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最新章节 >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全文阅读

九幽不知花落事

作者:公子归敛|4738字

"唔,我家的小月还真是个孩子……"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花与月便起身下榻想去寻回自家那耍小孩子脾气的姑娘。

他实在不明白花落月为何有这样的举动,思虑半晌还是找不出理由。

花与月也只能将这归结于花落月的小孩心性,毕竟小孩子调皮起来,可是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不分人物的。

"臭花月,就知道欺负人,就知道见色忘义,看见漂亮女人就不分好歹,大色胚!大色狼!大混蛋!"

花与月沿着花落月的气息一路寻来,直来到九幽园,刚看见那道花架下的红色身影,耳旁就传来这么一句满含怨气的话,花与月很是无奈。

他不禁苦笑,自家这小姑娘法术不怎么样,骂人的词倒是一套一套的。

再说了,他哪里欺负她了?九幽殿本就有结界,任何人闯进来他都能够知晓,是故惜月进花月殿时他便已知晓。

他与惜月已有万年没见,惜月突然寻来必是有大事,所以他没有阻拦惜月。

落月倒好,不管不顾的把人挡在了外面,口气还甚是不好。

现如今哪个大神不是自视甚高,哪里能容得一个小仙在自己面前放肆?

惜月又是女娲座下第一侍女,法力高超不说,就她掌管天地刑罚的果敢手段,落月就敢这般对人家不客气。

本来花与月还发愁落月十万年天劫如何向惜月开口求情,这下她还把人给得罪了,还想不想顺利渡过天劫了?

让她道歉也是给惜月一个台阶下,惜月看在他的面上定不会再计较此事,这怎么又扯上了见色忘义?

花与月轻摇摇头,看来自家这小姑娘还得好好教教礼仪才是,不然哪一天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吃苦头的岂不是她自己?

"小月,"

花落月正气愤着,背后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明明前一刻还是这个人惹自己不高兴,这一刻却仍是有些高兴,毕竟,毕竟他还是来寻自己了。

刚准备回头,又慕然想起花与月先前的态度,不禁又是一阵恼怒和委屈浮上心头,本已止住的泪水又不受控制的滑下脸颊。连头也不回的说道"帝祖还来寻我做什么?横竖我是个不懂事的侍女,也没上神那般花容月貌,帝祖还是弃了我好好的和那上神交流交流感情去吧!"

说完这一句,花落月便松开手中紧捏的花枝想离开九幽园,冷不丁身后伸出一双手轻松的揽住了她。

花落月一惊,下意识便挣扎了起来,却听得身后的人低叹一声,扶在臂上的手轻轻一带,后背便撞上了身后人的胸膛。

花落月一惊,僵着身子也不敢动,却又猛然嗅到一阵幽兰香,温馨又让她觉得甚是好闻,不知不觉便红了脸颊,也停止了抽泣,只僵着身子沉默着。

"唉,有话好说是,哭什么?"花与月伸手扶着怀中人的肩膀使之转过身来,待看见怀中人儿满脸的泪痕不禁低叹一声。柔声问道,指腹轻轻刮过眼睑,擦去花落月脸上残留的泪痕。

"惜月是守护者,她来找我是有事,让你道歉并非因为她长得漂亮,实是她掌控天地的劫数,你渡天劫还需得她帮忙,方能少受些苦。"

花与月一边轻轻擦去泪痕,一边柔声解释着自己的用意,心里却颇为无奈,自家的孩子不高兴,还得自己来哄啊。

"别哭了,好不好?"

看着自家姑娘还是不停的抽泣着,花与月只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该哭一下了,解释也解释过了,说也说过了,自家这姑娘到底是想要什么啊?

"呜呜呜,你混蛋,你凭什么凶我?她长得好看,我长得也不差,你凭什么为了她就这么骂我啊?你就是一个狼心狗肺,不分是非,不分青红皂白就乱骂人,始乱终弃,你这个负心汉!"

花落月很是气愤,本就是小孩子心性,生气不哄也就一会儿就过去了,一哄,那可不得了,所有的委屈成倍的增加。

她也不管自家帝祖的心思,一股脑的说出了自己平日里看的话本里骂人的话,骂出来她倒是觉着舒服了些,可花与月可是懵了。

前三个还勉勉强强可以和他凶她扯上点关系,后面两个,始乱终弃和负心汉是怎样一个说法?

他什么时候始乱终弃了?

还负心汉?

摇摇头,花与月不禁苦笑着道"小月,始乱终弃不是这么个用法。再说了,"

花与月重重叹了口气,"我跟你解释过,你还要渡天劫,惜月是万万不能得罪的,让你和她道歉是给她一个台阶下,还不懂我的心思么?"

花与月俊脸上满是无奈,这样充满人气息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温和了不少。

也只有这时,花与月才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砥,此时的他,只是一个头疼着哄自家小姑娘的男人。

"可是,你那么凶我了,你……要给我补偿!"

很明显,花与月这样的表情并非没起到作用,起码,他想哄的那个小姑娘终是止住了泪水,愿意和他正常的说话了。

虽然,说出的话跟小孩子撒娇一样。

"好好,是我的错,小月不哭了可好?"花与月伸手柔柔的抹去了花落月脸上的泪珠。

又柔声道"是我的错,不该凶你,小月,想要什么补偿?"

"我不要去弄金乌的羽毛!"一听到有条件可讲,花落月立刻兴奋了起来,想也不想的提出了自己这些天一直想提的要求。

她实在是怕极了太阳神金乌身上那炙热的高温,她更是怕极了去接近脾气暴躁,且明显很讨厌她的太阳神。

说起那讨厌,她倒是想起来那种讨厌并非是针对与她的,而是针对于他的血脉。

那是一种从血脉里发出的厌恶,让人不能拒绝。

"……好,不用你去找金乌要羽毛了。"花与月呆了一下,他着实没想到花落月所说的补偿居然是这个?

不过话说转头来,自家这小姑娘智商可不怎么行,他嘴上是说要她去,可这么些天过去了,她没完成任务,他也没去说她什么。

小月是那个人的转世,血脉上的恩怨纠葛岂是她一个小小的花仙承受的了的?

打一开始,他不过是诓诓她罢了,这丫头倒是傻乎乎的当真了。

不知为何的,花与月沉了很多天的心一下子放松了起来,这样的在乎他说过的话,是不是代表着自家姑娘也很在乎他?

呐,要是这样,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起码啊,这以后的几千年,再不是孤身一个人了吧?

不得不说,小月来了以后,他心情都是高兴了很多。

花与月感叹着自家有女初长成,慕然又想起另一个此刻正在青丘的孩子。

同样的不安分,同样的来历神秘,可同样,让他高兴了不少年,寂寞了这么些年,好在,有这么两个孩子陪自己度过了不少的岁月。

神又如何?即便是高高在上的神,也是会希望有个人陪在身边看天边金乌朝起夕落的。

"恩,"花落月听到花与月答应她的要求,本是郁闷的心情也是好上了不少,旋即又想起惜月,扬起的嘴角又塌了下来。

她偷眼瞄瞄花与月,待看见后者正在沉思什么,嘴角还勾起一抹笑,又立马低下头,又是在想那个什么惜月?

花落月扁扁嘴,很是不屑,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不过,是长得好看一点点罢了,自家帝祖就这样肤浅么?

若是被花与月知道自家姑娘是这么想的,只怕他要向天喊冤了。

他明明是在想着自家两熊孩子的,怎么又和惜月扯上了关系?不过可惜的是,花与月不知道花落月是怎么想的。

所以他没有半点负担说出了一句话,"小月,混沌界有异变,明日,我会与惜月上神同去九十六重天一趟,你在家好好修炼法术,你的十万年天劫快到了,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同去?!"

花落月蓦然睁大眼睛,瞧瞧吧,还说没什么呢,这就要跟人跑啦?说他见色忘义一点也没冤枉他!

"你们要去干嘛?你……是看她长得漂亮,要和她私奔吗?!"

原谅我们的落月小姑娘吧,只看过话剧本的她着实不大明白私奔的含义,她对这个词的理解,仅仅只停留在一男一女一起去某个地方上。

让人无语的花落月根本没听明白花与月的意思,她只是下意识的将重点放在了同去二字上。

所以一时之间,她只知同去的意思。

所以说,帝祖他其实,还是很喜欢那个惜月的吗?

"……"花与月无言的看着比自己小了一个头的花落月,角度的原因,他看不清花落月的表情,只是凭着感觉觉得自家的落月小姑娘有些不高兴。

他倒也没多想,只以为是自家姑娘不想一个人守家,毕竟,那很无聊的不是么?

他想了想,又决定还是将实话告诉花落月,毕竟,这一去至少也有个大半年的,不告诉她其中厉害关系,万一小月闲不住又跑去惹祸可怎么办?

虽说即便闯了祸,也顶多是被别人小小的教训一下,这对于皮厚肉糙神仙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但这是自家孩子,少了一根毛发都是不可以的。

所以还是要好好的告诫才是。

"咳咳,"花与月清清嗓子,看着花落月抬起了头,水灵灵的大眼睛略带不解的看着自己,这才笑笑道,"小月,这次一去起码得有个大半年,你一个人不要闯祸……唉唉,你怎么又哭了?"

前半句话才说完,花与月就看到花落月的眼里又聚集起了浓重的雾气,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样。

花与月无奈扶额,他养了这小花仙快十万年了,他怎么愣是没发现,这小花仙还是一个爱哭鬼呢?

"你别哭了,我也不想去,可惜月来告诉我,斩魔阵已残,蚩尤头颅可能生变,我也只能联合青丘国主帝释天和天帝重眼一同去试试看能否修复残阵。我知你一人在家定是无聊,可这也是没有法子,你好生守家,待我回来之后,随你去凡间玩玩如何?"

难得的花与月一次性说了这么多话,也是将花落月的疑惑一次性解决了。

看着花落月明显明白了什么且又变得高兴的眼睛,花与月便是明白自己的话起到效果了。

他不禁勾勾嘴角,还是自家孩子单纯,想哭便哭,不像那些老不死的,一副面瘫相,活像别人欠了他钱似的。

好吧,花与月也是个只许官家放火,不许民家点灯的典范。

他倒是不想想,比面瘫,谁比的过他?他整天面瘫,那气势整的别人都不敢有啥表情,他倒还怪起别人面瘫来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哦,残阵?"花落月喃喃的念道,不是帝祖单独去就好。

旋即她又想起一件让她感兴趣的事,便问"帝祖,那斩魔阵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蚩尤不是很强么?怎么还会输呢?"

花落月并非不知那段历史,不过,她又好奇的很。

传说是轩辕黄帝斩下了蚩尤头颅,这才统一天下,可那轩辕黄帝明明不过是一个金龙护身的人间帝王罢了,怎么能同洪荒第一魔王蚩尤相抗呢?

她出生时距离那场人界浩劫早已过了数千万年,自是无法亲眼看到。

可自家的帝祖与天地同寿,至今已有四千万岁,算起来那时也是记事的吧?问他应该会知道的吧?

说起来,花与月的确是知道当年的情形,甚至,不大严格的说来,他都是为击败蚩尤出了一份力。

否则的话,如今天庭那些习惯高高在上的神仙会这般尊敬的对他?尊敬到连直视都不敢?

不过是因为他花与月是经历过那场浩劫且活到了如今的三个之一罢了,说起来,他还于那蚩尤有着不小的渊源呢。

可是,这些,真的要和小月说么?花与月不禁有些犹豫。

自初遇小月,他便发现了小月的不对劲,那样强悍的雷劫,绝非是一个正常的花仙渡劫所该有的。

说句并不夸张的话,那雷劫,即便是如今的天帝重眼渡劫都不能做到引来那般强悍的天雷。

所以他特意去了幽冥,那里住着神兽谛听,知三界大事的谛听告诉了他他想知道的答案。

没错,他一早便知道小月并非普通的花仙,她的来头是极其大的,即便是上古大神曾经的女娲侍女惜月,都比不上小月。

身为与女娲,黄帝同时代的神砥,花与月自是明白在如今的形势下,一个上古大神能为天界带来多么大的力量。

若是小月的身份被天帝重眼所知,重眼必定会想尽千方百计去帮小月归位。可从花与月的角度来说,他其实不大愿意花落月归位的。

力量越大,要付出的便是越大的,出于私心,他并不愿意小月担上那样的重任。

所以,他并不大愿意告诉小月那个时代的事情。

再怎么说小月也是那人的转世,即便神力已无当时那般凌厉,可天生的神魄却是不减半分。

小月如今尚小,到她度过十万年天劫之时,神魄必会更加强大。

他若是将当年的事情悉数告知,小月渡天劫时那强大的神魄说不定会因为今日他说的这些事而追溯到洪荒时代。

说不定……会提前小月归位的时间,而这,是花与月最不愿看到的。

即便是已知小月的身份,可是花与月还是下意识把她当做自己养了快十万年的的孩子。

在他眼里,小月只不过是机缘巧合下帮他度过天劫的落月花仙,所以,他很是不大愿意告诉小月这件事的。

可是,看见小月那满含着渴望的眼,他却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罢罢罢,他摇摇头,说说就说说吧,横竖小月是当故事听,即便这样不好的结果成真了,大不了他继续护着她便是。

不管如何,她终是他花与月带上九十九重天的。

再如何,她也是他的小月,是他发誓,要护她的花落月。

"好,我告诉你,那个时代的事。"花与月含笑着说道,他拉着花落月随意的坐在花架下的石板上,将从前的事大略的想一下,这才将当年的故事娓娓道来……

公子归敛2015-11-19 23:27:16

这一章又爆了字数,求求求,各种求,求看,求评论

可以使用键盘 ← 上一章7/11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

版权声明

《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是由公子归敛倾情撰写的仙侠小说!《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已授权九库文学网连载!未经本站或授权方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进入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最新章节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九库文学网分类小说的关注和支持!

女神的终极特工女神的顶级高手上海不相信眼泪史上最强狂帝天师神相神级房东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我爱你,是一场劫阳光照进小村沟绿水青山沙田地婚情撩人:狼性总裁娇宠妻武道大帝重生痞妻:寒少,求抱抱婚后斗爱:腹黑娇妻狠狠爱透视牛医改革春风吹满地总裁大人复婚无效长征村的暖春性感女神爱上我我的极品未婚妻帝后世无双美女经理爱上我仙凡奇谭我的惹火女员工武道凌云前妻再嫁我一次你不来,我不老掌门十二岁我的总裁俏老婆我欲封神娇妻不许逃总裁包邮九块九我的美女徒弟皇帝耍无赖:呆萌小赌妃废柴逆袭:毒医二小姐我的妖娆校花冷血魔君的废柴妃帝君的小狂后我的美女邻居我在天庭开网店特级高手在都市绝世道祖九转帝尊逆天绝宠:冥皇的魔妃极品红包群盛世狂妃:傻女惊华极品系统高手灭世霸尊爱上你爱上了错最强充钱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