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账号

账号

*用户名不存在

密码

*密码不正确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确认登录

立即注册

我们支持第三方一键登录哦!登录后就可以评论送花点个赞啦!

首页 >吾之言最新章节 >吾之言全文阅读

序言 大山中的新生命

作者:小凡花|2775字

那是一座又一座连绵的大山,青色的山体与白色的石头交相辉映,不时有猛兽的号叫与悲鸣传来,然而,就在这崇山峻岭之间,坐落着一个小小的村子,就如大海中的一片孤舟,显得那么孤单,却又有些许生命的希望。

村口有一块破石头,裂纹与青苔交错的布满在上面,坑坑洼洼的表面依稀可以看见两个字:王村。这只是一个小破村子罢了,村中几户房屋在大风中显得那么脆弱,茅草像似要飞走,却又不舍与屋顶的安逸告别。

村中,有一张破桌子,围着四个人。

其中一个是一位孕妇,挺着个大肚子,拿着一副牌,秀眉轻皱地看着,旁边是一名男子,嘈嘈乱乱的头发,几天没剪的胡渣,嘴角边似有几丝肉末,一只手抓着牌,另一只手拿着一直大猪腿,大口的啃着。

还有一名男子,一身白袍,拿个大酒壶,痛快的喝着酒,嘴角边溢出的酒水,用衣角不在意的一擦,发觉衣角早已湿透了,皱了皱眉,说:“张厨子,快点出牌,我衣袖湿了,赶紧打完我回去换衣服!“

那张厨子用一手油腥味得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骂道:”急什么急?急什么急?不就衣袖湿了么?你那喝酒,简直是浪费,喝一半,漏一半,真是浪费你那好酒了!”

“切,要你管,这酒是我酿的,我爱怎么喝怎么喝,我爱给谁喝给谁喝,王五,今晚来我家喝酒么?”李酒鬼不屑的朝厨子瘪瘪嘴,问道。

“哈哈,好哇,酒鬼你最近酿的酒够烈,配上我今天打的那只豪猪,很是绝配哇!“王五咂咂嘴,咽了口唾沫,又道”厨子你也来呗,顺便好好烤烤我那猪肉肉。厨子的烤肉,那可绝对一流!“王五满脸垂涎欲滴的样子,对厨子说。

”哼,那可得问某个臭酒鬼答不答应了。“厨子哼了一身,继续出牌。

孕妇却不答应了,揪了王五一下,说:”你又出去喝酒吃肉?“王五干笑了几声,说:”嘿,莫非老婆大人不放人?“

”哼,你明知道我怀孕喝不了酒,还天天去酒鬼家,诚心馋我是么?“若云瞪了他一眼,又对酒鬼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天天就知道诱惑王五那家伙去你家喝酒......“话还没说完,若云突然皱起眉头,捂着肚子,一只手把牌扔掉,抓着王五,痛苦的说:”快去叫药老头,这臭小子,貌似终于肯出来了!!!“

王五听罢,连忙把牌扔掉,一边跑一边嚎着:”药老头,你丫死哪去了?!老子老婆要生了!“

张厨子和李酒鬼也是满脸的惊讶,说道:”好家伙,都10年了,这臭小子终于肯从他老妈肚子里出来了么。哈哈,瞧王五那猴急的样。“酒鬼鄙夷的看了厨子一眼,说:”能不激动么,只要是个爹,老婆生孩子了不都这样,何况这一熬便是十年。哦,对对对,你没老婆,啊哈哈哈哈.......“

厨子拿起牌就往酒鬼脸上扔,骂道:“你丫的,说得好像你有老婆一样,我们都是单身狗,能不能不要相互攻击,要团结,你造么。”

不一会,药老头带着琴师赶来了,琴师连忙扶着若云回了寝室,,药老头贼笑的跟在后面,但王五却一把将药老头扔了出来,骂道:“琴师去就够了,你个糟老头也进来干嘛?!”药老头吹胡子瞪眼,骂道:“不是你丫把老头我叫来的么?!怎滴,还不给我进去?哎呀呀,医者父母心,你就别见外了。”

说罢药老头就推门而入,王五在后面骂道:“你丫别乱占便宜行么!!”说罢连忙跑进去,捂着药老头眼睛,对着琴师说,“琴师妹子,你快点帮我老婆接生,别理这糟老头。”

“都给老娘闭嘴!!“琴师满脸不爽,冲着两二货吼了一声。说罢,扶着若云躺下,”都给老娘出去,谁都不准再吵了,造嘛?!“

王五赶紧拖着药老头出了门。药老头一边走一边说道:”哎哎哎,医者父母心,别见外啊!“

——————

王五在门外焦急地踱着步,嘴里喃喃道:”不会有事吧,不会有事吧......“药老头满脸鄙视地望着他,说:“你看,不让老夫进去,着急了吧,没底了吧,哼。”酒鬼朝着药老头吐了口酒气,说:“你个糟老头别瞎歪歪了,没看到王五那着急样么。”药老头朝旁边咳了咳嗽,骂道:“你丫一口酒味,朝老夫吐啥!?”

这时厨子说话了:“你们两都少说两句行么,越说王五越心乱,药老头,你说,这是啥怪病啊,怀了10年才生,这孩子不会都成石头了吧?”

酒鬼鄙夷的看着厨子一眼,说:“切,不懂别乱说,什么变成石头了,肯定一生出来,就会讲话,满地跑,你看,都十年了,老鼠都修成精了。”

药老头摸了摸胡子,说:“依老夫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孩子肯定是一个与常人殊异的怪胎,嗯,也就是说,这孩子可能不是人。”

王五在地上拿起一块大石头,悄悄滴走向聊得热火朝天的三人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每人狠狠地敲了一下。

“哎哟我去,哎哎哎,哥,我错了,你别生气啊...“...

这时,房门被推开了,琴师看着扭在一起的三人,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吼道:”都给老娘闭嘴!王五,你老婆生了个男孩,快给老娘进来,药老头,你也来看看,这孩子不对劲。“

王五听罢,急忙拉着药老头进房间,三步合一步的跨了进去。

酒鬼悄悄滴和厨子低估道:”哎,你说,他孩子咋样啊,咋出生了都没听见哭声,不会真成精了吧?“

厨子说:”我觉得嘛,肯定是变成石头了!“琴师这时拿起王五放下的那块大石头,朝两人走去......

又是惨叫连连......

————

药老头三只手指抵在婴儿的手上,神情凝重,王五一脸焦急的望着他,抓着若兰的手越来越用力,婴儿满脸好奇的望着这个仙风道骨,鹤发仙眉的老头,咕噜咕噜的转着眼睛,煞是可爱。

但那婴儿的头发,却显得异于寻常婴儿,白的诡异,给本应该阳光朝气的气质平添些许沧桑与暮气。

王五一脸心疼地摸着婴儿的头发,望着药老头,问:“药老头,咱不开玩笑,也用不着你说谎来安慰我,你只说,我儿咋样了。”若云在一旁,满脸虚汗的说,“是啊,药老,我儿子到底怎么回事,你直说就好了,十年我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我不能接受呢?”

药老头伸回手,摸了摸胡子,说:“我也不拐弯子,你儿子,这辈子,最多活不过25岁。想要突破这命轮之病,只有一种方法,但我觉得,说了,等于白说,还是不说得好。”

王五听到婴儿的寿命后满脸苍白,若云确实忍不住的哭了出来,道:“我苦命的儿啊,是娘害了你,要不是当年怀你的时候,动了胎气,又怎会如此呢?”王五抱着妻子,安慰道:“当年的事不怪你,那种事,任谁都没办法想到啊。”

王五又抬头问药老头:“什么办法,只要可以,我上清宫下龙潭都愿意!”

药老头看着王五焦急的面孔,又于心不忍,叹了口气,说道:“也罢,不告诉你,让你死了这条心,你是不会罢休的。这唯一的办法捏,就是在25岁之前,修行到清境。而且,越是去修炼,寿元消耗的越快。”药老头正色说道。

王五顿时噎在那里,不复刚刚的豪气,望着新生的婴儿,说道:“若是如此,那便平平凡凡的,做个普通人,和我砍砍柴,打打猎罢,既如此,吾儿,就叫王凡罢。”

若云擦了擦眼泪,将王凡抱起,说:“孩子,就算你只能活25岁,娘也不会让你有任何遗憾的,这辈子,是娘欠你的,无论用什么办法,娘都会补偿你!

————————

新人空降,不喜欢也请勿喷,喜欢的话,就赏个推荐票吧!由于刚刚起步,可能不能保证每天一更,请各位海涵撒!

1/104下一章可以使用键盘 →

赠送确认 X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确认支付100金币赠送1朵玫瑰花

余额:0金币

版权声明

《吾之言》是由小凡花倾情撰写的玄幻小说!《吾之言》已授权九库文学网连载!未经本站或授权方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进入吾之言最新章节吾之言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九库文学网分类小说的关注和支持!

女神的终极特工女神的顶级高手上海不相信眼泪史上最强狂帝天师神相神级房东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我爱你,是一场劫阳光照进小村沟绿水青山沙田地婚情撩人:狼性总裁娇宠妻武道大帝重生痞妻:寒少,求抱抱婚后斗爱:腹黑娇妻狠狠爱透视牛医改革春风吹满地总裁大人复婚无效长征村的暖春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性感女神爱上我我的极品未婚妻美女经理爱上我仙凡奇谭我的惹火女员工帝后世无双武道凌云前妻再嫁我一次你不来,我不老掌门十二岁我的总裁俏老婆我欲封神娇妻不许逃总裁包邮九块九我的美女徒弟皇帝耍无赖:呆萌小赌妃废柴逆袭:毒医二小姐我的妖娆校花姐妹花爱上我冷血魔君的废柴妃我的美女邻居帝君的小狂后无上神帝我在天庭开网店特级高手在都市绝世道祖九转帝尊逆天绝宠:冥皇的魔妃极品红包群盛世狂妃:傻女惊华极品系统高手