴拿戒律棒轰出来了吧?”杨剑雄一脸玩味地玩笑道。

“雄哥英明,俺是下山化缘的时候被柳巷里的婆娘给霸王硬上攻了,俺一时没忍住从了她,事后那婆娘爽完了扯上裤头就不认账了,还向我要了一张红牛作为破处费。”和尚抓耳挠腮腼腆地说道。

“哦,那也不至于自暴自弃加入斧头帮啊?你可以回少林寺啊,跑学校做门卫干嘛?”

“呵呵,那东西一旦开了荤,就欲罢不能了。再说,在L市谁不知道你的鼎鼎大名,斧头帮更是让各大势力闻风丧胆谈虎色变啊!我能加入斧头帮那是三生有幸啊!”

“闻风丧胆?谈虎色变?你这是贬义词吧!这么说斧头帮凶名在外罪恶滔天,估计得遗臭万年了吧!”杨剑雄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苦命相。

“啊,雄哥,我绝非此意,我对你的敬意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你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你英明神武英俊潇洒所向披靡攻无不克••••••”

“好了,少林寺也传授拍马屁的功法吗?”杨剑雄拍拍和尚扎实宽厚的肩膀,继续说道:“带上你的身份证复印件,明日去斧头帮找小胖墩。”

“身份证复印件?”和尚一脸疑惑地看着杨剑雄,弱弱地问道。

“怎么?刚才还死皮赖脸胡搅蛮缠嚷着要进斧头帮,这么快••••••”

“哦!小的一定赴汤蹈火竭尽所能肝脑涂地义不容辞忠心耿耿铁胆忠心•••••••哎,雄哥••••••”和尚一股脑儿说了一大堆,等他抬起头来,偌大的校门口空无一人,杨剑雄早已不知去向了。

和尚愣在原地歪着脑袋感慨道:“神一样的存在都是来去如风吧!师傅常说人傻不可复生,看来贫僧此生拍马难及啊!阿弥陀佛。”

和尚双手合十,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大步流星的往教学楼方向跑去。

A栋教学楼二楼高三(8)班,传说中的火箭班,蒙特梭利卧虎藏龙精英汇聚之地,杨剑雄所在班级。

“你妹的,敢让我妹伤心,不想混了是不?”楼梯口的拐角处几个小青年呈半圆形围堵着一个四字眼龅牙的文弱书生,为首的青年染一头黄发,左耳镶着一根半透明的耳钉,一身牛仔被剪得千疮百孔,他驮着背失心疯似的将手中的情书撕得粉碎,狠狠地砸在文弱书生的脸上,怒道:“你小子活腻了是不?我妹能看上你这龅牙是你祖上积的阴德显灵了,竟然还敢挑三拣四,你小子不懂新时代男人的三从四德啊?”

文弱书生用鄙夷的余光不屑的瞥了为首青年一眼,他反手试图挣脱为首青年钳子般抓在自己左肩上的手,关节部传来的疼痛感证实了他的努力纯粹是徒劳无功,他扶了扶鼻梁上的圆框眼镜,嘲讽道:“就算你妹跪着求我和她一起,我也不会接受你这无脑的大舅子。”

“你妹的,兄弟们,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什么是三从四德。”为首青年暴跳如雷,指着文弱书生怒孔道。

围堵的另外几个青年一哄而上,拳脚相加,以车轮战的方式轮番轰炸文弱书生,书生不敌,尽管以死相搏,但还是鼻青脸肿的被揍趴在楼梯拐角的瓷砖上,四肢被人牢牢按着,动弹不得。

为首青年蹲下身体,从裤兜里掏出一团被蹂躏得惨不忍睹的纸条像斗胜的公鸡拍了拍文弱书生红肿的脸颊,将纸条随手递给旁边的手下,得意的吩咐道:“给我妹夫贯彻一下三从四德的核心思想,让他长长记性。”

“三从:娘家命令要听从,娘家战略要跟从,娘家说错要盲从;四德:娘家兄弟说不得,娘家兄弟惹不得,娘家兄弟气不得,娘家兄弟打不得。”

“哈哈••••••”为首青年嚼着口香糖吹起了泡泡,他正为自己的奇思妙想先见之明感到志得意满时,文弱书生一口唾沫吐在了他兴奋的脸上。

“你妹,信不信老子一拳捶爆你那排龅牙啊?”为首青年擦掉脸上的唾沫星子,左手抓起文弱书生稀疏的头发,咬牙切齿地威胁着,右手握拳向那排参差不起的龅牙轰去。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眼看着那排龅牙就要朝不保夕了,文弱书生只能闭上眼睛为自己即将阵亡的龅牙默哀,可是那猖狂的拳头迟迟没有砸下来,反而是一声惨叫声打破这短暂而又漫长得令人窒息的寂静。

文弱书生偷偷抬起右眼眸想看个究竟,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不敢思议,为首青年竟然被人踹了一脚踉跄地撞在墙上,鼻子和墙壁来了个毛利人的见面礼。

“靠,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伤我螳螂,我不弄死你螳螂以后在江湖上就销声匿迹。”自称螳螂的为首青年仰着头尽量控制着鼻孔中泛滥的鲜血,转过身来掏出裤兜里的纸巾拧成条柱状塞在挂彩的鼻孔里,他腿扎弓子步,手成刁勾状,冷喝道:“赶在太岁头上动土,老子让你见识一下螳螂拳。”

“螳螂,如果现在滚出我的视线还来得及,否则就没你撒野的机会了。”杨剑雄用手刮了一下嘴唇,淡漠地说道。

杨剑雄!螳螂看清来人身份后,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自己和这样的庞然大物作对,无疑是蚍蜉撼树,可是知量力的他已经把狠话放出去了,现在反悔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何况投降难免被底下的小弟看扁,传出去这老脸往哪搁,以后在江湖如何立足,螳螂矛盾地考虑着,碍于脸面,他把心一横,弓步幻化成闪骗步,以勾化指向对手打去。

杨剑雄一掌震开螳螂的凌空一指,化掌为拳袭上螳螂的肋骨处,螳螂也非花架子,回手反打,双腿连踢,杨剑雄退后一步,一记劈腿向螳螂腰部横空扫去,螳螂眼疾手快,下腰成桥躲过那可怕的一腿,杨剑雄反手一掏,探囊取物。

螳螂鲤鱼打挺,单膝着地,身体侧倾,稳其重心,手成爪状向杨剑雄打去,杨剑雄闪身避开,将刚才从螳螂兜里掏来的口香糖撕开放进嘴里,打趣道:“味还不错,可惜不是西瓜味,和你的螳螂拳一样,虽然掌握了发劲刚而不僵,柔而不软,脆而不短,快而不毛的精妙,可你却没有领悟它旨在重意,而非重形,美中不足啊!热身结束了,该让你尝尝我的螳螂拳了。”

杨剑雄活络了一下筋骨,脚踩麒麟步,缩掌化拳,一个滑步向螳螂砸去,螳螂也不甘示弱,虽然刚才对方无匹的侧劈还心有余悸,可对手的强悍并没有击垮他的斗志,反而越战越勇。他跟步向前,见缝插针,见空就打,巧妙地躲过了对手猛烈的攻击。

战斗一开始就处于压倒式的局势,此时,杨剑雄行如风摆杨柳,静稳如山岳,动如雷炸,手到步随,将螳螂逼到了墙角,原本防守为主的螳螂突然化守为攻,双脚后蹬于墙,手型拳,掌,指融汇互化,一死相搏,将螳臂挡车不畏生死勇往直前的气势发挥的淋漓尽致。

杨剑雄脸上闪过少有的兴奋,对方出其不意的打法证明了自己的眼光独到。他化刚为柔,巧使暗劲,借力打巧,乘风行船,将螳螂的蛮力化尽,最终以一个漂亮的鲤鱼扫尾把对方扫在了墙上,螳螂从半墙摔下来,滚落在地上。

杨剑雄一脚踩在螳螂的胸口,不容置疑的说道:“恭喜你螳螂拳有所成,只是还差了点火候。我给你两条路,第一条是我送你去阴朝地府见螳螂拳的鼻祖王朗,第二条是归顺与我,为我所用。”

“士可杀不可辱,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何须多费口舌,只是有一事不明,临时前想弄个明白。”螳螂铁骨铮铮宁死不屈,倒是一条好汉,可他的手下就没这份生死置之度外的豁达和坦然了,一个个胆颤心惊的瘫在地上发抖。

“你是想说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教训人管我屁事,是吧?”螳螂不置可否,算是默认了,杨剑雄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很抱歉,你打的是我斧头帮御用黑客,而且你妹暗恋的对象是我。”

“那拒绝信?”螳螂一脸诧异地问道。

“代写!”杨剑雄淡淡地回了一句。

“你考虑一下,据我所知,你在白眉鹰教处处遭人猜忌,不被重要,可谓是郁郁不得志,英雄无用武之地啊!”杨剑雄引导着螳螂的思路,所谓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他深谙此道。

“好,我答应你。”螳螂衡量再三,最终有了决断,但很快他又要求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放心,我从不亏待每一份热情,君以国士挺我,我必以国士待之。”杨剑雄信誓旦旦的承诺道。

两人击掌为诺,达成共识。

“雄哥,雄哥。”穿着警卫服的和尚身轻如燕地跨过九步台阶出现在杨剑雄面前,他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尤其是文弱书生那一脸的淤青,他不由怒道:“呦呵,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不?还敢叫嚣雄哥,动雄哥的人跟动和尚的女人一样罪无可赦。”

话音刚落,和尚变戏法似的将螳螂手底下人的手反缠在一起,连拉带踢的将这只人球推下楼梯,底下响起一片惨叫声,幸亏是自习时间,否则得引起学生围观了。

和尚拍了拍手上的灰,对杨剑雄试探性地问道;“雄哥,我还不知道在斧头帮是什么职位?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应该不会让我劈柴挑水,扫地做饭吧?”

“你不是说只要能进斧头帮,当牛做马都心甘情愿吗?”看和尚急不可耐的猴样,杨剑雄不答反问道。

“那••••••那••••••”和尚一时语塞,挠着光头干着急,就连站在一旁的螳螂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很遗憾,斧头帮没少林寺那样低碳生活,也就没灶台供你发挥了。我倒是觉得古城区天上人间很适合你,那可是美女如云任君耕耘。”

“这东西也不能当饭吃啊!”和尚显然不乐意,小声嘟囔了一句。

“怎么,美女如云还不够,难道还得给你找个尼姑侍候啊!再不成请个道士做你情敌?”杨剑雄忍不住打趣道。

“那倒不用,我就是想留在雄哥身边,当个贴身保镖什么的。”和尚底气不足弱弱地回了一句。

“看你表现!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和尚一听有戏,屁颠屁颠的回传达室准备去了。

看着和尚风急火燎的走远,哪有六根清净四大皆空心静如水的出世相。杨剑雄唯有感慨一声:“说风就是雨的,这年代和尚也疯狂。”

“而且不是一般的疯狂!简直是鲁智深的超级进化版。”螳螂诙谐地补了一句。

两人相视而笑,杨剑雄拍了拍螳螂的胳膊,凑到对方耳边交代了几句,转身正欲回教室,却远远看进迎面走来一拨人,手中拎着扫帚、簸箕、拖把,整的大扫除是的。

“雄哥,嫂子发信息说牙擦苏被一帮人叫出去到现在都没踪影,不放心就让兄弟们出来看看。”队伍里领头的宽鼻驴脸的廋高个肩上别着一把鸡毛掸急切的汇报道。

“装备够齐全啊!你整这架势是感觉自己武术已经出神入化,能化腐朽为神奇,鸡毛当令箭了是不?”

“哪能啊!我这叫伪装,不是武装,装饰品,呵呵!”廋高个不好意思的把鸡毛掸扔给旁人,心虚的解释着。

“哦!武术队伪装城市环卫工人,还是半夜三更的,够敬业。”杨剑雄朝瘦高个竖了竖大拇指,歪头打趣道:“你这武术队长还正是呕心沥血,身先士卒,让我这个教练情何以堪啊。”

“雄哥,哪能啊,你这不是折煞小的吗?对了,你怎么在这,哎,牙擦苏,你被打瘪了是不?闷葫芦的玩沉默哈!”廋高个看到背靠在角落墙上的牙擦苏,忍不住问道:“人哪去了?都被揍成猪头了,没想报仇啊!”

牙擦苏扶正鼻梁上镜片碎裂面目全非的圆框眼镜,指了指校道林荫树影下那群若隐若现的人影,说道:“你觉得追还来得及吗?”

“那也得追啊!当我武术队吃素的。”廋高个抢回鸡毛掸率队冲了上去,杨剑雄也没打算制止,制造一场瞒天过海的假象何乐而不为呢?

“等这瘦猴李出手黄花菜都凉了。”牙擦苏摸着嘴角的淤青对杨剑雄递去了感激的目光。

“傻样,兄弟间客气什么,我抽屉里可还有一堆情书需要你执笔呢!”

“不是吧!一个螳螂都差点把我打进医院了,一群螳螂还不把我送殡仪馆啊!”牙擦苏一脸苦瓜相。

“谁敢啊!”杨剑雄搭着牙擦苏的肩膀往教室走去,他向牙擦苏确定道:“你确定后面的署名是杨剑雄,而不是牙擦苏。”

“啊!我被自己的智商致伤了。”走廊里响起牙擦苏悲哀的哀嚎声。

可以使用键盘 ← 上一章3/67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

版权声明

《万古一帝》是由枯木缝春倾情撰写的玄幻小说!《万古一帝》已授权九库文学网连载!未经本站或授权方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进入万古一帝最新章节万古一帝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九库文学网分类小说的关注和支持!

女神的终极特工史上最强狂帝神级房东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我爱你,是一场劫婚情撩人:狼性总裁娇宠妻武道大帝婚后斗爱:腹黑娇妻狠狠爱透视牛医重生痞妻:寒少,求抱抱总裁大人复婚无效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性感女神爱上我我的极品未婚妻仙凡奇谭美女经理爱上我我的惹火女员工武道凌云前妻再嫁我一次帝后世无双你不来,我不老掌门十二岁我的总裁俏老婆我欲封神娇妻不许逃总裁包邮九块九我的美女徒弟皇帝耍无赖:呆萌小赌妃废柴逆袭:毒医二小姐姐妹花爱上我冷血魔君的废柴妃我的美女邻居帝君的小狂后我在天庭开网店无上神帝特级高手在都市绝世道祖极品红包群逆天绝宠:冥皇的魔妃盛世狂妃:傻女惊华九转帝尊极品系统高手最强充钱系统爱上你爱上了错最强保镖混都市灭世霸尊美女总裁爱上我美女的神级保镖盛世帝国我有一双破虚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