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男生 >玄幻奇幻 >武道凌云最新章节 >武道凌云全文阅读

第0003章 好狗不挡道!

作者:浩荡辣椒|3166字

喝喝!

当天际露出一抹鱼肚白,练习拳法的稚嫩少年方才收拳而立,满脸坚毅,目光爆射出一缕精光。

一夜的苦修,萧凌终于是将境界完全巩固。

“血炎,出!”

萧凌心神一动,将武魂放了出来,使得他整个人犹如火人一样。

因为江涯也不知道他的武魂是什么,大概是认为火焰武魂当中的异武魂,所以他就将自己的武魂取名为血炎。

神武大陆,武魂对武者尤为重要。

比如剑武魂,将武魂依附在剑当中,就能够增加武修的战斗力。又或者是兽武魂,可以变身兽人,肉体变得更加强大。

“不知道我这血炎武魂,又有什么功效?”

屈指一弹,一缕火焰朝着院子当中的一棵小树暴射而去,顷刻间,小树被血炎燃烧殆尽,成为一团黑炭。

望着自己的杰作,萧凌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知为什么,当萧凌释放武魂的时候,将小树燃烧殆尽,他的元力竟然提高了一丝。

这让他有些疑惑,却没将其放在心中。

“赤血牌。”

拿起脖子前的血色玉牌,上面浮现出赤血两字,这让萧凌眼中有着思索之色。

赤血牌,唯一与他身世有牵连的物品。

他的父母是谁?他为何会被抛弃?

重重的握着赤血牌,这些疑问,以后他实力强大了,一定能够弄明白。

“不仅如此,这赤血牌与我血脉有感应,里面还自成一片空间,可以储存物品,功效与纳戒差不多。”

萧凌一笑,纳戒很珍贵,只有圣武院一些德高望重实力强大的前辈才拥有,如今有了赤血牌,储存物品的问题就解决了。

目光遥看远方,那里有着一处山脉,正是圣武山的猎妖区,妖山。

妖山,妖兽纵横,危险至极。

虽然妖山危险,但是伴随着机遇。

灵药,宝藏,强者的传承,应有尽有。

只要你运气好,碰到了大机缘,获得了哪位强者留下来的传承,便可以一飞冲天,成为一方强者。

萧凌不幻想着他掉落悬崖,然后得到某位强者的传承,然后苦修几年,震惊万国疆域。

他打算,去妖山猎杀妖兽,磨练自己的实力。

唯独在战斗中,才是最快提升实力的方法。

一月之约,他必须击败林武!

心中一动,萧凌准备好了行李,拿起角落边的一把佩剑,然后在马棚牵了一匹马,朝着圣武院门口走去。

“呦呵,这不是废物萧凌师兄吗?”

一个白衣少年歪歪脑袋,目光鄙夷,全然不将萧凌放在眼中。

“林玄。”

萧凌目光一凝,此人正是林武的弟弟林玄,实力在三星武者,在以前很喜欢欺辱他。

林玄打量着萧凌,见萧凌背着行李,牵着马匹,这样子,完全像外逃的模样,这让他目光一沉,挡在萧凌面前。

“萧凌师兄,你是打算去外面躲躲风头吗?”

林玄双手抱胸,高声道:“有我林玄在,你这个废物,绝对出不来院门!”

他的声音故意提高,立马吸引了许多路过弟子的目光。

“一月之约,萧凌背着行李,是打算逃走吧。”

“真没骨气,既然定下生死决,不能够遵守,就算成为武者,也难堪大用。”

“好死不如赖活着,换做我,我也会这么做。”

面对这些尖锐的嘲讽声,萧凌一笑,没有放在心上。

等他强势归来,他相信,这些人的嘴脸会立马装转变,成为恶心的谄媚。

“滚!”

萧凌目光讥讽看着林玄,嘴巴缓缓开启,吐出这句话。

“什么?你叫我滚?”

闻言,林玄身躯一震,目光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个废物,竟然叫他滚?

“好狗不挡道。”

萧凌指着林玄,一字一顿道:“若不然,我不介意替你哥收拾你。”

此言一出,周围围观的弟子们,皆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废物萧凌,顶撞三星武者的林玄,难道是想找打吗?

“废物萧凌,你这是临死前的疯狂吗?”

林玄脸色铁青,道:“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收拾我的!”

此刻,什么话都显得苍白无力,唯独用武力手段,解决眼下的事情。

咻!

林玄满脸怒气,朝着萧凌冲来,手掌化拳,朝着萧凌的肚子狠狠砸去。

林玄打算给萧凌狠狠的教训,所以力度用了九分,拳出风啸声,都是爆发开来。

萧凌的瞳孔里,林玄的身影在急速放大,直到近在咫尺。

嘴角掀起一丝弧度,萧凌向右踏出一步,这一步的速度在旁人眼里就是普普通通的走了一步,但是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却实实在在躲掉了林玄这暴力一拳。

林玄瞳孔一缩,满脸震惊的神色。

废物萧凌竟然躲开了他这一拳,这根本不可能!

要知道,以往都是他欺负萧凌,萧凌在他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但是现在,废物萧凌竟然躲开了?

完全不可能啊!

耳边传来周围弟子的震惊话语,这些话的意思基本是林玄三星武者的实力,竟然连个废物都打不中。

这让林玄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度打击,脸色都是狰狞起来。

咻!咻!咻!

林玄疯狂的抡起拳头,用上十分力度,朝着萧凌狠狠的轰去。

原本只是狠狠教训的念头已经被林玄抛在脑后,现在,他只想找回尊严,因为萧凌根本躲不开他的攻击!

若是今天不见血,他就不罢休。

看着疯狂的林玄,萧凌嘴角掀起讥讽的弧度,脚步迈动,不停的躲避林玄的攻击。

围观的弟子们皆是仿佛是见了鬼似的,傻傻看着一脸轻松的萧凌。

林玄的攻击好像萧凌早就知道一样,林玄打在哪里,萧凌就躲了过去。

“不可能啊!你只是一个废物!凭什么躲开我的攻击!”

林玄疯狂了,只觉得自己尊严在不停的被践踏,眼睛都是通红起来。

“打够了吧?”

萧凌冷笑一声,身形一动,快如闪电,瞬间出手。

砰!

仅仅一拳,这一拳在众人眼中闪过一道拳影,然后狠狠的轰在了林玄的肚子上。

哇。

林玄只觉得肚子翻江倒海,跪在地上,疯狂吐着隔夜饭,仿佛胃都要吐出来一样。

“我若是废物,那你是什么?”

望着痛苦不堪的林玄,萧凌没有任何怜悯之心,一脚狠狠的踩下,将林玄踩在地上。

下手果断狠辣,引得周围围观弟子哆嗦一下,心有余悸。

“我来告诉你答案,你是废物不如。”

缓缓低下头,萧凌静静看着在脚下挣扎的林玄,冰冷犹如九幽寒气。

“萧凌,你别得意!”

林玄挣扎不动,只好放弃,用着怨毒的目光看着萧凌,道:“我会叫我哥狠狠的折磨死你!有种的话别逃,一个月后与我哥生死决!”

他心里明白了,萧凌能够打败他,说明萧凌已经觉醒武魂,实力比他强悍。

他打不过,只要放狠话,然后将消息告诉林武。

“你放心。”

朝着林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萧凌冷笑道:“你告诉他,一个月后,我会遵守约定。至于这口水,是我给他的见面礼。”

“你!”

林玄愤怒至极,却无可奈何,只能将满腹怨气,告诉林武。

在众人敬畏的目光下,萧凌抬起头来,嘴角笑意弥漫。

实力,唯独实力强大了,才会让别人害怕,不敢乱说话。

心中更加明白了神武大陆强者为尊的残酷法则,萧凌没有停留,朝着圣武院外走去。

待萧凌的身影消失,林玄才战了起来,连忙将脸上的口水抹掉。

感受到周围幸灾乐祸的目光,林玄脸色扭曲,暴喝道:“看什么看?今天的事情若是传出去了,我叫我哥揍死你们!”

说完,林玄狠狠的扫视着周围的弟子。

面对林玄凶残的目光,这些弟子都是缩了缩脖子,敢怒不敢言,谁叫林玄的哥哥是林武,谁也不敢得罪。

“很好。”

颇为满意的点头,林玄健步如飞,朝着林武的住处跑去。

一处精致院子当中,一个白衣少年握着长剑,练习着剑术。

咻!咻!

长剑每一次刺出,破风声响彻开来,数道剑气凝聚,暴射而出,将地面刺出一个个小洞窟,使得整个院子坑坑洼洼起来。

“爆裂剑法的精髓就是出剑爆裂,剑气爆裂,攻击爆裂。”

白衣少年收剑而立,微微沉吟,道:“如今我爆裂剑法快接近大成,一个月的时间,足够将爆裂剑法修炼到大成。”

此人正是林武,他之所以被称为天才并不是没有道理。

武技的领悟程度分别的小成,大成,圆满,还有传说当中的超然。

普通武修能够将一种武技练到小成,就心满意足了。

像林武这样的天才,武技大成是他的目标。

圆满,只有那些在一种武技上研究很久的强者做到。

至于超然,那以及是传说当中的武技领悟程度……

“武哥,武哥!你要替我做主啊!”

就在林武思考的时候,林玄破门而入,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

“出什么事情了?”

望着狼狈不堪的林玄,林武眉头一皱,问道:“是谁将你打成这样的?”

“是萧凌!”

虽然心中极度不愿意说出来,自己被一个废物揍了,但是林玄还是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其中他添油加醋,说萧凌如何如何骂林武……

听完林玄的述苦,林武脸色阴沉的仿佛滴下水来,一剑挥出,在林玄敬畏的目光下,爆炸开来,化为满天碎木屑。

“一个月后,我必斩萧凌,就算你能够修炼,我照样斩你!”

可以使用键盘 ← 上一章3/1612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

版权声明

《武道凌云》是由浩荡辣椒倾情撰写的玄幻小说!《武道凌云》已授权九库文学网连载!未经本站或授权方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进入武道凌云最新章节武道凌云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九库文学网分类小说的关注和支持!

女总裁的顶级高手蚀骨危情如果从没爱过你冥夫要压我撩火总裁潜规则冷情总裁强占我爱你情出于蓝我爱你,我有罪女神的极品公子傅少轻点爱宠妻攻略:狼性首席夜夜欢隐婚新妻我的性感女神史上最强狂帝我的性感女房客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我的绝色女友一睡成欢总裁老爸你太逊许你一世无伤医界圣手我爱你,是一场劫尤物娇妻爱你是场逃不过的劫鬼夫慢走不送宠婚来袭我曾用心爱过你爱错了时候邪肆总裁的契约新宠爱似繁花情似火婚情撩人:狼性总裁娇宠妻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武道大帝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婚后斗爱:腹黑娇妻狠狠爱透视牛医早安,老公大人拒嫁豪门:总裁的迷糊妻狼性总裁强索欢同床异梦枕上婚色:总裁缠绵不休一路繁星总裁大人复婚无效原来爱你这么痛婚不胜防我们之间,隔着永远腹黑上司住隔壁婚情蚀骨:总裁晚上见前妻来袭:总裁的心尖宠我是神界监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