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文学 >历史传记 >康定传奇最新章节 >康定传奇全文阅读

12,13,14,15,

作者:四维人氏|11717字

十二

白玉堂外出游玩几日后,又悄悄返回岛上。白玉棠心情很好,一路上听到了许多不好的消息。原本打算永远退出江湖的白玉堂,,暂时决定不退出江湖。

白玉堂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他像一只飘忽不定的影子。他当年是一个让人胆寒的杀手。许多杀手在作案后便去喝酒赌钱或者找女人。白玉堂却不是这样,他没有事情的时候,就偷偷的溜出去,游三山五岭,或者自己关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他总是细心地擦着他那把寒光凛凛的刀,他似乎总是在等待杀人。近几年他却没有杀过任何人,他杀最后一个人的是刘彪。刘彪是苏州黑风会的总舵主,黑风会在苏州以及附近是最大的帮会。刘彪一生杀人无数,而且武功高强,去杀刘彪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刘彪居住在苏州城里一个豪华的宅子里,他一向深居简出。他的仇家太多了,刘彪还用重釒雇用了许多江湖高手,为他看家护院。任何人想进入他的宅院都要经过十三道关口。但这些还不够,刘彪身旁随时跟着十个保镖,号称十大金刚,这十大釒刚的武功究竟如何,几乎尢人知道,但是人们知道,第八道关口是最好的捕快水上飞张羽,他就死在其中一个保镖的一剑之下,水上飞张羽的死实让江湖中人胆寒了好一些日子。

在这样森严的保护下,杀刘彪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更何况刘彪本人又是一个武林中绝顶的高手。当年他只持一剑闯小武当山,击破了十五个道士摆下的夺仙阵,此一举在江湖上留下了永久的威名。

刘彪的仇人雇用了许多杀手去取刘彪的性命,都被刘彪取了性命。有人传说有人僱用北侠欧阳春,但是欧阳春最后还是无功而反。于是,所有的刘彪仇人都几乎绝望了。

但是,还是有人找到白玉堂。白玉堂几乎没有皱眉就答应了。白玉堂带着那把杀过许多人的刀去了苏州城。一个月后,刘彪和十大金刚被杀的消息传遍了江湖。刘彪的仇人们欢呼饮酒庆贺,但是沒有人知道白玉堂是用什么方法杀掉刘彪和十大金刚,人们只知道刘彪被杀的那天晚上是一个月光如洗的夜晚。

白玉堂杀掉刘彪之后,金盆洗手,再没有杀人,隐居在徐庆的陷空岛。

白玉堂从东京返回陷空岛之后,看见有二封信被人用刀留柬钉在白玉堂院内的那棕柳树上。

第一封信上文字不多,大慨悥思是;东京那个展昭,被皇上封作"御猫"。猫就是吃老癙的,你若是有胆量,就应当到东京城去,与那个展昭决一个胜负。

白玉堂看了一笑了之。白玉堂并没有气盛人势,他没有必要去跟他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比个高低。

数日后,白玉堂又接到第二封信,信中内容比前一封更激烈起来。信中说;你白玉堂真是癙辈,胆小如癙。展昭已经放出言语,要杀尽天下癙辈,你还这样躲在陷空岛不出来,你还枉称什么英雄。如果你不去找展昭较量,那你就把锦毛癙三个字去掉好了。

白玉堂这一次认真了。他把信看了两遍,同样的信笺,同样的笔迹,当然说应当是一个人写的,他感觉到每个字的下面都展示着一种不怀好意的冷笑。他猜不出写信的人是谁,但他看出了写信的人那种挑唆的心志。

白玉堂决意再去趟东京,他要会一会这个号称南侠的展昭。南侠展昭的武功只是耳闻,沒有目睹过。

白玉堂很信赖卢方等几个他的义兄。白玉堂平时很尊重卢方,韩彰,徐庆,蒋平。从来不会把什么事瞒着四位结义兄弟。这一次去东京城,悄悄地离开陷空岛,只带着家仆白常贵。

白玉堂离开陷空岛的时候,陷空岛上一片安靜,沒有人知道白玉堂要去哪儿。白玉堂也并不想让人们知道他去了哪儿。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白玉堂主仆二人过了襄阳地界,到了一个名叫长坡岭的小城。

小城有些破败,城墙已经多年失修,软弱无力的夕阳扑落在灰蒙蒙的城头上。只有几只鸟儿飞起飞落,十分悠闲。

白玉堂觉得有些饿了,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慕得紧了,决定就在这个小城住下。他回头跟白常贵招呼一声,打马进城。城中的靑石板路被马蹄踏得一片碎响。

城中的集市已经散了,人迹疏稀。

白玉堂在街中寻了一家万福楼客栈下马。店中一个胖胖的店小二迎了出来,把两匹马牵去喂料。

白玉堂和白常贵进了客房,洗了脸,又出了客楼。

白玉堂想找一家酒店用饭。二人在街上走着走着,就看见前面有一家酒店,门前的幌子在慕色的风里招摇。走近些去看,酒店的字号赫然在目;"仙来聚"这三个字写的很有气沠,门楣上有一副对联;

铁汉进门一杯软脚悠悠如梦

金刚到此半盏摇头飘飘欲仙

白玉堂心念一动,回头对白常贵笑道;"我二人今日权当做回神仙。"

白常贵笑道;"做神仙也是像主人这样,我常贵做下人的,可不敢有这个想法。"

二人刚刚要进店,听到酒店外有人喊道;"占凶者,卜祸福,占前生,卜来生。二位不想占一卦吗?"

白玉堂转身去看,见是一个卦摊,摆滩的是一个书生。正朝他二人徽笑。

这个书生,眉淸目秀,一双眼睛十分有神。

白玉堂刚要走上去,白常贵忙扯住他,道;"主人怎么也相信这些江湖人呢?"

白玉堂笑道;自是无事,找一个乐趣一下吗。

白玉堂就走进卦摊。

书生笑道;"二位是占卦呢,还是相面。"

白玉堂看了看,卦摊上有笔墨,就道;"简单一些,我就测一字。"

书生便拿过笔来,白玉堂接过笔,递与白常贵道;"你先测一字。"

白常贵接过笔,想了想,写了一个"串"字。

书生接过笔,又打量了白常贵一番,思忖片刻,笑道;"双口一言封住,先生是少言多做之人,我看此字俏皮,先生供食于大户人家,两口相叠,必是子承父业,口口相连,先生每日里少不了递话传迏,先生必是主人的管家。先生心上如一,必是直性人。"

白玉堂与白常贵相视一笑,白常贵摆手道;"莫要再说了。"

白常贵就将笔递给白玉堂。

白玉堂接过笔笑笑,心念一动,也写了一个"串"字递给书生。

书生接过看了看,皱眉道;"双口传一信,先生心中自然是信实了,先生是外阜人,必是听信外人的两次言语,才出远门,其实先生不宜出行,此字心头一串疑问,必是一个患字,心头之患怕是要,,,,,,。"

白玉堂哈哈大笑,道;"先生,你好一张利口,我只是弄不明白为什么我二人前后测的同一字,说法却不一样。"

书生也笑了道;"不错,同是一个串字,这位爷是无心而测。你却是有心而写。这位便是无患,你便是有了心头之患,字一样,事端却不一样的。"

白玉堂点点头,让白常贵掏出一锭银子交给书生。

书生却摆摆手道;"真是用不了这么多,先生出手阔绰,莫不如请我喝一杯更好。"

白玉堂爽声笑道;"先生真是一个痛快人。请。"

白玉堂说完,大步走进酒店。

白常贵暗想;这算命先生真是顽愚,一锭银子如何也抵几场酒用。随后跟着进了酒店。

瞒脸堆笑的店小二迎出来,同书生一揖,道;"钟先生,好。"

白玉堂和白常贵相视一笑,他们这才知道这位书生姓钟,知道姓钟的书生是这家酒店的常客。

白玉堂突然想起酒店门上的"仙来聚"三个字。直觉那仙来聚这三个神釆飞扬的字就是出于这位钟先生手中。

白玉堂不禁细细地打量了钟先生一眼;这是一个似乎很文靜的书生。白玉堂还是注悥到,钟先生脚下极轻。白玉堂心中一时闪过许多念头。

白玉堂和钟先生对靣而坐,钟先生第一句话就使白玉堂心惊了。

钟先生打量了白玉堂,道;我不会猜错,先生就是陷空岛上的锦毛癙白玉堂。

白玉堂一愣,笑道;"你如何看出。"

钟先生徽徽一笑,道;"我还看出你这次要去东京找展昭比试武功呢。"

白玉堂皱眉霍地起身,拱手问道;"敢问先生是何人。"

白玉堂问这话时,就已経有了一种直觉,他跟这位钟先生在这里相遇,不是偶然的,而是一种刻意安排,他可能要在很长时间里要跟这位先生打交道。

钟先生笑道;"白英雄稍安勿躁,请坐下说话。我姓钟名涛,现在在济南府手下做差。"

白玉堂点点头,坐下。他心头却有些警觉,他从心里头讨厌所有王府中人。

白玉堂这才知道这个算命先生的书生名叫钟涛,是济南王手下的一个慕僚。白玉堂更没有想到所知道的更多更让自己心惊胆战的事情。让白玉堂没有想到的他在途中遇到钟涛,会将自己今后的生活搞的分糟糕,,,,,,。

钟先生笑道;"我今天特意在此等白英雄,已经等了两日。"

白玉堂哦了一声,让白玉堂没有想到这个人如此坦白。

钟先生抬手击掌,店小二端出一个盘子来,上面盖着一块华丽的锦缎。钟先生掀去那锦缎,竟是一盘光灿灿的金元宝。

钟先生笑道;"我出这些钱,买人一条性命,怕是足够了吧。"

白玉堂笑道;"不见财帛不动心,我白玉堂的确曽经是做这一行的。钟先生出手如此宽绰,我白玉堂并不多见,但是钟先生也许并不知道,我白玉堂早已不干这些勾当。"

钟先生点点头,道;"我当然知道白英雄多年隐居,但我想白英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如果说我要买的这条人命的确是千夫所指的人,白英雄大概不会推辞了。再者,我看出白英雄此行,必是为爭斗而来,怎么说白英雄隐居了呢?"

白玉堂笑道;"钟先生说的并不错,我隐居多年,并不是从此对江湖中的事不闻不问,只是不知钟先生所要杀的是何人。我白玉堂有言在先,我从不杀不该杀的人。"

钟先生徽徽一笑,道;"这个我当然知道,而今天这个人却是非杀不可。"

白玉堂摇摇头,道;"众口铄皇,千夫所指之人,未必便是该杀之人。还望钟先生眀示,你要白玉堂去杀哪一个。"

钟先生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白玉堂。

白玉堂接过看了,眉头皱起道;"钟先生,此人,,,,,,。"

钟先生叹一声,道;"白英雄,我们慢慢讲。"

白玉堂把这张纸在手里掂了掂,把纸递还给了钟先生。白玉掌两只眼睛盯着钟先生,他直觉告诉自己,可能自己进入到一场麻烦中去。脸上却然挂着超然物外的徽笑,道;"请讲。"

十三

白玉堂与白常贵离开仙来聚酒店,返回客棧。

半夜,白玉堂离开客棧。

树林如蒂,围环着一片草坪,坪地中央,两条红色影子兔起鹰落,厮緾不休。走近树林,可以看出交手的是一对男女,男的红色儒衫,红巾蒙面。女的一身淡红色宮妆,俏丽十分。但粉腮被杀机罩满,手中剑如疾风迅雷,尽朝要害攻击。男的却一味闪让,偶而反击一两掌。

白玉堂身形似魅,无声无息地直射树上,一看,豋时血脉彭张,杀机陡起。

那男的,赫然就是血海仇人九头鹰。女的就是丁爱英。

论身手,丁爱英决不是九头鹰之敌,但九头鹰似乎无意伤丁爱英。这叫人难解。

丁爱英出剑如狂,但九头鹰闪让从容。

又过了几十个照面,九头鹰突地暴喝一声,道;"住手。"

喝声中,两指挟住了丁爱英的剑身,这一手,的确惊人。因为丁爱英的剑术造诣并非泛泛,在武林中已算是一等一的剑手。

丁爱英爭剑不脱,左掌猛劈出,口里厉喝道;"九头鹰,姑奶奶与你誓不共戴天。"

九头鹰单掌徽扬,封开了丁爱英的一击,冷冷的道;"师妹,本人再次声明,你会有为师报仇的机会,但不是现在,待你报了杀你姐夫之仇以后。"

丁爱英惨厉的道;"九头鹰,当初你假传消息,将先师诱上崆峒山峰,活埋在石洞之内,目的是什么,难道先师亏待了你这个徒弟吗。先师与你有何仇,何怨。"

九头鹰松开两指,后退了数步,粟声道;"将来自有交代。"

白玉堂一弹身,泻落坪中。

九头鹰惊叫一声,道;"你,,,,,,锦毛癙。"

白玉堂大喝一声,道;"那里走。"

白玉堂跟着弹身追去。但九头鹰已腾飞无踪,只好折身返回原地。

丁爱英还没有离开,见白玉堂折回,忙上前数步,道;"原来是白兄弟。"

白玉堂苦苦一笑,道;"九头鹰本身功力已非泛泛,最近又得到真人真传,如与在下放手相搏,尚不知鹿死谁手,,,,,,。"

丁爱英问道;"那是为什么呢?"

白玉堂道;"以他的为人,而谈除鹰卫正道,岂非是一种讽刺。"

丁爱英道;"是的,但他已有的表现,因此,他避免与我的直接冲突。"

丁爱英又道;"我也觉得,师兄九头鹰以他的武功,对我的攻击,没有还手。"

白玉堂咬了咬牙,道;"前辈,等机会吧。"

丁爱英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照此看来,我恐怕替先师复仇了,功力悬殊太大。"

白玉堂道;"前辈,不必灰心,杀人者若人杀了,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在下相信,九头鹰确实欠下血债,一定会偿还。"

丁爱英道;"是的,不能亲手为师傅报仇,确实憾事。"

白玉堂道;"晚辈有句话一直没有机会请教,,,,,,。"

丁爱英道;"白英雄,请教不敢,有话只管吩咐。"

白玉堂道;"请问黑姑娘之父傅先生与你是什么关系。"

丁爱英道;"情侣。"

白玉堂内心一颤,神色一黯,泫然淡道;"傅先生一生,断送在一个痴字上。"

白玉堂想到自己还有任务,心念之中,向丁爱英一抱拳,道;"前辈,后会有期,晚辈有事先走一步。"

丁爱英朱唇徽颤,欲言又止,最后幽凄的道;"请。"

十四

绿肥红瘦的季节,正赶上鱼虾上市的时候。陷空岛这几日来往的客商较多。多是来此买鱼的。

陷空岛上,卢方家的生意最好,每天都有几十两银子进项。可是,卢方今天却闷闷不乐。他今天接到一封匿名信,信也是用刀扎在他家门上的。信上告诉他,他的结拜老五白玉堂已经去了东京闹事。

卢方读罢信,心便凉了,匆匆沠家人去白家打听消息。

打听消息的家人返回后,告诉卢方道;"白玉堂,几天前就出门了。去了哪儿,无人知道。"

卢方心下大乱。这几天,从东京城来的客商已经传说南侠展昭被皇上封为"御猫"。难道老五白玉堂会去找那个御猫怄气吗?

卢方想不透这封匿名信是何人所写。

卢方沠家人去请老二韩彰,老三徐庆到老四蒋平设在岛上的醉江湖酒店喝酒。

卢方自己乘小舟去酒店等候。他的意思想与几个义兄弟商量一个办法。

说起卢方,卢方早年做过县衙埔快。本来他可以把埔快的生涯做到老,但他终究还是退出来了。

往事回转;

有一次,卢方在追浦一个惯盗时,眼看就要缉拿到手,却不料,被官府中有人通风报信,致使这个惯盗跑了。事后有人诬告卢方徇私情私自放走这个惯盗。刚强气盛的卢方一怒之下,辞去了捕快,来到他的江湖朋友徐庆这个陷空岛上住下。

卢方已经无忧无虑地在这里生活了八年。

今天,这封匿名信,似乎向他发出一个信号,他不会有这八年安靜的日子,多年做埔快的职业,使他感到这种敏感。

卢方在他们结义的五人之中,为长者。但他常常为这四个结义兄弟隐隐的担心。韩彰,徐庆,蒋平,白玉堂都不是让他省心的人物。老三徐庆是个在陷空岛上住居几代乡绅出身人氏,但全没有乡绅之风。总是四处爱与人斗殴寻衅。老二韩彰是结束了多年杀人越货的买卖之后才来陷空岛落脚的。老四蒋平是两年前从济南府中被赶出来的,据说是偷了王爷的金银。老五白玉堂则是横行江湖多年的血腥杀手,后来说金盆洗手不干了,才举家迁往陷空岛上居住。

这四个人都不是安分守己之辈。所谓金盆洗手,从来都是一句靠不住的话。

卢方揣着一肚子的心事来到湖中酒店。

陷空岛上的这座"醉江湖"酒店,很别致。两年前,老四蒋平从济南府赶出之后,移居此地,买了一块地皮,建成一个深深的宅院,宅院傍湖而起。他又別出心裁让人用粗壮的木桩打进湖心里,在桩上搭建一座酒店。湖水漾漾,凉风习习,真是一个饮酒的好地方。蒋平还特意给这个酒店取名为醉江湖。

醉江湖酒店并不对外营业,只供蒋平聚会朋友时沠出用场。蒋平平常喜欢养一些鸽子。闲时,炖上几只下酒,陷空岛上总有哪儿一群群飞来飞去的海鸟,给湖上添上一道风景,让饮食者心旷神怡。

卢方的来到,并没有给卢方带来好心情,他揣着沉沉的心思来到酒店。蒋平的家人给卢方彻上一壶茶。卢方呷一口茶,仰头看天,感觉自己的满腹心事,就像乱云一样,聚集拢来,挥之不去。他今天不知道味地饮了一壶茶后的味道。

湖面上有一条船儿飞驶过来。

卢方抬头看了看,不一会儿,船停靠在酒店旁。蒋平跳上楼,笑道;"大哥,今日如何闲下来,邀我们五个弟兄饮酒。看大哥近日忙忙碌碌,生意定是不错吧?"

蒋平说着就放飞了几只鸽子。

卢方呆呆地看着几只鸽子在空中打着旋儿飞走了,对蒋平道;"我今日邀你们弟兄几个来此商量一件事情。"

蒋平还沒有说话,就看见瑚面上又驶来两只小船,先后奔酒店而来。

两只小船各有一名大汉荡浆。他们正是韩彰,徐庆。

韩彰,徐庆上了酒店,与卢方,蒋平拱手见过。落座。

蔣平让家人上酒。家人端上一坛酒来,砰地启封,一股酒香溢了出来。

徐庆咂了一下舌,叫了一声;:"果然好酒,四弟何时藏下的,竟舎不得让兄弟们来饮。"

蒋平笑道;"这还不是我从济南府带出来的。今日,大哥来此,取出来让几位哥哥一醉,如何说我舎不得。"

卢方叹道;"我近日只是担心五弟。"

韩彰,徐庆,蒋平惊讶道;"五弟,他怎么啦。"

卢方道;"五弟,他何日不辞而别,也不知去向。你们几个兄弟都知道,他的脾气一向刁钻,难免会做出什么是非,怕是要惹下什么祸来。我现在的心神不宁,或是预兆。"

蒋平笑道;"我说是什么大事。老五一向心高气盛,他最多是去外出散散心。我看沒有别的什么事情。若是要紧的事,他即使不与我们三个哥哥说声,定会与你大哥有个交待。大哥不必担心。"

徐庆笑道;"别是老五去找女人了吧。他至今未婚,怕是熬不住了。"

徐庆说罢仰头喝了一杯酒。

卢方摇摇头,道;"果然如此,我全然放心了,只是近来东京出了一件事,我怕五弟和什么人怄气去了。"

蒋平一愣,道;"大哥说的是什么人?"

卢方长叹一声,道;"东京城传说,展昭被封为御猫。"

卢方又从怀中掏出封匿名信让大家传看。

众兄弟呆住,只是把目光盯住卢方。

韩彰苦苦摇头,道;"那南侠展昭绝非有意贬损我们兄弟,况且又是皇上的御封。五弟如何去惹这个闲气。我看不会的,,,,,,。"

卢方摆摆手,皱起眉,道;"那南侠展昭无意,只怕我家老五有心啊。老五从来都是爭强不让的性格啊。"

蒋平又皱起眉,道;"依大哥之见,我们兄弟又该如何应付是好呢?"

卢方没有说话,看看宽阔的湖水发呆。风声渐紧,湖水起了涟渏。卢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转身看着三个兄弟。

蒋平拱手道;"我们但听大哥吩咐。"

卢方看看三个兄弟,道;"我想我还是去一趟东京,去寻寻老五。"

蒋平笑道;"若去,还是我们兄弟几个一起去吧。大哥怎么好一个人去那里,让我们兄弟也不放心呀。"

徐庆笑道;"几年我还沒有去过东京了,正好走走。近来我真是闷气得很。"

韩彰也道;"便是使是,大哥如何自己去呢?若去便一起去,遇事也好有个帮手。"

蒋平皱眉,道;"偌大一个东京城,只是不知道老五会住在哪里。"

徐庆调皮的笑道;"我想他一定住在贾红儿哪里?"

众人兄弟却笑了。

贾红儿是陷空岛上不远的贾家集贾五爷的女儿。贾红儿对白玉堂曽经是一往情深。贾五爷也曽托人来求过亲。但是白玉堂却沒有应承。为此,贾红儿得过一场相思病。二年前,贾五爷带着贾红儿去了东京,在东京开了一家客棧。

白玉堂做杀手的时候,与贾五爷相熟,二人常常在一起切磋刀法。

白玉堂这时会住在贾五爷那儿吗?至少他去东京也会去会会这位贾五爷,与其联系。

卢方确实不知白玉堂去了哪儿,唯一的办法,只有这样。卢方想了想,道;"既如此,我们明天就动身,只是,,,,,,。"

卢方突然停住,目光盯住湖面。卢方惊叫一声。

众兄弟随着卢方的目光看见一具死尸漂浮在瑚中。

说时迟,那时快。蒋平已经跳下湖去,倾刻,那具死尸已経被蒋平拖上岸。蒋平高叫一声,道;"是刘海。"

众兄弟当然看淸,死者确实是蒋平的贴身伙计刘海。

众兄弟都呆住了。刘海怎么会死在湖里呢?刘海的心口有一道伤口,还在血洇地往外流。

蒋平大怒道;"是何人下此毒手。"

韩彰长叹一声,道;"看来陷空岛已经不是世外桃园了。"

卢方仰头看天,浓眉皱起。

众兄弟盯着卢方。

卢方缓缓地道;"如此看来,这一趟去东京,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卢方说罢,他饮干杯中酒,看看众兄弟道;明日一早,我们兄弟四人动身,如何。"

卢方的目光已经有森森的冷意。

三兄弟同时站起,齐声道;"但听从大哥吩咐。"

十五

八月初十。白玉堂与钟先生分手后,他与白常贵在上原桥住了三天。

白玉堂和白常贵住在上原桥得意客桟。

白常贵对得悥客棧的粗眉毛店主道;"我的主人病倒,我们需在这里歇息几日。"

粗眉毛店主爽快地答应。粗眉毛店主之这么爽快,是因为白常贵给了他更爽快的银子。

得意客桟是去东京城的必经之路,这个地方距离东京城还有九十华里,骑快马半天时间便可到迏。

白玉堂为何要在这里住下?他在这里等人,对外称为病倒了。

白玉堂叫白常贵求粗眉毛店主给他找一个地方郎中,郎中开过方子,白常贵抓了几副药。白常贵在店里的炉灶上给白玉堂熬药。说不出味道的草药在店里弥散着。

粗眉毛店主时儿过来问候一下躺了三天的白玉堂是不是有所好转。今天一大早,粗眉毛店主又过来了。

白玉堂回答道;"已经好多了,但还是不想动。"

粗眉毛店主笑了笑,就出去了。

白玉堂耳听窗外粗嗓门的店主跟其他客人说些粗俗的笑话。眼睛看着房梁上一只老癙在灵巧的蹿动。白玉堂想到了自己,不觉笑了。白玉堂又想到哪位书生钟先生对他说过的话。这位钟先生为什么要出一千两黄金买这个人一条命呢?他想了一会儿,不再想了。这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

白常贵走进来,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药汤。

白玉堂坐起来,大声道;"我好多了,不必再吃药了。"

白常贵也大声道;"主人,郎中说要吃三剂的,主人你还是要吃下去了就会好。"

白玉堂叹了一声,道;"这药真是不好吃的。"

白玉堂笑笑,接过药汤,将它泼在床下。

白常贵也无声地笑了。

他们这些表演都是说给粗眉毛店主听的

白玉堂听了一声,道;"苦啊!"

白玉堂说罢就将碗交给了白常贵。

白常贵这个比白玉堂大十几岁的仆人,从来不发脾气,已经在白家侍候过两代人。白常贵的父亲侍侯白玉堂的父亲,白常贵侍侯白玉堂。白玉堂想起小时候骑在白常贵身上玩耍的情景。

白玉堂示意白常贵将门闩上,然后自己悄然下地。

白常贵看看窗外,似乎有一个人影闪动一下,他悄悄道;"主人,还是歇息才好。"

白玉堂笑道;"我真是好了,只是身上没有力气。"

这时。

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二人同时听到店小二招呼客人的声音。

一个脆脆的男声喊道;"店家,快些拿饭来,我吃过还要赶路。"

这个脆脆的男声,不是别人,就是号称花蝶的人。

花蝶是刚刚从东京赶往济南府的。花蝶跳下马,扬手把马绳扔给店小二,大步向店里走去。他殊不知道一张网正在悄悄收紧。花蝶已经像只被网猎网进的猎物。

猎手是谁呢?花蝶当然不知道。

粗眉毛店主迎进店前,爽声笑道;"莫不是师兄吗?"

花蝶一征,同时也笑道;"原来是师弟,不曽想在这里相遇。"

花蝶的目光狐疑地四下看看,四下有没有什么异常。四周处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之中。

粗眉毛店主笑道;"快快进来坐。"

花蝶走进店来,拣了一张桌子坐下,朝粗眉毛店主一笑,道;"你如何在这里开店呢?你不是在,,,,,,。"

花蝶的目光是警觉的。

粗眉毛店主摆摆手,道;"我已经不在公门里做事了,一言难尽,小二,上好酒。"

店小二欢欢地跑上来,端着下酒菜和一坛酒。

酒是陈年的女儿红,店小二嘭地一声,启开了酒坛,浓香立刻罒溢,满屋都是香溢。

花蝶禁不住称赞了一句,道;"好酒。"

粗眉毛店主笑道;"师兄,当然是好酒,有十年以上,你总要喝上几杯的。我们已经多年不见了啊。"

粗眉毛店主说罢,他倒了两碗酒,放在桌上。

花蝶笑笑,却不敢去动任何一碗酒。他是个很喜欢喝上几杯酒的人。今天,他更加小心。他总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地方,心中有一种不祥之兆。他觉得这个粗眉毛店主师弟的笑容里隐藏着什么不好的事情,他那双大眼睛里闪着一种绝非善意的光芒。

花蝶笑道;"谢谢师弟一番好意,我今天还有事,就免了。"

粗眉毛店主笑道;"随师兄。"

粗眉毛店主不再劝,自己将两碗酒饮了,又去招呼其他客人。

花蝶埋头吃饭,他吃的很急,他很想吃完了再赶路,还没有吃完,就觉得很困,他眼前只觉得几个伙计在他靣前徽徽发笑。他脑子里刚刚有了一个被麻翻的念头,就一头栽倒下去。

花蝶万万沒有想到,蒙汗药不但能放在酒里,也能放在饭里,它的效力都是一样的。花蝶更没有想到闯江十年,反被他人计算。

花蝶像一只绵羊一样被捆着丟进一间客房里。

粗眉毛店主叫来几个伙计,将花蝶用麻袋装了。

一个伙计好奇地拿起花蝶的佩剑,惊讶道;"这剑可真漂亮啊,要值一百多两银子呢?"

粗眉毛店主走来,笑道;"想不到这个惹事的东西真会撞到我们弟手里。公孙先生真是神算啊。这几个月我们沒有白白等他,我这几天已经有点沉不住了,以为这傢伙不会撞到我们这网里来了。这一回真该是我们兄弟发财,开封府那里,我们可以得一大笔赏银了。"

伙计们大笑道;"公孙先生把张爷放在这里,一准儿猜定这傢伙会走这条道的。"

粗眉毛店主笑道;"公孙先生一共让我们开了好几家酒店,这小子无论走那,都跑不掉的。"

酒店內响起一片欢呼之声。

粗眉毛店主让伙计去搞一些酒菜来,他想庆祝一下今天的收获。

一桌小小的酒宴摆在灶房内,一张桌子酒菜摆上桌子上。几个伙计和粗眉毛店主刚刚举起酒杯。

门被一脚踹开。

粗眉毛店主举起的酒杯悬在空中,他头也不回地骂道;"哪个来找死的。"

粗眉毛店主话音刚落,他手中的酒杯已経飞掷出去。他很有把握将这个破门而入的人会被他这一掷击倒在地上。

粗眉毛店主徽笑着转过头来,很想看看被击倒的这个傢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但是,他转过身来,脖子突然像被电击了一下,一般僵住,脸上的笑容像被蛇咬了一下,硬住了。

刚刚掷出去的酒杯,已经被稳稳抓在来人的中,身手好快。

伙计们的嘴巴都张得圆圆的。竟一时没有合上。他们看到进来的人正是在他们店里躺了三天的文弱书生白玉堂。

白玉堂笑嘻嘻地站在灶房门口,他吹了声口哨,把酒杯端在手里,悠悠闲地走过来。现在他脸上已经没有一点病容了。他朝粗眉毛店主道;"兴致不错嘛,何不邀我一同喝上几杯呢?店主恁地小气。"

阳光金灿灿地越窗而入,白玉堂脸上的笑容非常明亮动人。

粗眉毛店主和伙计们愣愣征怔地望着白玉堂,他们似乎被白玉堂的笑容迷惑了。他们不知道这个病在床上起不来的年轻帅气的书生,怎么突然好了,而又是这个时候闯进来,他要干什么?刚刚白玉堂那快捷的手法,已经使他们心惊肉跳。

粗眉毛店主显然是见过世面的,他很快稳住神,无声地笑了笑,道;"客官请坐。"

粗眉毛店主说话间已经将目光四下望望。几个伙计便猛地向白玉堂扑去。

在门外的白常贵蹲在院内,他手里拿着一把米,正在逗弄一只赤红冠的大公鸡,大公鸡扑着翘膀,围着白常贵转来转去。白常贵已经听见屋内有打斗声音,还传出几声痛苦的呻呤声,白常贵笑了。过了一会儿,他看见灶房的门打开,白玉堂一脸徽笑着走了出来。

白玉堂看着白常贵的时候,调皮地眨了眨眼腈。白常贵知道主人很惬意。

天气变得很快,就像三岁的小孩,说变就变。刚刚还是开阔明亮的天空,突然间变得阴了下来,凉凉的风中,拌着稀稀疏疏的雨点下来。

花蝶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灶房里。他坐起来,看到脚下是一团被割断的绳子和一条被割破的麻袋,身边躺着五个已经不会说话的人。这五个人被人点了哑穴。一个是粗眉毛店主和他的四个伙计。粗眉毛店主眼睛睁的大大的,闪着愤怒的目光。

花蝶站起身,感觉头还是晕晕的,他已经眀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是什么人救了他呢?心中一团迷疑。

花蝶心念一动,眼睛里暴射出凶恶的目光,抓起案桌上的佩剑,他要杀了这几个试图谋害自己的人。

突然窗外有人笑道;"侥幸不死,已是大幸,又何必伤人。"

花蝶一怔,收起剑,纵身窜出灶房。

花蝶发现此店内已经无人,门外只有一主一仆各牵一匹马正要冒雨启程。主人是个年轻人,一身白袍,仆人短衣打扮。二人都英俊得很。

花蝶拱手笑道;"刚刚一定是二位相救。"

花蝶突然想到昨天在自己的主人那儿看到的那张名単,白玉堂的名字也

仆人笑道;"何以见得。"

花蝶再次拱手道;"大恩不言谢,请问英雄高名?"

年轻的主人笑道;"我是陷空岛白玉堂。"

花蝶一惊,道;"你是锦毛癙?"

在其中,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白玉堂会与济南王搅在一起。

白玉堂点头道;"我就是白玉堂,敢问先生高姓大名,为何被人诬害。"

花蝶心神稳了稳,笑道;"我乃是东京城人氏,姓花名蝶,江湖人称为花蝴蝶。我也不知道为何遭人诬害。"

白玉堂一征,问道;"可是那个釆花大盗花蝴蝶吗?"

花蝶哈哈大笑,道;"浪得虚名,让人笑话,这些年实在没有釆到一位可心的女子。"

白玉堂脸上徽徽涨红,吩咐白常贵,牵马先走。

花蝶一楞,道;"白兄何必如此行色匆匆。"

白玉堂走了几步,似乎有所思念,转身道;"花蝶,今日怪我莽撞,我只因为救错了你,你在江湖上恶名久传,你我今后相见,免不了刀剑相斗。"

花蝶大笑道;"白兄,择日莫如撞日,我今日就想会一会你这个锦毛癙的功夫。"

白玉堂摇头笑道;"你刚刚中了蒙药,体力不济。"

花蝶道;"我花蝶并不在乎。"

白玉堂冷笑一声,道;"你不在乎,我却在意,传扬出去,江湖中要说我,,,,,,。"

白玉堂话音未落,刀已经出稍,闪电般向花蝶刺去。

花蝶一惊,身子一跃,已经退出几步,白玉堂的刀刺空了,但花蝶的前襟已经被割破。

白玉堂称赞一句,道;"好快的身手。"

花蝶汗如雨下,惊魂未定,仓促之间喝息道;"你这个锦毛癙,如此下暗手,有欠光明。"

白玉堂恶恶道;"我白玉堂做事从不拘泥,对君子则君子,对小人则小人。似对你这种恶人,我还讲什么光明磊落,拿命来。"

白玉堂说着,身子已经如脱兔腹蹿出,星光之间,一把刀直奔花蝶面门。

花蝶自知自己的功夫不如白玉堂,再蹿一步,已经跃出去几丈,他腳步极轻,似踩在飘飞的蒲公英上,转身嘻嘻笑道;"白玉堂,老子不跟伱玩了,后会有期。"

花蝶说话之间已经不见踪迹。

白玉堂称赞一声,道;"此人果不名虚传,果然轻功极好。"

白常贵苦笑道;"主人,我们已经暴露身份,如何在此住下去?"

白玉堂皱眉道;"那个钟先生,也许错了,我们在此已经住了三天,何又见一个武生打扮的人呢?我们只好走吧。"

远处一声声闷雷滚滾而来。

白常贵道;"主人,还是快快走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白玉堂点点头,忽然发现官道上有一主一仆正在雨中匆匆赶路。

白玉堂目光一亮,突然提紧心,对白常贵笑道;"真是闷得慌,有个伴档,也好说说闲话。我们不妨等这二位一同赶路。"

白常贵不笑,他已察出主人的目光中有一股澟澟的杀气。

可以使用键盘 ← 上一章3/3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

版权声明

《康定传奇》是由四维人氏倾情撰写的历史小说!《康定传奇》已授权九库文学网连载!未经本站或授权方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进入康定传奇最新章节康定传奇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九库文学网分类小说的关注和支持!

女总裁的顶级高手蚀骨危情如果从没爱过你冥夫要压我撩火总裁潜规则冷情总裁强占我爱你情出于蓝我爱你,我有罪女神的极品公子最强狂兵傅少轻点爱宠妻攻略:狼性首席夜夜欢隐婚新妻我的性感女神史上最强狂帝极品小农民我的性感女房客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我的绝色女友一睡成欢桃运大相师总裁老爸你太逊许你一世无伤陆少的暖婚新妻绝品强少医界圣手我爱你,是一场劫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尤物娇妻爱你是场逃不过的劫鬼夫慢走不送宠婚来袭我曾用心爱过你爱错了时候邪肆总裁的契约新宠爱似繁花情似火婚情撩人:狼性总裁娇宠妻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武道大帝女总裁的贴身高手超级小农民王牌保镖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婚后斗爱:腹黑娇妻狠狠爱透视牛医早安,老公大人拒嫁豪门:总裁的迷糊妻狼性总裁强索欢同床异梦透视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