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最新章节 >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全文阅读

去往涿鹿

作者:公子归敛|5137字

"帝祖,那么,那个相柳到底爱不爱天女啊?"

花与月的话方说完,花落月便迫不及待的问出心中的疑问,半晌后又摇摇头否认这个说法。

"相柳肯定不爱天女的,有哪个爱人的男人会不顾心上人的安危要她做奸细的?连她被打散魂魄都不来看她?"

花落月义愤填膺的说道,后却又垂下脑袋,有些丧气的说道,"天女姐姐真是可怜,这样全力的爱了一个人,结果却是……却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花落月小小的停顿了一下,似在考虑找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好在她平日里也看过不少话本儿,很快便找了个自认为很合适的词语来便是自己的意思。

"呵,"听到花落月的话,花与月只是摇头淡笑,他伸手摸摸花落月的发髻,神色却有些寂寥,天女魅和相柳都曾是他的好友,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他着实是不大想为此发表什么言论。

"其实,也不一定的。"他斟酌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看向花落月的眼神中分明有着一丝的追忆。

那样的眼神,花落月知道,花与月是在透过她想起了以前的什么事。

花落月想不透的是,她化仙也不过三千年,三千年前有什么和她有关的事让自家帝祖怀念的么?

"有些事,不能以一概全的。"看着花落月疑惑的眼神,花与月不禁有些好笑,他现在这算什么?给自家女儿讲睡前故事么?

不过,话说转头来,多年以前的那个人的确是喜欢给自己养的兔子讲睡前故事呢。

"相柳,和天女魅,本身便是敌对,一个是魔域第一大将,一个是轩辕黄帝的女儿,两人的身份注定他们不可能在一起。

至于为什么他当年没来送天女一程,大约,大约……是有事吧?"

话虽这么说,可这个理由连他自己都骗不过去,有什么事,比送自己心爱的人一程,更重要呢?

只是,他相信相柳的真正原因,却是不能和花落月说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当年他与相柳把酒言欢之时,相柳说起天女魅时的眼神是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那分明是爱一个人的眼神。

也许连相柳自己都不知道,他说起天女魅时眼神里的光彩连天上的亮星都是比不上的。

就凭这个,花与月几乎是断定,相柳必定是爱着天女魅的,虽然,是他把天女魅害的这么惨的。

大约,是相柳的确有什么事才会没有送天女魅最后一程的,毕竟,涿鹿还是神界的地盘,又怎么可能让相柳这么一个魔域之人随意出入呢?

"好了,不说了,夜深了,小月不去睡觉么?"花落月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花与月打断,那么多年前的事,有些现在想起来都让他觉得胸口沉闷,还是不要探究到底的好。

"哦,"看到了花与月那一瞬似是疲惫至极的眼神,花落月便将后面的话悉数咽了下去,只问着花与月,"大战持续了那么多年,就只有这些故事吗?"

"恩?"花与月听后有着片刻的愣怔,半晌才答到,"只有这些,是能够让你知道的。"

有些是不能让你知道的,比如,盘古莲沉睡这么多年,醒来后,到底是如今的谁?

再比如,轩辕黄帝的法力低了蚩尤不止一个档次,黄帝又是怎么斩下蚩尤头颅的?

再比如……女娲以全身法力封印住盘古莲的魔气,女娲,怎么样了呢?

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是你不能知道的。

后面的几句花与月并未说出口,他将有关花落月的那一部分悉数隐了去,说出的故事中,没有一件设计到了那时的小月。

这是花与月的私心,他不希望今日告诉她的真相,成为了小月来日开启前世记忆的钥匙。

出于他自己的私心,他希望小月安静过完这辈子,至于上辈子的她,与这一世的她并无关系。

上一世的小月叱咤风云,受尽万人的敬仰,这一世的小月,只是花落月,只是他自下界救来的落月花仙,花落月。

她与那人,无关。

花与月明白自己的心思是很自私的,天庭如今的形势并不好,若小月归位,必会成为天庭的一大助力。

可是,花与月就是不愿意,不愿意自家姑娘身上担起那么重的担子,什么泽披苍生,什么造福三界的,还是他来吧。

他的小姑娘,还是闯闯祸,看看书,跑跑路悠悠闲闲的好。

"哦……"花落月点点小脑袋,表示自己明白了。

"恩,快去睡吧。"花与月摸摸花落月的小脑袋,手下温热柔软的触感让他不禁多揉了揉一下。

"明日我便要与惜月去涿鹿山禁地,你一人在家,记得……少闯祸,此去最少大半年,有什么事,惹了什么祸,先跑路再说,待我回来,再帮你解决。"

花与月一副严谨的模样,看上去一副慈爱长辈的样子,话里的意思却是让人好笑。

说出的话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花与月极其豪气的说,惹了什么事,等我回来,给你撑腰!

好吧,起码,花落月是这么认为,她觉得此刻的帝祖,很是有着几分……匪气……╯▂╰

"哦……"花落月一心只觉好笑,随口应付着花与月的话,半晌却回过神来,"什么?!帝祖你去涿鹿山,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守家?我也要去!"

花落月拽着花与月的袖子,眼睛瞪的大大的,瞪着花与月,那副模样,就仿佛花与月不带她去,便是罪大恶极一般。

"……我不是去玩,是有正事要做,"花与月无奈的捏捏自己的眉心,内心却是叫苦连天,就知道自家姑娘是不甘寂寞。

偏偏又不放心,就怕她趁自己不在惹下大祸,归羽也不在,到时候被人欺负了又不好,所以说出行程,希望她能自己安分些。

可这下可好,自家孩子还非要一起去了,对于花落月的思维,花与月表示头疼。

他去涿鹿山是因为斩魔阵异变,那里又是兵家必争之地,其中凶险无比,他又怎么能带花落月去冒险?

是故花与月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花落月的要求。可是,很显然,花与月低估了花落月的磨人程度。

"帝祖,带我一起去嘛……"花落月拽拽花与月的袖子,又是那副不答应就是罪大恶极的表情。

"不带。"斩钉截铁的花与月冷冰冰的说道。

"带我去嘛,你不带我去,我闯祸了,会被别人欺负的……"撒娇不行?那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吧?

"……不行,他们不敢。"花与月有些动摇,转头又想到,不看僧面看佛面,有他在,天庭谁敢擅自欺负她?最多不过,不过等他回来告状罢了。

"哼,你不带我去,我自己去!到时候走丢了,你可别来找我!"嗯哼,不带就不带,我也可以自己去!

"……好吧……"花与月无奈,小月说的也有些道理,真跟着自己去了,又丢了怎么办?

恩……还是带在身边好一些。

"带你去可以,但是,涿鹿山不比他处,你不可随意闯祸,需得跟在我身边,答应,就带你去。"带是带,不过,要求,可不能少的。

"好耶!答应答应!我去收拾东西,明天和你一起去!"一听到花与月的应允,花落月高兴得差点没跳起来,转身便往寝殿跑。

出去玩,总得带点东西的吧?

"……"花与月看着花落月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真不知道,带她去是对,还是错呢?

"帝祖,"尚立在书案旁思索着涿鹿异变的应付方案,身后便传来惜月的轻唤。

花与月略一愣怔,偏过头轻轻点点头,"天帝和帝释天都来了?”

不知为何,花与月总觉得这次涿鹿之行不会那么顺利,他也不知道,带小月同去是对是错。

只心中那份不详的预感是怎么也不可忽视的,罢罢,无论何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何必想如此之多?

"是,天帝和青丘国主就在殿外,等候帝祖同去。"惜月颇为恭敬的回答道。

"外面?"花与月皱皱眉,心下却有些不大赞同,他虽是身居高位,却着实是见不惯他人的对他的恭恭敬敬。

他不是不明白天帝和青丘国主在殿外的意思,无非是以示对他这位上古大神的尊敬罢了,可他着实不希望这样。

"去将他们请进来吧,先商议一下再做打算。"花与月缓缓吐出一口气,侧头对着身后的惜月淡淡说道。

天帝重眼和青丘国主帝释天这样的做法,倒是白白浪费了他一早便消了结界的好意。

罢罢罢,他们爱怎样怎样吧,横竖,这般委屈自己的,又不是他花与月。

他倒是犯不着替别人操这份心。

"是。"惜月应了一声便转身出了大殿。

花与月随意的在玉榻上坐下,一双修长的手似是无意识的敲击着玉榻,眼眸却是落在虚空,似无定所。

"帝祖,还不走吗?"正在愣怔间,无定所的眼神便冲进一个火红色的身影,带着满脸的兴奋,不是他那不安分的小姑娘花落月又是何人?

花与月摇摇头,揉揉自己的眉心,伸手拉过花落月坐在自己身边,身子斜倚在玉榻扶手上,表情慵懒无比,语气却是格外的凝重。

"小月,此次涿鹿之行,不会太过顺利,会有许多你意想不到的危险,你是否,还要跟去?"

说到最后,花与月的眉头已经深深的皱了起来。也不怪他如此担忧,他灵力深厚,可提前预测事途如何。

可如今,涿鹿山之行的结果他是半点也看不出来,前途迷茫一片,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却着实不愿意再带着小月一同。

若有什么事,他也没有把握能护小月无恙。

"传闻九幽帝祖对自己的侍女格外上心,如今看来,果然没错啊。"本是娇嫩如莺啼的声音却是生生带上了一份讽刺,刺的花与月当即冷下了脸。

"青丘国主该知道此行的重要性,这,又是何意?"薄唇微微掀起,看起来性感至极,吐出的话却让人难受的很。

花与月却是有些暗暗恼火,帝释天明明知道此行的重要性,却又偏偏带来了这个与涿鹿之行并不想干的人过来,这不是存心找乱子么?

再说了,他与这说话的人之间的纠葛帝释天再清楚不过,这次又把她带来,到底是意欲何为?

"这……""怎的?"帝释天才想解释那人跟来的原因却被那人一下打断,不禁苦笑,退了一步,一个是自家女儿,一个是上古大神,他还真是哪个都惹不起。

"怎的?"见得花与月只一心沉默,那人不禁有些气结,上前两步直勾勾的盯着花与月看,又用那般讽刺的语气说道,"我好歹也是青丘的帝姬,也算的上青丘半个能做主的人,这么重要的大事,我要来,你又能拿我怎样?"

那人正是青丘的帝姬,释伽,此刻正气嘟嘟的盯着他,若眼神可化为刀,只怕此刻花与月早已被那眼刀割的体无完肤了。

"……无妨,"花与月无奈的叹口气,"你想来,便跟着吧。”

花与月起身拉起犹在懵懂中的花落月,对着在一旁充当木头人的天帝重眼和青丘国主帝释天笑道,"既然人已到齐,便出发吧。"

说完也不去管听话人的反应,拉着花落月径自的走了出去,表面是若无其事,心里却是闹翻了天。

"怎么了?"感觉到身边花落月的手不安的动了动,花与月下意识的问了句。

却又蓦然想起旁边人的好奇本性,只怕是要问他关于释依的事了,只是问起来,他又该作何解释?

"帝祖,她,是谁啊?好像,对你……好像很讨厌你啊?"

果不其然,花与月无奈扶额,自家的孩子什么都好,就这好奇的毛病,着实得改改。

"唔,她是青丘的帝姬,"花与月只说了这一句便住了口,任凭花落月如何追问也不动声色。

看见了惜月一行人自殿中走出,这才淡淡道,"时候不早了,小月,该上路了。"

说完了也不管花落月是何表情,抬手掐诀唤来云头,携着花落月的肩头立上云头,便索性闭上眼睛,再不理会花落月的追问。

"……"花落月瞅着花与月的表情,一时气结,又瞅瞅后面紧跟着他们的释依一行人,又不知从哪里来的气随手甩开花与月的手。

也不管云头的颠簸,只偏着头看着自云前越过的宫阙,小嘴却是嘟着,仍是生着花与月的气。

好容易耳旁安静了下来,花与月睁眼看看身边一心看风景嘴却是撅得可以挂油瓶的花落月。

嘴角蓦然一勾,又很快落下,复又闭上眼睛,再不管外界事宜,只一心想着自己的事。

释依的事,还真是没完呢……

其实,和释依的事,并不十分秘密。

至少,青丘的人,都知道他和国中帝姬释依有着什么样的牵扯和纠葛。

这事啊,还得从十万年前说起。那时,正是花与月与天帝东皇太一联手灭战神一族的时候。

他与战神族长大战三天三夜,斩其于轩辕剑下。

然,他并非是安然无恙,那场大战,他同样伤的不轻。

因为伤其根本,便留在青丘休养了一段时间,他与释依,便是那时的事儿了。

那时候的释依,还不是青丘的帝姬,只释伽尤擅长医术,所以花与月在青丘的那段日子都是释依帮忙照顾。

这一来二去的,释依就对花与月有了那么些小女儿家的心事。

只那时花与月一心只想着论证天道,根本没那个心思去回应释依,然释依是一根筋,索性在自己的成年礼上当众提出要嫁给花与月为妻。

青丘狐族本是成年才决定性别,花与月眼睁睁看着释依幻化为了一个雌的还当众说出那般的话,当即脸色便不大好,碍于东皇太一的面子没当面拒绝。

释依便自作多情,整日里缠着他,花与月无奈,伤都未养好,便向东皇太一告辞想回天庭。

释依却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花与月要走的当夜,她就使了能让人意乱情迷的迷迭草想让两人生米煮成熟饭了再说。

好在花与月是个活了上万年的大神,靠着自己深厚的修为没上释依的当。

只这一下,面子却也不顾了。

花与月当夜便回了九重天,又向天帝求了九十九重天的花月殿,设好了结界,就与归羽在结界中度日。

期间,释依也上天庭找过,只花与月一心避过,就连东皇太一的葬礼都是让天帝代了,就这么一躲,就是十万年。

也难怪那小帝姬熬不住,趁着这回涿鹿之行非要跟着来。

"唉,"花与月叹口气,睁眼看了看在身后跟着的释依等人,心里却是颇为无奈。

躲了这么多年,那释依怎么就不知放弃呢?

他并非傻子,殿中那般话虽是讽刺,却也带了几丝委屈,情意自是不语而晓。

只是他着实难为接受,更何况他从未答应过,也就谈不上什么辜不辜负的。

他也明白,释依的个性是极其强硬,他只是担心,日后相处,释依会对小月不利。

于释伽的事,他也只担心了这么一点。

至于释依的心意,他着实不愿理会。

心是别人的,爱怎么,便怎么吧。

只要,只要……不动他的人就好。

公子归敛2015-11-19 23:32:58

又爆了字数,似乎一写就超了╮(╯_╰)╭求看看看看!

可以使用键盘 ← 上一章9/11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

版权声明

《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是由公子归敛倾情撰写的仙侠小说!《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已授权九库文学网连载!未经本站或授权方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进入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最新章节漫漫九重天,花月不再见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九库文学网分类小说的关注和支持!

女神的终极特工女神的顶级高手上海不相信眼泪史上最强狂帝天师神相神级房东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我爱你,是一场劫阳光照进小村沟绿水青山沙田地婚情撩人:狼性总裁娇宠妻武道大帝婚后斗爱:腹黑娇妻狠狠爱透视牛医改革春风吹满地总裁大人复婚无效长征村的暖春性感女神爱上我我的极品未婚妻帝后世无双美女经理爱上我仙凡奇谭我的惹火女员工武道凌云前妻再嫁我一次你不来,我不老掌门十二岁我的总裁俏老婆我欲封神娇妻不许逃总裁包邮九块九我的美女徒弟皇帝耍无赖:呆萌小赌妃废柴逆袭:毒医二小姐我的妖娆校花冷血魔君的废柴妃帝君的小狂后我的美女邻居我在天庭开网店特级高手在都市绝世道祖九转帝尊逆天绝宠:冥皇的魔妃极品红包群盛世狂妃:傻女惊华灭世霸尊极品系统高手爱上你爱上了错最强充钱系统美女总裁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