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最新章节 >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全文阅读

前事纷忙

作者:公子归敛|4200字

我还要回青丘,找回当年战神族叛变被灭族的真相。

最后一句,归羽并没有说出口,心里却是下定了决心。

当年的战神一族,为天界立下汗马功劳,一夕之间,却被花与月,东皇太一,天帝帝君联手灭族,以叛乱之罪抹去了战神一族所有的族人的性命!

归羽尚记得那一天,他出生三年,刚刚记事,便亲眼看见,战神一族的圣地被族人的鲜血染红,空气里,满是让人恶心的血腥味!青丘狐族的老祖宗,东皇太一,更是将战神一族的圣物战天戟封印入了五漠荒原之下,永世不得复出!

那一天,是所有的战神族人的噩梦,也是他这个唯一活下来的战神族少主的噩梦!

可是,那一战不久,东皇太一和天帝帝俊出战巫族,殒!

当年的当事人仅仅剩下了花与月,花与月不顾帝俊和东皇太一的阻拦,从战神族里将他带回了花月宫,为他取名归羽。

花与月于他,有养育之恩。

他看见花与月和帝俊,东皇太一联手灭了战神族,却不肯信是他的本意,而这次,他便是要去查个清楚。

他被花与月抹去了那段记忆,却在三年后再度记起,装着失忆百万年,如今,终是无法继续了。

"是啊,你都三百万岁了,如今一身的本领也无愧于战神一族战无不克的名号。"

花与月转头看向归羽,一时感慨颇多。

当年,归羽尚年幼时,他不顾帝俊阻拦救下了他,一度与天界反目,后花与月折中,当着东皇太一与帝俊的面化了归羽的那段记忆,两方才达成了共识。

如今,三百万年过去了,当年襁褓中的孩子已经初露锋芒。

花与月清楚的知道,归羽不会甘心这样不明不白顶着乱党罪名过一身的。

雄鹰,终究,是要翱翔天际的啊。

"你去吧。"花与月轻叹一声,伸手掐了个法诀,手中便出现了一个小巧而古朴的铜镜。

说是镜子也不尽然,那镜面子上混沌无比,照不出任何的东西。

可这,便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昆仑镜,穿越时间,跨越空间的无价宝,昆仑镜。

“昆仑镜开启之后,会直接送你回到青丘,如今是狐族的栖息地。”

“你去时,小心一些罢,莫去招惹那些白狐。”

“如今青丘的继任狐帝乃是妖帝东皇太一的孙子,释天。这也无妨,释天性情温厚,你若告知他是战神传人,他必不会为难于你。”

“只那青丘之国的帝姬和帝君,名唤释依和释岩的,止今不过与你同岁,却是淘气至极,你若被他们碰上,少不得一些摩擦,只避过便可。”花与月转过身只一心背着手看着檐角上的镇魂铃,一件一件的叮嘱着归羽,并不回头。

归羽便错过了花与月眼角那一抹动容和不忍。

同样,花与月也错过了归羽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欲言又止。

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

"主子,主子,我弄完啦!"

突如其来的大呼一下子便赶走了此时凝重的气氛,归羽迅速起身掐诀便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他的话语。

"小花儿,听说,你昨夜又把你家主子赶了出来么?"

"臭归羽,你乱说!"

花落月跑的太急,一时没刹住摊着双手一头栽进了花与月的怀中,直撞的自己头晕眼花,嘴里还不忘委屈的控诉。

"主子,归羽乱说,我什么时候把你赶出来过了啊?"

"怎的每次都是如此的不小心?"花与月伸手扶正花落月的身子,不轻不重的呵斥着,眼神却早已飘去了归羽消失的地方,不禁叹了口气。

归羽他,终是在意的,此次,也不过是决意要查明真相吧。

"主子,我什么时候把你赶出来过了啊?臭归羽乱说!”花落月待得自己好了起来,又迫不及待的嚷了起来,那模样真真是娇憨可爱。

"哦?小月,不记得了么?"花与月松开扶着花落月的手,转身走上了台阶,直到上了最后一层,才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花落月。

"五千年前,九月初八,九十七天太子童莲帝君寿辰,万年醉果酒。"

"九十七天?帝君寿辰?万年……啊!"电光火石之间,花落月猛然记起,去年的九月初八,是天帝太子童莲帝君的两百万岁寿辰。

花与月带了她去赴宴,宴上呈上了万年醉果酒,据说是酒神杜康万年前的陈酿。花与月见她好奇,便给她尝了一口,她觉得甚是好喝,一口气便喝光了一大杯。

然后,醉了,主人把她带回了花月殿,然后,半夜……她以为花月殿是自己的落月殿,所以硬是把自家主子赶了出去?!

啊——赶了出去?!花落月想起前因后果不禁有些怕了起来,她偷偷瞟了一眼花与月,不妨花与月也在冷眸看着她。

"小月,可算是想起来了是怎样把本座赶出寝殿的么?"

花与月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碧水蓝眸却闪烁着危险的光,极度温柔的语气却让花落月吓得闭眼抱头连看都不敢看花与月。

"小月,既然已经想起来了,便好。幻阳的能量快完了,你去找小金乌要几根羽毛补充一下吧。记得动作要快,快去快回,否则今晚可就没法月了,没法月了,本座的心情就会很是不好,本座的心情一不好呢,就爱丢人玩儿呢。"花与月慢条斯理的说着话,慢悠悠的向殿内踱去,"小月,快去,快回。"

"啊啊啊啊——我不要了啦!"花落月抱头哀嚎,主子丢人那么疼,上回不过是偷了伽兰天后的一根天羽,伽兰天后寻上花月宫来,自家主子一生气,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鞠蹴,直接扔给了归羽当球玩……

"呜呜呜,主子,不要啦……"那金乌那么恨自家主子,自己哪里还敢找上去要羽毛啊?

"主子啊,你老人家不带这么欺负人啊!"花落月对着已不见花与月人影的空气抱怨,无奈,一点儿作用也没有。

"哼!主子,小月诅咒你,一辈子找不到帝后!"

花与月径直走进大殿,并不理睬身后人的碎碎念。慵懒地躺在玉榻上,墨发铺泄而下,搭在玉榻之上,平添了几分凄美和孤寂。

"归羽,你还是要寻找当年的真相么?"花与月喃喃的念道,左手袖袍随意一挥,眼前的天幕便是显出了归羽的图像,正是他去了青丘后的事情。

天幕上的归羽,去了青丘以后,却并未去战神族的原族地,而是径自奔向青丘狐帝释天的住所。

释天住所之后,便是有一条通道,直达青丘最为危险的地方。

也就是东皇太一当年封印战天戟的地方,五漠荒原。

"归羽,你是想找戟灵问清当年的事么?那么,你可知道,五漠荒原的深处有多么的可怕,即便是释天亲自进去,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啊。"

花与月叹息着,随手挥散了天幕。沉寂了这么多年,归羽,还是打算了解真相么?

只是,他知不知道,有些事,不知道真相,才是最幸福的?

作为当年战神族事件的当事人,花与月对当年灭族之事是再清楚不过了。

归羽也曾问过他这事,他只是对归羽说,当年战神族叛变,想称霸青丘之国,取东皇太一而代之。

战神一族的族长战无圭天生嗜战,与东皇太一大战了四天四夜仍未分出胜负,东皇太一便让人上天庭向他的哥哥天帝帝俊求助。

帝俊明白形势以后,不惜动用了邀神令,求得九幽帝祖花与月的援助。

花与月在青丘之北五漠荒原与战无圭大战,后,斩战无圭于轩辕剑下。

帝俊下令毁了战神圣地,灭杀了所有的战神族人。

东皇太一则费尽灵力将战神族圣物战天戟封印在了五漠荒原之下。

五千年以后,蚩尤后人巫族大举来犯天界,东皇太一上九重天援助哥哥帝俊。

可惜的是,东皇太一为了封印战天戟已去了一半的灵力,五千年来也不过恢复到了七成左右。

与巫族对战,受伤颇重。帝俊心急,援救弟弟,却被巫族暗算,连一丝神识都来不及留下便不幸陨落。

巫族一战中,东皇太一拼尽灵力斩杀了巫族王,也才来得及在三十三天兜率宫留下一丝神识便陨落。

巫族一战,青丘和天庭是大伤元气,好在天庭帝君如今的天帝重眼颇有才能,继位以后,雷霆手段治服了巫族余孽,又用邀神令请出了九十九天的九幽帝祖花与月。

更是以花与月之名请出了一十三天的华乐上神,九十六天的惜月上神,三位上古大神的坐镇,万年内无人敢犯!重眼用这万年时间休养生息,使天庭重新恢复了原先的强盛。

归羽当日也曾问过,为何他要帮着天帝灭了战神族,又为何不惜顶撞天帝也要救下他把他带回了九十九重天。

花与月倒是尚记得自己是如何回答的。

他告诉归羽,轩辕黄帝曾求过天女的援手,才得以打败蚩尤,将蚩尤封印在涿鹿山下,如今的神族禁地里。

而作为回报,便是五封邀神令。轩辕黄帝给了天女五道邀神令。

邀神令出,轩辕后人必听命于其主,后天女将邀神令交给了天帝。

千万年前,天帝帝俊曾用两张邀神令请了他斩杀魔帝寒于和魔后赤芽,如今的魔帝便是寒于和赤芽的儿子,奚祁。

花与月无奈,拼的重伤斩杀寒于和赤芽于涿鹿,至今伤势都未痊愈,法力也只原先的五成。

三百万年前,帝俊又请出了邀神令请他出山灭战神一族。加上后来的重眼用的那一张,算来,天庭还有一张拜神帖未用了。

至于为何救他归羽,不过是,动了恻隐之心罢了。

可是啊,哪有那么简单?

归羽一心求真相,让他怎么说的出口他战神一族的全灭只是因为一个预言?一个关系另一个孩子的生死的预言?

千万年前,女娲卜一卦,卦象大凶,直指青丘,然解卦之中,又隐隐有绝处逢生之象。众人多方查询,卦象惊现东皇太一新生孙儿释天之身。

释天天生六尾,狐国之中为头一只,是为绝处逢生。众人猜测凶终将映战神一族之上,然寻找几百年都未寻到。而释天登基在即,东皇太一与帝俊决定,灭杀整个战神族!

战神一族并非吃素的,久攻不下,帝俊清出邀神令。

花与月本与战神一族颇有交情,不愿出战,奈何邀神令在前。花与月曾夜访战无圭,告知他天庭打算。得到的却是战无圭的哀求,救下战归羽!

想到这儿,花与月不禁露出一抹苦笑,据说魔域最近很不安分了,想方设法的想进入神族圣地涿鹿山复活蚩尤,一统三界。

天庭尚留着一张邀神令,连天界北部兵马叛乱时都未用,不就是打着若有一天,蚩尤真的复活,可以用邀神令让自己做个炮灰来保证天庭的安危的算盘么?

自己法力再强又如何?是远古大神又如何?还不是被这一张邀神令所困,连自身性命都无法保证。

只是……花与月转眸望向殿外,若有一天自己真的不幸陨落,那两个素来爱惹事生非的孩子又当如何?

小月还好一些,小月毕竟是那个人的转世,即便是看在那个人的份上,这天庭也无人敢伤害她。

可是归羽……就凭着他是战神族少主,这天庭就有不少人想置他之于死地。

当年的那个约定,天帝重眼必不会插手,可同样,他不会给予归羽帮助,到时候,归羽又该怎样逃脱这些麻烦?

如今,归羽去了青丘之国寻找真相,若真的被他得知了当年的真相,那这天庭,只怕真真是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地了。

花与月不禁摇摇头,眉宇间染上丝丝苦涩。他想不到还能怎么去帮归羽,偷来的三百年时光,终究要终结么。

"归羽。"花与月以手支额,转眼看向殿内。

"若你执意要寻找真相,我助你便是。只是,当你拨开重重迷雾看到真相之时,你会不会恨我,让你知道了真相……"声音渐渐的低沉了下去,最后两个字甚至是才在唇齿间徘徊,便已悄然消散……

九十九天的永夜,似乎与别处并无不同。

只是那闪烁的夜明珠的光,如何也照不到花月宫中,更照不亮殿中人的身影。

墨发墨衣的身影枯坐在玉榻之上,目之所视之处,只有一望无际的黑暗,和让人窒息的孤寂……

"这天,真的要变了……"

公子归敛2015-11-19 23:20:02

这一章爆字数惹,还是求看,求评!

可以使用键盘 ← 上一章4/11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

版权声明

《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是由公子归敛倾情撰写的仙侠小说!《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已授权九库文学网连载!未经本站或授权方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进入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最新章节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九库文学网分类小说的关注和支持!

女神的终极特工女神的顶级高手上海不相信眼泪史上最强狂帝天师神相神级房东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我爱你,是一场劫阳光照进小村沟绿水青山沙田地婚情撩人:狼性总裁娇宠妻武道大帝婚后斗爱:腹黑娇妻狠狠爱透视牛医改革春风吹满地总裁大人复婚无效长征村的暖春性感女神爱上我我的极品未婚妻帝后世无双美女经理爱上我仙凡奇谭我的惹火女员工武道凌云前妻再嫁我一次你不来,我不老掌门十二岁我的总裁俏老婆我欲封神娇妻不许逃总裁包邮九块九我的美女徒弟皇帝耍无赖:呆萌小赌妃废柴逆袭:毒医二小姐我的妖娆校花冷血魔君的废柴妃帝君的小狂后我的美女邻居我在天庭开网店特级高手在都市绝世道祖九转帝尊逆天绝宠:冥皇的魔妃极品红包群盛世狂妃:傻女惊华极品系统高手灭世霸尊爱上你爱上了错最强充钱系统美女总裁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