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男生 >都市生活 >极品小农民最新章节 >极品小农民全文阅读

第三章 美丽荷花

作者:任青|5220字

“啊……!”李二牛惨叫,有些畏惧的看着陈西,没发觉陈西打架竟然这么猛,陈西也是自己觉得奇怪,自己的力量还有速度,眼力,就仿佛凭空增强了十倍似得,对付起李二牛来,轻松加愉快。

李二牛心知敌不过陈西,便要逃跑,但是感觉十分的丢脸,不由恶狠狠的道:“陈西,你牛逼,等着瞧!还有你,贱女人,别以为找到了靠山,老子非把你办了不可?”

说完之后,李二牛撒欢似得跑了,生怕陈西再给他几个电炮子,陈西暗自皱眉,乃比的,今天肯定是把李二牛这个混账玩意给得罪了,说不定得有些麻烦,不过陈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荷花,你没事吧!”打跑了李二牛,陈西转头询问荷花,手电筒的光芒晃在了荷花的身上,霎时间,只见白花花的一片,这是夏天,本就穿的衣服不多,被李二牛那畜牲一阵撕扯之后,荷花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要破烂掉了,此刻,衣衫不整,若隐若显,荷花见陈西愣住了的模样,陡然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双手护胸,脸色羞得通红无比,“陈西哥,你快别看了,羞死人了!”

陈西闻言,又是恋恋不舍的看了几眼,陈西一点也没有想到,当初像是个丑小鸭一般的荷花,竟然已经出落的这么好了,这身段,这脸蛋,这团团,这……!

陈西不由有些流口水了,在城里的时候,陈西也不是没见过美女,但是像荷花这样纯天然的,却是一个都没有,这一时间不由有些痴了的模样。

不过,下一刻,陈西听到了啜泣的声音,却见荷花,忽然肩头,耸动了起来,眼角都流出了泪水来,陈西不由一慌,连忙道歉道:“荷花,荷花,你别哭啊,是陈西哥不对,陈西哥给你道歉……!”

荷花这一哭,可把陈西给弄慌了,连忙道歉手忙脚乱的活像一个大马猴子,道歉的同时又暗骂自己禽兽,和李二牛有什么区别,厄,还是有区别的。

“噗嗤……!”

见得陈西手忙脚乱的模样,原本啜泣的荷花,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会哭也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羞得,她还是一个黄花处子呢,哪里经过这样的事情,只感觉羞愧不已,不过莫名的荷花心里一点都不讨厌被陈西看到,反而有些窃喜的感觉呢,这个想法一长生,荷花自己心里都吓了一跳,觉得自己的行为跟村头的李寡妇专门勾引男人的荡妇一样呢?

“啊……!陈西哥,你要干什么?”荷花正为自己心中的想法感到羞愧的,却见陈西忽然将外衣脱了下来,露出了精壮的肌肉,荷花一惊,惊呼道,生怕这一刻陈西会变作狼,吃掉了她。

陈西苦笑,“我把我的衣服给你穿,你的衣服已经破烂的不行了!给!”

发觉荷花竟然用看待色狼的目光看待自己,陈西不由苦笑到了极点。

荷花闻言,这才羞涩的接过陈西的衣服,有些歉意自己错怪了陈西,但是心中却有些莫名失落之意,隐隐的荷花倒是真的希望可以和陈西发生些什么一般,这个想法一出,荷花脸更好,心中也更加的恐慌,“难道我是个荡妇吗?”

荷花有些不敢面对陈西了,道谢之后,就要离去,但是心里慌张的缘故,荷花脚下一歪,脚部顿时一阵猛烈的剧痛,身子一倾,眼看就要栽倒,但是下一刻,荷花只感绝一个温暖的胸膛保护住了她,紧闭着的双目也在这一刻睁了开来,正好对视上了陈西的目光。

“你没事吧!”荷花已经呆住了,还是陈西先说话打开的局面,闻言,荷花无比尴尬的道:“没,没事……!”

“还能走吗?不能的话,我背你!”陈西道。

“能,我能……!”闻听陈西竟然要背他,荷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

脱了陈西的怀抱,然而当双手触及到陈西结实的身躯的时候,再加上荷花的脚吃痛,荷花整张脸都扑在陈西的怀里了,而陈西也同样感觉双手之间一阵柔软。

“嘤……!”陈西有个毛病就是碰到软的东西总是喜欢捏一捏,这一捏之下,荷花陡然发出一阵呻吟之声,陈西暗道坏了,惹祸了。

“对不起!”陈西连忙松开了荷花。

“没…没关系!”荷花的声音细弱蚊子,若不是陈西得到灵植世界改造了身体的话,还听不到呢。

“我送你回家吧!”

“嗯!”

“哎呦……!”荷花走了两步,终究还是因为脚伤痛呼了起来,陈西不由眉头一挑,不由分说的将荷花背了起来,荷花一阵抗议,但是最后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当荷花的手搂着陈西的脖子,一层薄薄的衣衫触碰着陈西的后背,每走一步都会产生异样的摩擦,让荷花的脸发热不已。

这样一路走下来,无论是对荷花还是对陈西来说都是一种折磨,陈西感觉小陈西已经开始抗议了。

好不容易终于快要煎熬到了了荷花的家,陈西这才将荷花放下,陈西要进屋给荷花擦点药,但是荷花无论如何也都不答应了,连连晃着脑袋。陈西无奈,知道荷花脸皮薄,再加上这里已经是荷花的家了,就算荷花的脚扭伤了也没有什么问题,故而,陈西点了点头,“那你好好的,我先走了!”

陈西嘿嘿一笑,离去,然而就在此时,陈西发现有一道目光正在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样子,竟然是李寡妇,荷花的家距离村头也差不了多少距离,因此与李寡妇隔得并不远。

这李寡妇,其实年龄也就刚刚三十出头,而且人长得也是十分的美丽,不过生性放荡不已,再加上老公早死,村子里传出了不少有人和李寡妇有染的传闻。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你在这里吓唬鬼呢?”陈西被李寡妇吓了一跳,没好气的道。

“是啊,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跑荷花家里来干什么?还光着膀子,,你干什么了……?”

李寡妇只不过是晚上出来上厕所的,但是却发现了陈西从荷花的家里光着膀子跑了出来,村里的女人没有一个是不八卦的,李寡妇追问了起来。

陈西当然不能说荷花是被李二牛欺负了,然后自己送荷花回来这样的话,被李寡妇问的烦了之后,陈西没好气的道:“管你什么事?”说完,陈西不鸟李寡妇,自己走了。

没想到的是,回家之后,陈老爹竟然还没睡呢。房间里昏暗的灯火,艰难的照亮着路。

陈西进门,道:“爹,你咋还不睡觉!”

“这不是等你呢吗?对了,你衣服呢?”陈老爹眼睛很尖利,问道。

陈西便将刚刚所遭遇的事情告诉了陈老爹,陈老爹闻言,气愤的道:“李二牛这个兔崽子,真是混蛋之极,对了,荷花没事吧!”

“没事,我给了李二牛一电炮,一嘴巴子,李二牛被我打跑了,短时间内肯定不敢再欺负荷花了!”

“那就好!”陈重道。

“好了,爹,我去睡觉了!”陈西有些困顿之意,今天还真是够累的,陈西打了个哈欠,返回了自己的屋里,爬上炕就呼呼的大睡了起来。

一夜无话,不过,天明时分,陈西隐隐绰绰的听着屋外有争吵的声音,一个是他老爹陈重,明显的处于下风之中。

陈西一个激灵,“妈了个巴子的,大清早的谁敢来欺负我老爹!”

陈西慌忙之间,穿上衣服便冲了出门去,“你大爷的,谁在这吵吵把火的呢?臭不要脸的!”

“陈西!”陈西刚出现,一道恨恨的声音响起,目光歹毒的看着陈西,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二牛,李二牛昨晚上被陈西打的伤痕犹存,此刻看起来很是丑陋。

陈西眉头微皱,这李二牛,来的真特么快啊,但是陈西也不惧,道:“李二牛,你来干什么?别以为找了几个帮手,今天就敢到我家里来耀武扬威,告诉你,不好使!”

李二牛今天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三个人,这三个人都是村里有名的无赖,有手有脚,但是却个个都游手好闲,敲诈这家,敲诈那家的。

“陈西,你在家就好,敢打我?哥几个,给我上,干他丫的,出了事,我顶着,我爹是村长!”李二牛叫嚣着,就要出一口被陈西吊打的恶气。

眼见三人要动手,陈老爹急了,喊道:“要打我儿子,先过我这关!”陈老爹护子心切,抄起一个铁锹吓唬道,但是陈老爹一辈子都没打过架,此刻爆发起来,毫无威慑力,陈勇,罗翔,费杰这三个无赖,哈哈大笑起来。

陈西看不惯了,怒火中烧,“爹,你别管,我来!”

若是没有被灵植世界改造身体,陈西可能还怕三分,但是现在的陈西,几乎是在朝着超人的方向发展,睡了一觉之后,陈西感觉比昨天更有力量了,才不怕这三个无赖呢。

“行啊,陈西,进城里几年给你狂坏了,看打!”陈勇神色不善,一脚踢了过来,但是在陈西的眼中,这速度简直比蜗牛还慢,陈西向前一步,一脚就踹在陈勇肚子上了,霎时间陈勇成了一个大虾米,痛的脸都紫了,“都瞅啥呢?扁他!”

“我干死你……!”费杰,罗翔两人见状,将手中的棍棒轮圆了打了过来,陈西连忙躲闪开来,捡起在一边放着的铁锹,踹掉了铁,把木棍轮圆了,和三人对打,陈西力量大,速度快,眼力更加,两棍子就把三个无赖给打趴下了。吓得李二牛,仓皇而跑。

陈勇三人见状,也不敢停留,忍着痛要跑。

陈西可不想就这么放过他们,妈的,都当他老陈家好欺负呢,今天陈西觉得必须得立立威,说着,陈西抄着木棍就追打而去,当然陈西不是真的要在揍他们,就是要追他们一圈,让村里的老少爷们都看看,他老陈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救命啊……!”

“救命啊!”

磨山村的大早上一阵鸡飞狗跳,破马张飞,李二牛,陈勇几个混球,被陈西赶的狼狈逃窜。

这一幕,让出来看热闹的磨山村人,咂舌不已。

“我去,陈老汉这儿子真他娘的凶啊,连村长儿子都敢打!”

“就是,陈老汉怂包软蛋一辈子,陈西这小子,真是胆大包天了。”

磨山村民一家一户的跑出来看热闹,品头论足,但是却没有一个出来帮忙的,李二牛这四个货,平素里没少为祸做恶,巴不得看好戏呢。

“别打了,别打了,我们服了,服了!”陈西眼见乡亲们越聚越多,下手也开始狠了起来,李二牛四人全部被陈西打倒在地慌忙求饶了起来,他们可是真怕了,陈西太猛了一个打四个轻松愉快的。

“告诉你们我老陈家也不是好惹的,这次饶你们,再敢有下次,我打扁你们。”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滚蛋!”

闻言四人如蒙大赦,狼狈离去。

而这会见识到了陈西的凶悍的磨山村民男的有些畏惧的看着陈西,而女的则眼神火辣的着陈西,磨山村里女多男少,男的都去城里打工了,可以说一帮子留守妇女,陈西这一立威,许多的留守老娘们,都毫不掩饰的向陈西抛媚眼。

陈西不由一阵恶寒,忍着反胃的感觉,掉头离去,这威已经立了,陈西相信以后谁再想欺负老陈家都得掂量掂量。

“陈小哥,你来一下!”陈西往家里走,结果这时突然传来一道虚弱的的声音。陈西一眼看去,神色一阵警惕,叫他的是张秋月,虽然不是寡妇,但是却是与李寡妇齐名的磨山村里的两大荡妇,哪个男的只要跟他们沾一点的边,不管有事没事准保会在第二天惹的一身骚。

陈西是想直接就走的,不过此刻张秋月好像有了麻烦一般,整个人倒在地上,神智似乎也有一些不清醒的样子,似乎是生了病。

陈西虽然不想惹得一身骚,但是就这么一走了之的话,还当真是有些于心不忍,一咬牙,陈西走上前,问:”你怎么了?要帮忙吗?”

“我生病了,现在浑身没有力气,连去打针都没有办法,你送我去卫生所好不好?”张秋月的声音很是虚弱,但是即便如此,也能够透出一抹病态的魅惑之意,惹人遐想,陈西暗骂自己没出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都能让自己不争气。

但是,张秋月美貌的确是不争的事实,丰腴的身材,仿佛是会说话的眼睛,精致的面庞,火热无比的嘴唇……

“求求你了,陈小哥,等我好了一定好好报答你!”张秋月见陈西没有动静,自己身体难受,不由这般说道。

陈西闻言一个激灵,脑海之中有些遐想之意,自从昨天看了荷花的身子之后,陈西心中就有一种冲动之感,而今听张秋月这么一说,这种冲动感,更加强烈了。

不过,陈西还是狠狠的拒绝了,“我不用你报答,我带你去卫生所就是了!”

陈西还是传承了陈老汉忠厚的因子,哪怕知道要是帮助张秋月的很可能到时候会被人指指点点的,也不在乎了,抱起张秋月便向卫生所,这里的位置距离卫生所已经不远了,但是显然张秋月走到了这里之后便没有了力气,正好看到陈西到来,这才招呼陈西。

本着救人要紧的心态,陈西一路快跑,但是终究还是无法避过别人的眼,村民们看到陈西竟然抱着张秋月,纷纷指点骂道:“这个骚狐狸,又勾搭了一个奸夫,还是陈老汉的儿子,早上看着陈小子教训村中恶霸还觉得他是个好样的,结果竟然如此不检点,真是污了我的眼睛!”

“你们瞎吗?没看到她生病了吗?”陈西被指指点点的恼了起来,吼道。

“活该,骚蹄子死了才好呢,省得勾搭人家男人!”村里的老娘们要是不讲理起来,当真是不讲理到了极点,能把人气的半死,陈西裂了咧嘴哑口无言。

也不知是听到了骂声还是张秋月的身体好了一点的缘故,张秋月微微笑着道:“陈小哥,你跟我沾边,没事也变成有事了,左右现在已经如此了,等我好了之后,我用身体报答你如何?”

陈西听着一阵皱眉,“张姐,别人说你不检点,难道你自己就不能争口气吗?”

“是吗?那你下面怎么还有反应了呢?口是心非!”张秋月嘴角一笑,淡淡的嘲讽之意。

陈西被张秋月说的一红,因为刚刚听张秋月说了之后,他确实有反应了,尤其是现在怀抱着张秋月,感受着那种丰腴之感,使得张秋月的诱惑感十足无比,甚至于陈西脑子里竟然都幻想了那种画面。

“呵呵……!”张秋月微微一笑,在陈西尴尬的瞬间,再出惊动,竟然伸出手来,触碰陈西的下体,陈西一激灵,差点脱手将张秋月给扔出去。

“本钱还不小吗?”张秋月微微有些吃惊,随即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前往卫生所的路上,真是一种异样的折磨,饶是以陈西如今的体质都是一身的汗,好不容易才将张秋月送到了卫生所。

张秋月不愧是荡名远扬的人物,便是卫生所里的人见到了张秋月都是用厌恶的眼光来看待张秋月,连带着陈西带张秋月一起来,也将陈西当成了是奸夫一系列中人。

陈西那叫一个郁闷。好不容易等张秋月扎完针之后,陈西才将张秋月给送了回去。

可以使用键盘 ← 上一章3/2405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

版权声明

《极品小农民》是由任青倾情撰写的都市小说!《极品小农民》已授权九库文学网连载!未经本站或授权方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进入极品小农民最新章节极品小农民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九库文学网分类小说的关注和支持!

女总裁的顶级高手蚀骨危情如果从没爱过你冥夫要压我撩火总裁潜规则冷情总裁强占我爱你情出于蓝我爱你,我有罪女神的极品公子傅少轻点爱宠妻攻略:狼性首席夜夜欢隐婚新妻我的性感女神史上最强狂帝我的性感女房客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我的绝色女友一睡成欢总裁老爸你太逊许你一世无伤医界圣手我爱你,是一场劫尤物娇妻爱你是场逃不过的劫鬼夫慢走不送宠婚来袭我曾用心爱过你爱错了时候邪肆总裁的契约新宠爱似繁花情似火婚情撩人:狼性总裁娇宠妻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武道大帝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婚后斗爱:腹黑娇妻狠狠爱透视牛医早安,老公大人拒嫁豪门:总裁的迷糊妻狼性总裁强索欢同床异梦枕上婚色:总裁缠绵不休一路繁星总裁大人复婚无效原来爱你这么痛婚不胜防我们之间,隔着永远腹黑上司住隔壁婚情蚀骨:总裁晚上见前妻来袭:总裁的心尖宠我是神界监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